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6章 不放过自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温浅想不到现在还能和顾庭东如此心平气和地说话,她从头到尾都不曾问过他一句,究竟为何要与她分手,退婚,让她再次多了一个笑柄。

    也没什么好问,不过就是他为了前途。

    顾庭东很高,站在她面前是呈现一种保护的姿态,他看着她温凉的眼睛,“浅浅,这栋小楼的市价现在很高,江家对这里势在必得,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

    温浅看着他手里的钥匙,伸手接过。

    “顾公子好大的手笔,果然今时今日已经和以前不一样,这算是给的分手费?”

    男人看着她眼底的凉薄,眸色沉沉,似是浸染了夜色的暗。

    “就算是,看在过去。”

    这一句话莫名得刺耳,温浅唇边牵起的笑容越发的凉,她看着手里的这串钥匙,笑的讽刺:“顾庭东,不要提过去,一点也不要提……”

    “阿愿。”他低声唤她的名字。

    尘封在记忆里,早就被人忘却的一个名字。

    温浅撇开视线看向别处,慢慢拿起他的手掌,把这钥匙还了回去,缓缓问着:“当初我要给你,是你说珍贵的东西要留到新婚,可转眼你说过的话就当成什么了?”

    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声线沉沉的问:“你让霍聿深碰你了?”

    啪的一声,温浅用尽全身的力气抬手给了他一巴掌,连着她自己的手也是在微微轻颤。

    “顾庭东,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上一次只是出于我还念着以前的亏欠,以后你死在我面前我都无动于衷!你好自为之。”

    她的话说的决绝,一双明眸里满是怒气。

    顾庭东握着她的肩膀,睨着她盛怒之下的眸,“阿愿,霍聿深不是你能招惹的人,不要和他有往来。这栋房子你收下,明天有律师过来办理过户。”

    温浅挣开他,根本不听他任何一句话。

    清姨过来开门的时候看到了这场争执,她把温浅护在身后,“顾公子,时间很晚了,你这是要在这里喝杯茶再走还是如何?”

    顾庭东犹豫了下,眸光却始终放在温浅身上。

    “不了,你们早些休息,我不叨扰了。”

    顾庭东离开之后,温浅才敢擦去了自己眼角隐藏的泪水。

    她转身对清姨说:“清姨,下次他再来,千万别放他进来。”

    “成,他要是再来,我拿扫帚赶他出去。”

    ……

    翌日,温浅一直睡到了中午才起来,整夜的失眠让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下楼的时候看到陆芷正在给后花园的一片杜鹃浇水。

    温浅在后面看着,看着这片能染红遍山的花朵,思绪渐渐飘远。

    她一直以为陆芷会喜欢兰草这样的淡雅,却从不知,母亲喜爱的竟是这样的如血瑰丽。

    “妈,我们换个地方住怎么样?”她在陆芷面前坐下,手握着她细细地腕子。

    哪知道原本目光呆滞的女人,眸底出现了恍惚之色,喃喃地说:“不……不能离开。”

    陆芷现在说话的次数很少,这短短的几个字,已经让她觉得很讶异。

    “妈,你说什么?”

    她仍是摇着头,“不能……”

    温浅又试探性地问了两遍,依旧得不到更多的信息,只是看着对面这大片的红艳色彩,思绪万千。  顾庭东的律师果然第二天就到了,带来了所有的文件证明,城西的一套小别墅,虽说不在地段繁华的地方,但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无疑是一场及时之雨。

    不过,温浅不会要。

    “周律师,不好意思让您来着白跑一趟了,麻烦回去告诉那位顾先生,我不要。”

    顾庭东大概是知道若是自己亲自来,会被赶出去,于是便找了别人。

    但这最终结果依旧没有变。

    ……

    当天,温浅在茶庄约了朋友。

    古朴的原木桌椅与茶香融合,微微暗淡的光线将这空间衬得朴实内敛,当她到的时候那人已经早就在等着她了。

    傅时宁穿着一身深色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敛去几分眼眸中的锋锐,更添斯文之气。

    “傅律师,抱歉来晚了。”温浅把手里的文件袋放下,歉意地笑了笑。

    “没关系,我也刚到。”斯文的男人轻笑,往她面前的茶盏里添了些水。

    认识他,是因为温浅的一位朋友。

    她不急着说正题,而是浅笑盈盈问:“傅律师,可否透露下你姐姐的情况?”

    “好着呢,只是暂且抽不出时间回来看望老朋友。”傅时宁轻笑,打消了她一直以来的焦虑。

    温浅担心了好久的事情总算放下,低头的一瞬,眼底竟然隐隐有泪花。

    “好就行,不回来就不回来,看她心情。”

    都说傅流笙恣意的人生都是被宠着长大的,二十岁之前被父亲宠着,二十岁之后被丈夫宠着,可这些隐于人言之后的真相究竟是何,没人清楚。

    “我查过,瑜苑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换了户主,这原本是我母亲的嫁妆,倘若说是我母亲自愿送出的,这也说不过去。那时候我舅舅一家落败,退一万步来说,我母亲怎么都不可能把这瑜苑送给我父亲,更何况……”

    温浅说着翻开了牛皮纸文件袋,里面是很老旧的一些纸张证明。

    包括陆芷这些年里看过心理医生的记录。

    “我母亲精神上出问题已经很久了,如果是在精神有问题的情况下,做出的任何决定都应该不具备法律效应吧?”

    傅时宁把结果这些纸张细细看着,看完后又仔细将封口封好。

    “时间隔得久远了些,也找不出别的有力证明,我们再想想办法。”

    屏风隔开的另一边。

    霍聿深的目光时不时地往那方向看着,从这个角度,他能看清温浅脸上的每一个表情,或蹙眉,或思量,或是她那一贯的温淡浅笑。

    可这看着,却有几分刺眼。

    “你看什么?”萧景川抬眼看了下他的神色,颇为不解。

    “女人。”霍聿深收回目光,漫不经心敲打着茶盏。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不客气地一声轻笑,倒更像是嘲讽,“跟没见过女人似的。”

    霍聿深微眯着眼眸,“你这样,难怪老婆跟别人跑了。”

    挚交之间互相揭短,可是毫不客气。

    “你回头看看,那是不是你小舅子,不对前任小舅子。”霍聿深英气的剑眉微挑,示意他看过去。

    此言一出,原本镇定自若的男人眉眼间露出了异色,只回头看了眼,便起身向那两人的方向走去。

    霍聿深持着看戏的姿态,想了想还是跟上去。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