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3章 “蕴知和你不一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霍聿深直至现在,才发觉自己对温浅的了解少之又少,他知道她些什么?

    从最早开始,只知道她被未婚夫退婚,而他那是未婚夫攀上的高枝恰恰是他表妹。

    是之后所有事情认识的开端。

    温浅也说过,她未婚夫一家是嫌弃她不干净,用这样的理由退婚继而另觅新欢。霍聿深不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这话时候是什么反应,大致上也只是觉得有些荒诞可笑,再无别的情绪。

    到底是心境变了。

    只是这些起于青萍之末的变化,他不会在意,也不愿理会,自然而然就忽略了去。

    至于她以前,霍聿深知道的也只是她在十八岁前不在温家,而是受人资助长大,也在初识那会儿听她说过以前是和顾庭东在同一个福利院长大,大概他们两这算是青梅竹马。

    车子平缓行驶,当司机出声提醒他时,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瑜苑门口。

    当初瑜苑花园里挖出了一具腐尸,这件案子被他压了下来没有声张出去,以至于这过了几个月也没查出死者的身份,死亡时间超过十年以上,因此也很难确认。

    案子的负责人在这里等着他,和他解释这段时间的进展,有年轻的警官在一旁做着记录。

    因为碍着霍聿深的关系,一直顾忌着没去找之前居住在这的温浅和她母亲。

    霍聿深从偏厅的窗外望向地皮被翻起的花园内,他淡淡地解释着说:“如果死亡时间在十年以上,那就和我太太没关系,她是五年前才回到温家,至于房主,如果我没记错,当时已经说过了。”

    双方互相又问了几句,负责人将年轻的警官遣出去,偏厅里就剩下霍聿深和他两个人。

    霍聿深虽然来青城的时间不长,可因为霍家的深厚背景,谁不要恭恭敬敬称呼他一声霍先生?

    就连包括眼前资历深厚的副局,也依旧如此。

    定案还是继续查,就只是在他的一句话之内。

    这青城每天都在死人,在见不得光的地方不了了之,而这又是一件很久远的事情,将其盖棺定论也很容易,这大概就是权力最方便的地方。

    临走前,霍聿深回头又望了眼这栋园子,深邃狭长的眸微微眯起,对身边的人说道,“梁局,我不太希望我太太一家人受到打扰。”

    没把话点透,大致上心里却都有数了。

    霍聿深是最后一个离开这栋院子的人,雕花铁门再次被锁上,就像是把这里面的秘密全部封上了似的。

    天色阴阴沉沉的,拂面而来的风带着初冬的寒冽。

    司机替霍聿深打开车门,正当他准备上车时,才发现此时瑜苑外静静地停着一辆黑色车子。

    车上的人打开车门走下来,霍聿深眼看着他往这边走来,深邃的眸底静水微澜。

    “陆先生。”霍聿深用平静的语调向来人打招呼。

    陆远珩不动声色看了他好一会儿,面上也未见有情绪变化,只是看着被上锁的铁门,问道:“是你买了瑜苑?”

    霍聿深点头,“嗯。”

    “要说青城这地方像这样的园子多得是,在锦城霍家要什么没有,怎么偏偏就看上了这地方?现在已经没什么人喜欢复古老建筑了。”陆远珩的眸光落在远处,语气间情绪莫辨。

    闻言,霍聿深的眼角上挑,果然精明的人就是不一样,只不过是匆匆见了一面,这么快就把他的身份调查的清清楚楚。

    霍聿深直言道:“看上瑜苑的倒也不是我,而是我长姐,她一向喜欢这样的建筑,就从温家手里把这地方买了下来。”

    陆远珩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滞了滞,只一瞬就恢复了如常神色。

    “我见这里已经闲置了很久,是打算翻新?”

    霍聿深平淡的出言说道:“原本是打算用来翻新了做新房,只不过出了些意外,暂时就闲置在这里。”

    陆远珩没再说话,同样锋锐的五官染着些许初冬的寒。

    忽而,霍聿深似是想起了什么,眼角上扬,划开几许意味不明的弧度,“陆先生,我以前见过你。”

    陆远珩侧眸看他,“是吗?”

    霍聿深却不急着回答,深邃的眸光落在前方某个虚无的点上,良久之后,他才缓缓说:“很久以前了,不懂事的时候翻我长姐的东西,在她那里见到过照片,如果没记错……”说到这,霍聿深停顿片刻,不经意地又看了眼面前的男人,继而道:“如果没记错,应该就是陆先生。”

    “兴许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霍家人。”陆远珩的眉眼间平和一片,语气轻描淡写,好似听到的就是很无关紧要的一件事情。

    至此,霍聿深也没再说什么,沉吟片刻后,他道:“那看来是我记错了。”

    没多说什么,很快两人背道而驰。

    霍聿深此刻大致是有些知道为什么先前霍明妩那么反对温浅嫁给他,就连母亲都愿意点头去劝说的事情,就只有她一人极力反对。

    或许真是有其他的原因,只是他不清楚罢了。

    许是心有灵犀,霍聿深的手机显示有电话进来,恰好是霍明妩。

    他划开接听。

    霍明妩有个习惯,只要是停顿两秒,不管对方说不说话,她都会自己开始说,强势了大半辈子的人,有些习惯已经融入了骨髓里面,无法再改变。

    “明天回来。”说话间简单明了直接。

    霍聿深修长的手指敲打着车窗,“出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叫我回去?”

    “回来再说吧,一时半会儿和你说不清楚。”霍明妩似是不愿意在电话里多做解释,又添上一句,“你自己回来,小六别带回来。”

    霍聿深正了正神色,以往就算再有什么事情,她都不可能说把小六单独留下,微皱着眉问:“姐,有事情别自己扛着,有什么你和我说,是不是霍浔州又……”

    霍明妩打断他,语气里带上了些不耐烦,“都不是,你别瞎猜,记得明天回来就是了。”

    “好,我今晚回来。”

    霍聿深在挂断电话前,又一次望向瑜苑的方向,他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嗓音低缓地问:“姐,您活了半辈子,就没什么不甘心的事情?”

    霍明妩岔开了这个话题,并不想多回答,只是语气稍稍放软了些,“我这半辈子,都给了你和妈,哪有心思再去想别的?”

    霍聿深没再说话,等着她那边切断电话。

    ……

    温浅没想到自己没联系陆远珩,他反倒是主动找上来了。

    在温浅自己家里,还是像以前那样,陆远珩在陆芷房间里待了很久,两人之间也没有语言交流,面前就一副茶具,一杯杯接着喝茶。

    这样的场面,温浅看了五年。

    要说这家里还有谁更在乎她和母亲一些,那也就只有这个舅舅。

    她和清姨在外面,没去打扰里面的两人。

    “清姨,妈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正常开口说话呢?我觉得,她现在肯定还是认识舅舅的,很明显她对舅舅好像不太一样。

    清姨笑了笑,叹道:“神志不清了小半辈子的人,我们不能期望太多,不过这样也好,没什么烦恼。”

    温浅想了想好像是这样,这样的人既是不幸,又是幸。

    直到现在清姨还没过问她任何有关和霍聿深之间的事情,她心里松了口气,大概是温霖生不稀罕和她们商量,便自作主张地和霍聿深定下了,以显示他是温家家主的地位。

    不过温浅还真的没想好到底要怎么说。

    要告诉清姨,她这几个月里面不声不响就结了一次婚,还在不久之前流掉了一个孩子,她都觉得说出来有些不可思议。

    不知从何说起,更是难以出口。

    没多久,陆远珩从房间里出来。

    温浅把目光转过去,依稀记得当初他带她回温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宽厚得能让人放心依靠的肩膀,不苟言笑的脸,却就是给人心安的感觉。

    陆远珩走到她面前,意味不明说道:“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温浅心里下意识地有个咯噔,心想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什么也没说,就跟着他走到楼下的客厅里。

    温浅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他先说话,就像一个等着家长教育的小孩那种忐忑的心情,没多久,她主动问:“舅舅,您要说什么?”

    陆远珩的五官生的锋锐深刻,只要不苟言笑的时候看着就有些凶,但是温浅是不怕他的,他在她心里的地位,远远比温霖生要高出很多。

    一阵短暂的沉默,陆远珩直接开门见山问:“浅浅,你对锦城霍家了解多少?”

    果然……

    霍聿深那一个人往那一站,舅舅不起疑心才怪,这不是这么快来质问了。

    温浅搁在腿上的手绞着衣服的一角,回答道:“不太了解……”

    “不了解你就嫁?你眼里还有没有长辈?温家不管你,就当我也不管你了么?”陆远珩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气氛瞬间冷下去了几个度。

    温浅很少有被长辈这样指责的时候,只觉得耳根子都有些臊得发烫。

    她一向都觉得自己是个比较自主的人,因为没有可以给她依靠,不稀罕向温霖生伸手,不能让家里的清姨和母亲担心,很多时候她就是能瞒就瞒过去了。

    就连嫁人这件大事情,也就像如同儿戏一般说嫁就嫁,原本也没抱什么太大的希望,却没想到就这样一直瞒到了现在。

    “舅舅,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要是您愿意,改天我和您慢慢解释。”温浅小声解释着,秀气的眉微微皱起,言语间都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陆远珩沉默了片刻,他抬眸看向远处又收回来重新落在温浅身上,果真是孽缘。

    “听舅舅一句劝,锦城霍家不是什么好归宿,我宁愿你随便找个普通人嫁了,也好过你和他们家的人有牵扯。”

    温浅听着,手指将衣服攥得更紧了些。

    这些她怎么不知道呢?

    尤其是经历了前阵子那场劫数,她心里早就开始后悔了,可事已既定,路是她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她犹豫了片刻,才主动交代:“舅舅,我们一开始领过证……”

    “霍家不承认是不是?”陆远珩冷哼一声,再次质问。

    他也不用等温浅的回答,看她的神情也就什么都看出来了。

    霍家,霍家……

    他垂在身侧的手青筋尽显,有些很铁不成钢地问她:“你对他有感情?”

    这句话一下子倒是把温浅给问死了,她是说有还是没有?

    要说有,可能有点违心。

    要说没有,这话听着就是又荒谬又可笑,没感情她就嫁?

    “嗯?”陆远珩见她不说话,脸色又沉了几分。

    温浅心里挣扎的不行,被迫无奈之下,她才说:“舅舅,我很少有可以信任的人或者说没什么可以依靠的人,但有时候,我会相信他。我相信,他能保我无虞。”

    她和霍聿深说了有很多次,以后千万别再伤着她,可似乎,他到现在为止,确实从来不曾真正伤她。

    许是因为不在乎,又许是……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陆远珩心事重重地离开,温浅知道这事情肯定还有后续,一颗心依旧还是吊起来的。

    把陆远珩送到门外,她问道:“舅舅,你这次什么时候回云城?”

    “不急。你的事情还没解决,云城那边暂时不缺我一个。”

    温浅看着他上车,随后离开,心里真是乱成了一团麻。

    五年前的事情,遇见霍聿深之后的事情,这些她都不知道要从何说起,想想都觉得很头疼。

    她在家里一待着就是一下午,初冬天暗的早,等她接到霍聿深电话时窗外的天色已经出现薄暮之色。

    “在哪?”低淡醇厚的男嗓,夹杂着初冬的清冽在她耳边响起。

    “在我自己家,你等下我,很快就回来。”

    温浅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才恍然发觉又一天浪费过去了,她想着不能再这么无所事事,总该给自己找些事情做做。

    之前是因为怀孕,他不让她出去,虽说她也和他为了这事情起争执,但结果肯定是她妥协。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顿,而后道:“不用,我来接你。”

    “哦,那好。”温浅应下,反正也不是矫情的人,难不成还能说拒绝?

    霍聿深很快就到了,依旧和以前一样,司机将车停在离她家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她和清姨打了声招呼告别,就匆匆拉开车门在他身侧坐下。

    车内开着暖气,而温浅身上沾着初冬的寒凉,坐进来的那一刻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温浅用手搓了搓脸,等缓过来后这才看他,问道:“你去接小六没?”

    “衍正在家里陪他。”

    温浅一听,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你就不能多花点时间陪陪他吗?”

    霍聿深侧眸看着她,清隽的眉眼上波澜不兴,他淡淡的反问:“不是有你?”

    “这不一样……”温浅想的是毕竟她陪在小六身边的时间不会很长,以后的日子里她还是希望霍聿深可以善待那孩子,可以像一个普通的父亲一样对他。

    但有些事情她不能做的太过明显,否则他又该对她冷嘲热讽了。

    车子匀速行驶,可越走她发现好像又不是回去的路,她不禁问:“去哪里?”

    “到了就知道。”他简单地回应,也没明说。

    天色阴沉的很,没多久天幕上就下起了细细密密的雨,初冬的雨丝打在人脸上带着刺痛的寒凉。

    目的地是一个私人会所,下车后霍聿深在侍者的带领下,带着她直接去了一片室内射击场。

    温浅看着工作人员已经替他挑选好器械,在手里试了试,而后举枪瞄准前方复又放下。

    霍聿深见她愣在一旁,就大步朝她走过来,挑了把适应她的手枪放在她面前,“拿起来。”

    “我不会。”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对这东西本能的就是抗拒,好像这就不该是她碰的。

    男人握起她的手,强硬的让她握起枪,再调整她手指的姿势,端平手臂。

    瞬间,他的气息将她层层包围,他右手虎口处的那道疤痕也清晰地落入她眼底。

    温浅有些恍然,她挣了挣,面上仍是带着拒绝之意,“我真的不会……”

    “我教你。”

    之后,霍聿深一点点和她解释结构,以及使用方法,也不管她到底听懂没,只顾着自己和她说。

    到最后才问她,“听懂了没?”

    “霍聿深,为什么你好的东西不教我,非教我这些东西?我和你不一样,我是遵纪守法的公民。”

    男人手臂从她肩处环绕过去,手掌将她紧握住,嗓音平静低淡,“温浅,你是霍太太。”

    温浅的手指颤了一下,扣上扳机的那一刹那她绝对心虚的,有人替她带上防护耳罩。

    霍聿深紧扣住她的手,周围静得好似只能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

    射击练习结束之后,温浅觉得自己的手臂依旧是麻的,她当然没什么成绩,然霍聿深就不一样了。

    她脚上穿的是一双系带休闲鞋,站的时间长了些再加现在是个阴天,她的小腿又开始难受,她不禁想,这还没到年纪大的时候就这样,那以后得怎么办?

    霍聿深在一旁射击场负责人应付的说了两句话就朝着她这边走来。

    温浅刚抬腿准备走,他叫住她,“注意脚下。”

    她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鞋带散了。准备弯下腰系鞋带,可小腿处传来的刺痛让她皱了皱眉。

    温浅站直身子,右脚往他面前伸了小半步,“腿疼,你替我一下?”

    温浅在霍聿深面前似乎从未这么放肆过,他愣了下。

    此时,她一双盈盈水眸就这样看着他,也不避也不闪,似乎就等着他答应。

    霍聿深的眼角划开轻微的弧度,“也可以,要报酬。”

    温浅听了也就当笑话听听,本来也没打算能请他做什么,于是半开玩笑地说:“霍先生矜贵,我肯定付不起报酬,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着,她就准备弯下腰,可身旁的男人伸手扶住她的肩膀阻止了她的动作。

    周遭的时间好似静了下来,连同温浅在内的在场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出了问题……

    霍聿深俯身替她把右脚上的鞋带系好,干脆利落,却把一干人等惊地说不出话来。

    温浅的情感一向内敛,她面上不动声色,耳根子却是通红,赶紧把脚往回缩了缩。

    两人相携走出场馆,此时外面的雨依旧下的细密,司机递过来一把伞,温浅先一步抢过,然后意味不明地问他:“霍聿深,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样?”

    他睨了她一眼,轻描淡写地回答,“不是。”

    “那宋小姐呢?”

    霍聿深没回答,他清隽的眉眼映着夜色的沉,过了好一会儿,他说:“蕴知和你不一样。”

    温浅没再说话,她撑了把伞走出去,专挑地上的水坑走,仿佛有恃无恐,走出去两三步后看向他,问:“要不要一起走走?”

    霍聿深的司机在等着他,今晚就回锦城,此时他看着她,细雨砸在地上溅起水花,仿佛这水花也一直开到了他眼底……

    “不了,改天吧。”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