手机上阅读

第261章 扣五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你进过我的书房?”

    “你没说不能进。”她没进过莫北丞的房间,也不知道里面有陈白沫的照片,但如果说没进过,莫北丞要追根究底起来,不好解释,索性就认了!

    莫北丞的眸色突然变得有点深,像覆了层薄薄的冰霜,“以后,没有我的允许,除了房间和客厅,你哪个房间都不能进。”

    “可是,我是你妻子啊。”

    南乔在笑,因为陈白沫回国的关系,她今晚的情绪有点躁动,变得不太像自己。

    她弯着眼睛,眸子又黑又亮,“莫北丞,现在你除了军官证、身份证,还多了本结婚证,和前女友这么触不及防的见了面,还这么魂不守舍的,我作为妻子,会吃醋的。”

    她在说情话。但当一个女人用这般轻佻无谓的语气说出她在吃醋,这话的可信度就不高了。

    他冷笑,劲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颚,两人靠的很近,呼吸相抵,“吃醋?沈南乔,你有资格吗?”

    “……”

    “一个靠威胁嫁给我的女人,就算我真在外面有什么,也是你自作自受。我娶了你,但你被妄想我会爱上你。”

    他甩开手,也没怎么用力,但却有一股尖锐的疼痛顺着下颚一路窜到心底。

    疼得她连脚趾都蜷起来了。

    南乔看着他,眼睛一闭,身子就软软的倒在了他怀里。

    她是不舒服,但远没到晕倒的地步。

    一只大手接住了她,常年锻炼,男人的肌肉很硬,鼓鼓囊囊的,每一处隆起凸陷,都蕴藏着力量感,靠着竟然也很舒服。

    莫北丞一只手托着她,另一只手去掀她的眼皮,眼球上翻,一动不动,看着像是真晕过去了。

    他气急败坏的在她脸颊上拍了两下,“沈南乔,“你给我起来。”

    怀里的女人一动不动。

    “我艹,”他爆了句粗,下车,将沈南乔打横抱起来,用指纹刷开门锁,径直抱着她去了二楼主卧。身子也没弯一下,直接将她扔在了床上。

    南乔本来就晕,这一跌,就更晕了!

    他倾身,覆在她的上方,“沈南乔,你最好装像一点。”

    无论是风度还是作为丈夫的职责,他都不能将她一个人丢在家里,哪怕知道,她多半是装的。

    南乔躺着没动,渐渐的就有了睡意,刚要睡着,又被莫北丞的手机铃声吵醒了。

    他还没走?

    手机一直响了好几声,才传来莫北丞起身的动静,他出去了。

    门关上的瞬间,她听到了他的声音,沙哑、低沉,蕴藏着无数情绪,又仿佛什么都没有:“白沫。”

    之后,她就听不见了。

    周围很安静,她也渐渐睡着了。

    醒来已经天黑了,莫北丞书房亮着灯,门没关,能听到他偶尔敲击键盘的声音。

    她一整天就喝了时笙买给她的一碗白粥,这会儿饿的不行了,下楼去厨房找吃的,路过餐桌时,看到桌上放着碗虾米粥。

    已经凉了,葱花的颜色看起来也不翠绿了!

    但对她现在这种状态来说,已经是美味了。

    吃到一半,莫北丞就从书房出来了,穿戴整齐,手里拿着车钥匙,要出去。

    这次,南乔没有留他,也找不到理由留他。

    他如果真要去见陈白沫,她也不能24小时跟着他,或者随时随地装晕倒,正如莫北丞说的,他娶她,但不爱她,所以,即便是肆无忌惮的伤害她,也无所谓。

    莫北丞出去了。

    门关上,南乔放下勺子,没了胃口!

    她给时笙打电话,“时笙,我们去喝一杯吧。”

    “喝一杯?你也不看看你自个儿身体虚成什么样了,找死啊?”

    “你在外面?”时笙那边很吵。

    “跟木子汗蒸呢,热死我了,不行了,我得出去缓缓。”

    开门、关门,估计是到了大厅,有音乐,一首很老的歌,南乔忘了名字了。

    “地址在哪,我过来。”

    “沈南乔,你瞎折腾什么啊?在家里好好睡觉,等感冒好了,我带你蒸个够。”

    南乔安静了几秒,“时笙,陈白沫回国了。”

    她的声音,有细微的颤抖,自从陆焰的事情翻过页之后,时笙就再没听到南乔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她没哭,至少没掉眼泪,却是一种比哭更让人挠心挠肝的复杂情绪,那是一种,侵入到骨子里的忧伤绝望。

    “你在家等着,我和木子来找你。”  时笙和木子到的很快,南乔开了门,“不用换鞋,”她停了几秒,“没鞋。”

    她连自己的都没去买,更何况是别人的。

    时笙看了眼她赤着踩在地上的脚,虽然是夏天,但南乔是个病号,寒从脚入,这么冻着,什么时候才好的了,“莫北丞抠的连拖鞋都舍不得给你买一双?”

    “……”

    时笙吸了口气,将那么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莫北丞对南乔没感情,怎么会记得给她买拖鞋,该被骂的人应该是沈南乔才对,嫁个男人不疼她,她自己还不知道疼自己。

    木子转入正题:“陈白沫回来了?”

    “恩。”南乔斜倚在沙发上,精气神萎靡不振。

    “你打算怎么办?”木子严肃的看着她,“当初你从美国回来,一心想着嫁给莫北丞报复陈白沫,现在,你嫁给他了,以后呢?”

    南乔的状态着实不好,她便省去了问莫北丞的去向。

    陈白沫今天回国,莫北丞便夜不归宿,想也知道他和谁在一起!

    南乔维持着一个姿势窝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没说话,客厅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时笙吸了口气:“南乔,放弃吧,跟莫北丞离婚,回美国。”

    “不行。”她拒绝。

    “那就让莫北丞爱上你。”

    ……

    让一个男人爱上你。

    怎么爱上?

    时笙没主意,木子更没主意。

    最后,时笙念了句胡兰成的经典名句,“若他情窦初开,你就宽衣解带;若他阅人无数,你就灶边炉台,你看着琢磨吧。”

    莫北丞不是情窦初开,但也绝对算不上略人无数。

    宽衣解带和灶边炉台中间的过渡期是什么?

    南乔虽然是嫁给了莫北丞,但毕竟是‘寄人篱下’,时笙和木子没呆多久,便走了。

    南乔坐在沙发上等莫北丞回来。

    她不确定,他会不会回来!

    花水湾白天都特别清净,一到晚上,更是一点儿人声都没有。

    南乔吃了药,感冒药有安眠的作用,刚开始她还能撑着,后来实在不行,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莫北丞还是回来了,凌晨一点多,南乔被开门的声音惊醒了。

    她睁开眼睛,盯着头顶的水晶灯,一时有些茫然,自己怎么会睡在客厅。

    莫北丞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还是一样的白衬衫配黑色西裤,劲短的头发,身体和脸部的轮廓线条笔直凌厉,衬得周身气质通透、利落!

    南乔看着他,一时间找不到话题开口。

    这两年,她越来越安静,即便是跟木子、时笙她们一起,也很少主动找话题。

    灶边炉台。

    她站起来,“那个……你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

    莫北丞抬头,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充满了探究的意味,看出南乔不是在说笑,挑了下眉,倚着鞋柜没再往里走,“要吃东西呢?”

    “我给你煮面条。”

    只有面条了。

    这几天她生病,没在家里动过火。

    莫北丞皱起了眉头,“说目的。”

    南乔听出他话里的不耐烦,有些烦,这种事,她不擅长,她懂察言观色,却猜不到对方情绪变化的原因。

    比如现在,她完全不知道莫北丞的态度怎么突然就变得薄凉了。

    “我去煮,你坐……半个小时。”

    莫北丞嗤笑了一下,走过去,站在她去厨房的必经之路,“沈南乔,说你的目的,如果不为难,我可以帮你。我娶了你,你便是我莫北丞的妻子,我可以给你身份、地位、金钱,但除此之外,我不会给,也不愿给。”

    除了之外是什么。

    爱、忠诚!

    “或者你告诉我,你非要嫁给我的原因,我也可以一并帮你解决了。”

    “没有原因。”

    “是吗?”莫北丞的话里带着刻薄的讽刺,“心里装着另一个男人,却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嫁给我,没有原因,难道是本性如此?陆焰是谁?”

    他突然转了话题,说的太自然,南乔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反问,“你怎么知道陆焰?”

    莫北丞嘲讽的笑了笑,她才反应过来,他在探她的话。

    眉头皱了皱,盯着他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出神,平静道:“前男友,和陈白沫一样。”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