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2章 顾庭东和他不一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时隔多年,霍聿深还在乎当年遗留下来那所谓的解释?

    若是时间在早上一些,他或许是愿意听上一听,可到了现在,他没觉得还有什么必要。

    霍聿深不着痕迹地将目光收回,全然已经将她的泪眼朦胧忽视,平淡的嗓音渐渐沉下来——

    “蕴知,都已经过去了。”

    他的语气太过于轻描淡写,宋蕴知的眼睛红的更厉害,她想伸手去攥他的衣袖,他却不着痕迹地侧身避开。

    她摇头,唇瓣颤抖,不愿意相信这么薄情的话是从他这里听到的。

    “承之,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这么快就能放下过去了,你认识温浅才多少时间,不可能的……”宋蕴知拼命地摇头,却不知到底是在说服她自己还是想要说服他。

    是啊,怎么可能?

    他认识温浅才多久时间?

    宋蕴知的这一句质问在他脑海中不断重复,他认识温浅的时间,真的不算长。

    或许,这也不是时间的原因。

    只是很多的机缘巧合,只觉得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他身边,恰到时机的出现,从不在乎,到不讨厌,甚至现在觉得即使保持现状也不见得是件坏事情……

    霍聿深没在这时候和宋蕴知多说什么,只是在面对她的时候,还是做不到就仅仅是对待一个陌生人。

    他伸手理了理她颊边的发丝,稍显粗粝的指腹顺着她的眉眼一点点往下移动,像是最后一次那样仔仔细细打量着她。

    宋蕴知是宋蕴知,温浅是温浅。

    她们两人不一样。

    宋蕴知那些话全部堵在喉间,她一个字也没说的出来,就是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他转身渐渐地一步步走出她的视线内。

    好像这一来,就是彻底了断。

    房门被重新关上那刻,宋蕴知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压抑不住的哭声透过门缝隙传到外面,落入霍聿深的耳中,他的脚步有停顿,却仅仅一瞬时间。

    早在当年他们之间起了间隙开始,很多事情就已然回不去了。

    就当很久之前,只是一些美好的回忆。

    男人的放下很容易,可女人的放下,却是抽丝剥茧一般。

    宋蕴知靠着墙缓缓跌坐在地上,眼前的景象是一片模糊,好似什么都看不到,模糊不清晰。

    这些年里她做错了什么?

    或许只错了一步,却是步步都错。

    当年的她和霍聿深都太过自我了些,他恨宋家对他的算计,她不能接受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那个孩子。就这么一直僵持着,似乎谁都在等着对方先来和好,却就这样一直拖着拖着,不复当年。

    又或许是因为有足够的自信,能认为即使多年过去,还是非对方不可。

    至少在温浅出现之前,宋蕴知从来没有过危机感。

    她在等,等着什么时候那件事情能在他们两人心里化去,静等时间产生的效应。

    却没想到,等来的是一个温浅。

    起初时,她甚至会沾沾自喜,他找了一个这样的女人留在身边,或许是和她有点关系。

    那时的宋蕴知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就这么短短时间以后,温浅会变成他的妻子。

    更甚至,有一个她都不敢去想的过去……

    等宋蕴知追出房门时护工及时出来拉住她,她反抗着拼命挣扎,“你放手……”

    “宋小姐,先生已经走了。”护工见她这样子,也不忍心说太刺激的话,试图安抚着她的情绪。

    宋蕴知把自己的手指攥得很紧很紧,指甲深深地陷入皮肉之中,而她却仿佛感受不到疼似的,只想跑出这幢别墅,是个困住她的囚牢。

    她嘴里喃喃地自言自语,“不该是这样的……”

    不该是这样,可事实又偏偏是这样。

    ……

    清姨没想到今天来的客人居然是霍聿深,他主动报了自己的姓名,语气虽然是一贯的平漠,却是谦和有礼。

    “我知道你,你是浅浅的朋友。”清姨笑了笑,将他迎进门。

    时间尚早,冬天上午的阳光晒在人身上驱散了连日来的湿冷。

    霍聿深看了眼周遭的环境,地方不大,却留有一个很小的院子。这个季节没有别的花,仅有一树老梅枝干虬盘,有清淡的花香逸出,染着冰雪的寒冽的气息。

    和之前她们居住的瑜苑一样,这屋子里有人爱花,怎么样都少不了这些点缀。

    清姨以为陆芷会怕生人,却没想到在霍聿深坐下时,她反倒是主动放下手边的书,拿起冒着热气的砂壶往茶盏里添了些水。

    霍聿深拿起其中一个茶盏,清淡道:“谢谢。”

    陆芷仅仅是看了他一眼,再无别的言语。

    清姨是害怕气氛尴尬,她走过来解释着说:“你别见怪,浅浅的妈妈就是这样,不是不搭理人,是这些年一直都这样……”

    霍聿深微微点头示意应下,关于温浅的家里他也听她讲过一些,只是从来不曾有像今天这样的时候亲自来拜访。

    清姨看了眼时间之后复又询问霍聿深,“来找浅浅的是不是?今天时间不太凑巧,这个时间点她一般是不会来的。要不,你和她联系一下?”

    “不用了,我在这坐坐就走,碰不上就下次吧。”

    听了这话清姨的目光里带着些许的疑惑,但是究竟哪里觉得奇怪她倒是也说不上,毕竟先前她见过霍聿深,自然不会对他带有戒备。

    清姨离开偏厅之后也不知自己这做法会不会是多此一举,还是和温浅联系了一次,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温浅听到说霍聿深在她家这一消息,一时间也觉得有点不相信,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怎么最近做事情就这么无缘无故。

    她问道:“他来我们家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不就是找你吗?这位霍先生不是你朋友吗?”

    “是是是,”温浅连连应下,她看了眼时间,早上的时候看他那么一大早就出门,这就是他所谓的私事?

    思忖之后,温浅打算还是回家一趟,忽而想起什么般,对着电话那头说:“清姨,家里有没有我大学之前的照片?要是有的话,你帮我收起来好不好?”

    “好,我来找找。”清姨也没问便答应下。

    温浅在家里的照片也只有从那时候开始的,虽然只是几年时间人的相貌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这也说不准。

    既然霍聿深都能找到那间福利院去,那还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发现什么……

    温浅就不明白,怎么从前段时间开始他那么执着于找寻那个叫霍如愿的女人,以前对于他来说难道不是避之不及?

    现在她都已经开始不计较了,至于以前那些,就像荣竟何说的那样,能忘记就早些忘记的好,她以温浅的身份活着,就和霍如愿这三个字没什么联系。

    温浅火速到家的时候霍聿深还没离开,她看着眼前的场景也不免觉得有些意外,此时霍聿深依旧和她母亲坐在偏厅里,很奇怪的相处模式。

    没有交流,也不知道霍聿深怎么能有这么好的耐心在这里待着。

    温浅拉住清姨走到一个角落里语气奇怪地问着:“他说什么没?”

    清姨见她这神圣叨叨的态度反倒是乐了,半开玩笑地说着:“以前顾庭东也没少来我们家里,也没见你紧张成这样,是不是……”

    “是什么是!顾庭东和他不一样……”温浅立刻打断清姨的乱猜,但要是真的知道了霍聿深和她的关系,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能合理一些。

    谁让她自己做的好事,对自己家里人一瞒就是这么久。

    这话没说错,他和顾庭东,真的不一样……

    但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当初哪里能想到这么多,自己都没想过会有什么以后,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说了。

    “哎,我这是又说错话了,早就说过了以后家里不要提顾庭东这小子,不说他不说他。”

    温浅倒也不是这个意思,本能的想要稍微解释一下,但这解释的话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到最后,她也仅仅低声道:“您也别怪顾庭东……算了,不提他。”

    见此状况清姨也不再多说。

    温浅在偏厅外面等了一会儿,看着时间差不多才见到霍聿深从里面出来,四目相对间,男人眼里却是带着几分讶异。

    “怎么过来了?”

    霍聿深说话时的语气是一贯的平淡,她却喃喃地说着:“霍先生,你在我家,怎么好意思问我怎么来了?这话不应该我问你?”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