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章 从身后抱住了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会所的停车场。

    “三爷?”司机转头问向身后的男人,前面一辆黑色的车子来势汹汹挡住了去路。

    男人生的俊挺,只是那双眼睛,看着有股子阴狠的味道。

    他打开车门独自走下车,挑衅般地看了看对面那辆车子上下来的人。

    “聿深,手底下的人办事蠢,看样子是抓错了人。”

    停车场的光线很暗,霍聿深的神情更是平静的吓人,微凉的灯光将他的五官衬得更加冷硬。

    砰的一声枪响打破了此时的宁静,在那男人的脚边炸开。

    是警告。

    不少人因这枪声为之震慑,手里也纷纷拿起了家伙。

    霍聿深的眸光里未曾起一丝波澜,睨着眼前的一干人等,好整以暇收起手里的枪。

    “宋修颐,你在锦城为非作歹有人保得住你,在这里,小心哪天让宋老爷子来给你收尸。”

    宋家长子,宋修颐。

    周衍正跟在霍聿深身后,他见到霍先生拿起枪时就出了身冷汗,谁都知道霍家和宋家两家交好,也这两位,却是从来都不对盘。

    宋修颐示意后面的人退回去,语气云淡风轻:“聿深,我还以为这些年你还死心塌地喜欢蕴知,原来早就有了新欢?我得让蕴知早些死了这心。”

    霍聿深不置可否,只是浑身的怒气隔着很远都一清二楚的感受得到。

    “好自为之。”霍聿深收回目光,深沉的眸底薄凉一片。

    司机替霍聿深拉开车门,驶出众人的视线范围。

    有人匆匆忙忙走到宋修颐面前,覆在他耳边说道:“三爷,警方的人来了。”

    宋修颐的目光转为阴狠,带着一身的怒气拂袖离开。

    没多久,他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那刻,他的嗓音却柔和的异常,“蕴知,看到了吗?你喜欢的男人,早就另有新欢了。”

    ……

    温浅蜷缩在车后座的一个角落里,尽管她死死地yǎo着自己的嘴唇,也经受不住从身体深处似是灼烧一般的反应,她轻咛了声,眼皮沉得像是有千斤重,连想睁开眼睛也是一种奢侈。

    车子里尽管开了冷气,可她还是难受地下意识扯着自己的衣服。

    “别动。”一声冷叱在她耳边响起。

    这声音熟悉的不行,可她早就没那份心思再去辨别这是谁。

    记忆的最后,停留在司仪说出成交的那一刻,那时她的脑海中空白一片,根本无法思考。

    “别碰我……”她无意识地嘤咛,一个劲地把自己的身子蜷缩的更小。

    车子经过一个减速带,霍聿深眼看着她要撞上车门,一把揽着她的腰身将她抱到自己身边。

    然而就是这一个微小的动作,温浅却像是受惊的小兽,她害怕的往旁边缩去。

    霍聿深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乱动,掌心触到她身上那不正常的高温,微皱着眉。

    继而他的手掌覆上她的额头,他掌心的上的微凉与她身上的火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这一股子凉意让她贪婪的往上贴,无意识地抓住他的手往自己脸颊上贴。

    霍聿深早就发现了她的不对,沉了沉声对前面的司机说:“开快点。”

    他的话刚一说完,手指就被一阵氵显软的触感包围,顿时气血上涌。

    似是小猫舔水的声音,她含着他的手指,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温浅对于情事上的反应实则都是霍聿深一手教出来的,从最开始的生涩,到最后也能跟着他的节奏共赴巅峰,可像现在这样的主动是从来不曾有过的。

    他试图把自己的手收回来,然而只是刚动了一下,她就像是尖牙利齿的猫一口yǎo在他手掌上,怎么样也不松开。

    霍聿深从来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不禁撩。

    他俯下身靠近她的耳垂,沉沉的声线带着沙哑的警告,“再乱动我回去收拾你。”

    而他灼热的气息划过她的耳后,有让她难受地嘤咛起来。

    当车子在别墅前停下的时候,霍聿深的眸底已经暗起了汹涌。

    温浅根本没有力气和他对抗,任由着他抱着她出去。

    他抱着她走上楼,然而有些不知死活的女人依旧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一个劲儿地在男人怀里扭动,双臂也缠上了他的脖颈。

    灯光下她的脸色酡红,微微眯着眼睛慵懒媚态,灼热的气息落在男人的喉间凸起处,他的眸色更加深沉。

    霍聿深被她磨得受不了。

    还没打开卧室的门,就将她的身子按在墙壁上,手掌着她的细长的腿,看着她因为难受而紧皱着眉。

    “睁开眼睛。”

    他这话里面带着莫名的怒火。

    虽说宋修颐的目的是他,但若是今天不是他赶到拍卖会上,那她此刻是不是就被某一个人拍下来,也是这样一幅模样,不知道承\欢在谁身侧。

    甚甚至不用在乎对方是谁,也不知道现在在她面前的人又是谁。

    然而温浅这时候根本不可能理他。

    让她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是谁,都不可能。

    她被他钉在墙上,坚硬的墙壁让她后背的蝶骨磨得生疼,她的手臂一直在颤抖,不管不顾的牢牢圈住他的腰。

    男人的胸膛起伏,将她再次打横抱起,止住了她的为所欲为。

    他踢开浴室的门,将她放入满满的一池了冷水中。

    “啊……”她一触到这冷水就难受的喊出声,挣扎着想要逃出来。

    佣人放下了一桶冰块,霍聿深想也没想就这样尽数倒了进去。

    “冷……好冷……”

    她浑身都在颤抖,声音低弱蚊吶。

    只觉得自己被丢在了最寒凉的深渊里,怎么样也逃不出来。任凭她如何挣扎,就总有股力将她往更深的地方拽。

    霍聿深没见过醉酒的温浅是什么样子,可他见识过现在磕了药的她,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他死死按着她的身子不让她挣脱,不多时,他身上的衣服也半氵显透了。

    而此时的温浅早就已经哭的满面的泪水。

    也不知晓到底是水,还是泪。

    而那抽抽噎噎要哭不哭的样子,更让男人眼睛里起了火花。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一池冰水里的她,面色阴沉的走了出去。

    正巧此时萧景川的电话打了过来。

    “宋修颐怎么得罪你了?”

    “那拍卖行进行非法交易,怎么青城的法律还管不了?”霍聿深依着阳台栏杆,唯有现在的夜风能稍稍吹散些许他心里的邪火。

    萧景川挑了挑眉,这要是能交给正当司法机构办,还用得到大晚上请人出面?

    “宋家到底在锦城是举足轻重的,你现在非要动手往死里整宋修颐,不怕两家人面子上过不去?”

    这毕竟是宋家的太子爷,萧景川是不怕,反正和那人没来往,只是霍家……

    霍聿深冷嘲了声,“宋老爷子要是知道他在青城干的这些事情,会感谢我替他清理门户的。”

    可能宋修颐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能动了温浅,倒也不是说此时的温浅在霍聿深心里有多大的分量,只是这总感觉……

    像是被人抓住了软肋,竟然连宋修颐都知道,用温浅来为威胁他。

    而最为关键的是,他接受了这威胁。

    这一个认知让霍聿深烦躁了很久,是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要和他两清的,现在竟又出现在他眼前。

    他还想说什么,就听见浴室里面传来了动静,匆忙挂了电话就往浴室走去。

    入眼的是满地狼藉。

    一地的水渍,温浅整个人跪坐在地上,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

    他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眼角,在她面前慢慢蹲下。

    “温浅?”他拍了拍她的脸颊,指尖触到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

    她低垂着脑袋靠着墙壁发抖,和被人遗弃没两样。

    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姣好的曲线,扣子也早就开了好几颗,大片的雪肤落入男人眼底。

    霍聿深干脆利落脱了她身上的衣服,用浴巾把她包了个严实,随意丢在床上。

    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她也没了力气,缩在一旁没了动静。

    霍聿深起身时,发现自己的衣角被她紧攥在手里,只要他稍稍有离开的意思,她便攥得更紧。

    他转身准备离开,然而就在此刻,她从身后抱住了他,脸颊紧贴着他的后背,磨蹭着不肯松开……。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