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章 霍先生,我敬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有些人情债,一旦欠下了就还不清。

    温浅喃喃出声:“萧景川怎么会这么好说话?”

    霍聿深倒了杯温水递到她手边,“他前妻的面子,自然会给。”

    温浅沉默着,没看他,也没去接他手里那杯水。

    他看了她一眼,将水杯重重地搁在桌上,抓起自己的车钥匙便是要离开的样子。

    “等等。”温浅叫住他,“霍先生,事发的路段监控‘听说’是坏的,至于这个‘听说’我肯定不信。事情原委看了监控便知,故意伤人这个罪名,不该我先提吗?”

    要是搁在平时,哪里有人敢用这样吩咐的语气和他说话。

    不过此时,有些异样。

    他非但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反而看着她似笑而非地问:“那你想起诉吗?”

    良久——

    温浅摇头,“反正赢不了,何必白费这功夫,还得罪一群人。”继而,她苍白的唇边挽起弧度,“霍先生,江小姐说到底是你妹妹,不然,这件事情就留着,如果以后我做了什么错事,就拿这件事情抵过。”

    “谈条件上瘾?”霍聿深语气轻蔑的反问。

    温浅咬了咬自己的唇瓣,和他谈条件,说实话是没胆子的。

    她看着他的眼睛,浅声细语:“只希望以后别伤了我。”

    初时和霍聿深在一起,便是她为求自保,如今和他再有瓜葛,还是因为有求于他。

    既然没有别人肆意挥霍的好运,便只能愿以后一世安好。

    ……

    不过是个小手术,好在温浅也年轻,一周之后就可以出院。

    那天依旧是许青来接她,这个女人一头干练的短发,在加上一身职业套装,以及那副恰到好处的微笑,不愧是跟在霍聿深身边的人。

    “许秘书,方便问一句,您跟着霍先生多少时间了?”温浅的嗓音轻柔,总觉得能问出些什么来。

    “五年左右。”许青想了想,给出了答复。

    温浅的步子走的比较慢,许秘书也陪着她慢慢走着。

    是个阳光清亮的下午,温浅总觉得自己有好久没这样感受过这般微暖的阳光,或者说是一种逃出升天的新生。

    放在她面前的路看似平静,却容易一不小心就走错了。

    她微微笑,“那,能告诉我霍先生的耐心怎么样?”

    “温小姐这个问题倒是难住了我,要说霍先生的耐心……”

    许青思量,面上仍是带着礼貌的笑容,“霍先生的耐心通常是不大好的,就好比捕猎来说,有些人并不享受捕获的过程,而在意掠夺的快感。”

    掠夺的快感……

    “很贴切的形容呢。”温浅扬唇一笑,没再说什么。

    是她想听到的回答。

    既然耐心不好,那她原本设想的一个月时间,也是往长了说。

    温浅也没问接下来去哪,反正想着既然霍聿深让许秘书带着她,必然是安排好了接下来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车子停下的地方是一间私人造型会所。

    “温小姐,请。”许青带领她往里面走,显然是遵从了谁的吩咐。

    温浅起初对此并不在意,她还疑惑着问:“霍先生又要去哪?”

    许青并不针对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示意她进去。

    温浅在椅子上坐下,就听见许秘书对着身后的造型师说:“不用做造型,剪短就行了。”

    闻言,温浅感觉到有人轻抚着她披散在后背的长发,如绸缎一般丝亮,颇为惋惜。

    “剪短了有些可惜,不过也没事换个心情。”造型师抬头从镜子里面端量着温浅的五官。

    温浅转头看着许青,精致的脸上除了疑惑不解之外,还有隐隐怒意,那双清亮的眸子,生动的漂亮。

    “谁说我要剪头发了?”

    许秘书适当的解释:“出来之前霍先生吩咐过。”她指着杂志上的一张图片,对着身后的造型师说,“就按照这样的吧,时下流行的。”

    “霍先生还闲着管人的发型?”温浅留了很多年的长发,不知怎么的,她就不想在这上面妥协。

    “换个发型换个心情,没多大事,也不浪费时间。”

    许秘书脸上仍然挂着浅淡的笑容,听着像是好言劝说,实则是半步不让。

    “我不剪。”

    温浅的脾气不大,就算想用特别凌厉的语气说完这三个字,到最后显得亦是没什么气场。

    气氛一下子僵住。

    霍聿深接到电话时,司机刚为他打开车门,他等了等,听完了许秘书的话。

    “告诉她,今天晚上要是头发不剪短,就别在家里看到她。还有,那块地方最近也可以划在规划之内。”

    言罢,霍聿深直接切断电话。

    养了一周这还给养出脾气来了?

    许青打完电话后把霍聿深的话只字不差地转述。

    刻意加重了他最后那半句话,别人或许听不懂,温浅一定听得懂。

    不过就是瑜苑。

    “好,我剪,他喜欢什么样的我就剪什么样的。”温浅从沙发上起来,跟着工作人员去一旁洗头。

    这一幕落在许青眼里,她不由得想起,从第一次见到这位温小姐时候,她就是如此,要说她端着架子,没有。

    要说她平易近人,却又像是带着疏离,和谁也不亲近。

    只是她永远都是把背脊挺的很直,就算落魄,也不需要外人的怜悯。

    温浅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的长发一点点变短,满地的青丝,她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不再去看。

    也罢。

    曾经不过是因为有人说喜欢长发的女孩子……

    许青偶然的抬头间,从镜子里看见了温浅眼底的泪花,这年头因为剪个头发掉眼泪的女人委实不多。

    大概现如今也只有刚入学的小孩子,会因为被迫剪去心爱的长发而嚎啕大哭呢。

    一切结束之后,许青看着自己面前的温浅,发丝长度在下巴和肩膀之间,露出一侧白皙的耳朵,整个人的气质似是焕然一新。

    “缺点什么呢。”

    白皙小巧的耳朵上缺了些点缀。

    造型师闻言,取出一副珍珠耳环替温浅带上,在灯光下散发着莹莹润泽。

    许青想到一个词,如珠似玉,用在眼前的温浅身上,再恰当不过。

    “许秘书,是不是很难看?”温浅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情绪还是没调整过来,就像个小孩子似的。

    “哪有,很漂亮。”

    只是这模样和气质,像极了曾经某个人。

    许青随手发了一张照片给霍聿深,附带了一句话,‘霍先生,温小姐很可爱,就像个小孩子。’

    照片上只有温浅的一张侧脸,安静干净,身后是夜色下的霓虹,而她像是被隔绝在这些喧嚣之外。

    当天晚上,司机把温浅送到了澜山别苑,车子在别墅外好远就堪堪停下。

    许青看着温浅似是又要问问题,她直接笑着说:“上司的心思不大好猜,我只是按照霍先生的意思来的。”

    言下之意,就算温浅想要问什么,这也问不出呢。

    许青转身要走时候,温浅叫住她,“许秘书,谢谢你陪了我一天。”

    “应该的。”

    ……

    霍聿深的司机识相地把车子停在温家别墅很远的地方,温浅不禁想,连霍聿深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好像精明得成了精似的。

    她和霍聿深之间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都被恰到好处的避开了。

    温浅看着灯火通明的前厅,心里想明白了些事情,于是问身边的佣人,“今天又有贵客?”

    “是的,还是上次那位先生。”

    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温浅进去的时候,前厅璀璨的水晶灯下,是一片觥筹交错的热闹景象。

    主位上坐着温霖生夫妇,而那位矜贵的霍先生身旁,坐着的就是温元瑶。

    而她的到来,就像个不速之客。

    温霖生看到她,脸上原本轻松的神情转为严厉,沉声道:“浅浅,你过来。”

    温浅走过去。

    “爸,佩姨,姐姐。”她挨个叫了遍人,而后目光转向离她最远的那个男人,“霍先生。”

    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着酒杯,温浅的目光对上霍聿深的眼睛,虽然带着些微醉意却依旧是那般深不可测。

    只有那么一瞬间,她在他的眸底看到了几许异色。

    似惊艳,似迷离……

    一瞬的时间太短,根本来不及给她时间思量这些异样究竟是什么。

    “敬霍先生一杯酒,就当赔罪了。”温霖生发话,言语之间尽是一家之主的威严。

    而温浅站着没有动作,温霖生便以为是她的性子倔,面上有些挂不住。

    他加重语气,“你自己做的糊涂事,还真以为有人替你拦下了就能当没发生过?这次还得谢江家宽容大量!”

    “我们家浅浅年纪小不懂事,霍先生别和她介怀。”一旁的苏佩也跟着附和。

    这一杯酒,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温浅显然是逃不过了。

    而离她最远的霍聿深,只是象征性地说了句客套话,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姿态。

    温浅倒了一杯酒,醇年佳酿,只是倒出酒香便扑鼻而来。

    她款款走至他面前,“霍先生,我敬你。”

    男人只是若有所思冷眼观着这一切,对她的行为根本不为所动,连自己面前的酒杯也没拿起来。

    这在酒桌上,便是不屑的意思。

    温浅扬起手便将杯子凑到自己唇边,微闭了闭眼睛,正欲喝下时,才听到男人低淡的声音漫不经心响起……

    “女孩子喝酒不好,这一杯算我的。”说着,霍聿深从她手里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温浅看到了他眼底的迷离,而他看到了她眼底的讶异。。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