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章 “温浅,手给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是枪声……

    温浅惊恐地看向他,愣怔着说不出话,手放在轮椅上,明显有向后退的趋势。

    此时的霍聿深陌生的好像她从未见过似的,倘若早些时日她见过他的这一面,也许当初自己也就没这个胆子去招惹他了。

    她眼神中的闪躲之意被他看在眼底,等一切平息之后他的手掌撑在轮椅两侧,慢慢俯身,高挺的鼻梁近乎触到她的鼻尖,四目相对,目光灼灼。

    “你……你把他怎么了?”温浅心中是掩饰不住的忐忑。

    此时的他居高临下看着她,这样的姿势从而她能将他的眼底看的透彻,却和以前一样,从不曾看懂他这份深邃之后的情绪。

    “温浅,你说过要一个暂时不用任人刀俎的身份,我给你了,可你却不好好用。”说话间,霍聿深的语气很平静,转而问道:“霍太太这个身份,白给你了么?”

    她还是摇头,紧闭着唇不言语。

    霍聿深见她这样子也不再说什么,有力的手臂再次将她抱起,脚下的步子优雅沉稳,一步步离开。

    而温浅显然是被这样的场景吓着了,她蜷缩在他话里一言不发,身子也是紧紧绷着。

    霍聿深将她请放进车座上,扣好安全带。

    他倾身靠近她时,她又不着痕迹地往旁边侧了侧身子,好似无时无刻都想和他保持一定距离,避得太明显。

    男人的眸色微沉,他带她出来看着一幕的本意,并非如此……

    他心中沉着一口气绕回驾驶座。

    回医院的那一路上,温浅都始终看着窗外,夜色已经很深,她明明很困倦,脑海里回响的都是刚才那一幕……

    宋修颐是疯子,可她觉得,霍聿深似乎也没有好多少。

    她紧紧攥着的手心里涔涔冷汗。

    车速始终保持着一个匀速行驶的状态,和他以前的风格截然相反,在一个红绿灯处,车子缓缓停下。

    狭小的空间里两人一旦不说话,这氛围就显得极度尴尬。

    率先打破这沉默的人,是温浅。

    她扭头看向他,喃喃道:“霍聿深,以后要是我做了惹到你的事情,你会不会也这样对我?”

    闻言,他皱起眉脱口而出说:“你在瞎想什么?”

    从刚刚开始霍聿深心里就一直堵着一口气,他原先的念头很直接,既然这件事情和宋家脱不了关系,既然无法通过合理的手段解决,那就用最原始的方式讨回一个公道,他们拿走了什么,就要回什么,很公平。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番弱肉强食的生存方式在她眼里,这无法接受的疯狂。

    “我不知道……”温浅依旧是摇头,“霍聿深,我只是个普通人,要是不遇到你,这些事情我永远不可能看到,就会这样普普通通过上一辈子。”

    “温浅,现在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

    言下之意,事已既定。

    霍聿深只意会其一,以为她说的遇见,是那时在酒店里她主动向他求救之时。

    而温浅的最初,是从五年前开始。

    从霍聿深这个人强势进入她生命中的那天起,她最初时光里的那些岁月静好,曾经一点点坍塌过。

    “霍聿深,我要的不多,我只求以后,你别伤了我。”

    她的声音仿佛安静到了尘埃里,却是丝丝缕缕的钻心。

    算算这话已经是他多少次听到了?约莫已经超过三次。

    刚开始她跟在他身边时说过,结婚前似又说过,包括现在又是一次……

    极度缺乏安全感,亦是随时随地的打算与他撇清关系。

    红灯转绿,他的侧脸线条绷得很紧,脚下大力踩下油门,在引擎的轰鸣声中车子飞速行驶。

    她的害怕霍聿深看在眼里,没想到自己做这事情反而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实则刚刚那一枪,只是打中了宋修颐的膝盖骨,至于以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看造化。

    明明入了深秋,他却觉得异常烦躁。

    视线的余光从她身上一闪而过,眉宇间又露出了些许不悦之色。

    此时的温浅蜷缩起身子靠在窗边,就像一个竖起自己浑身戒备的刺猬,谁都靠近不得。

    他的薄唇抿的很紧,渐渐的车速降了下来,忽而沉声说道:“我没杀了他,处理宋修颐这个人渣,怕脏了手。”

    听到这话温浅也没转过身看他,依旧维持着先前的姿势,就像是全然没听到似的。

    车子里总共就这么点大的地方,他除了是在对她解释,还能是什么?

    回到医院,温浅一沾上床就摸索着被子攥紧,身心俱疲,她紧闭着眼睛麻痹自己,没过多久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想起曾经顾庭东不止一次说,不要招惹霍聿深,他的背景是她所想象不到的深不可测。

    五年前,五年后,那些画面重复交叠在一起,搅得她心里无法安生。

    她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此时此刻,她已然想退缩了。

    ……

    接下去的日子温浅还是在医院里度过,只是每晚来陪着她的人换成了许秘书。

    温浅想着,他的耐心不好,看样子这些时日已经将他的耐心耗光了。

    白天的时候荣竟何也会来陪她,有时候她也说,怎么感觉整个安都没有比荣竟何更清闲的医生。

    这天,病房里来了一个温浅意想不到的人。

    霍明妩。

    常年保养得体的女人纵使四十多岁的年纪也看不出太多岁月的痕迹,再加上掌权多年,自有一番凌厉的气场。

    温浅脚上的石膏刚拆了没多久,此时她只能稍微靠人扶着走动,大多数时间还是需要坐轮椅。

    她在霍明妩面前,硬生生矮了一大截。

    荣竟何看这场面也觉得头疼,这霍家的人虽说各个不好惹,但要说最不敢惹的,大概就是霍明妩。

    要不是有这凌厉的手段,哪能在这么多人的虎视眈眈下,撑着霍家的小半边。

    “大姐,你什么时候来青城的?也不提前说一下。”

    荣竟何试图缓和下此时的氛围,然而霍明妩一个冷淡的眼神过来,不留情面地出声道:“竟何,你先出去。”

    这话一出,荣竟何下意识地看了眼温浅,眉眼之间的神色渐渐浮现了几分担忧。

    温浅哪里是她的对手?

    “好,你们慢慢聊。”荣竟何笑了笑,慢慢转身离开。

    连同着霍明妩带来的秘书,也一同离开房间。

    霍明妩依旧和上次一样,丝毫没有委婉,开门见山道:“离开承之。”说着,她从包里抽出一张支票,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将支票推到温浅面前时,她又说:“瑜苑也一并给你,还要什么,直接说。”

    温浅没接,她安静地打量着霍明妩的眉眼,是飞扬而凌厉的凤眸,不得不说,霍聿深和她长得真的很像,都是薄削的唇,深邃的五官,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矜贵。

    长久的一阵沉默。

    久到霍明妩以为她是默认了,继而又说:“原本孩子如果出生,那就归霍家,现在既然已经连孩子也没了,分开是最好的结果。”

    温浅淡淡地笑开,那笑意染着微凉,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

    又是和五年前一样,生下孩子,就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温浅不避不让地对上霍明妩凌厉的眸光,说道:“抱歉,我没什么想要的。”

    她这态度说好听点叫不知进退,往难听了说,就是不知死活。

    霍明妩也没动怒,意味深长的地看着温浅,说道:“聪明人应该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条件,很显然,你不是。”

    这话温浅听了也就当没听见,约莫是听多了,觉得已经开始麻木。

    软的硬的都来过,这矜贵的霍家大小姐也显然不愿意与她多费口舌。

    “听说瑜苑里挖出来了个死人,这件事情和你们家没关系?”霍明妩视线犀利的看着她,冷声问。

    温浅垂在身侧的手已然紧握,可她的面上依旧保持着镇静自若,轻笑着摇头说:“我不清楚。”

    只是霍明妩临走之前看她时,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让她心里有些隐隐不安。

    瑜苑里发生的那一件事情,一直是她心里放不下的刺,此时的平静,不过是她面上装出的平静。

    荣竟何在外面等着,见霍明妩出来之后就立刻跟了上去,在背后又赶紧对许青使了个眼色,让她去陪陪温浅。

    自己则是跟着霍明妩走出医院。

    在电梯间里,霍明妩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温浅是什么人她当然前前后后都调查过,十八岁之后才被认回温家,这之前在什么地方,无人知晓。

    她曾经也心生疑惑,可到底只是觉得世上不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竟何,你以前见过温浅?”

    荣竟何心里一个咯噔,面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反问道:“以前?大姐您记性不好了,我来青城就是最近的事情,哪来的以前?再说了,也是她和承之在一起之后才算是认识。”

    虽然荣竟何确信,当初霍明妩应该是没有怎么见过温浅长什么样子,可按照她心思缜密的程度,或许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霍明妩沉默了一瞬,心里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她不说话的时候往往身旁的人会莫名的紧张,就好比此刻的荣竟何,表面上看似平静,实则心里早就已经慌张了起来。

    也不是真的怕霍明妩会知道什么,只是觉得,温浅一直想隐瞒的事情,他也答应替她一直瞒下去的事情,最好还是永远不见光的好。

    这过去的伤疤能好则好,不能好,那便只能遗忘了去。

    否则只能渐渐溃烂,成为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算了,是我多心。”霍明妩摇了摇头,也没再往这事情上去向,只是心里暗暗留了个念头,准备再次着手去查。

    听闻她这么说,荣竟何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大姐,你这次在青城准备待多久?”

    “不久。”

    荣竟何想,那不成从锦城到青城,虽说这两座城市之间的距离也不远,可是专程过来就是为了找温浅说那些话?

    不大可能吧……

    他继续问道:“那打算什么时候准备离开呢,我想想正好也已经好久没回家一趟,如果回去正好捎我一程。”

    霍明妩转过身来看他,也不接他上个话题,而是问道:“小六呢?”

    “在我家里。”

    “去把他带出来,我带他回锦城。”霍明妩平静地说着,言语之间都是不容置喙的命令。

    “要不要问问承之?”荣竟何可不敢自作主张做这件事情。

    “不用。”

    最近这些日子里因为温浅出事,小六只能暂时住在他家里,虽然小孩子的思想单纯想不到那么不好的事情,只要随便编个理由就能让他安心待着,可整天也是缠着他说想要回家,想要和爸爸在一起,想要和姐姐在一起,嚷着要回家。

    每到这时,荣竟何又常常觉得自己会守不住这个秘密。

    温浅是小六的亲生母亲,就算生下他是迫于无奈,五年之后也是谁都不人是谁,可这的的确确存在的血缘关系,做不了假。

    再说现在,温浅嫁给了霍聿深,如果她能彻底放下当初的芥蒂,对小六来说,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从头来过。

    电梯门开,周衍正仿佛已经在楼下等了好久,见他们两人出来,走上前恭敬地对着霍明妩打了个招呼。

    霍明妩微微点了点头,吩咐着说:“去把小少爷接回来。”

    周衍正面上保持着微笑说:“小少爷在江老爷子那住着,就刚去了两天,老爷子对他喜欢得紧,就想多留两天。”

    江老是霍明妩的外公,提起老人家,她面上的神色缓和了些许,也没再坚持。

    一直以来霍明妩就还是希望霍聿深能管管小六,他能把小六带到自己身边看管这是件好事情,可她介意的,是温浅。

    哪有人能喜欢做别人的小妈,看着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再加上温浅刚刚掉了个孩子,指不定心里会有多大的怨气。

    她对周衍正说:“让承之来见我。”

    周衍正想了想回答:“先生不在青城。”

    霍明妩冷笑,对于这几个人是什么脾性,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只是不愿意与他们多计较罢了。

    还真的当她什么都不知道。

    ……

    至于后来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温浅就不得而知了。

    霍明妩再怎么看不惯她,也至少没办法逼着她和霍聿深离婚。

    只是她最后提到的瑜苑那件事,始终还是让温浅心里隐隐不安。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久,再加上出了这场事故,她在医院里住的这些日子里已然将这些事情全部忘在了脑后,现在陡然被提及,才渐渐重新觉得不安。

    深秋难得的一个大好天气,头顶的阳光暖得让温浅不由之主地眯起了眼睛。

    仿佛很久没看到这样的阳光,恍若隔世。

    等她的气色好些以后,荣竟何这才把小六带过来。

    小孩子的心思全部都是写在脸上的,他见到温浅就扁了扁嘴,哭诉着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呀?”

    这话一出,逗笑了身边的两个大人,许秘书和荣竟何不约而同地笑,而笑过之后才觉得有些淡淡的心酸。

    不知情的许青觉得,这孩子没有母亲,父亲平日里也不愿意陪他,怪可怜。

    知情的荣竟何觉得,这傻孩子,明明面前的就是你妈,却谁都没有办法告诉他,也只是叹息一声。

    而最觉得难受的,是温浅。

    她伸手揽着小六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边,小声地说:“怎么会不要小六?不会的。”

    小六仍然是满脸的不开心,当然小孩子就是这样有什么说什么,喃喃着说:“如果不要我,我会很难受的。”

    温浅蹭着他的脸颊,轻声哄着:“不会的。”

    她不能保证以后,至少现在不会。

    之后荣竟何拉开了小六,又到了温浅每天要复健的时候。

    两条小腿都是粉碎性骨折,石膏取下来之后她仍然疼了很长时间,医生也说了,以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完全就看复健时的毅力。

    也有委婉地告诉她,即使再怎么治疗,可能也无法恢复到以前那样子,倘若只是在阴天下雨的时候会酸疼,那就已经是最好的。

    复健区,温浅在医护人员的指引下一点点站起来,她的手撑着助步器,脚只要一落到地面上就是钻心的刺痛。

    这才只是须臾的时间,她的额头上就已经冷汗涔涔。

    “你做得很好,试着把力气放在脚上,手上稍微松开些。”护工在旁边一步步指引她。

    可是温浅的手颤抖的厉害,她就算咬牙撑着,也抵不过腿上的钻心疼痛,满身冷汗。

    支持不下去,她重新跌坐回了轮椅上。

    但她知道,她不能一辈子都坐在这轮椅上,咬咬牙又重新试着站起来,只要挺过了这段时间,以后的日子就会更好过一些。

    可能在生死边缘走过一遭的人,对以前的恩怨看的也没那么重,只要还活着,那就已经是上天给的最好的恩赐。

    她没了一个孩子,可还有小六在。

    虽然不知道能陪伴他多久,可在这些时日里,她答应了他,不会不要他的。

    倘若站不起来,要怎么去抱他?

    周而复始,跌倒又站起来,没多久的时间,她的后背上均被冷汗打湿。

    这次在她的坚持下,她走出去了五步,可小腿颤抖地厉害,紧攥着助步器,明显又已经坚持不住了。

    护工已经做好准备帮她一把,可身边已经有人先她一步,扶住了温浅的身子。

    温浅将大部分的力都卸在他身上,虽然没有抬头看,可熟悉的气息让她一下就知道是谁。

    半个多月后,这算是第一次见到霍聿深。

    护工上前说道:“霍先生,霍太太已经可以自己走上几步了。”

    霍聿深拧眉看着她冷汗涔涔的脸,微微放开她,空出一只手递到她面前,沉声说:“温浅,手给我。”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