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章 番外十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上联是‘春到池中自在绿’。”叶落樱悠然自得地道。

    蓝沛瑶道,“我接的下联是‘秋在枝头别样红’。”她略微思索,又道:“出的上联是‘春风放胆来梳柳’。”

    “‘夜雨无声去润花’。”司徒紫秀接下去道,“上联是‘春风经燕剪作花’。”

    吕言乐接道,“‘柳色因雨凝成烟’,上联是‘春风破冰溪流缓’。”

    “‘寒气封江水去迟’。”韦笑寒道,“上联是‘春归无语随流水’。”

    范静宸接道,“‘花落不言播清风’,上联是‘春江闲钓花作饵’。”

    “我饮。”吴茜莹自动认输,饮下一被味道奇怪的调味料,差点儿没吐出来,又赶紧塞进一口烧烤得甜丝丝的肉,轮到常如意接下去:

    “我接的下联是‘秋月漫谈叶为儒’,出的上联是‘春满人寰来瑞鹤’。”

    常可心接道,“‘云开旭日照苍松’,上联是‘春随花魂归风雨’。”

    “‘秋共雁声落枫梧’。”邹六接道,“上联是‘春于枝红叶绿中’。”

    杜跃然接下去道,“‘人在吟魂醉魄间’。”

    抽得空闲,众人就在九王府的庭院里烧烤作宴,大人们在对对子玩儿,小孩子们在吃东西,好不欢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对对子腻了,便玩起猜谜来:

    “谜面是‘椒红韭绿豆花黄’,打一成语。”范静宸首先提出谜题。

    严春笑道:“有菜又有色,谜底不就是‘面有菜色’嘛。”

    猜中答案的人继续下一个谜语,于是严春道:“谜面是‘不是鱼鳔打个结,不是泥鳅泥里歇,不是蚕虫又吐丝,不是蜂窝多洞穴’。”

    “这个我知道!”吴茜莹道,“答案是‘藕’!又是丝又是蜂窝!”

    她笑道,“轮到我出谜面了,‘小时苗青不怕霜,长大接过露锋芒,黄金子儿磨成粉,压面做饼喷喷香’。”

    “是小麦吧!”明惜玉笑道:“我出的谜面是‘生在高山一身青,各州各县有我名,客来堂前先请我,客去堂前谢一声’。”

    “答案是茶。”邹雪勤道。

    席散,韦潇然要留在王府里与丸子同宿,大人们也随他们了。

    厢房里,司徒紫秀在处理工部的一些事务,与叶落樱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嗯,大概就这个月确定下来吧,宜安侯去世之后,吏部侍郎从缺,我拉的严春上去填补的,这次六部抽一部分人出来和京外的官员调职,也是我提议的,反正管京城的事也是事,管京城外的事也是事,若他们适应不了,只能辞职了。”

    “我离京已久,月端管理工部管理得挺不错的,我这边已与皇兄商量过,我打算从明面上退下来,换月端上去。”

    闻言,叶落樱诧异地看向他,“我们不是暂时都不打算离京了嘛,你怎么的突然还要退下来——”

    “总要把机会让给年轻人呀,如此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了。”司徒紫秀道。

    **

    丸子的厢房里,他无奈地看着裹子和串子也躺在自己的床上,“你们为何不回自己的厢房里睡,偏生都要挤在我这儿。”

    裹子笑道:“潇然弟弟来了,我们自然要陪他玩耍。”

    “这般时间,还玩什么——”

    串子道,“大哥这就不懂了,男子汉大丈夫,晚上才是我们的时间。”说罢,他掏出一副精致的纸牌,“我们来赌压岁钱吧。”

    “……”丸子无语。

    韦潇然看着他们,也很无语。

    好不容易把裹子与串子都弄睡了吧,这两人睡相还不好,颠三倒四的,把床都占了。

    丸子只好带着韦潇然到旁边的厢房里睡,韦潇然还是那副面瘫的模样,没有任何睡意,但宽了衣,躺在丸子身边,就往丸子怀里钻,跟豆豆赖在哥哥怀里一模一样,丸子也没有在意,且在他一贯亲了亲自己的嘴唇后,他还是没有在意,摸摸他的头道,“快睡吧,已经很晚了。”

    “嗯。”

    **

    翌日。

    叶落樱带孩子们回镇国公。

    老夫人瞧见孩子们就欢喜,叶落樱就在旁边与洪氏商议镇国公的大寿饮宴事宜,她道:“今年还是热闹些吧,咱们国公府素来低调,一次半次的奢华也不碍什么事。”

    “我也认为如此,且今年是大寿,你舅舅与正儿都会回来。”洪氏道。

    老夫人对此完全没有意见,随她们摆弄,直到吴茜莹也回来了,院中就更为热闹了。

    洪氏道,“大概再有三天吧,绘儿与小景就能到京城了,还有风容,说起风容这孩子,至今还未成亲是哪般。”她问道,“伊伊,舅母要给他寻个对象吗——”

    叶落樱扑哧一声笑了:“舅母不用担心他,他对女孩子没兴趣。”

    洪氏诧异地道,“他,他,他竟是……”

    “嗯,他爹娘接受了,只盼他能寻个合心意的男子,只要开心也无妨。”叶落樱笑道。

    吴茜莹道,“娘亲,其实京城很多王侯公孙之家的公子也是个断袖,只是没好意思暴露出来,都偷偷摸摸地玩而已,我之前就听沛瑶说过,他夫家那边有一个叔辈就是如此,只是他虽然成亲育有儿女了,但在外头还藏了小倌,之前还闹到过原配去捉奸呢。”

    洪氏叹声道,“对于这些事,不是哪一对父母都能接受的,但隐瞒女子,与之成亲,却很是过分,试想我嫁了这样的男子,还不难受死么。”

    几人聊了许多,日落西山,用过膳食才散去。

    叶落樱带着孩子们回到王府,正好就遇见从宫里来的太监,他说司徒紫秀还要在宫里议事,要晚些再回来。

    **

    九月初一,镇国公大寿,镇国公府所有儿孙齐全为镇国公贺寿,场面十分热闹,来的亲朋戚友非常多,吴绘盈与蒆景的女儿都三岁了,是个很可爱很精灵的小女孩,祝辞说得特别溜,一看就知道是风容教的,逗得镇国公哈哈大笑。

    蒆景虽然还是从前的模样,但是对吴绘盈极好,即使他不说,吴绘盈也懂他想什么,洪氏瞧着,总算觉得自个儿最挂心的这个小女儿没有选错人,一再要他们留在京城小住,风容麻溜地替他们答应下来了,而自个儿则终日流连各种风月场所。

    镇远将军难得回京,自然日日都去拜访亲朋,吴正赢找严陌他们玩儿,且与他们同来京城的,还有吴正赢身边的一个副将,不是京城人士,也暂住在镇国公府,吴正赢天天带着他出门,没个影子的,洪氏倒也放任难得回京的他们玩玩闹闹的。

    娶了杜歆怡的严陌,打量吴正赢身边俊俏的男子,笑道:“你这家伙可真不一般。”

    “他叫柳枝,柳树的柳,树枝的枝。”吴正赢介绍道。

    严陌大方地与俊俏男子打招呼,然后蹙眉道:“可是你打算如何和你爹娘说,还有你爷爷奶奶,你爷爷刚过的八十大寿,你可别气着他老人家才好。”

    “所以我打算先与伊姐坦白,你也知道,伊姐对我爷爷奶奶爹娘他们最有办法了。”吴正赢见身边的柳枝有些不安,握住他的手笑道,“且伊姐最是个不会看轻人的。”

    严陌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只与他们笑闹几句,待得姚又铭来了,正式叙起旧来。

    **

    叶落樱摊在凉爽的木地板里昏昏欲睡的时候,丫鬟通报吴正赢与柳枝来了,她懒洋洋地坐起身示意丫鬟请他们进来,只是当她看见他们手牵手走进来后,懒洋洋什么的昏昏欲睡什么的,通通都不见了:“……”因为她的头开始痛了,还十二万分的剧烈。

    “伊姐。”吴正赢牵着柳枝跪在她跟前,认真道:“我和柳枝是真心相爱的。”

    叶落樱扳起脸道,“你就是在我面前跪贴钉板也没用,你是舅舅的独子,我不能替他做决定,拐了别人家的独苗子去搞什么断袖。”

    吴正赢道,“我知道伊姐有办法说服爹娘的,你曾说过自己喜欢,才是最好的,我不是什么断袖,我只是喜欢的人,他刚好是同性而已,我喜欢与他驰骋沙场的感觉,他是谁都无法替代的,我也不能明知道自己喜欢他,还与别的女子成亲。”

    他道,“小景与寻常男子不同,你也能说服爷爷奶奶爹娘,让绘儿嫁给小景,我喜欢的人,他也与寻常女子不同,他虽然不能为我生儿育女,可我也不能为他传宗接代,我们付出的都是一样的,希望伊姐成全。”

    叶落樱道,“小景的情况与你的情况不同,最起码在男女搭配这恒古不变的道理上,绘儿与小景都没有逆转,我成全你没用,你始终还是得求得你父母亲的同意。”

    吴正赢听到她话语里的松动,喜道:“伊姐一定会帮我们的。”

    叶落樱无奈地气恼道:“我怕我不帮你们,你们得气坏我爷爷奶奶我舅舅舅母,混账小子,真是从不让当姐姐的省点心,一个是这样两个是这样三个都是这样,都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们什么,这辈子竟要如此担心受怕。”。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