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番外十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韦笑寒义正言辞地道:“茜儿,我对天发誓,我韦笑寒的身心都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我!不!信!”吴茜莹一字一顿地道,韦笑寒与崔芝婧纠缠在一起的那一幕,深深地刺痛她的心,一想起心就如同刀子剜似的撕啦啦地疼。

    “若我说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劈死你这个混蛋好了!我要带着孩子们改嫁!”吴茜莹呜咽道,“姐姐说了,对于渣男就不能心慈手软,我对你好,你却背叛我,我还留在你身边作甚,还不如换一个男人!”

    韦笑寒被她这番惊天地的言论吓得心狠狠地一抖:“你不能带着我的孩子去唤别人爹,茜儿,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那都是药的问题,是我被下药了。”

    “我们那那么多人呢,谁都没有被下药,这么巧合,就你与崔芝婧被下药了,骗鬼!”

    “我就算骗鬼骗谁都不会骗你,你若不信,我把事情调查清楚给你,可你莫冲动,在事情调查清楚前,你先别生气,气坏了自己多不值得呀。”

    吴茜莹重重地哼出一声浓浓的鼻音道,“你若无法给我一个交代,我就休夫啦!!”

    “我一定会把事情调查清楚的,你要相信我,先别生气了,今天累了一天,今晚好好休息吧,我就在隔壁的厢房,你有事便唤我。”

    **

    翌日,女孩们带着自家随行的孩子,几乎都挤在了叶落樱这边。

    小孩子们在阁楼的一边玩耍,大人们就在另一边饮茶吃糕点以及吐槽那些男人们的事,吴茜莹道:“我对什么鬼表妹真是一生黑,太讨厌了,这世间的男子又不是死绝了,就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偏偏喜欢勾引别人的夫君,还是自己的表哥,不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吗!她们倒好,不是窝边草还不吃!”

    “尤其是那些庶出的,不懂得爱惜自己,自甘堕落,以为爬上床就是飞上枝头的,更更可恶,上次阿钰哥哥有一个表妹也是如此,气得我直接与母亲说,收下这个表妹,那就休了我好了,这才罢休而已。”嫁给善安侯府世子左云钰的虞婉柔气恼地道。

    女孩子说起这些话题来,总是没完没了的,直到夕阳西下,各个男的来接回自己的媳妇儿,犯了错的,还交代事情的调查结果,韦笑寒对冷着脸背过身故意不看自己的吴茜莹软声求饶道:“茜儿,我调查好了,是她捡了一个荷包,打开荷包里的东西来看过,之后就中了女眉药了,我搀扶她起来的时候也碰到,所以才会那么糊涂……”

    “那她有事也不该直接求到你面前,你未婚也就算了,可你已经成婚了,她就算有再再再大的事,也该通过我来告诉你,并不是约到隐秘处拉拉扯扯,叫人徒生误会!”吴茜莹恼道,“若不是荔儿刚好发现,那你们、你们早该不清不白了!”

    韦笑寒对天发誓道:“我知道错了,日后绝不再出现这种事。”

    “若再犯,我就真的带着孩子另嫁郎君!”吴茜莹恨恨地道。

    韦笑寒再三保证道,“再也不敢了。”

    他们两的这事儿,至此才算完。

    **

    再到范静宸与常如意。

    常如意一直窝在常可心他们的院子里。

    范静宸来找她,她也不愿意开门,他就在门口道:“如意,对不起,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心里有这么多委屈,一直以来因为家中的人都是这样,我也没有认识到自己没有做到一点夫君该做的责任,从今天开始不会了,我会好好爱护你的,你原谅我吧。”

    常如意咬着唇忍住泪道,“我早就心凉了,那些热切,早就在你一次又一次的随便中磨灭了,你如今叫我原谅你,我竟都不知道要原谅你些什么了。”

    “我会学着做一个好丈夫,爱你疼你护你,不让你终日受尽委屈,母亲那边,我也会与她说的,你若不喜欢那些妾侍通房,我全都可以不要,若母亲苛责你,我也会坚定地站在你身边,不为了叫母亲不生气而叫你受了委屈,你别再难过了。”

    “我娶你,并不止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是真的喜欢你才娶你的,这些年叫你受尽委屈,是我太该死了,我愿意用余生来弥补这些大小过错,你能原谅我这一次吗?”

    泪终究还是从眼眶里跳了出来。

    常如意抹着泪,心止不住地疼了起来,“话说得好听罢了。”

    “我发誓,若我说的,今后做不到,我便还你自由,不再让你为我这样的男人哭泣。”

    **

    夜半,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没多会儿就哗啦啦地作响。

    叶落樱收起舅舅传来的信,笑道:“再有一天,他与正儿就该到行宫了。”她道,“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了,正儿这孩子还不愿意娶媳妇儿,天天被舅舅叨念得不行,这次信里也喊着叫着要我给他相看女孩子。”

    司徒紫秀道:“我倒觉得他不随便很好,如我这般,只与自己喜欢的人相守。”

    叶落樱道,“你放心,镇国公府的男人都很专一,你瞧瞧爷爷就没有侍妾,舅舅也没有,虽然舅母早年有意给舅舅找个通房放在边关,但都被舅舅拒绝了,且自从孩子们各自找到幸福,朝局又稳定后,舅母就去边关陪舅舅了,天天开心得不行,信里每一个字都能洋溢出来似的。”

    “就是正儿这小子,越长大越没个正经,竟还与军中的将领去邻镇玩耍,还玩到小倌馆里去,气坏了舅舅,把他揍了一顿狠的。”叶落樱叹道,“我如今都在想,正儿这孩子莫不是偏好男色吧,若是的话……镇国公府可真的要乱了。”

    司徒紫秀笑道,“若是,你是支持他还是不支持他?”

    “我会选择先治一治我的头疼。”叶落樱无语凝噎地道,吴正赢是镇国公府单传的,虽然从曾爷爷那代起血脉就不太纯,不如正统的大家族,但到吴正赢这一代,好歹是镇国公传承的血脉,也不知道还算开明的他老人家许不许自个儿孙子如此这般胡来歪去……

    **

    大雨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声声如泉滴,叫人慵懒。

    铺着软垫子,放着干冰的阁楼里,叶落樱枕着司徒紫秀的大腿看书,小女儿豆豆被三个哥哥带在旁边玩着自家娘亲特设,命人打造的如山似的积木,时而笑声不止,待得玩累了,又被哥哥们哄着睡觉。

    串子问他娘:“母亲,小姨她们今天不过来吗~”

    “下雨呢,谁都只想在院中休息。”叶落樱头也不抬地道。

    裹子道,“下雨也很好玩呀,大人们真是太坏了,都躲着它们,它们多难过呀。”他说着,就站在阳台的木栏边,伸出手去接住滴落的水,冰凉的触感舒服地遍布全身,“母亲,我可以出去吗~”

    “不可以。”叶落樱毫不留情地道。

    虽都是同年,但作为大哥的丸子温柔道,“雨水虽好,但淋了会受凉生病。”

    裹子道,“母亲不是大夫嘛,生病了就让母亲治好,不就行了吗~”

    “我的医术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叶落樱抬眸道,“别人都不想生病,你倒好,上赶着生病了,这大雨天的,淋轻了还好,若淋重了,以后得留下后患,那可糟了。”

    串子笑着凑到叶落樱怀里,但一瞬间又被自家父亲揪起来提到一边道,他郁闷地撇撇嘴,委屈地对叶落樱道,“母亲,父亲欺负我。”

    “你父亲惯来是个小气的,你原谅他吧。”叶落樱摸摸串子的头,八岁的孩儿了,还是像小时候似的粘着她,只是随着年纪增长,爱吃醋的九王爷从不让他们靠她太近,她笑道:“唔,若是无聊,母亲教你针灸如何,这玩意呀,可消磨时间了也可有趣了。”

    叶落樱摸向串子的手,一个一个地数着穴道,串子听得蒙呼呼的,丸子道:“母亲,针灸有何用处呀~”

    “针灸的用处可多了,可以治病也可以预防病还可以保健,就像一些无法根本的老旧患风湿痛什么的,针灸的用处就比敷药明显且有用,可以帮助到很多有需要的人,不过学习起来是个漫长的细致活,若不能用心感悟,那还是不要学的好。”

    “母亲想要我们继承衣钵么。”裹子歪歪头问道。

    叶落樱点头又摇头,“若你们有兴趣走这条路,再艰难我也会教你们,可若你们对这条路没有兴趣,我便不会强逼你们,我生养你们,并不是为了你们有出息,回报我什么的,我只是希望你们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幸福的自在的,所以我尊重你们所想所选。”

    “我喜欢母亲行医时的样子,但我更想像父亲像外公像世子哥哥那样行军打仗。”裹子想了想笑道,“我希望驰骋沙场,感觉风狂野地迎面吹来。”

    串子抿抿唇,思索了很久很久地道:“母亲,我可以什么都不做吗,每天吃喝玩乐,陪着母亲,陪着弟弟妹妹们,想睡的时候就睡,想与谁玩耍的时候就与谁玩耍~”

    “那你呢,丸子。”叶落樱看向长子。

    丸子灿烂地笑道:“我希望像母亲这样救死扶伤,母亲总有老去的那一天,听说能医不自医,如此我便可以为母亲诊治了,日后弟弟妹妹们受伤了,我也可以为他们抹去疼痛。”

    哎呀,她家长子怎么就这么温柔呢。。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