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0章 “温浅这是夫妻义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温浅没办法对小六做出承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能多陪他一些时日就是一些。

    小六蜷缩在她身边,明显因为她刚才说的那些话情绪低落,小手攥着她的衣角,手指绞着布料,好几次似是有话要对她讲,可最后都是欲言又止闷闷的转过脸去。

    这一切温浅都看在眼里,她心里除了一阵阵的酸楚,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滋味。

    温浅拥住他,轻声细语说道:“小六,你要记住,你身边的每个人都爱你,你有奶奶和姑姑,还有爸爸,还有荣叔叔,还有蕴知姐姐,这些人都会对你很好不是吗?”

    小孩子哪里听得懂她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只是顺着自己心里的想法来,他扬起下巴抵在温浅的胳膊上,固执地问:“那你呢?”

    温浅看着他漆黑晶亮的眼睛,带着些许微红,有希冀,也有倔强,更多的是……期待。

    她轻抚着他的脑袋,道:“我也是。”

    “姐姐,那你不要走好不好?就一直留在我们家里好不好?”小六的语气带着几分撒娇,然而最终,温浅没有给他确定的答案。

    毕竟,她自己都说不好的事情,承诺不能乱许。

    中午,荣竟何留下一起吃了午餐,餐桌上保持着最良好的习惯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小六眼睛一直贼溜溜地往温浅身边看,但只要被霍聿深瞪一眼,他就立刻收敛了,低下头乖乖吃饭。

    午后,按照霍聿深这个忙的程度,非节非假他肯定不会在家留多久,这不是很快周衍正就在外面等着他。

    离开前,霍聿深看向还在花园内喝茶的荣竟何和温浅,眸底生出些许异样,不过最终他仍是一言未发地离开。

    初冬时节午后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的让人舒服眯起眼,就连蜷缩在温浅脚边的那只猫也慵懒地打着盹。

    荣竟何往杯子里添了些水,看着霍聿深离开的背影,眼角处不由得染上意味不明的笑,问道:“你有没有觉得,他走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

    温浅杯子里的是花茶,粉色的花瓣在透明的杯子里显得素净淡雅,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面上也不见太多情绪,只是说:“我也不懂他的脾气到底是怎么样,有时候就是说变就变。”

    荣竟何想说却也没说,刚才霍聿深离开之前好几次那眼神里示意的好像都是让他一同离开,但是他装作没看见,就又赖了下来。

    再加上小六在一旁闹着,他更加有理由留下来不走。

    荣竟何笑笑,“是,整个霍家的人脾气都古怪,从他那个姐姐开始,都是奇奇怪怪的人。”

    可不是?温浅心里附和,不愧是一家人,这脾性上面多多少少都是有些相似的,让温浅觉得唯一庆幸的就是小六还好没有养成骄纵的脾性。

    “幸好小六不随他们。”温浅淡淡地出声说着,想起霍明妩,她心中仍是抵触的。

    荣竟何不置可否,他的视线转向温浅的腿上,“恢复怎么样?”

    “路走的远了还是会疼。”温浅腿上盖着层毯子,说话间她用手捏了捏小腿,想起那段下山的路,她脸上又浮现了几分不自然的神色。

    “你这情况已经是最好的了,还能在这么严重的情况下捡回一条命,温浅,你很幸运。”

    荣竟何这一点也不是开玩笑,现在回忆起当天的情形,他都觉得会后怕。

    他忽而又想起什么,视线转向温浅说:“对了,还有一件事,宋修颐进去了。罪名很多,宋老已经用了全力保他,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看的出来,这次承之是怕是动了真格。”

    温浅静静地听着,只字未言。

    她忘不了那天霍聿深把枪放到她手里时眼中的寒冽,约莫是宋家间接弄死了他一个孩子,所以他才这样不遗余力还回去。

    她低垂着眼睫,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一直蹲在温浅脚边的猫跳上她的腿,蹭了蹭她的手掌撒娇,这时她才收回了思绪。

    意味不明地问道:“荣医生,你说存不存在一种可能,以后我能带着小六离开?”

    闻言,荣竟何满脸诧异看着她,“你怎么有这种想法?”

    温浅用手指挠着猫下巴,视线也没有焦点,其实在说完之后她也被自己心里的这个念头给吓着了,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

    她思忖着,嗓音轻缓,“荣医生,在我招惹霍聿深之前,我不知道他身后是什么样的背景,也不知道这些高高在上的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纠葛,我只希望我的孩子能像个正常孩子一样,平安,快乐,离那些黑暗的东西越远越好。”

    这大概是温浅这次劫后余生最大的感触。

    荣竟何也沉默着,半晌,他摇摇头,“小六既然生在霍家,那有些东西就是他不可能避免得了,这是他以后必须承担面对的。”

    温浅面上没什么情绪,她的手仍旧轻抚着小猫的后背,喃喃道:“算了,你就当我说了句废话。”

    果然只能想想,怎么可能她带着小六走呢?

    先不说她不想提及以前的事情,更不用说她和霍聿深这种关系,也不知道会维持多久。

    温浅顿了顿,继而问:“荣医生,你知道宋小姐在哪?”

    闻言,荣竟何脸上起了犹豫之色,他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诉她啊。

    “你别多想,我就想知道,宋小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你上次说她精神状况并不好……”温浅见到他神色间的犹豫,又这般解释。

    而听到这话之后,荣竟何也不知道自己该说她什么好。

    再说话的时候语气显然带着些许恨铁不成钢,“温浅啊,你是名正言顺的霍太太,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承之到底是怎么莫名其妙就结了婚,也不管是为了什么,你都是他妻子,对于他的红颜知己,你这么关心做什么?”

    温浅没再说话,她只是浅浅地笑了笑。

    荣竟何离开时,温浅把他送到门外,她忽而出声喊住他,“荣医生。”

    他转过身疑惑地看着她,“什么?”

    温浅将自己颊边散落的头发夹在耳后,从她怀孕开始到现在就没再剪过头发,和以前比起来已经长了很多,柔柔地贴在后背,就和她这个人一样,看上去总给人一种舒服的感受。

    她问:“荣医生,你觉得我和宋小姐长得像吗?”

    荣竟何看了她片刻,才道:“不像。”

    或者起初不相熟的人,第一眼看才会觉得两人在容貌气质上会有几分相似,可一旦相处久了,就知道完全不像。

    尤其是当温浅把头发留长之后,更少了几分宋蕴知身上那种疏淡。

    温浅比起宋蕴知,要更有几分人间烟火的味道。

    她点点头,说道:“我也觉得不像。”仿佛是出神了片刻后,她重新将目光放在荣竟何身上,以为不明说着:“荣医生,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麻烦你多照看小六,他信任的人好像也没几个。”

    荣竟何识趣地没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取车离开。

    当车子驶出别墅的雕花铁门时,他又往回看了一眼,只见温浅依旧站在送他离开的那个位置,单薄的身影纤瘦却不脆弱,她似乎一直是这样,从来不稀罕别人的怜惜。

    然而她不是不需要,而是没有遇上对的人。

    荣竟何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温浅,就是类似这样的一个契机,在这栋别墅前的匆匆一瞥,让他有种很眼熟的错觉。

    而转眼的现在,她的身份和当时已经大不一样。

    可终究,温浅只是温浅,没人再知道,她以前叫霍如愿。

    ……

    当晚,温浅从小六的房间里出来时依旧没看到霍聿深回来,她看了眼小六的房间,转身离开。

    温浅走进主卧,洗完澡吹干头发已经是靠近深夜,她好几次抬头看时间,最后没抵过那一阵困意,合上手里的书,关灯上床睡觉。

    这段时间她都是住在医院,习惯了那小小的地方,甚至于,会习惯每天定时出现的男人。

    现在回到这里,又好像什么都没变过,只有她一个人。

    她睡的迷迷糊糊,不知道是何时,身侧的床微微塌陷,随之有力的手臂横过来揽住她的腰肢,那人身上灼人的温度与熟悉的气息也让她醒了过来。

    除了霍聿深还能有谁。

    他已经洗过了澡,头发上还沾着水滴,因为两人用的是同款沐浴露,他身上的味道和她一样。

    温浅的手抵在他身前,仿佛是感受到了他掌心的热度,有些抗拒他的接近,“已经很晚了,我困。”

    “才十点。”男人的声线低沉沙哑,落在她腰间的手也钻从她睡衣的下摆中 钻进去慢慢探寻。

    温浅的后背上一阵战栗,她意识到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一下子握住他的手,“别……”

    闻声,男人翻身在她上方,黑暗之中目光灼灼,“温浅,这是夫妻义务。”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