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章 你不死,我们就结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温浅看着他嘲讽的笑,“你嫌我脏,那现在还做什么……咳……”

    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气,她浑身都在轻颤着,就连说出来的话听着也是毫无底气。

    当年的事情在她的脑海里盘亘着,就像一个根深蒂固的毒瘤,牵扯着她浑身的神经。

    霍聿深关了水,薄削的唇带着凉意,就看着她在他的禁锢下垂死挣扎,狭长的眸子眯起,手掌倏然握着她的两只手腕压在头顶上方。

    盛怒之下的男人越发平静。

    而温浅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似的。

    “霍聿深……你放开我……”她躺在冰冷的浴池内,无法动弹。

    霍聿深却没有一点要放开她的意思。

    微垂下眼帘,看着她轻颤的唇,薄唇逸出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果真是找好了下家,连装都不愿意装?”

    温浅明知道自己和他硬碰硬绝对没好下场,可当她的视线触及到霍聿深左手虎口处的那一道疤痕——

    心底深处积压的愤懑临界于激发的边缘。

    她唇边的笑容越发的冷,继而说着一些不知死活的话:“霍先生,瑜苑……我不要了。你想要如何就如何,我们散了吧。若是觉得会过意不去,大可以甩我一张支票。”

    霍聿深沉冷的眸底看不出什么情绪。

    须臾,他松开了对她的钳制,慢条斯理松开了自己的领带。

    温浅撑着这个机会撑着浴池的边缘便想要逃走。

    他轻而易举抓住她的脚踝,被冷水透氵显的裙子贴在她腿上,他眸色微暗,刺啦一声,那条长裙在他手下开裂。

    温浅拼命地向后躲避,她自以为自己是个能控制住情绪的人,可现在知道,不可能……

    霍聿深从容地将她抱出浴池,狠狠困在巨大的镜子前。

    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又沉又冷,仿佛在看困中之兽。

    “顾庭东碰了你哪里?”

    霍聿深慢条斯理地空出一只手,指腹按上她唇瓣,“这里?”

    她的身子克制不住的轻颤,嫌恶的撇过脸,想要躲开他的触碰。

    而这一个细微的动作,落在男人的眼底,却让他眼底厉色加深。

    而下一瞬,霍聿深扯开她衬衣的领口,大掌直接伸了进去,目光依旧沉不见底。

    “还是碰了你这里?”

    温浅仰起头,拼命地挣扎,这种没顶的耻辱似要将她吞噬。

    不知不觉间,她早已满面的泪痕。

    “霍聿深,你要我说什么?要我说和顾庭东发生了什么事情?”温浅倔强的看着他,“霍先生,我心里有人,你心里也放着别人,我们趁早结束,对谁都好……是我不要脸,到现在还忘不了顾庭东,你说我不要脸,那还留着我……”

    下一刻他猛然低头攫取着她的唇,堵住了她接下去要说的话。

    完全没有什么技巧可言,毫不留情。

    而这种愤怒,他不得所解。

    说到底,在霍聿深看来,温浅什么也算不上,却就是一二再而三让他觉得是一种被戏弄。

    温浅被他死死地扣着,浑身动弹不得,被他毫不顾惜地吻着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原先略显苍白的脸色在这一个憋红了几分,不安的想要从他的禁锢中挣扎开来。

    挣扎间,她身上本就摇摇欲坠的衣服从肩处滑落,大半个身子就这样落进了他的眼底。

    男人的眸色越发深沉。

    这种眼神温浅不只见过一次两次,于是不管不顾yao着他的唇,一时间血腥味肆意弥漫。

    终于,他被迫松开了她。

    他用手指随意地擦掉唇上的血痕,像是根本没有在意一般,看着指腹上沾染的那些殷红的痕迹。

    男人看着她抗拒的样子,更是放肆将手指放进了她的嘴巴里肆意翻搅。

    “温浅,你说结束就结束,岂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她因着对他本能的抗拒和厌恶越发的皱眉。

    就像此时在她口中肆意弥漫的血腥味,心间翻涌。

    而她的嫌恶,只会引起他更加粗鲁的对待。

    “你说,顾庭东也这样对你?”他的声音浅淡平静,而手指却是强势迫开她的牙关。

    她死命抗拒着,却始终不能动弹半分。她难受的皱眉,对上直男人那双微微眯起的凤眼,口腔中全部都是血腥味,全部都是他的味道……

    像极了当初……

    让她最为绝望的夜。

    男人的眸光越发的生冷,唇畔划出的弧度薄凉凛冽,像个嗜血的恶魔,那只手指在她口中搅得她既难受又羞耻。

    霍聿深空出一只手来捏着她的下巴,薄唇划出一丝冷笑,狭长的凤眸微微眯着,深邃的不起一丝波澜。

    忽而他拿出手指,在她的唇上来回徘徊,描摹着那处的形状。

    “这张嘴,不如用……这里。”他的手危险的往下走。

    这个人优雅起来的时候风度翩翩,可他却是能用着最正经的语气说着粗鄙不堪的话,温浅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用尽全身力气推着他。

    她声音里漫上了哽咽,却是依旧在笑着,一如既往的讽刺着:“你怎么知道我和顾庭东没有做过,孤男寡女在一起,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

    下一瞬,霍聿深握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身子翻过来。

    她的脸颊贴上了冰凉的镜子,而正是这个角度,她能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不堪和耻辱。

    只听得霍聿深冷的嗓音,轻蔑不屑,寒冽却又嗜血。

    “要是你们做过了他还能不管你,让你继续回我身边?温浅,仔细算算,你到底欠了我多少次。”

    她承受着他的怒气,“好啊,你算算清楚,我们今天两清。”

    两清,直到现在温浅才觉得这两个词有多奢侈。

    在最开始之时,她就不该向他求救,不管是落入谁的手里,不管是会承受怎样的后果,只要不是在他身边就好。

    当初的七夜……

    后来的瑜苑。

    再后来……

    若是真要追究,她到底欠了他多少。

    男人要她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怜惜和犹豫,滔天的怒气下只能让他更加想要弄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温浅承受着他给她的痛苦,像是连同着她的自尊都狠狠地粉碎了。

    那种屈辱又将多年之前的梦靥勾了起来,都是他……

    她的手撑在镜子上,清清楚楚看着他如何一点一点,将她吞噬。

    这样近乎施虐的对待,她的身子痛到了极致,亦是僵硬到了极致。

    怎么也不软,怎么也捂不热。

    她实在承受不住,脚下一软就往下倒去。

    霍聿深伸手揽着她,随之将她面对面抱起,双脚腾空。

    她哭的眼睛通红,却是硬气的紧抿着唇,不停告诉自己……

    什么也不要了,只要和这个男人彻底了断,才是生路。

    此时,霍聿深却是停住,他看着她脸颊上不停漫下的泪水,薄凉的唇微勾。

    “哭什么?这还一次没到,你不死,我们就结束。”

    他的声音又沉又冷,明明此时此刻的两人,是最为亲密的结合姿态,可说出来的话,冷冽如刀。

    “再者,青城每天都在死人。”

    在他面前,她一直都是蝼蚁,就像曾经碾碎在他脚下的落叶。

    温浅稍稍缓了过来,她克制着自己的颤抖,“我会活着,好好的活着……”

    她一定会活着。

    总有一天,要看着他尝到她曾经的挣扎和绝望,那种像是永无宁日的绝望。

    还要看他究竟何时能从高高在上的位置跌落。

    接着,又是一番虐待般的索取。

    或许真的应了那一句话,还清。

    又或许是他心里的盛着怒气,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情。

    她不知道多少次昏过去,又多少次被他弄醒,一整个夜都在这浮浮沉沉之中……

    直到后来,温浅甚至以为自己真的无法活着出去,陷入了沉沉的黑暗。

    从来没有过的疼,这次以后,她甚至觉得以前的所受的那些,根本什么都不算。

    彻底结束的时候,她没能起得来。

    凌乱的大床,她无意识蜷起自己的身子,清冷的灯光更衬得她的单薄。

    浑浑噩噩中,有人轻抚她的额头,又轻又柔,她知道,肯定不是霍聿深。

    本就还未病愈的身子经过这一场折磨,又发起了高烧。

    有人给她喂了水,也替她换上干净的睡衣。

    一直折腾到第二天的下午,温浅才有退烧的趋势。

    她睁开眼,浑身痛的像不是自己的,刚想挣扎着起来时,手背被人按住。

    “还没输完液,先躺着。”

    温浅转过脸看去,此时照顾她的这个人是管家的妻子,她难堪的恨不得把半张脸都缩在薄被下,露在外面的手腕上亦是青紫一片。

    “你跟先生倔什么,这性子和小少爷还真的像。你顺着他一些,自然就不会受这些委屈。”

    人家这话是为了她好,温浅自己知道。

    可是……

    不可能。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