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4章 感觉喜欢,所以也就喜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车内的温度不断升高,明明两人谁都没有喝酒,可这意乱情迷的样子,就像是烈酒入喉。

    男人吻她吻得很用力,近乎是一种拆入腹中的感觉,她也回应着,用力拥着他宽厚的后背,唇齿之间气息相接。

    当男人的手从她的毛衣下摆中进去,这时候她才制止了他的动作……

    “别,我不想来车……”

    温浅说话时气息微微乱,最后那个字还是有点难以说出口,她反握着他的手,能感受到他掌心内的滚烫,是能将人灼伤的温度。

    霍聿深的眸色很暗,但也没真的硬来,接着在她唇边又厮磨了会儿离开。

    他坐直身体目光望着别处,温浅在她的角度能够看到他起伏的胸膛,耳边是他稍显急促的呼吸声……

    她也没好到哪里去,脸红,口干舌燥。

    等到车内的温度稍降下来,温浅这才稍稍整理起自己的衣服来。

    这次让她对霍聿深有些刮目相看,要是放在以往,等着他兴致来了指不定他会不会不管不顾就做了什么,现在她说一句停,没想成还真的会停下来。

    哦,大概也是要面子。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过年跟我回家。”

    很久之后,霍聿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在电话里听到是一回事,面对面的听到又是一回事。

    温浅脸上的讶异之色掩饰不住,“你说真的?”

    “嗯。”霍聿深微微点头。

    那个家里,现在他不知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明明什么都知道,还需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配合着这么多年来的一场谎言。

    从来没觉得竟然会这么累。

    温浅的手还反握着他的手掌,拇指正好摩挲着他右手虎口的那一道伤疤,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这道咬痕就剩下一点印子,但也是真真实实存在过的。

    是她留下的。

    当初该咬的多用力,才能留下这么深一道印记?

    她不愿意回忆当初那一段事情,可脑海之中依旧清晰记着,当时……太绝望。

    “霍聿深,你说你的家庭有点复杂,过去也不单纯,那你是准备要和我说么?”

    就好比他家里的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还有他的那段过去,就像他手上的这道疤痕一样。

    若是按照荣竟何的话来说,当年他和宋蕴知是人人皆知会走到一起的一对,就因为出了这么一件事情,才让他们两人之间起了嫌隙和误会。

    霍聿深不是个滥情的人,在当年的那种情况下为什么会走进她的房间呢?

    只是当年她还是霍如愿之时,没有思考这个问题的能力,除了害怕之外找不到任何一种情绪。

    而现在想来,定然会有其他原因。

    或者又譬如,小六是个私生子,又为什么霍明妩要劳师动众带回去?

    以后霍聿深还是会结婚,还是会和人生下孩子,为何当时一定要带走她的小六?

    细思极恐,她不理解的事情太多了。

    也是以前从来没想过要好好听他的事情,只觉得是一些和她无关,没有必要了解的事情罢了。

    但是现在,她有些想听听他是怎么说的,不管她能了解多少,至少他若是愿意说,她就愿意听。

    霍聿深听了她的话有一阵沉默,她的手掌心又暖又软,就这温度仿若能够将窗外的寒凉化开似的。

    他说:“温浅,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你做好准备就是了。”

    有些事情,他宁可她一直不要知道,没必要来陪他承受那些。

    “那好,我等你什么时候愿意告诉我。”

    言罢,温浅凑近他,在他颈间领口处轻嗅,忽而笑道:“很好,这次衣服上没有奇怪的味道。”

    要不怎么说,女人是一种捉摸不透的物种呢?

    霍聿深抬手看了眼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

    “你也知道不早了?”

    温浅听着,感觉他总算是说了句人话,也不知道这么晚还来扰人清梦的到底是谁?

    临走时,他跟着她一起走到铁门外。

    深沉的夜幕下雪花越来越大,下雪的时候倒不会觉得太冷,只是一到雪后,那就是真的冷。

    尤其是当一人独处时候,这种寒会侵入骨髓。

    温浅身上裹了很多层,厚厚的棉袄把她整个人都包了起来,脖子上的深灰色围巾是他的。

    晕黄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长,从影子上看,他依旧修长笔挺,她倒是像个球似的。

    温浅把她的手从他口袋中拿出来,这才说:“你走吧,路上小心点,到了家里给我发个信息。”

    “好。”男人的回答很简单。

    说完,温浅转身走进铁门里面,再也没回头。

    而门外的男人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从清晰到模糊再到完全不见,最终他也转身离去。

    今年的冬天可能冷,但或许没有那么冷。

    至少,他即使身在寒夜里,感觉却是暖的。

    温浅重新回到房间里,第一件事情就是掀开窗帘偷偷往下看,她后知后觉的把灯关上,再一想自己这动作是不是有点太欲盖弥彰?

    也没见到他的身影,看来是已经走了。

    在床上躺下时,温浅心里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手按在胸腔的位置还能感受到跳动的有些快的心跳,她可不小了,也不知道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在多久以前。

    应该,是已经很久了吧。

    ……

    霍聿深回到家中的时间已经是接近深夜,没成想客厅的灯还亮着,他还没走近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

    “又这么晚才回来?”

    霍明妩身上穿着简单的居家服,很显然是准备入睡却一直没去,茶几上的茶盏里还冒着热气,可想而知她在这应该是等了有不少时间。

    霍聿深记得以前还在锦城的时候,亦是如此。

    或者是年纪更小的之时,只要他有事晚回来,等他的必定是长姐。

    所以谁都说霍家长姐对谁都是一幅冷面孔,唯独对她这个弟弟,是完全不一样的。

    姐弟关系好是好事情,只不过他从来没有往那一个方面去想过罢了。

    霍聿深的眸色暗了暗,神色自若走近,在霍明妩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她伸手递给他一杯茶,温茶入胃,很暖。

    “您怎么还不休息?”霍聿深放下茶盏。

    “小六那个没心眼的睡得倒是欢,我担着心思,哪能那么容易就睡下。”她叹了口气,虽然是责怪的语气,可眼角眉梢之间可看不出有丝毫的不满。

    也不知是此时的灯光太柔还是怎么,霍明妩惯常锋锐的五官线条也变得柔和了些许。

    霍聿深摸索着虎口上的那道疤痕,身子微微往后仰,向她看去的目光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姐,妈以前开玩笑说过,当初您的追求者多到园子外面那条道排满都放不下,这么多年过去,您就没瞧得上眼的?”

    闻言,霍明妩却是笑骂:“你今天去哪里了,一回来还就拿我说起玩笑。”

    他面上神色如常,摇摇头,“就突然想问问。”

    两人的眉眼实则生的很像,尤其是那双眼睛,就连这深藏不漏的本事也是一模一样。

    “以前有这种心思的时候没有成,后来也就不任性了,后来慢慢的也就没了这样的心思。”

    话说至此,霍明妩又忍不住要唠叨:“承之,我和你说过很多次,对我们这样的人情爱是奢侈品,你怎么就偏生这么任性?”

    闻言,霍聿深面上又出现了些许不耐烦的神色。

    “姐,好好的您又说这些话。”

    霍明妩一听他这说话的语气,自然而然自己的态度也好,冷哼道:“当初让你去买个园子,没想到你到把那女人给娶了进门,我除了说你能耐还能说你什么?”

    在霍聿深看来,温浅的身份确实容易受到他家里的诟病,只是没想到霍明妩会反对成这个样子。

    若是放在以前,或许温浅对他来说也只是可有可无,现在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大概是霍明妩也知道在这跟他费口舌也没用,索性不说。

    这姓霍的一家人心思都一个样,一旦心里决定了要做什么那必定是怎么样都要达成目的。

    霍聿深也不愿和她多讲什么,看了眼时间,起身说:“我上去看看小六,您早些休息。”

    “嗯,去吧。”霍明妩坐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也是万般滋味。

    也不知这到底算不算是孽缘。

    若是放在别人家里,哪有家里来了人新婚妻子还避而不见的道理?但是霍明妩不管这些,温浅不在她跟前出现,她反而要觉得心情更畅顺一些。

    如若不然,就是在给自己添堵。

    每个人心里都有必须坚持的东西,谁都不愿让步。

    小六的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微弱的睡眠灯,房间里的温度偏高,这小子睡着睡着便把被子踢得只剩了一半,此时正卷着另外一半睡的正香。

    霍聿深走近替他把被子拉好,然而小六一点反应也没,半张脸埋在枕头里,继续好眠。

    以前他总觉得小六长得过于秀气,找不出一点和他有像的地方。现在看来大概也就只有这双眼睛,是典型的霍家人长相。

    霍聿深想起刚才和温浅说的话,这么多年下来也就只有今年小六在他身边的时间长了些,以往若不到不得不回的时候,他肯定是不回家。

    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愿意面对这个孩子。

    习惯了独来独往的日子,也很奇怪,偏生到了这一年,就习惯不了了。

    以前他总是把小六当成一个污点,自然是不愿承认不愿靠近,然事实摆在这。温浅说他为人父做的一点也不负责,这话说得一点不错。

    还不如一个外人。

    有时候私下里他也问过小六,怎么就对温浅会有这样的好感?毕竟以前对着宋蕴知也不会像这样。

    小六这小子是怎么说的呢?

    他不过就是摇摇头,好像没什么为什么。

    就是感觉喜欢,所以也就喜欢,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原因呢?

    喜欢就是喜欢,哪来的原因……

    与温霖生定下的日子是年后的一天,毕竟温浅的家庭比较特殊,他见过一次她母亲,只是和温浅所说的一样,她母亲精神上是有些问题。唯一能做决定的长辈只有她父亲温霖生,也不尽然,她还有个舅舅,看那样子就知道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人。

    霍聿深见过陆远珩几次,只是对于这个人他实在没法有什么好感,起初只以为是自己记错了,直至现在,他也依旧希望是自己记错了。

    他的上一辈就已经够复杂,可千万不要再牵扯上温浅的上一辈……

    当然这些他亦不愿意多说,也不想让温浅知道,除非到以后真有那种逼不得已的时候。

    ……

    宋蕴知的住处瞒不过霍明妩,哪怕周衍正极力阻止,也没什么用。

    霍明妩语气凉凉地说:“衍正,你跟着承之几年就忘了自己是霍家培养出来的?到底是谁的话分量重,自己不会掂量?”

    周衍正的祖辈到父辈都是替霍家工作,而霍明妩在霍家的地位极重,她的话不能反驳。

    周衍正没办法下,只能恭恭敬敬的问:“先生应该不久就会回来,要不然等先生回来了,让他陪您一起去?”

    霍明妩不以为意,“少通风报信,你说也行,蕴知也算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听说她近来身体不好,我过去看看还有问题?”

    “没问题。”周衍正立刻回应。

    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毕竟只要是在霍家,没人敢和霍明妩对着来。

    哦也有人,不就是霍承之吗……

    车程不算太久,在这一段路上周衍正就给霍聿深发了个信息。

    霍聿深不回消息的情况大致上只有两种,一种是他没看到,另一种是默认。

    当然了,他是默认的可能性大一些。

    毕竟就算是换了他在这,也只能答应。

    这些日子以来,听别墅里的护工说宋小姐每天都是固定的作息,吃饭,睡觉,看书,好像除此之外就没见到她有别的行为,安静得很。

    “蕴知在这多久了?”刚走进别墅里,霍明妩四下里打量着,眼眸中情绪不辨。

    “嗯,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几个月到底是多久?”她的视线咄咄逼人质问着。

    此时周衍正都有了一种头疼的感觉,这件事情论起来其实是主家人的私事,哪里是他能过问的?

    “抱歉,这是先生的私事,我真的不知道。”周衍正摇头。

    一个已婚男人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在外面藏着一个女人这都是说不过去的事情,就算是像霍先生和宋小姐这样真的没有什么,那传出去也不是个好事情。

    毕竟家里这不是有个正牌的太太在呢?

    但在霍明妩这,这肯定不是个不好的事情。

    别墅里的佣人带领他们两人去了宋蕴知的房间。

    这是半年多来宋蕴知第一次看到霍明妩,谁都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你们都出去吧。”霍明妩对着周衍正说。

    “好的。”

    很快房间外的人退得干净,临走前还替她关上房门,之后房间里面只剩下霍明妩和宋蕴知两人。

    宋蕴知比起一起来变得更加唯唯诺诺了些,对上霍明妩凌厉的眼神,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大姐,对不起……”

    听着这话霍明妩心里自然也觉得烦,怒其不争。

    她有意撮合这两人,都已经到了最后那一步,那成想那该死的又整出些事情来,现在怕是……

    “既然承之留你在身边,为什么不自己好好争取?”霍明妩的语气里带着指责。

    “他现在好像只看得到温浅……”

    宋蕴知的眼泪流的更凶了些,不是不争取,是好像已经完全没有了这个机会。

    就算留下她,也只是因为某些原因罢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