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0章 水到渠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傅流笙回来的消息算是她第一个知道,两人不像那些熟悉的老友一般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反而是都抱着枕头坐在沙发上,有一言没一言说这话。

    她说着,温浅便听着,偶尔会有回复。

    闭口不提那些她们不愿意听到的人。

    当天色接近傍晚之时,傅时宁回来了。他开门走到客厅后看到自家客厅里的两个女人,顿时有些傻眼。

    但好在是做律师的,就短短一瞬之内就理清了思绪,他温和的笑笑,随即在两人面前坐下。

    这对姐弟两虽然不是同一个爹妈生的,可就他们两人关系最好。

    他看向傅流笙,道:“欢迎回来。”

    奈何这傅流笙就不是矫情煽情的人,她毫不掩饰地表示嫌弃,又道:“我是没地方去了才选择住在你这里,也不是因为你才回来的,也不要太自作多情了去。”

    温浅亦是笑,这样的性格才像是傅流笙嘛。

    又过了没多久,温浅打开手机的时候才发现了竟然有四个未接电话,很出乎意料的还都是霍聿深打来的。

    看来知道她不在家,这会儿也知道要找一下。

    她冲着傅流笙摇了摇手机示意她得先回去,后者则是语气酸溜溜地说:“以前还真没发现,你有这么贤妻良母的潜力,果然娶老婆就得娶你这样的乖乖女,也算他走了运。”

    朋友总是帮自己朋友说话的,这点毋庸置疑。

    这到底是谁走运,谁说得清楚?

    离开之前,温浅叮嘱着她说:“其实你回来我就已经觉得很好了,至于结婚那天你来不来完全没有关系,若是实在觉得有些人碍着你的眼,就算了。”

    若是按照先前傅流笙的做派,她一定会故作潇洒地说,又不是她对不起那个人,凭什么不敢见?

    可这会儿她听着这句话,眼眶竟然慢慢红了,即刻把视线转向一旁。

    温浅看了她半晌,这才拢了拢她的肩膀,算是无声安慰。

    “其实也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既然已经准备回来,就真的不会怕他。萧景川算什么,充其量就是我爸养大的一条狗,只不过这条狗狼子野心不认主罢了。”

    温浅拍拍她的肩膀,说:“对,有什么关系。就算遇见了也记得得正大光明面对他,没什么好怕的。”

    这些话说起来容易,可当真正面临的时候,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方能体会。

    此时温浅把这些话说得轻巧,或许很多年之后当她自己面临这一切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场光景。

    她愿意去相信霍聿深,不会真的让她走到那一步,也愿意相信他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可是未来,终究充满变数。

    温浅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半山别墅内高大的凤凰木已经萌出了新芽,她记得等到天热的时候凤凰木会开出灼灼的火红花朵,到那时整个别墅里都是这一种色彩。

    她记得最开始认识霍聿深那时,彼时凤凰木花开正艳,他姿态悠闲地坐在树下视线平漠看着她,抬眼之间尽是清贵之色。

    一晃而过,竟然又是这么久。

    许是想着以前的事情就容易出神,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站了多久,再回神的时候才发现卵石路的那头站着高大颀长的男人。

    他身后是屋内暖色的灯光,整个人笼在夜色下,好似带着一身清寒。

    “去哪了?”霍聿深见她依旧杵在原地不动,便缓步向她走来。

    温浅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莫名其妙的心里生出一种暖意,很莫名,找不出原因,就像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本能反应。

    还真是相处的时间久了,有一种叫做信任的东西自然而然就会出来。

    还有一种叫做习惯的东西。

    温浅笑笑,挽着他的手臂往里面走去,边走边说:“见了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时间就晚了。也不是故意没接你电话,纯粹是没看到。”

    “哪个朋友这么重要,聊天都能聊得这么忘我?”他随口一问,语气里面带着些开玩笑的意味。

    温浅一听他这语气,也就知道他没想多,不是以前那种质问的意思。

    她停下来,转过视线静静地看着霍聿深,她说:“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

    “怎么?”他不解,眉梢微挑。

    “嗯……”温浅沉吟了瞬,又说:“我要是说我见得朋友是顾庭东,你还这么心平气和和我讲话?”

    颇有些挑衅的意思了。

    温浅好整以暇看着他,就等着看他是怎么回答。

    岂料霍聿深不以为意道:“你前脚出去,后脚我就知道你去了哪。你人在傅时宁家里,傅时宁那时又在我面前,至于你说的那个要好的朋友,还用猜吗?”

    这一下子温浅就觉得没劲了。

    她的脸色垮下来,白了他一眼说:“感情你还天天监视着我去哪里啊?看犯人都不是这样看的,你再这么看我,小心哪天我真的让你头顶上绿起来,还让你抓个正着。”

    言罢,温浅独自快步走进客厅里,她听见霍聿深在身后喊她,她不想理会,干脆就不理。

    这哪有像他这样的?

    但后来想想,却也确实是霍聿深的风格,不就是喜欢把什么事情都掌控着。

    其实温浅哪里有真的生他的气,尤其是想起他在门口等她的那一幕,好像纵使有多少怨气也都能散了去。

    何况谁还能真的去和一个不解风情的木头生气?

    可说起他不解风情,又好似并不是。

    一直到晚上临睡前,霍聿深才算是正儿八经问她有关傅流笙的事情。

    温浅是一幅无可奉告的样子,说:“你瞎打听什么?你们不是厉害吗想知道什么自然有人告诉你,萧景川想知道还用得着你来打听?”

    “随便你,不说也没事,反正这事情和我无关。”霍聿深点点头,也不是爱搅和事情的人。

    温浅轻笑,“这才对。”

    不过过了又没多久,温浅过去拿下霍聿深手里的杂志,问:“你说到时候萧景川会不会来?”

    这是个问题。

    她跟在霍聿深身边的时间不短,也知道他在青城好像就和这么一个人走的比较近,至于当初是什么原因结识的她就不知道了。

    潜意识里温浅是觉得,既然是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萧景川肯定是要到场的。

    但下一秒,霍聿深竟然看着她慢条斯理地说:“你决定要不要叫他。”

    一听这话,温浅又愣住。

    谁说这男人不解风情,这不还是个高手……

    “不叫……他会不会不太好?”温浅轻咳了声,有些欲言又止。

    “不会。他一个孤家寡人,怕是受不了热闹的场面。”

    嗯,这句话说的通俗易懂的意思就是,一个离了婚的男人,怕是见不得别人秀恩爱。

    温浅听了这话不由得笑出声,她把床头灯关上,双臂勾住男人的脖子,唇瓣凑在他颈间,轻声细语说:“霍聿深,我怎么没发现你真的这么坏?”

    她没等到他回答,兀自将唇贴上去,男人按住她的后背重新拿回主导权。

    一切水到渠成。

    ……

    都说好事多磨,温浅却觉得好像没有这种感觉,直到现在为止她都觉得这一切还挺像做梦。她现在有家人的祝福,也有好友的祝福,也已经不缺什么了。

    尤其是自打她救了她那弟弟之后,连同着温霖生对她的态度都有些不一样了,也会时不时关心一下各种事情。

    当然这也没他什么好操心的。

    温浅唯一觉得遗憾的便是霍家那边的人,再怎么样那可也都是霍聿深的家人,得不到他们的认可总是会有遗憾的。

    不过想起那天的通话,她知道霍聿深的母亲不是个难相处的人,很好说话很和蔼的一个母亲,她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霍聿深不止一次和她说过,不用在乎他们那边的看法,对他来说有和无是一样的。可放在温浅这儿,这到底怎么可能会不在乎?

    温浅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的一个人,是没办法做到他那么潇洒不在意。

    不过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其他不管。

    离年后约定的日子越来越近,舅舅陆远珩来了青城。要说温浅在乎的亲人,真的也就只有这几个。

    陆远珩来的那天晚上,温浅住在自己家里,霍聿深同样也在,算是用最正式的方式介绍自己并且去见她的这些长辈。

    陆远珩对锦城那姓霍的一家人没有好感,更怕的还是温浅会受委屈,但看看现在这情形,这可不人家都已经认定了。

    有意见只能保留着。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