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6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温浅看了眼壁钟上的时间,已近深夜,窗外一片暮夜之色,也只有几盏路灯点缀这深夜。

    她走进霍聿深身旁,按着他手里的高脚杯,低声说:“很晚了。”

    不动声色的一句话,然而落在霍聿深耳中,深沉幽暗的眸底却生出了异样的情愫。

    他有片刻的停顿,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她白皙细长的手指,在深色酒液的映衬下更加无法忽视。

    “坐下吧。”霍聿深抬眸看了她一眼,视线示意她在身侧坐下。

    温浅应他的话,也没想那么多,只是到底坐在他身边时候会显得有些拘谨。

    就算他们两人再亲密的时候都有,可她不知为何,在他身边仍会有这样想要逃避的错觉。

    霍聿深看起来也并不是想找人说话,自打她坐下来开始一直到他喝完第二杯酒,这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开口说任何一个字,就算偶尔视线的余光落在她身上,也只是匆匆一瞥,就好似她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似的。

    有一种人,或许就像霍聿深这样,不需要倾诉,不需要陪伴。

    而温浅现在坐在这里,或许已经是他都觉得难以理解。

    为什么会主动让她来陪着……

    周遭的气氛很安静,静到仿若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温浅的手掌松开又攥紧,攥紧又松开,时不时地抬眼看看壁钟上的时间,也不知是不是身边有他在,思绪清醒的毫无困意。

    在霍聿深倒上第三杯酒时,温浅制止了他。

    “可以了,在家里没人偷你的酒喝,不用都今天晚上喝完。”她从他手里拿过高脚杯放在一旁。

    他不动声色睨着她的眼睛,声线平淡低沉,“我不是小六,用不着这样和我说话。”

    温浅撑着下巴看向他,喃喃道:“小六要比你听话。”

    忽而她在他深沉的眼底好似看到了一抹促狭,立刻又解释道:“我不是关心你,只不过你每次多喝一点就容易折腾人,还指不定又会认错人,算我怕了你。”

    认错人?男人微微皱起眉。

    虽然他没去接她的话,可倒是真的没有再去倒酒,节骨分明的手指轻轻敲打着大大理石面,眸色里意味不明。

    “温浅,我应该是从没认错过。”他清淡地出声,说话间的神情渐渐放松下来,就好似只是与她闲聊一般。

    听到这话,温浅不由得觉得好笑,问道:“那你当初为什么剪了我的头发?”

    霍聿深重新将她打量了一次,视线落在她披在肩上的长发上,离那时候过去有多久了?

    记不得了。

    他问道:“很介意?”

    “对。”温浅毫不客气点头,想当初她听到霍聿深提这个要求的时候只觉得无理取闹,怎么自己的头发长成什么样子还要经过他的同意?

    “我听说了,为了剪个头发还哭,真出息。”他收回视线,目光慵懒地望向别处,只是眼角在不经意间微微扬起弧度。

    头顶上清冷的灯光将他的轮廓衬得更加冷硬分明,可眼神里似乎与往常不一样,有些情愫逐渐变柔,变暖,是他自己也不曾意识到的。

    当然,温浅也没注意到这些,她只听出了他言语之间的嘲讽。

    于是转过身和他并排坐着,唇边露出几分凉凉的笑:“可不,本来以为你有什么特殊癖好,后来才知道,还真的是因为有些放不下的嗜好。”

    那时候直到看到宋蕴知,她才明白他心里的那些执念是什么。

    好像是心里堵了口气似的,温浅侧眸看着他,“霍聿深,你倒是说说,我长得像不像宋小姐?”

    他挑眉看向她,眸光中带着不解,睨了她半晌,才道:“不像。”

    “可是我总觉得,你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别人。”

    霍聿深不说话的时候这气氛显得就有些沉闷,却和以前不一样,显得没那么僵硬。

    好半晌,他的喉间似是逸出了一丝低笑,语气清淡不屑,“女人就容易瞎想。”

    温浅点点头,也没反驳他的这句话。反正总归是他有理,和他争辩也没什么意思。她歪头看着他的侧脸,低声说:“那你说说,这些日子全部都是在深夜回来,你到底去哪里了?”

    问完这句话之后,温浅倒是有些回过味来,是不是他又要说她管他的事情?

    她也没准备霍聿深会回答,可倏然间,他侧眸看向她,深邃的眸底带着意味不明的探寻,看得她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温浅,那你瞒了我什么事情?”他斯里慢条的问着,语气不疾不徐,仿佛也不急于得到这个答案,又像是仅仅是试探而已。

    她的神色间有微微愣怔,也仅是一瞬时间,转瞬便神色如常反问道:“不是不介意我的过去?要说瞒着,我也没瞒你什么。”

    温浅的目光不动声色的地胶着在他身上,似是想要在他淡然平静的脸上发现一些破绽,可让她失望的是,一丝也没有。

    她没说错,确实也没瞒着他什么。

    就从一开始霍聿深问,谁是她第一个男人,那时候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过去那段事情,自然就是不知道。

    到后来,他又问,犹记得那时的她压抑着情绪冷声说,那是个禽兽!

    再后来,他便也没再问。

    自然,她也就没再说。

    实则各怀心思,却就这样粉饰太平一起过着,很奇怪,却又找不出不和谐之处。

    霍聿深的薄唇微微抿着,深邃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壁钟上,看着指针悄然行走,目光渐渐模糊。

    “既然是过去,也没什么好提。”

    男人平淡的声线在她的耳畔蔓延开来,仿佛带着中醇厚的酒香,染着夜色的寂寥。

    温浅也没说话,也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是真心还是假装大度。

    反正若是换了她,是怎么也不能忘记过去的事情,不过只是事已既定,顶多做到不再去恨和抱怨,依旧做不到彻底原谅。

    她不再恨霍聿深,不再恨霍家人,这已经到顶,只是不可能原谅。

    温浅从椅子上下去,慢慢走到厨房倒了两杯温水,而后慢慢走回他身边。

    在她离开的这片刻,霍聿深的目光好似每一刻都在她身上,眼看着那背影从他的视线里慢慢走远,直至消失……

    曾经也有人和他这么说过,要是真的没这个意思,就趁早放了温浅。

    霍聿深一向觉得自己不是好人,可在那时候也难得会生出那样的念头,要不然就放了她……

    现在呢?

    现在要是再有人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他还会生出这样的念头吗?

    许是不太可能了。

    他放过一次,又是她自己往他身边走,岂有再放走一次的道理……

    温浅把水杯放在他面前,杯子落在大理石面上的声音让他拉回了思绪,将目光从远处收回,静静地落在她身上。

    “你身上有酒气,喝一点散散味道。”

    霍聿深接过杯子,拇指摩挲着杯壁,右手虎口处那道伤疤就这样清晰地展现在他眼底。

    这些年里任他如何想要忽视也始终无法忽略的存在,也是他逃避不开的过去。

    许是夜色太过安静,也许是气氛静得又沉又柔,却不知到底是为何,霍聿深竟会主动问她:“温浅,你不好奇,为什么要给小六做亲子鉴定?”

    此时温浅刚喝完半杯水,听到这话时放下水杯,一双潋滟的眸子里尽是不解之色。

    她怎么会不好奇。

    “当然好奇,只是你又不会告诉我,好奇也没什么用。谁知道你们这些人心思都装着什么。”

    男人睨着她,狭长的眼尾微微上挑,有淡淡的笑纹浮现。

    “你觉得我带小六做亲子鉴定是在怀疑他,会替他觉得不值,”话至此,他停顿了片刻,薄唇边上染上些许微凉的嘲讽,继而说:“温浅,我这么大的岁数,我父亲依旧不相信我。”

    依旧这两个字眼,她听出来的尽是些无奈。

    她愣愣的看着霍聿深,仿佛从来听到过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萧索且又落寞……

    不像是他。

    霍聿深将她面上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英气的眉宇轻蹙起。

    “你在可怜我?”

    温浅立刻摇头,“没有。”

    一直以来温浅就觉得他们家不像是个寻常人家,没有寻常人家的亲情,也没有寻常人家的天伦,可到底怎么复杂,她也不想去弄清楚。

    至于可怜,那更算不上。

    再怎么样,霍聿深又哪里是需要她来可怜的人?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点着玻璃杯,仿佛自言自语,低声道:“你说替生下小六的那个女人不值,我也觉得不值,一开始只是觉得亏欠,直到小六被带回来,我才低估了我家里人的能耐。真是什么也都做得出。”

    说话间,他的眼角眉梢上都像是染着一层薄薄的寒凉,更多的又是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无奈。

    就连他也有这样难以把控的事情。

    其实温浅不愿意多听他讲这些事情,每听一次那也就只是将她的掩饰起来的伤疤再次掀开,并不是不去想就真的不存在。

    温浅觉得他可能是有了醉意,不然又怎么会和她说这些话?

    可听着他的声线又是平静如常,就连那双眼睛,都是清明的。

    她把水杯往前推,看着霍聿深放在一旁的酒瓶,忽而伸手拿过来,有些想要试试被酒精支配究竟是种什么感觉。

    一醉大梦而过,不知是不是就能将这些烦心的事情尽数相忘。

    霍聿深在她往高脚杯里倒酒时候制止了她的动作,然而她却不依,就依着自己心情来。

    他那酒瓶拿走放于一旁,沉声说:“好了,就半杯。”

    温浅低着头,长长的眼睫遮挡住她眸底的异样情绪,摇晃着杯子里的酒液,只是这样看着,却一口也不喝。

    她说:“所以你后来一直不喜欢小六,就只是因为他的存在仅仅是你家里人用来达到某种目的的手段?”

    霍聿深沉默着,是默认。

    荣竟何也对她说过,小六一被带回去就是霍家的长孙……

    “随便抱来一个孩子,要是伪造一个身份,那也是一样的。”他的语气有些不屑,却始终平淡得听不出其他情绪来。

    温浅看着杯子里的酒,微微眯起眼睛,也不去看他,忽而出声问:“霍聿深,你对自己的家里人尚且要这样怀疑猜忌,过得累吗?”

    “或许吧。”他轻描淡写地说着,深邃的眼底露出了几分淡淡的疲惫。

    有时候温浅觉得这个男人自大到完全没有让人可怜的必要,可又有时候,他会有些出乎于她意料之外的行为,也会在不经意间放下姿态,敛去那一身高高在上的矜贵锋芒。

    “小六是不是你的孩子,你自己不清楚?”她又问。

    之前温浅也这样问他,不过那时候他根本不屑回答她。

    现在也不知道是为何,他沉吟了片刻后,嗓音低缓地说:“带小六回来的是我姐姐,在她把小六带回来之前,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没什么东西是绝对真的,眼见到的也不一定能完全相信。”

    听到这话温浅觉得自己的心跳都不知不觉得快了几拍。

    她压抑着内心的情绪,佯装不动声色的样子,疑惑问道:“难道你姐把小六带回去,还能不做鉴定?”

    霍聿深也给自己到了杯酒,修长的手指执起高脚杯随后一饮而尽。

    “谁知道呢?又不是不能作假。”

    温浅紧攥着手心,这时候她没办法说清楚自己心里此时这种情绪叫什么,一时之间真是百般滋味。

    此时此刻,又是到了这个地步,霍聿深并不像是在骗她。

    或许,他是真的不知道,对于当年的事情,他也只是得过且过的放任着,就放任小六在身边,一过经年。

    温浅发觉或许这像是他的性格能做得出的事情,只要无害,那就留着。

    就像现在的她一样。

    与他而言不见得有多重要,只是无害罢了,毕竟她在他面前始终都是蝼蚁般的存在,起不到什么威胁。

    “霍聿深,那你希望小六是你亲生的,还是希望他不是你亲生的?”

    听到她低柔的嗓音,他不禁侧目看向她,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也带着些许的疑惑,此时此刻他也在问自己。

    到底是希望他是亲生的,还是不是?

    长久的一阵沉默,谁都没再说话,温浅听着自己明显快起来的心跳声,手心里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他家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即使是亲人之间也都是这样的猜忌怀疑?

    很久之后,霍聿深敛起眸中的情愫,道:“他如果不是我亲生的,或许亏欠会少一点。至于当初那个人,只要当看不见,我就不再去想,毕竟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那些欠下的债,能还则还。

    那些不愿意记得的回忆,亦是能忘则忘。

    温浅现在有些弄清楚,为什么他会莫名其妙就带着小六来做亲子鉴定,恐怕也是因为他自身的原因,就像他说,他这么大的岁数,他父亲依旧怀疑……

    只是回了趟锦城的家里就这样,是发生了什么?

    温浅微微咬着唇,而后她抬眸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霍聿深,现在这些东西说多了实则也没什么意思,再等上几天这结果就能出来。”

    “嗯。”他应了声,也不再想多解释。

    只是过了须臾,温浅又说:“倘若小六是你的儿子,你恰好心里还留着几分亏欠,那就尽可能对小六好一点吧,毕竟他是在你身边的。”

    别人就算是想看,也是一种奢侈,譬如说她……

    整点的钟声响起,打破了周遭的寂静,在这空旷的夜里显得更加寂寥。

    “不早了,我先上去睡,你要是还有闲情雅致在下面坐着,那就在这待着吧。”

    言罢,温浅从椅子上站起来,心里沉甸甸的,却也不知都算是装了些什么东西。

    她才走上两步路,腰间就横过来一只手臂,他微微使力就很容易将她带向自己身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香,像他眸底的颜色,深沉醉人,也想他菲薄唇畔的弧度,凉薄。

    温浅挣了两下没能挣开他的钳制,也就没再去做无谓的抗争,放松了身子坐在他腿上,轻声说:“我真的困了。”

    话音方落,男人放在她肩上的手转移至她的脑后紧扣住,薄唇覆上她的唇,在她毫无预备时强势却又霸道地掠夺她所有的呼吸。

    温浅睁大双眼,她的手撑在他身前试图隔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可下一瞬又被他紧抓住,在她唇边轻舐,辗转。

    她开始挣扎,神情间变得有些狼狈。

    男人的动作渐渐停下,他微微松开她,此时两人的已经重新换了位置,她整个人被他禁锢在怀中。

    居高临下地将她每一分神情收于眼底。

    温浅的呼吸有些急促,可能是因为心理作用,到现在怎么也做不到若无其事接受他,只是在他面前有时还必须要摆出这幅不介意的样子。

    到底是很难继续往下装。

    霍聿深凑近她的脸颊,薄唇划过她的耳侧,灼热的气息落在她耳廓上,“怎么时间越长,反而没以前胆子大?”

    温浅伸手将脸颊边滑落的发丝拨于耳后,目光闪躲。

    “那……那当然不一样。以前和你随时随地都能一拍两散,什么也算不上,现在不还算是有个霍太太的身份在这里?”

    男人粗粝的指腹在她细嫩的脸颊上摩挲着,声线低沉暗哑:“我倒是希望,你还和那时候一样,和现在比起来生动得多。”

    渐渐地,他的手掌下滑,稍显粗粝的指腹又停留在她的锁骨处,像是要一寸寸重新侵占。

    温浅深吸一口气,复又看着他的眼睛,“霍聿深,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身上沾着酒气,深沉的目光里带着迷离之色,尤其是这目光太过掠夺,以至于她又开始怀疑,是不是又通过她在看别人。

    男人没说话,手掌重新扣在她的脑后,复又深深地吻了下去。

    不同于先前的试探,这次直接在她唇齿之间放肆掠夺,辗转,翻搅……

    似是想让她的每一寸每一尺都染上他的气息。

    温浅的后背贴在冰冷的大理石面上,两人的气息渐渐紊乱,她紧攥着他身前的衣服,用力地攥着,透过那层衣料都能感受到指甲戳到掌心的刺痛。

    霍聿深,你到底支部知道我是谁?

    而后,男人将她打横抱起,眸底是一片情\欲染就的色彩,他稳稳地抱着她,脚下的步子却走得比往常要快上一些……

    他与往常比起来,格外的温柔,也是在黑灯瞎火之下温浅看不到他眸底的颜色,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心里又是在想着谁。

    她从没想过会有一天,他也会对她说出他自己的事情,也会想要倾诉,或许也不是不稀罕别人偶尔的安慰。

    有人告诉她,要是真的舍不得那孩子,就干脆彻底忘了以前的事情,重新和他开始……

    只是,霍聿深,到底是不是良人?

    在最后的关头,她的指甲深深陷入他后背的皮肉里。

    又或许是心里装的东西太沉重,莫名其妙的一阵委屈,眼泪就顺着眼角滑落下来,落在他的手掌心里,灼热又滚烫。

    他抬手覆着她的眼睛,待一切安静下来时,他拇指在她眼角摩挲着,谁都没有说话,却好似是一种无声地安慰。

    水气弥漫的浴室里,任由着温热的水落在两人不着寸缕的身上,温浅的意识渐渐迷离,后背抵在冰冷的墙壁上,白皙的双腿被他掌在手里,她压抑着咬紧唇,手臂却像藤蔓一般攀着他的后背,缠绕,搅紧……

    她无法控制地颤抖,一口咬在他颈间,微微用力,直到尝到那血腥味才松了口……

    夜色撩人,而她和霍聿深,要是没有那些芥蒂和过往,不知道现在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

    也罢了,走到哪一步就算哪一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