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章 从天堂至地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清冷的灯光下,温浅的脸色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

    她咬紧着唇瓣,那一双明亮的水眸却是凝着顾庭东,像是就想从他的嘴里能够听出一些不一样的答案来。

    但凡他回答一句,不是。

    然而,总是事与愿违。

    顾庭东在她身旁坐下,目光深沉复杂看着她,“阿愿,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这些事情从未发生过。你要怪,就怪我吧,如果当初我的态度能坚定些,就不会把你推出去了。”

    如果不是他那时的迟疑……

    “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霍聿深那五岁的儿子我见过,他们长得并不像。”她愣愣的问着。

    顾庭东沉吟,良久才道:“阿愿,当初替你办理入院手续的,是霍家长女霍明妩,也就是霍聿深的长姐。而后来,锦城霍家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孩子,生母不详。我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管怎么样,离开霍聿深吧。”

    温浅撇开脸,依旧不愿意相信。

    半晌,她声音闷闷地说:“庭东,我记得……我大概不到十岁的时候,就对着你母亲说,以后想要嫁给你。在遇上你的时候,我就打定主意,这辈子会一直缠着顾庭东。”

    她说着,脸上浮现了凉凉的笑容。

    年纪尚轻毫不懂事的时候,清俊的少年救了她一次,从此她把顾庭东三个字印在了心里。

    第一次分开,是少不更事时。

    第二次分开,是无可奈何的荒谬。

    顾庭东的眸色划过一抹恸色,他想要伸手抱住这个瘦弱的身影,可每次却又都停滞。

    他有没有这个资格?

    “对不起。”顾庭东喉间轻滚,只说出这三个字。

    可温浅想听的,哪里是他这一声不值钱的对不起?

    温浅用双臂抱着自己,也不看他,只是低声问:“庭东,你知道我为什么跟着霍聿深?”

    无人应她。

    她笑了笑又说:“当初江小姐把我骗到那个酒店,我看到那个混混公子出现的时候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恰好那时候我遇上了霍聿深,说我是为了自保也可以,可还有一点,谁都不知道……”

    “阿愿,别说了。”顾庭东止住她,并不想听她说接下来的。

    温浅却摇摇头,抬眸看向他:“当时我想的是,反正顾家都嫌我不干净,那我索性就不干净的彻底些,或者在想你若是知道,心里会不会也堵得慌。”

    然而现在想来,竟然都是她的自以为是。

    “阿愿……”

    “你不要说什么对不起的话。”她打断他,“其实如果一早你就和我说这些,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庭东,是你错了还是我错了?”

    若是他一早说了,她或许会觉得荒谬,或许会承受不了,可她这辈子就不会再遇上霍聿深。

    到底又是谁错了?

    顾庭东沉默着。

    直到很久过去,他才敢伸手抱住她,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前,“对不起,是我一开始的懦弱,我自以为是的认定怎样才是最好的解决,只是越走越错。”

    他自以为,不能让母亲毁了温浅,才和她彻底分开。

    可这潜意识里,有他的逃避和懦弱。

    就是那一瞬的念头,嫉妒,不甘,疯狂的融合在一起,让他在做出第一步时,就把她越推越远。

    温浅任由他抱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无力。

    甚至连再多说一个字的力气也没有。

    她闭上眼睛,那些曾经在梦里出现的绝望混合着残破的画面侵袭着她的思绪。

    好像有无数的人在说话,可她却听不清只言片语。

    她那平白无故消失的一年记忆,欲盖弥彰的被人删掉的资料……

    ……

    温浅整整烧了两天,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好像这样就能逃避一些事情。

    盛夏的惊雷声轰鸣着响起,闪电将夜空劈得四分五裂。

    温浅睡的不安稳,整个晚上都颤抖着说着梦话。

    直到第三天,针头扎进血液里的刺痛感让她醒了过来。

    是个年轻的女医生。

    “你醒了,现在还有感觉不舒服吗?”女医生的动作很快,替她重新扎好针以后便柔和的笑笑。

    她摇了摇头,忽而问:“请问……生过孩子的女人和没生过孩子的,正常的检查是怎么能看出来?”

    女医生显然没想到她会无缘无故问这样一个问题。

    “一般看子宫颈口可以辨别是否生育过。生育过的女性的子宫颈口是横裂状的,没有生孩子的是圆形的。普通的妇检就能看到这一步。”

    温浅了然,难怪呢,当初不过是做了个检查而已。

    “那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您说。”

    温浅抿着自己的唇瓣,好一会儿声音沙哑着说:“平白无故的像是少了一年的记忆,任凭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好像发生过,又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似的。”

    女医生思量着,“有生过什么大病或者是脑部损伤吗?”

    “没有。”

    温浅摇头,或许是她不记得。

    “人的记忆是不会平白无故消失的,除却物理性的伤害也许会损害到脑部的神经系统导致遗失,那就只有心理上的自我屏蔽,也或者是……人为催眠。”

    “谢谢。”温浅没多问,喉间轻逸出这两个字。

    ……

    午后,阳光最明媚的时刻。

    顾庭东带着她走进了一间心理医生的工作室。

    在医师助手的带领下,她走进了最里面的诊疗室,用舒服的姿势躺下。

    鼻间嗅到的是安神的熏草香味。

    老教授事先问过她问题,在她的意识处于半睡半醒间,徐徐问:“十八岁之前,你叫什么名字?”

    “霍如愿。”

    “那一年,你说是生了场大病,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她皱着眉。

    “那这些,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对啊,这些她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温浅早就忘了这一个认知到底是何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却又好像根深蒂固了一般。

    教授的声音不紧不慢,“再想想,是从哪里听到的。”

    她紧蹙着眉头,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有人……有人告诉我的。”

    “很好,你再看看,告诉你的这个人,长得什么样子呢,又是谁?”

    “我不认识他……”

    “那有你认识的人吗?”

    有……

    霍家老宅里的人,熟悉的佣人,司机,管家。

    从霍家老宅那栋熟悉的小楼,画面最终的停留,是医院。

    温浅的身子开始痉挛,浑身轻颤着呓语,那种身临其境的绝望夹杂着当初的画面,如潮水一般蜂拥而至。

    ……

    那一年,她叫霍如愿。

    如愿在睡梦中被惊醒后,害怕到几乎忘了反抗,覆在自己身上的那人力气很大握疼了她的双手,不耐烦地撕扯着她的睡衣。

    “你放开……”她的声音颤抖,却被那人伸手捂住唇。

    “别出声。”男人嗓音暗哑带着稍许凌厉,浓烈的酒味伴随着睡衣被撕裂的声音,让她彻彻底底慌神哭了出来。

    害怕,恐惧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绪。

    后来的一切,她不大记得清楚,恐惧让身体上的疼痛无限放大,只能凭着本能不断地挣扎,而那一声声叫喊伴随着窗外的风雨声,无任何人听到。

    她抽噎地哭着喘息,狠狠地咬住了男人捂住她唇的手掌,尝到了满口的血腥味儿也不曾松开,似要将自己所受到的疼痛数倍还给这个疯子!

    那一夜那个男人的出现让她原本平静的生活,从天堂至地狱。

    那天很多人安慰她,让她就此将那件事忘却。

    而不谙世事的她只知道一个劲的哭,躲在爷爷怀里哭得声音嘶哑。

    后来,五个月之后,爷爷因为一场意外去世,她在葬礼上哭到晕厥。

    她再醒来的时候,是医院的一片死白。

    医生说,她怀孕了,那天医院在场的人看她的眼光瞬间都变了味儿。

    她本就身型瘦弱,却也没想到,一直等到了这么大的月份才知晓。

    后来,霍家来了人,开始井井有条照顾她,从饮食起居到每一次医院的检查。

    五个月后,她在安都住着的第三个月末尾,她生下了那一个孩子。

    这快一年来的时间,感觉就像做了场梦,当她接连着两天不曾见到孩子的身影,心想看来是霍家人抱走了。

    生完孩子的一周后,正午,阳光最暖的时辰。

    一个年轻男医生出现在如愿面前,伸手覆着她的眼睛,而她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地反抗。

    “别碰我!”

    是那件事情后留下的阴影。

    年轻男人生得温润俊朗,打量着她戒备紧张的神态,缓缓启唇,“别怕,我给你讲个故事,你慢慢听。”

    男人的嗓音像绽放于夜色的罂粟,诱人沉沦。

    “你叫霍如愿,十三岁那年霍家的管家领养你做孙女。十八岁的时候,你的父母找到了你,以后就回自己家里生活,和霍家再无一切关系。高三这年,你只是生了一场大病所以休学,很快就好了……”

    她慢慢闭上眼睛,脑海中渐渐放空,好像只要听着这声音睡上一觉,就能彻底将那些烦扰忘了。

    只是生了场大病……

    从今往后,霍家的一切和她再无关联。。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