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章 你这是在求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针头扎进血管,只有些许轻微的疼,随着血液的流失,寒凉逐渐萦绕周身。

    只抽了300cc出头,温浅的脸色就已经差到了极致。

    见此状况,护士欲言又止,可到最后还是硬生生抽足了400cc。

    护士离开之后,温浅尝试着站起来,突如其来的一阵阵眩晕感让她眼前发黑,又跌坐回去,手指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身子不住地微颤。

    荣竟何走进来,伸手用药棉按住她手臂上的针孔,“从血库调个血不是难事,你这又是何必?”

    “是吗?听医生那口气,不是挺急的?”温浅见着来人,也没力气多说什么。

    是她先有求于人,怎么样都得放低姿态才是。

    荣竟何没说话,看着她手臂上的出血点仍在渗着血丝,他微微加重了些力道。

    他靠近之时,温浅闻到了他身上干净清爽的气息,与周遭的消毒水味道明显不一。

    而他此时身上穿的,又是白大褂……

    她挽起唇,浅笑道:“早就觉得你是个医生,没想到真的是。”

    “为什么有这种感觉?”荣竟何换了个药棉,重新压在她手臂的针孔上。

    “你的手指很长很好看,早餐切个鸡蛋都像是解剖,家里整洁的不像是个独居男人应该有的环境。”

    “我不是外科医生。”荣竟何看着她微闭着眼睛,温淡的脸颊上苍白不见血色,他的眸底深处起了些许异色。

    这种莫名的熟悉感,他不知,究竟从何而来。

    半晌,他拿下她手臂上的药棉,轻声问:“带你去找霍聿深?”

    温浅靠在椅子上动也不想动,“宋小姐的情况怎么样?”

    “骨折导致脾脏破裂,死不了,她若是有事,整个安都都没好日子过了。”

    荣竟何失笑,可说完之后,他低眸去看温浅的神色。

    她听了这话面上依旧平静无澜,若是看她和霍聿深之间的关系,怎么着都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表情。

    温浅挽唇,嗓音低缓说:“那就好。”

    她这时候只能盼着那位宋小姐没事,倘若有事,那祁衍就真的没办法了。

    温浅站起来,一阵无力的眩晕感侵袭而来,荣竟何想要伸手扶住她,下一瞬她却不着痕迹往后退了半步。

    荣竟何看着她孱弱瘦削的背影,也没管什么礼数,将她打横抱起,此时的她哪里还有挣扎的力气,浑身无力缩在男人怀里。

    “你的清白,可别被我玷污了去……”她抓着他胸前的衣衫,闭着眼睛低声轻喃。

    男人喉间逸出轻笑,不甚在意。

    “你是病患,我是医生,很清白。”

    他抱着她走出采血室,忽然低头问她,“你叫温浅?”

    “嗯。”

    荣竟何低淡清醇的嗓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还有别的名字吗?”

    “有……”

    迷迷糊糊之中,温浅觉得这个声音莫名的耳熟,就像是在梦里听到的似的。

    她的眼前黑沉一片,就这样靠着他昏睡了过去。

    他没听清她的呢喃,问道:“你说什么?”

    荣竟何直觉上还想问下去,可低眸看到她这样子,又作罢了。

    ……

    周衍正看着荣竟何抱着一个女人出来,他沉了沉眸色,悄然走上去,低声说:“你做什么?”

    他怀里抱的不是别人,正是霍先生放在身边的人,温浅。

    “衍正,等等让他过来领人,不然这一个没好,又倒下一个。”荣竟何不轻不重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医院的走廊上冷气很足,温浅在睡梦中都下意识地往这个带着清新气息的温暖怀里缩,脸颊蹭着他胸口的白大褂,是一阵像是阳光的味道。

    沉沉睡去。

    当手术室的灯熄灭时,一同陪在外面的院方领导都长长舒了口气,副院长偷偷看了眼霍聿深的脸色,庆幸这个病人没在安都出事。

    刚想和霍聿深说两句话,就见他清隽的眉宇间俨然已经换上了一幅毫不在意的模样。

    男人轻启薄唇,对着一旁的周衍正问:“打电话给锦城宋家人了吗?”

    “已经通知宋先生了,还有宋老夫人和宋老,不知道该不该说。”

    霍聿深松了松自己衬衫领口的扣子,面无表情道:“通知宋修颐一个人就够了,至于她父母,那和我没关系。”

    言罢,他转身离开,像是根本不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警局那里现在处理的怎么样?”

    “情况不清楚,那人喝醉了酒,审问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说,但是时初小姐说那人没准是在霍家老宅里偷东西去的,被发现了想逃情急之下才撞了人。”

    清冷的灯光下,霍聿深冷隽的眉眼不带丝毫的温度,“不知死活。”

    霍家老宅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住过人,那庄园就一直闲置在那,倒是想不到有人竟然会去那。

    周衍正跟在他身后,忽然间想起件事情,微蹙着眉心问:“霍先生,要去接温小姐吗?”

    闻言,霍聿深才想起来了这个女人。

    自从她跟着护士走后,便一直没再出现在他的视线内,或许是他的心思里装着别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去注意过她。

    此刻,他的视线才在四下里徘徊,并没有看到她,问道:“她在哪?”

    “采完血之后温小姐可能是身体不大舒服,竟何可能是带她去诊室里休息了一段时间,走的时候竟何还让我说一声。”

    不知怎么着,周衍正看着霍先生的脸色,突然间像是覆上了层冷意。

    又似乎,是错觉。

    “竟何?”霍聿深的声线微沉,眉宇之间平静漠然,尔后带点微微嘲弄,“倒是到哪都有男人帮她。”

    周衍正这时候哪敢说话,沉默最好。

    ……

    温浅是被说话的声音吵醒,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小床上,身上盖着的是一件男人的外套,干净爽朗的清新气息。

    被隔开的休息室,桔橙的香薰驱散了这医院内的消毒水气味,让她一时间差点没反应过来自己在什么地方。

    坐起身,依旧头晕。

    温浅把衣服重新叠好,走出去,清冷的灯光下,霍聿深颀长优雅的身影落入她的眼帘。

    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却又远的像是几重山水。

    气氛一时之间又是莫名的尴尬。

    难为了,他还能想到她。

    温浅走过去,“霍先生。”

    霍聿深没做声,只是那清冷的眸光轻飘飘的落在她身上,神情淡漠教人无法琢磨。

    “行了,别在我这里待着,走吧。”荣竟何出声打破这时的沉默而微妙的氛围。

    温浅伸手将自己散落于颊侧的发丝归于耳后,面色依旧苍白,可她对着荣竟何绽开笑容,轻声道:“谢谢。”

    “不客气。”荣竟何挑挑眉,不甚在意。

    很简单的对话,落在霍聿深眼里,却让他眸底起了不耐烦之色。

    “还不走?”

    温浅听着他薄凉的声线,抬眸对上他的眼睛,“霍先生,请问宋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在温浅心里,宋蕴知一定不能出事,她若是出了事,那祁衍下半辈子定然是全毁了。

    荣竟何不嫌事大,飘飘然说:“他能出现在这里,说明没事了。”

    她一想,也是。

    要是那位宋小姐出了事,霍聿深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地出现在她面前?

    之后,她跟着霍聿深走出诊室,男人的步子很大,她需要加快步伐才能跟上他,看着他的背影,不知是身体上的寒凉,还是从心底生出的寒凉。

    “霍先生,我朋友和宋小姐的事情,肯定里面有一场误会,能否高抬贵手,不要做得这么决?”

    温浅终是挡在他面前,说出了这句话。

    霍聿深带去的律师,直接不留余地毫不给人翻身的机会,至少能让祁衍在牢里待上十年八年。

    权势这东西,就是让人厌弃可又无可奈何。

    他的一句话,往往就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霍聿深眸色沉沉睨着她,看到她眸底的倔强和坚定,他轻蔑启唇讥讽,“温家二小姐,都说你十八岁之前不知道在哪里长大,怎么结交的人都是些不三不四的?”

    温浅垂在身侧的手紧攥起。

    那句不三不四,是他高高在上的姿态,对她的不屑和鄙夷。

    “我的朋友虽然不是什么有地位的人,但绝对不是不三不四,霍先生,求你高抬贵手至少弄清楚这件事在下定论好吗?”

    温浅垂眸,亦是在他面前再次把自己的姿态放到了最低。

    “你这是在求我?”他打量着她面上的紧张和悲戚,喜怒不辨。。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