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7章 疼也给我忍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温浅愣住,而就是她这愣怔的一瞬间,霍聿深已经握紧了她的手。

    丝毫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

    霍聿深慢慢放开揽在她腰间的另一只手,让她试着把双手各撑在他手掌上,沉沉的目光睨着她的脸颊,出言道:“试着走走。”

    温浅的小腿一点劲儿也用不上,一旦用力就是钻心的疼,可此时她唯一能够着力的支撑点,便是他的一双手。

    如果有别的选择,温浅一定不愿意选择他,就像当初那样,倘若能有早知道,她肯定不会在那时候向霍聿深求救。

    然而除此之外,别无生路。

    她咬牙坚持了没有多久就彻底不能走了,后背的冷汗都已将衣衫打湿,直到这时,霍聿深才将她抱起轻放回轮椅上,双手撑在她身侧,低头看着她还没从缓过劲来那苍白的脸色,眉心微微蹙起。

    “很疼?”

    听到这话,温浅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可那表情却全部都已经写在了脸上,怎么可能不疼?

    男人的手掌落在她头顶,就像是哄小孩的那样子,嗓音低沉清冽,他道:“疼也给我忍着,不然这双腿就得真废了。”

    这算是温浅第一次这么直接地看着他的眼睛,凌厉深邃的凤眸,一如以前那样让她看不透彻,不过相较而下,现在在他的眼底能看到有她的身影在。

    温浅咬咬牙,反握住霍聿深的手,再次试着站起来。

    他按着她的肩膀,“别太逞强。”

    温浅却不依,尽管从小腿处传来的疼痛让她疼的皱眉,她抬眸看着他说:“霍聿深,你可把我扶好了。”

    说着,她就将全身的依托再次交给他,尝试着迈开步子。

    “嗯。”霍聿深自然而然地握紧她的手,心口的繁芜好似在这瞬间被这轻柔的力道填满,继而又沉着声说:“坚持不住别勉强,明天继续。”

    “你陪我吗?”温浅忽而反问。

    她看向他深沉的眼底,而后低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指摩挲到了他右手虎口处的疤痕,指腹不自觉的停留在这地方。

    霍聿深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小心将她扶好,回应道:“嗯。”

    “好。”她亦是回应一个字,语气之中听不出什么情绪。

    温浅不容易相信别人,也不轻易依靠别人,而此时此刻,她能依靠的只有霍聿深而已。

    温浅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逐渐放下戒备,从一次只能坚持不到十分钟,慢慢到可以走到二十分钟,甚至更长……

    而霍聿深也就这样一直陪着她,从深秋一直到初冬时节。

    荣竟何有次看着不远处那两人,心里叹息地想着,从来不信有命里注定这一回事的他,第一次觉得,似乎有些事真的就是命中注定。

    此时温浅已经可以自己走路,只是走的时间长了,关节处还有有些不适的疼,比起以前那是已经好了太多。

    霍聿深接她回家这天,天光清朗,仿佛将积聚已久的阴霾一扫而空。

    车子开出一段时间之后,温浅才发现这不是回去的路,她疑惑着问:“不回去?”

    霍聿深看了眼时间,“你出事那天,医院先给你父亲打了电话。”

    “他肯定不会来的。”温浅摇了摇头,对于父亲温霖生,她已然不抱有任何的念头。

    霍聿深的目光落在前方,不置可否,而后一片寂静的沉默中,他说:“温浅,那天他去了。”

    非但如此,霍聿深还记得从他手里接过签字笔时,那份掩饰不住的紧张。

    温浅的眸色有些暗,她低垂着眼睫,将眸底那些情绪掩去。

    她喃喃道:“也许他是怕我真的死了。”

    “温浅,凡事往好的方面想,他是你父亲,再怎么样你和他也有一样的姓氏。”霍聿深的声线平静,轻描淡写的语气里意味不明。

    温浅从来没想过父亲对她而言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十八岁以前的霍如愿无父无母,十八岁以后的温浅,有和没有亦是一样。

    “霍聿深,你可能不知道我家里。”她看了眼身侧的男人,复又低垂下眼睫,纤长的睫毛上仿佛染了曾薄薄雾气,故作潇洒的神情下,依旧有种情绪无法掩饰。

    她轻声道:“我很大的时候才回到温家,是我舅舅的一个朋友找到了我,只不过那时候,我妈精神上已经出问题很久了。”

    霍聿深很少听她提起家里的事情,以前是她不愿意提,而他也应该是不愿意听。

    从来不曾像此刻这样,平心静气,一点点诉说。

    他没打断,就这样静静地听着她继续往下说。

    “这些事情也是我到后来才知晓,我爸妈原来早就已经离了婚,唯一还留在我妈手里的就是瑜苑。我爸后来的妻子带着一双儿女进了温家的门,那个家我也是能不回就不回。”

    闻言,霍聿深忆起她在得知他是瑜苑买主时,主动送上门来找他的情景。

    霍聿深问:“瑜苑对你来说很重要?”

    她微微点头,思量着说:“可以说,当时我和我妈妈只剩下瑜苑这一个地方,那栋小楼以前是我外公送给我母亲的嫁妆,对她来说这算是一个念想,我不愿意让出去。”

    霍聿深凝着她的侧脸,此时的她仿佛沉浸在过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说着那些他从不曾知道的事情。

    “那我后来出尔反尔没把瑜苑还给你,你恨我吗?”

    闻言,温浅有些许愣怔,当时的她刚知晓五年前的那桩事情,对霍聿深的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所以才会那样不顾一切想要和他彻底划清界限,就算是一直想要的瑜苑,她也不要了。

    她抬眸,却正好对上了霍聿深考量的眼神,似是在等着她的回答。

    “霍聿深,你不是说我是霍太太,那你的东西就是我的,送个小楼给我,也不算什么吧?再说,以前你不是说翻新了用来做婚房吗?”温浅唇边挽起几许弧度,看着他的时候那双盈盈水眸里神采奕奕。

    霍聿深心情颇佳,却也说不出来是因为什么。

    “好,既然这样就送给你。”他轻描淡写地一句话,说出的时候丝毫没觉得有不妥。

    温浅的眼角眉梢上带着浅浅的笑,“好,一言为定。”

    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仿佛在不知不觉中有潜移默化的转变。

    低头时,温浅看了眼他右手虎口处的伤疤,意味不明问:“霍聿深,你在想事情的时候就喜欢看这道疤痕,有特殊意义?”

    他随之抬起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

    “算是吧。”

    她继续追问:“女人留下的?”

    “嗯,算是孽债。”他也不隐瞒,声线清淡。

    孽债?用这个词来形容也算贴切。

    或许真是经历过一场生死劫,对于那些执念温浅看的不再像以前那样重,要是用这一辈子都来恨一个虚无缥缈的曾经,不值得。

    温浅抬头看着车窗外的浮动的景色,忽而说:“霍聿深,如果是孽债,那就忘了吧。”

    就像她消失五年的那段记忆一样,能忘则忘,有些事情遗忘好过记得。

    这个话题一向都是霍聿深的禁区,他沉默着,用指腹摩挲着虎口处的那块疤痕,要是能说忘就忘,那才是真的幸运。

    “也没什么。”他浅淡地说着,语气中听不出别的情绪。

    之后两人谁都没再说话,心事各异,却可能都是因为同一件事情。

    当车子停下的时候,温浅抬眼望去,才发现这是澜山别苑。

    是……她家里。

    温浅立刻侧过身来看着霍聿深,问:“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司机打开车门,霍聿深率先下去,看着她满脸抗拒的神情,轻描淡写地说:“这不是你家?”

    “是我家没错啊,但是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温浅往座位里缩了缩,一幅拒绝下车的模样,这里确实是她家,但是,只是名义上的。

    “下来。”他的语气仍是清淡平静。

    温浅脸上隐隐有不悦之色,本来受了这一场罪就已经是很倒霉的事情了,刚好能够完全出院,怎么也不愿来这个地方找晦气。

    “这是温霖生家里,里面有我小妈,有我小妈的女儿和儿子,我不想见到他们!”温浅继续和他抗争,但是看着霍聿深这岿然不动的神情,她就知道就算她不愿意,也没什么用。

    最后,她只能在他的眼神下,不情不愿地下了车。

    温家的管家见到他们两人时显然脸上也写满了震惊,温浅当然知道是因为什么,之前温霖生曾几次邀请霍聿深来家里做客,这管家又是个人精,自然记得这位矜贵的霍先生。

    只是万万想不到,他怎么会和自家二小姐在一块……

    温浅回头看到司机从后备箱里搬出了不少礼物,她扯了扯霍聿深的衣袖,点着脚尖在他耳边轻声质问:“你不会是来提亲的吧?”

    说完之后,温浅险些要了自己的舌头,这说的算是什么话,他们是早就连证都已经拿了的人,何来的提亲一说?

    没等他说话,她又快速解释着说:“要是让温霖生知道我们两关系,指不定怎么虚伪……”。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