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章 番外二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治肯定是可以治的。”叶落樱似笑非笑地斜睨女子道,“就是不知道李小姐你究竟想我怎么医治。”她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桌上的熏香炉鼎,“若你至今还打算算计我,我奉劝你还是收手吧,在司徒紫秀推开这扇门之前,我还能原谅你。”

    李灵玲装作听不懂地道:“王妃你在说什么呀。”

    “我可被女眉药祸害过不止一次两次,早就对这些烦人的东西有所防备了。”叶落樱双手抱胸道,“且你这药太低级了,对我是没有用处的。”

    她笑道,“很不巧的是,司徒紫秀曾经与我说过你们家的事,我怎么从没从他嘴里听说过你有什么哥哥呢,不论是堂哥表哥还是什么远房哥哥,你们这一脉花果凋零亲戚不多,且不知道为何,女孩子居多,也是因为如此,你害死你姐姐之后,你父母才没有揭破你。”

    “不过你母亲也是怨恨你的吧,害死那么优秀的嫡长女,故意将你嫁给风评不好的世子爷,还你被折磨了这么多年,才得已解脱出来。”

    “!”李灵玲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衣袖下的手紧握成拳,怒道:“你懂什么!”她道,“九王爷本来就该是我的!是李凝悦不顾姐妹情分,非要从我身边夺走他,我才会……才会杀死她的。”

    她似是想起当时杀人的快意,笑得有些疯狂地道,“是她,都是她的错,她死有余辜!明明知道我自幼就喜欢九王爷,还偏偏要与我抢,我那么低声下气地求她,求她让给我,可父亲素来疼爱她,就因为她才思敏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竟就将什么好的都给她!”

    “我也很努力学习,为什么他们都看不见我的努力呢,为什么我终日要生存在她的影子下,她说她也真心喜欢九王爷,除了九王爷,别的什么都能给我,但我只要九王爷呀!”李灵玲道,“谁稀罕她的臭东西呀,她不肯,那我就抢,我就是故意杀了她的!”

    “你都不知道,她苦苦地挣扎的时候,我多么开心,那高高在上的长姐,难受地哀求我放过她,宛如蝼蚁一般,我一刀刀地划破她的脸,不就是那张脸叫九王爷喜欢么,我就偏偏要毁了它,叫她死了也勾引不到别人。”

    她呵呵地笑道,“后来,我还把她的身体交给饥渴的乞丐,叫乞丐彻底毁了她,所有人都以为她被人绑架,被撕票,被奸污,谁也不知道所有一切都是我谋划的,哈哈哈哈!”

    叶落樱淡然地看着她,“若当真所有人都不知道,司徒紫秀早就娶了你了。”

    “可他没有,不是么。”叶落樱道,“他知道你有多么恶毒,一步步地害死自己的嫡姐,她优秀,你妒忌她,她什么都比你做得好,你妒忌她,你只看到她的出色,却没有看到她究竟有多么努力让自己变得出色,琴棋书画每一样究竟的都是刻苦的练习,在她刻苦的时候,你又在干嘛呢,你享受你作为名门千金的一切奢华,懒惰又只能怪别人比你优秀。”

    “你闭嘴!”李灵玲被戳破心事,猛地掏出匕首对着叶落樱,恶狠狠地道:“她那么努力还不是为了勾引男子勾引九王爷,你以为她多么纯真,她只是借此为手段接近九王爷!”

    叶落樱笑道,“总比你什么都不去努力,却妄想得到别人的一切要强。”

    李灵玲阴测测地盯着叶落樱道,“你别以为进了国公府,就会有人来救你,没有我的命令,丫鬟是不会去叫九王爷过来的,你——”

    她的话音未完,门被粗鲁地踢开,司徒紫秀悠然地出现在房门口,他笑道:“你什么。”

    李灵玲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司徒紫秀漠然道,“我不是警告过你,别碰我家王妃吗。”

    最后,李灵玲被司徒紫秀强势地驱逐出京,若敢踏进京城半步,就要受凌迟之罪。

    叶落樱的生活又回归平静,被爱护被疼宠被照顾,无忧无虑地只需要烦恼吃什么玩什么,真真是好生叫人羡慕,吴茜莹她们得知此事,纷纷感叹李灵玲找死:

    “这人还真是贪得无厌。”

    常如意道,“依照她的背景,就算和离过,再嫁一户不错的人家也是可以的。”

    “有些人就是如此,自以为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蓝沛瑶道。

    明惜玉道,“咱们别再说她了,还是说说即将来临的花灯节吧,听说今年几大富商合力打造一个史无前例的水上花灯节,到时候二十多三十艘花灯船在江边摆出各种形状,定是美如画的,我们一起去吧,不带孩子们好好地闹腾一番!”

    众人面面相觑,满眼皆是赞同。

    **

    风容最近很郁闷,十二万分的郁闷,因为徐榛不让他碰他,完全不让那种,他实在忍不住了,与他在床上狠狠地打斗了一翻,但都没有讨得了好,于是他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徐榛淡淡地道,“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

    “……”风容有些心虚地滑下几滴冷汗,连忙道:“怎么可能!”

    徐榛道:“母亲离京前,把在京城分布的暗庄都送了我。”

    “……”风容觉得自己很可能不是邵爹邵母亲生的,他坐起身道:“我可以解释。”

    “嗯,我听着。”

    风容道,“我的确有去小倌馆,但我没有与谁纠纠缠缠。”

    徐榛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换了我与你说,我去了小倌馆,没有与哪个小倌发生什么可疑的关系,你信么。”

    “我信。”风容真诚地道。

    徐榛微微一笑道,“可我不信劣迹斑斑的你。”

    “……”风容就差指天发誓了,“真的,我就进去看看而已,饮了两杯酒就出来了!”他道,“你知道的,我弄一回的时间,哪里有那么短,起码得两坛酒的时间!”

    “时间长短,很多时候得看情况决定。”

    风容认真道,“不管什么情况,我决定做,一定会做得长长久久,绝不会随便来!”他可是个有原则的人,谁也不能说他那方面不行。

    徐榛斜睨他,“哦。”

    “……”风容道,“你相信我,我答应过娘亲不会辜负你,不会再与那些花花草草胡来,自然不会食言,你别吃醋嘛,我真的若与别人有染,又怎会在这里与你软磨硬泡。”

    “阿榛,小榛,榛榛,给我嘛,给我嘛,我真的很想很想很想要,你看——”风容没脸没皮地抓过徐榛的手伸向自己,“它真的很想很想很想你。”

    **

    临近花灯节,京街里已处处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

    男男女女护送花灯,都期待花灯节那日,心上人能拎着自己送的花灯出现。

    韦潇然拿着一只精致的南瓜花灯走进丸子所住的院子,丸子正在刻苦地钻研医术,瞧得他来,笑道:“潇然弟弟今日怎的有空过来看我。”

    面瘫的韦潇然将花灯递给他,“给你。”

    丸子看着这个远看精致,近看略微粗糙的花灯,笑道:“你亲手做的吗。”

    “嗯。”韦潇然道,“母亲不打算在花灯节那日带我们出门。”

    丸子看着有点期待的韦潇然道,“你很想凑热闹么。”

    “嗯。”

    丸子思索半响,笑道,“那我带你出去吧。”

    “好。”

    **

    到了花灯节那日,叶落樱他们集体把孩子扔给镇国公府的老夫人与洪氏照看,就愉快地出门去凑热闹了,满城的喧嚣里,他们这一拨姿容出色的人分外抢眼,但因为哪处都人山人海,倒也不突兀,一起逛了会儿,就各自分开行动,再在江边花灯船集合了。

    吴茜莹自嫁进韦家,韦母就从没有苛待过她,而韦笑寒又一直把她捧手心上宠,即使年岁已长,但性子还是如从前那般爱闹,一路上吱吱喳喳个不停,拉着自家夫君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好歹已为人母,始终惦记孩子的,便给那些被自己扔下的孩子们买许多礼物。

    常可心这边,与杜跃然去买两人都喜欢吃的炒栗子,怎料偏偏就看见汪咏茹带着孩子也在买炒栗子,常可心虽有些犹豫,但杜跃然落落大方地牵着她的手去买,仿若看不见汪咏茹一般,至此汪咏茹算是明白,往事并不是尘烟,只是一场她妒忌为之的误会。

    蓝沛瑶看着在灯谜摊子前猜灯谜的吕言乐,幸福感满满的,同时也想起有一年,她和哥哥还有蓝芷瑶猜灯谜,哥哥为她们赢下所有的花灯,而如今蓝芷瑶早已经不复存在了,但她纵然再不堪,也依然留在她心里,而这时,吕言乐将一盏兔子灯递给蓝沛瑶。

    常如意与范静宸走在人海里,却迎面与俞潆雪狭路相逢,而范静宸牵着常如意的手,毫不犹豫地掠过这个表妹,常如意看着坚决的他,心里暖融融的,瞧得旁边有香喷喷的酥油饼,便一同过去买了这范静宸最喜欢吃的独一无二的酥油饼。

    柳恰如虽然自幼长在大家族里,但从没有大家族那些纷杂,家庭简单干净,邹六自嫁过去起,就没受过什么委屈,虽然柳母有给柳恰如送通房丫鬟什么的,但柳恰如从来都有分寸,并没有叫那个侍妾通房什么的受宠或怀下孩子,对邹六也是没有什么挑剔的。

    而严春对范菁玉更是一条心了,夫妻二人和和美美的,从没有闹过什么矛盾,严陌对青梅竹马的杜歆怡也是,后宅里从没有什么矛盾,加上妯娌之间也是玩得来的,伯府里一片和谐。

    明惜玉这边,更是被邹雪勤宠着的,邹雪勤将所有无法对叶落樱的好,都给了明惜玉,越是愧疚,对明惜玉就越好,单纯的明惜玉从未曾察觉,只觉得如此也很好,看不透一些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糊涂一生也不错。

    “今晚好像还有烟火吧,富商真是太富了。”叶落樱吃着买来的煮花生,还是司徒紫秀一颗颗剥好的,笑道。

    司徒紫秀道,“若是今晚开心,明日我就让人给他们颁发金漆牌匾好好奖励一番。”

    待他们去到江边的约定地点时,范静宸与常如意已经在榕树下边吃边等了,接着来到的是严薇与姚又铭,虞婉柔与左云钰……

    **

    镇国公府里,丸子熟稔地带着韦潇然溜出国公府。

    逛着热闹非凡的京街,他问韦潇然道:“潇然弟弟开心么。”

    “开心。”韦潇然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道,“我知道今晚还有烟火,我带哥哥去一个好地方。”

    “好。”

    **

    风容硬是拉着不喜欢凑热闹,仿若不吃人间烟火的徐榛来凑热闹,刚走到江边,就遇见吴茜莹与韦笑寒,于是一起去榕树下集合,都不用自己买什么东西,光是吃叶落樱他们买的,就够他们饱的了,且风容从不是个客气的,吃起别人的东西来,从不手软。

    江边全都是一颗颗的榕树,榕树下还有石椅,周围全都挤满了人,看到了时间后,就开出来的花灯船,它们一会儿摆成兔子的形状,一会儿又摆成莲花的形状,美不胜收,直到差不多到放烟火的时候了,范静宸道:“我知道一个看烟火的好地方,我们去那边吧,有酒有吃周围还有美丽的景色。”

    于是,集体换了地方。

    只是当他们来到的时候,发现这个地方,竟被两个小身影给霸占了。

    叶落樱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儿子,“丸子,你们……”

    丸子很镇定地笑道:“潇然弟弟想出来逛逛,我便带他来了。”

    司徒紫秀瞥瞥抓住丸子的手不放的韦潇然,道:“罢了,让他们看完烟火再回去吧。”

    韦笑寒瞧瞧他们跟前摆满的东西,捏了捏自家儿子的脸颊道,“这次便饶了你。”

    韦潇然郁闷地瞪着自家父亲,“丸子哥哥已经不小了,可以带我出来玩的。”

    “今日多人又乱,若是出事了,要怎么办。”韦笑寒睨着他。

    韦潇然道,“有暗卫,不怕。”

    吴茜莹抱过自己的儿子道,“母亲给你买了好多东西。”

    他们铺好垫子,摆好食物酒水,就像是野营般,等待烟火的到来。

    风容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韦潇然身边,好整以暇地打量他,“你小子,好家伙。”

    徐榛斜睨风容,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这家伙对小孩子胡说什么。”

    “阿榛,你就不能在大伙儿面前给点面子我嘛,别揪耳朵,疼!”

    徐榛笑道:“那你得做一些不让我揪你耳朵的事才行。”

    “行行行,我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上了。”风容彻底投降了。

    夜凉,叶落樱给丸子与韦潇然披上刚路上买的披风,放任两个小孩子在旁边低语,与吴茜莹她们说笑,又猜起灯谜来。

    烟火在墨蓝色的天际绚烂地盛开,转瞬即逝,转瞬又即逝,美进每一个的眼里。

    韦潇然趁着没人注意他们这边,悄悄地悄悄地拉过丸子的手,将唇印在他的脸颊上。

    只是,以为没人注意的他,却被司徒紫秀看见了,当然,除了司徒紫秀还有用眼角余光注意他们的风容,但是被亲的丸子,没有什么不妥,一如大哥哥那般摸摸韦潇然的头。

    叶落樱就着烟火举起举杯道:“祝我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数个被子碰撞出清脆的声响,他们畅快淋漓地朗声大笑:“补一句天下太平!”

    “还有儿孙满堂!”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吉祥如意!”

    “幸福快乐!”

    “哈哈哈!”。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