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番外十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叶落樱先是把风容的父母请来京城,再让风容的父母与镇国公他们相处,总是不经意地谈论一些关于男男之间的事儿,叫镇远将军与洪氏心里有了一些具体的了解,再看风容父母平日都是如何追着风容找个正经男子的,慢慢地竟也觉得男男之间与男女没什么异常。

    这天,洪氏在给吴正赢挑各家闺秀,风容的娘亲在旁看俏像图,给出中肯的意见,时常与洪氏想法一致,可谓默契不已,最后选了两家,分别是青平伯府的上官筱兰,与郦安侯府的孟乔。

    洪氏还隐秘地打探了许多王侯公孙之间有男男偏好的公子们,作了册子给风容娘亲看,又一同给风容挑挑选选的,最后也选了两家,一个是善安侯府姻亲之家的辛国公府的幺子徐榛,一个是镇东将军府的唐宜澜。

    叶落樱来到的时候,见她们已经挑选好的,便只看看这被挑选出来的四人,沉吟道:“唔,风容就是一匹野马,能攥住他的人,武功必须得比他高,否则……还是白搭。”因为都是武将出身的府邸,所以也不知道这两个人谁武功比谁好,因为上面都写了会武功。

    “见见倒也不错,我来安排就好了。”叶落樱笑道。

    她看向上官筱兰道,“这个女孩子,我听可心她们说起过,好像自幼喜欢自家表哥,咱们正儿就不蹚这个浑水了。”又对着孟乔道,“她嘛,横看竖看还不错,至于为人,还是要见过再说,舅母也放心,我一定会帮正儿看个清清楚楚的。”

    于是,这两件长辈们特别烦心的大事儿,就这样交到叶落樱手上了。

    叶落樱去找风容,风容在小倌馆懒洋洋地左拥右抱,她斜睨他道:“穿好衣服出来。”

    “……”风容见惯不怪地起床,无奈地道,“我说,小樱,我好歹是男子,你好歹是女子,下次来的时候,敲了门就在门外等着好吗,你不害羞,我还是很介意被你瞧了的。”

    叶落樱撇嘴道,“你在我眼中与太监没什么区别。”

    风容忍住拍扁她的冲动,“你来找我作甚。”

    叶落樱扔给他两卷轴,“舅母与邵伯母给你挑选的夫婿,你有空去瞄瞄。”

    “我还没成亲的打算。”风容道。

    叶落樱道,“没有也得有,你终日流连风月场所算个什么事儿,邵伯父与伯母为你担心多年,你都不内疚吗,赶紧的给我认真起来,都多大年纪了。”

    风容囧囧地道:“你是我娘吗,成亲了有孩子了,果然就变了,啰嗦起来与我娘无异。”

    “我不是你娘,但我是你娘的代表,你这样胡来,迟早是要得病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什么的多好呀。”叶落樱揪住他耳朵毫不留情地道,“不管怎样,最晚明天日落,我必须要听到你对他们两个的意见,如果没有,我就自作主张给你随便挑选一个为正室娶了。”

    “……”

    **

    风容郁闷地倚靠在某府的屋檐上,看着窗内正在看书的男子,若说长相,的确是他喜欢的,但……他不喜欢书呆子呀,他喜欢风情万种,会勾人的美男子呀,正数着他看书到底能看多久时,那人忽然抬起眼眸来,视线相触,那人朝他微微一笑,啧啧,可谓倾城。

    不过,他风容不是这般容易心动的,好整以暇地睨着这个出身高贵的国公府幺子,能够发现他的存在,武功确实不俗,便见他朝自己勾勾手指,示意他下去。

    风容倒也大方,一个飞身就翩然落在院落屋檐下了,两人隔着窗台相望,徐榛道:“要进来喝杯茶么。”他的声音像刚冒芽的绿茶,清新悠长,极是好听。

    常年浸泡在美男帅哥堆里的风容,对他的满意度上升百分之三,“喝茶有什么意思。”

    徐榛笑道,“邵公子喜欢喝什么酒。”

    “烈的。”风容意有所指道。

    “我这儿倒也有,就是不知道邵公子赏不赏脸。”

    **

    十一月,镇远将军便要与吴正赢回边关了。

    叶落樱要赶在他们离京之前,把吴正赢这事儿定下来,好在风容的事进行得很顺利,他与徐榛相处得倒好,只是……野马就是野马,老爱在小倌馆这草原里奔驰,气得邵母为徐榛这个未过门的儿婿不值,每天见了风容就是一顿数落。

    “我也觉得他真是太过分了,再这样下去,徐榛要受委屈了。”叶落樱道,“人家多好,安安静静地委身于他,他多过分,说出去野就出去野,换了女子哪个能容忍,何况人家徐榛什么身份,接纳了他了,他倒好,真是太不争气了,妥妥的渣男!”

    有鸺把风容‘请’了回来,风容就这样被叶落樱与自家母亲轮番责骂,洪氏就在旁边和稀泥,劝道:“风容,你确实不该,徐榛多好的男子呀,若合适定下来也差不多了,你怎可以还终日流连在小倌馆里呢,若传了出去,名声多不好呀。”

    “……”

    风容被她们轮番炮制得头疼脑涨,最终逼于无奈还是认了错,但叶落樱明显是不相信他的尿性的,要他发誓道:“你现在当着老天爷发誓,若再敢在外头彩旗飘飘,我便叫你以后想见徐榛都见不到,你别给我说男子三妻四妾那套儿,你与他不是普通男女关系,我们都觉得一双人极好,你即使想纳妾,也得徐榛同意。”

    **

    柳枝一直住在镇国公府,平日里对府内的人都极好,对老夫人和洪氏也十分体贴,洪氏也很是喜欢他,还问了他一些家庭背景,可有成亲之类的,甚至给吴正赢挑选媳妇儿的时候,也会顺便给他看看——当然,这也有吴正赢在当中牵线的功劳。

    反正就是依照叶落樱的建议,慢慢地渗透,一点点地攻进内部。

    而风容与徐榛的事很快就定下来了,甚至满京城无人不知,人人震惊不已,人人谈论不止,还第一次听说男与男搞得如此这般高调的:

    “这辛国公府的徐榛可是个举世无双的出色男子,听闻他能文善武,没想到……”

    “啧啧,断袖断得如此理所当然,还真是不要脸,不知道这有违常理么!”

    “嘁,又不是你儿子,又没有碍你什么事,有违什么常理。”

    “就是,又不是你儿子,又不需要替你传宗接代,关你什么事儿,说八卦就好好说八卦,扯什么道德经,人家辛国公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还说人家不要脸。”

    坊间炸了,王侯公孙也炸了,多的是人关注辛国公府与镇国公的事儿,婚礼在叶落樱手中弄得有多大就多大,有多奢华就多奢华,风容郁闷地睨着她:“为了你的弟弟,你把我都卖了。”

    “也不全是为了他。”叶落樱抱胸道,“我觉得你是时候定下来叫伯父伯母放心了,何况早晚都是要成亲的,早一点又有何妨,且若晚了,你就找不到像徐榛这样的男子了。”

    她咋舌道,“啧啧,总觉得徐榛这朵鲜花真是插在牛粪上了。”

    “……”

    **

    自从断袖婚礼大摇大摆地晃于人前后,京城里的男风吐气扬眉了起来,街上偶尔也能看见两个男子手牵手,人们从一开始的惊奇与鄙夷再到后来的见惯不怪,日子流逝,好像迎来了新时代。

    叶落樱还从鹂贵妃那要了一个宗室的孤儿交给风容他们作为嫡长子养,后来辛国公又在家族的血脉里寻了个孩子记在徐榛名下,二人在周围人的注释下越来越与寻常家庭无异,洪氏瞧着也是宽慰不已。

    而叶落樱也终于把自己的最终目的揭露出来了,洪氏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说……”

    叶落樱费了好一番唇舌才叫洪氏从不安暴躁的边缘里拽回来,她先是给洪氏打了预防针,又说服洪氏想办法与镇远将军说,她又去给镇国公与老夫人说,于是在镇远将军几乎将吴正赢给揍死时,镇国公神色深沉地发话了。

    之后,吴正赢与柳枝的感情,才被披露出来。

    偷偷摸摸的两人,终于可以见光了,就像无人不知的风容与徐榛般。

    至此,自家弟弟妹妹的婚事总算全都解决了,叶落樱提起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

    又是一年春。

    丸子他们已经十二岁了,豆豆已经七岁了。

    庆和帝将皇位彻底交给司徒焉,而司徒焉的婚事再次被提上议程,但挑选来挑选去,都没个合适当皇后的,最重要的是,鹂贵妃找人给司徒焉算了命,算命的说,他三十岁才会遇到自己的真爱,看在距他三十岁也没多久的份上,庆和帝他们又不急了。

    九王府的宴会里,微服的司徒焉与豆豆一同玩耍,他叹声道:“也不知道三十岁,我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人接替我的位置……”

    叶落樱还未应声,豆豆已歪歪头道:“皇帝哥哥,当皇帝不好么,哥哥说当了皇帝,天下都是你的了,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谁都不能忤逆你反抗你。”

    司徒焉笑道:“谁忤逆我们家豆豆啦。”

    “严觉晓呀,我让他来我们家玩,他竟说要陪表妹,太可恶了。”豆豆天真无邪地道。

    叶落樱好笑道,“他家表妹不常进京,他这个当哥哥的,当然得陪陪表妹。”严觉晓是严春和范菁玉的长子,与豆豆同年,比豆豆大四个月。。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