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章 心尖人,掌中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最煎熬,最挣扎不过如此。

    明明有着最亲近的血脉相通的关系,对着小孩子这双澄澈的眼睛,却没办法说出实情,就连他眼中的这份希冀,温浅也只能视而不见。

    很久之后,待到霍小六眼神之中那些期待慢慢消失,温浅才伸手轻抚着他的发顶,轻声说道:“乖,听你爸爸的话,叫姐姐还是阿姨都随便你。”

    尽管温浅想要忽略,却还是看到了小六眼里的失望,让她心里刺痛着。

    小六扭头返回霍聿深旁边,什么话也不说就抱着他的手臂,像是怕被遗弃般的患得患失。

    也很难得的,霍聿深没有露出什么嫌弃的表情,大手落在他脑袋上,转而抬起头看着温浅,那平静的眼神之中似有些许意味不明的责怪。

    温浅抿紧了唇,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是夜。

    小孩子的作息就是这样,无论白天发生多少烦心的事情,还是这样到点就睡,根本不用温浅哄着,就已经沉沉睡过去了。

    温浅替小六掖好被角,手指轻轻滑过他稚气精致的眉眼,有些话堵在心里说不得,只能在这样的时候多偷偷看上几眼罢了。

    如今已经进入了一场雨一场寒凉的季节,温浅将窗子关上,顺便再将窗帘也拉上,房间内只余下一盏微弱的睡眠灯,静谧而又温暖。

    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若是出生,便是来年的夏初。

    她不知道到那时,这一切又将变得如何?

    也是了,谁也没发预想到以后的日子里会发生什么,现在多想都是庸人自扰。

    温浅走出房间,就见霍聿深颀长的身子倚靠着房前的楼梯栏杆上,清冷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拖得很长,将那冷硬镌刻的五官衬得更加清冽深沉。

    “睡了?”霍聿深沉声问。

    温浅点点头,“今天话特别少,基本上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霍聿深没说话,视线也不知放在了何处。关于小六的事情,他好似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一直以来,他将那孩子视为因为五年前的那场错误而留下的污点,不愿面对。

    可不管他再怎么忽视,人非草木,到底他们的骨子里留着的是一样的血。

    “以后他再说这些话,你不理会就好。”霍聿深松了松领带,衬衣的袖口挽起,小臂撑着栏杆,眸底深处是一片波澜不兴。

    温浅明知故问,“哪些话?”

    “有关他妈妈的那些话。”

    闻言,温浅走到他身边,她一直都觉得身边的这个男人不近人情,可今时今日,她忽然觉得好像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是在责怪她,不应该让小六难过?

    温浅鼓起勇气问道:“霍聿深,小六的妈妈呢?我好像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霍聿深的眉宇微微蹙起,可不知今天是怎么,也许是白天那股子邪火消散了去,此时此刻竟然也能心平气和的面对这个问题。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右手虎口处的那一道疤痕,可见当初那人咬下的这一口有多用力,是恐惧夹杂着恨意,一并想要还给他。

    寂静的空间里,男人的嗓音低淡清冽:“我没见过。”

    温浅心里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答案,她的唇边染上些许凉凉的笑意,又问道:“风流债?”

    “算不上。”霍聿深也没看她,微拧着眉头仍是在思量着当初那件事。

    若是普通的风流债,心里的那份愧疚也不会这么多年里经久不息,在霍聿深的世界观里,各取所需可能是最方便的一种相处模式,就像他和温浅现在这样,他有自己的计划,而她也有自己的目的,她要的,正巧他也能给。

    各取所需,两不相欠。

    霍聿深转过身来,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语调不疾不徐,“他愿意听你的话,你就多和他说点,麻烦了。”

    温浅讶异着愣住,这也许是她在霍聿深这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语气,可就算说出的话应该是请求的意思,由他说出来,也依旧带着高高在上的疏离。

    只是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依旧让她震惊的有些难以接受。

    她喉间发涩,“霍聿深,你也在乎小六是不是?其实你也知道,他应该最听的是你的话,你多花一点点时间陪他又能怎样呢?”

    霍聿深,你对他好一点不行吗?

    难得的,他没有露出不耐之色,以往要是听到这样的话题,他早该拂袖走人了。

    温浅等着他给出一个回应,可最终,他什么也没说便径自转身离开。

    是不知该说什么,又像是觉得没必要和她说这些。

    两人习惯性的同塌而眠,当初霍明妩留下来盯着他们的那个佣人也在不久前被解雇,可饶是如此,一到晚上还是睡在一起。

    许是养成的一种习惯。

    温浅只会占据大床的一角,而霍聿深像是一种习惯性动作在外侧躺下,在一张床上相隔的距离很近,却俨然是楚河汉界。

    可每天早上醒来,两人又会以一种亲密的姿态紧紧相拥。

    霍聿深这个人矛盾的性格,温浅似乎渐渐看懂了些。

    当年,当年……

    当年的事情她是站在受害者的角度,自然有理由要恨这个可以说是毁了她曾经的这个男人,可说他薄情不近人情,似乎却又不是。

    他曾不止一次说过,有一笔偿还不清的债……

    倘若真薄情,又岂会还记着这些早该如烟的事情。

    温浅摇了摇头,相处的越久,她便越不愿去想这些事情,反正这日子对于她来说是有尽头的,不如趁着这些时日多陪陪小六。

    只是此后,没有人再提起任何有关小六妈妈的这个话题,就连那孩子自己尽管还没到懂事的年纪,也下意识地不去提。

    一晃而过三周时间。

    温浅前两个月还会有比较强烈的妊娠反应,三个月的时候那些症状也就慢慢消失了,也或许是她心思上没再担着那么大的压力,自然也会好一些。

    三月的身子也不显怀,这期间她还定期回自己家里陪陪母亲,在清姨面前也是对结婚的事情闭口不言。

    温浅的朋友少,当初就顾庭东一个,后来才算是认识了傅流笙,而现在这两人,没有哪个她可以倾诉。

    这些日子霍聿深回家的时间很少,这天,温浅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听到浴室里有水声响起,她迷迷糊糊的没睁眼,再睁开眼睛时,男人已经穿戴整齐又恢复成了一幅衣冠楚楚的模样。

    他见她醒了,说道:“等等跟我出去一趟。”

    温浅揉揉眼睛,也不问去哪里,反正他说去哪里,她是不可能说不去的。

    车子一路行驶,城东远郊背山临水的一处地方,驶过林荫,最终停在一栋四方偏民国建筑的别墅前。

    直到这时,温浅才想起问他,“这是什么地方?”

    “跟着我进去就好,不用多说话。”霍聿深看了她眼,嗓音清冽的吩咐。

    她应下:“好。”

    有上了年纪的管家出来迎他们两进去,管家颇为好奇的看了眼温浅,又转身对霍聿深说:“老爷子在等你。”

    正厅一侧的会客厅,镂空窗子外依稀能够看到青竹摇晃,倒是个清净的地方。

    霍聿深看着坐在棋盘前的老者,沉声恭敬地开口:“宋老。”

    老人拿起一旁的老花眼镜,看了他两眼之后面上也没什么过多的神情,只是指了指对面的位置,“承之,来陪我下盘棋。”

    霍聿深却没立刻坐下,而是伸出手揽过温浅,向着对面的老者说道:“宋老,要下棋的话我改日再陪您,今天就想向您打听一句,宋修颐在什么地方?”

    这一番话说得平静却又锋芒毕露,听上去大有一种兴师问罪的意味。

    宋老不动声色地说:“承之,我知道你和这小子有些过节,但就冲着我们两家人的关系,没什么追究的必要。”

    霍聿深面上也没什么表情,早就料到会得到这一番说辞,他和宋修颐不合了这么多年,根源全部是因为五年前的事情。

    “宋老,我不过是给您提个醒,宋修颐不知收敛,就光是青城他得罪的人也是不少,您要是想护着他,那就得护好了。”霍聿深轻描淡写地说完,可谁听不出这是威胁。

    宋老脸色上明显不佳,隐着怒气出声说道:“悔婚本是你的不对,现在既然事已既定就不去再说这些事情,你要是但凡对蕴知还有点愧疚,就掂量掂量再行事!”

    霍聿深看了眼温浅,眸底波澜不兴,收回视线又道:“他绑架的是我太太。”

    对与长辈,该有的尊重霍聿深都会有,他见宋老的脸色越来越沉,也不再多说什么。

    温浅算是个局外人,她不懂两家之间是怎样的交情,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恩怨,只是但从她的角度上来,恨不得活撕了宋修颐这个人。

    宋老搁下手里的茶杯,怒气沉沉说道:“为了这么一件事情伤两家和气不值得,这混账只要回来,我定让他给个交代。”

    之后,霍聿深没有多留,他今天来的目的本就只是为了将丑话说在前头,后面的事情谁知道呢……

    走出正厅,温浅见四下里无人,这才悄悄拉了拉霍聿深的袖子,小声问:“你和宋修颐有什么样的过节?”

    “替你出气不好?”他不动声色地反问。

    温浅轻笑了下,明显的不信。

    他或许只是借她这个由头,来整死那姓宋的疯子罢了,这一番暗含威胁的话大概只是给宋老提了个醒。

    温浅笑笑说着:“要么是宋修颐对你使了阴招,要不然就是他威胁到了你在乎的人,无外乎就这两样,所以你才想着要弄死他,不是吗?”

    男人的眸底深沉似海,听了她这番话也不见有起丝毫涟漪。

    须臾后,温浅看向远处,意味不明地出声说:“霍聿深,我不贪心,我不要做你的心间人,也不要做你的掌中珠,只要以后别伤着我就行。”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