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7章 薄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霍聿深既然做好准备要将一人送走,便不会再有犹豫。

    他不是个太会计较得失的人,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薄情。

    早在当年就已经错过了,何必这么多年还相互牵连着。

    宋蕴知离开那天,送她走的是周衍正。

    就隔了一个夜晚,她不曾想,他竟然已经这么迫不及待的不愿看到她。

    周衍正在别墅外等了很久,直到过去很长时间,他才耐着性子走到二楼轻敲那间房门。

    周衍正在霍家的年数很长,自然是个熟面孔,他也记得以前谁都觉得宋家的这位小姐和霍聿深定然是一对,从小是一起长大,又是门当户对……

    这也没办法,谁让造化弄人呢。

    “蕴知小姐,走吧。”周衍正礼貌地说着,目光在她明显疲惫憔悴的脸上掠过,神色如常。

    “我要见他。”

    周衍正意味过来,依旧是不动声色地说着:“锦城那边先生已经做好了打点,不会惊动宋老的。”

    然而宋蕴知不为所动,僵持着仍然是那一句话:“我要见他,见不到他我不走……”

    她不懂,怎么一夕之间好像什么都变了似的。

    明明不该是这样。

    周衍正沉默了一瞬,随后道:“送您离开是先生的意思……”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的女人就迅速退回房间里,脚步踉跄着冲向阳台的方向,不管不顾地爬上花圃外的栏杆上,身子危险的往后倾。

    周衍正眸色大变,“蕴知小姐,危险!”

    “我说了要见他,见不到承之我绝对不走!”女人的嗓音沙沙哑哑,眼睑下方的黛青色也说明了彻夜的难眠,就连一双眼眸之中也早就没了神韵。

    是满目的恍惚和苍白。

    好似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似的。

    “好,我给先生打电话,您先过来。”周衍正一边提心吊胆着好言相劝,一边快速打电话给霍聿深。

    此刻的状况显然不是他能招架的了。

    “霍先生……”当电话接通的那一瞬,周衍正脱口而出对着手机那头喊,然而下一瞬,却立刻收了声。

    只因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是……温浅。

    温浅在为自己又误接了霍聿深的电话而道歉,“不好意思,我让他去听电话。”

    “好。”周衍正只道了一个字,神情紧紧绷着。

    温浅现在进霍聿深的书房也不带敲门,她直接走进去把手机递到他面前,道:“找你的,我误接了,不过没事我也没听到什么。”

    霍聿深在家里的时候整个人就显得散漫了些,他看了眼通话记录,见是周衍正,眉宇间微微有蹙起,却也没着急着立刻回复。

    只是不动神色道:“你接了也没关系。”

    温浅看了他两眼,随口玩笑着说:“那可不行,万一到时候牵连无辜。”

    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

    言罢,温浅就转身出去,自然没见着身后的男人神色渐渐沉下来。

    温浅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没多久,霍聿深便从书房里出来,出门之前甚至只用‘有事’两个字交待过去。

    她心里起疑,却没办法真正问什么。

    在霍聿深身边这么长时间她也知道,他不想说的事情,她问了也没用,还知道这样交待一声已经算很不错。

    温浅看着他的车子从驶出别墅,摇摇头,压下心里那些异样的情愫。

    有些人有些事,并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温浅不傻,她纵然不问,可在霍聿深脸上看到的这种神情,大致上也能猜得出来又是因为什么事情他才出去。

    能让他这么着急,可能除了宋蕴知,她也想不到还有谁。

    谁都有过去,更何况还是她不曾参与的过去,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没什么资格去计较。

    就像她不可能忘记顾庭东是一样的。

    温浅自嘲着笑了笑,好端端的,怎么就又想起了不该想起的人?

    ……

    当周衍正看到霍聿深时候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刚想出口解释,就被匆匆而来的男人做了个手势制止。

    “人呢?”男人的语气平淡,微锁起眉宇间预示着他的不悦。

    “霍先生,对不起。本来按照您的吩咐今天就要送蕴知小姐离开,结果现在还要来麻烦你……”

    霍聿深缄默着没做声,脚下的步子未曾放慢速度。

    二楼的那间房门上了锁,里面两个护工在看着这位宋小姐,直到房门被人打开,那两人才如释重负般。

    “出去吧。”周衍正对着那两名护工吩咐道。

    “好的。”

    得到能够出去的命令,求之不得。

    包括周衍正在内的所有人都离开了这间房间,只留下宋蕴知和霍聿深两人。

    宋蕴知做过的最冲动的一件事情应该就是现在,而此刻她保持着大家出身应有的气度与姿态,就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也不争辩,看着男人情绪不辨的眸底,她不由得攥紧了手心。

    偌大的房间里安静到一片死寂。

    男人的眸色很沉,他在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睨着她。打量着这个认识了很多年的一个人,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似乎有很长时间他不曾像这样仔仔细细打量过她。

    “蕴知,你要说什么?”

    这平淡的男嗓打破了此时的死寂。

    此时宋蕴知才像是有勇气抬眼看他,听着像是与往常一样的语气,只是她在这薄凉的声音里听出了疏离。

    她微抿着唇,抓住男人的手掌,一双漂亮的眼眸里尽是恍惚。

    “我不走。”

    宋蕴知一向是个骄傲的人,但再怎么样,她只是个女人,这已然是最后一次机会,她迫切地想要抓住。

    “我们已经说好了。”霍聿深不为所动,他移开视线,无视她眼里的泫然,收回自己的手。

    周遭的空气好似就因为他这一句话而凝结。

    就连他看着她的眼睛里,那眸光也逐渐一寸寸变冷,失了原有的温度,只剩下索然无味的疏离。

    一秒,两秒,三秒……

    时针安静地走了一圈,宋蕴知抬手擦去眼角滑下的眼泪,越是到了崩溃的地步反而变得越发的平静。

    她问——

    “承之,你介意五年前的事情是吗?你也知道我哥对我有龌龊的念头,五年前你怪我没第一时间站在你身边,反而在那件事情之后应了我家里的要求和霍浔州在一起,我有苦衷的……”

    宋蕴知的声音不大,就算是质问,也是轻轻柔柔,在这不经意之间,又说起了五年前的事……

    “过去的事情再拿出来说,没意思。”霍聿深微蹙起眉,本能的不想听到有关五年前的这一段过去。

    “我知道你介意!承之,你不要骗我,怎么会不介意!我没法选择自己的出身,我姓宋,就必须要维护宋家的名声,我哥做了再怎么不好的事情,那他也是我哥哥。”

    宋蕴知深吸一口气,继而又说:“至于霍浔州,承之……”

    霍聿深听着她接下去说的那些话,有那么一瞬间他只觉得荒谬可笑。

    飘窗敞开着,还只是中午时分,窗外的天色便阴阴沉沉,冬日里寒冽的风将窗纱吹得卷起,房间里的温度一点点降下去,沁着冰雪的凉。

    可即使再冷,也不如男人那凉透的眸底。

    荒谬?

    听着荒谬,可他好像又没办法全盘否认,这些年里他所疑惑不解的,好似一下子得到了答案。

    宋蕴知看着男人越来越沉的脸色,她小跑到他身后想要抱住他,不过是刚触碰到他的衣料,就被他挥开。

    霍聿深一贯平静深邃的眼底,此时藏着山雨欲来,猩红,寒冽……

    宋蕴知一下子愣怔住,不知从何开口,进退不得。

    她抿了抿干涩的唇,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哽咽,她哭着说道:“这是当初我在爷爷房间里听到的,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时候你没有给我不顾一切的勇气站在你身边,我不敢去赌,真的不敢。我一点也不喜欢霍浔州,我以为这些年,我扛着家里的压力没有和他继续下去,以为你会懂……”

    以为男未婚女未嫁,只要时间就可以将过去的那些事情冲刷干净,那些芥蒂会慢慢散去。

    然而,也正是这样,才越走越远。

    当年,当年……

    宋蕴知看着他冷冽依旧的面容,自嘲地笑着,“承之,很早之前我就和我家里人说过,以后一定要风光嫁进霍家,从来没变过,从来没有。”

    “你说清楚。”男人睨着她的脸,声线冷到极致,平静到极致。

    有不甘,有质疑,有不信。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