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2章 回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到最后,温浅到底还是没跟着霍聿深一起走。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她对他或许有那么一种莫名的相信,就算是自己的孤注一掷,那也是已成定局的选择。

    他和她说会很快回来,她听到这话时候还忍不住问道,很快是多久?

    约莫在问这话的时候她都没意识得到自己的语气怎么会变成这样,有那么一点像是在盘问丈夫行程的妻子,倘若这放在以前,不可能。

    一来是温浅不稀罕,二来是霍聿深不会回答。

    但这日子毕竟是要越过越有温度,至少现在看上去,要比以前多了很多人情味来。

    “很快的。”男人在她耳畔清淡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在最冷的冬夜里仿佛是最暖的情话,只是这三个字,足以度过余下的寒冬。

    霍聿深走后的第一天,是农历除夕夜。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的人家每到这一天总是热闹的,连温浅家也是一样,即使家里只有三个人在,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暖暖的笑,包括她母亲陆芷,看她时候的目光也变得格外的柔和。

    温浅不知道那些过去对母亲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但既然是她选择的这种逃避式生活方式,那便自在的过着,也没什么。

    这次红泥小炉上温着的不是茶水,而是加了红糖的绍兴酒,小盏的酒杯微微轻抿一口里面的酒液,那股暖意一直淌到胃里。

    清姨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她,她不接,笑道:“我都已经这么大了,不吃小孩子这一套。”

    清姨却执意给她,道:“人家的小孩那是从小时候一直收到大,你小时候我们没有这个机会,现在能补多少年算多少年。不分年龄,老辈人说的压压岁数而已。”

    温浅一点也不想在这样的时日里难过,但听着这些话,眼角还是忍不住红了。

    她这二十多年来的人生就是划分为两段,在她不知晓那段过去的时日里只会觉得可能是命运对她有所不公,故意要经历那些,而到现在回头来看,也不见得尽是如此。

    至少那一段过去里,牵扯出来的恩怨纠葛,诉不尽说不清。

    “好,那我收下。”

    温浅接过来,通红的纸袋子上沾着温度,她好好地收着。

    她在父母亲这从未收到过红包这种东西,也确实在她回到温家的时候年岁不小了,可今时今日再拿到手里,也是不一样的。

    这种温暖一直到深夜才散场。

    清姨和母亲都是熬不了夜的,在加上她家里也没有守岁的习惯,等收拾完一切准备上楼回房间休息时不过也才堪堪过了十点。

    要不怎么说陆芷到底是家教很严的闺秀,温浅在她这里也耳濡目染自成规矩,一旦至深夜她便不可能再出门,要不是后来认识了霍聿深,怕是她依旧还是个乖乖女。

    当然,每年的这一天也有例外……

    只不过今年她想应该是没有这种例外了。

    房间里面开着空调,以至于室内外的温差使得窗户上蒙上一层厚厚的水汽。

    等母亲和清姨回房间之后温浅依旧还在外面坐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情好做,一年至尾,仔细想想她二十三岁这一年经历的一切……

    很不顺,用多事之秋来形容也一点不为过。

    只是又好像什么都有了,是她曾经想也不曾想过的事情,在这一年里发生了。

    譬如她不会想到会和顾庭东分开,又譬如,她想不到会遇见霍聿深……

    更想不到的是,她和霍聿深之间竟然有这般多的牵扯。

    倘若说这是编剧手下的戏本子,她看了也会觉得很荒谬,然就是这么戏剧性的事情就在她身上荒谬又不可思议的发生着。

    人在安静的时候就会容易胡思乱想。

    温浅的耳畔有时钟指针摆动的声音,还有外面放烟花爆竹的声音,忽远忽近,她不用出去看也知道是什么样的一幕场景。

    很多年前城市里还不禁放烟火时,每到这一天,在深邃的黑夜下,粲然的烟火绽放的惊艳又热闹。

    经久不息的热烈,那花朵仿佛能一直开到眼底最深处。

    只是当初那个陪这一起看的人,不知怎么走着走着就散了,也再也找不回当初那份心境。

    都说开始回忆过去时就是人老的表现,温浅算算自己的岁数,应该还不到这个年纪。

    她笑了笑,忽而觉得屋子里有些沉闷,裹了件衣服走出去。

    温浅只走到门外,很意外的是在铁门的不远处,有一辆车子静静地停着,而车主倚着车门站着,孑然一身。

    四目相对间,两人似乎谁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幕。

    很久未见。

    但温浅没办法像普通的老有那样上去询问一句,近来好吗?

    还是顾庭东先说话打破了现在的沉默,他走到温浅身边站定,“也不知怎么就到了这里来,阿愿,新年快乐。”

    夜色将男人温隽的五官罩上一层朦胧之色,就连他的嗓音都像是揉碎在这夜风里,混合着远近不一的烟火声音,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他还是唤她,阿愿。

    这是顾庭东和霍如愿之间的称呼,也是记忆中那段最好的青梅竹马时光。

    兴许也是这日子太过于特殊,她也微微笑着回应他,“新年快乐。”

    互相说完这句话之后仿佛就是相继无言,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缓解此时的沉默。

    温浅知道自己应该和他保持些距离,毕竟她也不是以前,属于顾庭东的阿愿。

    而他,也早已不是以前的顾庭东。

    “回去吧,今天这日子就应该在家里好好陪陪亲人,来这里做什么?”

    温浅淡淡地说完,脚步已经往后退,也不想等他的回答,便想要转身回去。

    “阿愿。”男人在身后叫住了她。

    温浅对这个称呼没有丝毫抵抗能力,就像很多人会有一些特殊的心结……

    霍如愿这个身份是她不能忘掉的过去,在霍家的那一段是灰色的,可在有顾庭东的日子里,她作为霍如愿的那一切却是鲜艳的。

    一般来说往往分开后还能做朋友这种几率是一定不存在的,除非是当初两人没有真的好过,到分开之后才能释然的那么快。

    只是温浅和顾庭东之间,也是没办法用三言两语说得清楚,怪谁呢?

    谁都怪不得。

    “总觉得每年这一天不到你这里来走一走,就觉得缺了一点什么。”男人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些怅然的意味来,倘若细细听,是有后悔的成分……

    不止这五年里,再往前,是他们更小的时候,也是在每年的这一天晚上,他们两人会跑出去看烟花。没有特定的地方,就看着什么地方天幕上有绚烂花朵,就在哪儿痴痴地看上一会儿,然后再跑向下一个地方。

    不知疲倦的夜。

    “陪我走走?”他看向她,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温浅微微抿起唇,手指拢紧大衣,说:“不太方便。”

    语气带着生疏。

    在一年以前,大概是谁都没想到,一年之后两人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所以说世事无常,谁都不是先知,谁都无法预料到今后会发生什么。

    夜色掩着男人的情绪,也好在有这一层遮掩,还能让人有些粉饰太平的机会。

    他沉默了会儿,随后也是淡淡笑着说:“阿愿,就当朋友一样陪我走走,也不愿意吗?”

    “庭东,我已婚,你也有家室。”她这般提醒他。

    就两人现在这样的情况,合适吗?

    肯定不合适。

    顾庭东也没强求,他伸出去的手也慢慢收了回来。她站在雕花铁门前,实则随时随地都可以转身离去,可就不知怎么着,是于心不忍吧。

    而后,她慢慢开口说:“天太冷,我的腿怕是也不能陪你走,你要是愿意,就进来喝杯茶。”

    许是因为她这句话,男人原本暗淡的眸底竟又重新燃起了光彩,他连声应下——

    “好,谢谢。”

    昔日最亲密的人生疏至此,光是这样听着也难免会觉得有些心酸。

    温浅以为自己心肠够硬,只是她和顾庭东,真的并非简单地背叛抛弃。

    言不由衷,身不由己,最多的还只是造化弄人。

    温浅把客厅的灯打开,屋子里面的暖和外面的寒凉又是形成鲜明的对比,只要一进来,好像就是一种救赎,免于受外面的寒凉之苦。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