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6章 番外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最近,除了比较爱睡觉外,叶落樱并没有其他孕感敏感的问题,所以磨破了嘴皮子才得到老夫人与洪氏的答应,让她随往年终尾祭,洪氏因要留京照看老夫人与府邸各种事宜,就嘱托了同去的蓝吴氏帮忙照顾她。

    即将出发前一天,叶落樱与司徒紫秀走在京街买东西,迎面就见一老一少的女乞丐沿途向人们讨钱,她原是没有注意的,随手就要递去一锭银子,可那矮点的女乞丐突然惊慌地往老乞丐身后躲,她才好奇地看过去,忽而低笑道:“原来是珍夫人呀。”

    叶落樱轻巧地将被唐珍珠躲开的银子扔进老乞丐的碗里。

    就在半个月前而已,柳舒琦在大婚前就把唐珍珠完全弄得进不了王府了,唐珍珠与她母亲陈氏打算回到宜安侯府,但里头是她给她们准备的‘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继室找了个与唐珍珠有几分相似的男人,说唐珍珠根本不是陈氏与宜安侯的孩子。

    还污蔑陈氏在念佛的时候,还与男人厮混,气得宜安侯大病一场,至今还未好起来,继室将陈氏与唐珍珠赶走,连带陈氏所生的庶子,都被继室狠厉地赶走了,适逢天下暴雨,庶子病倒,他们没有钱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沿街乞讨药费了。

    毕竟,被赶出来的人,哪儿都没有愿意帮忙,不过是个妾与庶出,没人愿意雪中送炭。

    叶落樱走近她们低声道,“当日你们就是如此一步步害死吴氏与璎珞的,我还愿意留着你们的狗命,你们该谢天谢地了。”要她们死去,还不如要她们活着受尽一切苦难与折磨。

    司徒紫秀怕她们伤着她,连忙将她捞进自己的怀里,陈氏在听到吴氏与璎珞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珠子,她张张干涩的嘴,想说什么,但司徒紫秀一点儿都不愿意听地揽着叶落樱绕过她们,径直往前走去。

    **

    年终尾祭启程那日,王府带出去的东西,足有十车,叶落樱看着那阵仗,头都要疼了,无奈地道,“奶奶与舅母也太紧张太小题大作了,你也是的,就随着她们胡来,苍山那边又不是什么都没有的荒地,需要什么都从京城带去嘛。”

    “我不答应,她们便不让你来了,始终是她们的心意,带上也无妨。”司徒紫秀笑道,他看着书之余,喂给她半块燕窝糕,“车程还要走上大半天才能扎营,你先睡会儿吧。”

    叶落樱打着呵欠,枕着他的大腿而躺。

    日落霞光翩然洒落大地时,大队在一座无名山脚边扎下帐营,叶落樱揉着眼睛醒来,人已经躺在帐营的软塌上,火盆将营子烘得暖暖的,坐在桌案后批阅事务的司徒紫秀见她醒来,走至塌边给她披上厚实的白狐狸毛披风,还未语,帐外传来女孩子欢喜的惊呼:

    “下雪了!”

    叶落樱瞬间睡意都跑走了,一骨碌起来就要下床:“是初雪诶!”

    司徒紫秀给她束好披风的带子,给她套上袜子穿好鞋,才许她下床出去。

    因为是初雪,大大小小的帐营外都站了人感受那点点冰凉,叶落樱伸出手去接雪花,用打湿的小手儿去摸司徒紫秀的脸,就听吴茜莹兴高采烈地跑过来道:“姐姐醒啦!”她身边还跟着韦笑寒。

    叶落樱笑应道:“刚醒,你用膳了吗?”

    “我就是来找姐姐一同用膳的。”吴茜莹咧嘴笑道。

    司徒紫秀从丫鬟手中接过伞,给叶落樱打上,几个就看着雪花闲聊,没多久,就见刚成亲,满脸都是红润的柳舒琦,在不远处的帐子外与几个姑娘说话,远远地瞧得他们,还微微福身见礼。

    “看来,她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叶落樱低声道。

    吴茜莹道,“我是有听说垣王对她似乎挺好的,也没有故意冷落,她呀,手段还挺厉害呢,把垣王府的妾,都弄走了,然后又换上自己的人了,不过听说垣王没有碰新的妾侍,像第二个唐珍珠般独宠。”

    “柳恰如他们分家的事,也已经确定下来了,相信初春时候,该轮到他的婚事了。”韦笑寒道,“柳二爷好像从一开始就不赞成礼部尚书加入大位之争,但阻止不了礼部尚书执意为之,他才提出分家的,之前柳老太太还一直反对呢,直到礼部尚书被牵连进刺杀麓王的案子里了,才无奈地同意下来。”

    叶落樱道,“还算柳老太太拧得清,起码日后出事了,柳恰如他们一家还能躲得开。”

    **

    初雪下了没多久就停了,只在地面铺了一层薄薄的白纱,之后数日都没有再下过雪,于是大队人马顺利地去到苍山的行宫,也不知道是上天眷顾还是他们幸运,才去到行宫而已,雪就无声地下了起来。

    而这一下就是一整夜,人们扔下疲惫神清气爽地醒来,大地便积了厚厚的雪,叶落樱一脚踩下去,积雪把她半条小腿儿都淹没了。

    蓝月端受母亲之名过来给她送补品,叶落樱笑道:“雨姨也是的,竟劳烦表哥走这一趟,下次打发丫鬟过来就是了。”

    “入口之物,应当谨慎。”蓝月端看着她没有什么变化的面容,因为披风遮挡,也看不见隆起的肚子,只道:“天儿冷,你怀了孕,别总是出来受凉。”

    叶落樱从披风里伸出捧住精致手暖的银篓子的手,道:“鹂贵妃送的,里头烧的是药材,能从皮肤入骨,由内而外的暖身子,所以表哥不用担心我会受凉。”

    她道,“表哥来了,就进去坐坐吧,茜儿与笑寒他们几个都在玩花牌,要用完膳才走。”

    蓝月端没有婉拒的必要,就答应留下来了。

    叶落樱笑道,“我听舅母说,雨姨此次来年终尾祭,是想要给你寻门亲事的。”

    “嗯。”蓝月端道,“我已说全凭父母之命。”他不像母亲再为他担心了,毕竟人死已不能复生,他再执着也无用,徒增亲人伤心而已,还不如听叶落樱的,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至此,叶落樱对他总算放下心来了。

    **

    翌日,大雪在阳光下不情不愿地停下来了。

    积雪足有叶落樱大腿那么厚,于是便建议打雪仗,请了所有关系熟悉的人来玩,虽然这一次吴绘盈几个年纪小的都没有来,但关系好的人,来了还是不少,她看着众人笑道:

    “为了我能更好的参与,我决定这一次打雪仗男女搭配,定了亲的,与成了婚的,或是兄妹的一对一组,其余的人嘛,全都抽签儿,有武功的,与没有武功的一组,这样搭配。”

    最后的搭配就是,叶落樱与司徒紫秀,吴茜莹与韦笑寒,蓝月端与蓝沛瑶,范静宸与范菁玉,邹雪勤与常可心,明锦河与常如意,明永昶与凑过来帮忙的香菱,柳恰如与邹六。

    因为刚好八队,能分成两组,又抽签决定哪四对一组,当中还加入兵捉贼的游戏,且赌资是一对一百两,谁被谁抓了,就要罚一百两,谁被谁救了,这一百两就送给谁。

    兵是吴茜莹与韦笑寒,明永昶与香菱,蓝月端与蓝沛瑶,邹雪勤与常可心;贼是叶落樱与司徒紫秀,范静宸与范菁玉,明锦河与常如意,柳恰如与邹六。

    唯一的规则是,作为武器的雪球只能由没有武功的人扔出,若有武功者不小心扔出雪球,就要罚款一百两,胜利的那一队可平均分得,游戏的范围就在附近的四个花园子。

    游戏开始,叶落樱被司徒紫秀抱着跃过重重屋檐,躲在一个角落里裹雪球,司徒紫秀怕她受凉,给她裹了三四个就不让她裹了,自己裹了递给她放进深蓝色的布包起来。

    这时候,一把熟悉的声音疑惑地响起,“你们这是在干嘛呢。”

    叶落樱转脸看去,就见魏凡轩与几个世家公子从另一处院子里走了过来,她笑道:“一边打雪仗,一边玩兵捉贼。”她还示意他们动静小一点儿。

    礼数后,魏凡轩道,“九王妃总是能这般热闹。”几句闲话之后,就不妨碍他们地走了。

    叶落樱用捡来的小树枝拨弄雪花,狐疑地问道,“这一次,魏灵霞好像也没来吧,蒋黛儿也是,最近好像很少听到魏灵霞与蒋黛儿粘在一起的消息,蒋黛儿好像不怎么出门了。”同样的夏至燿也没有来,而她已经不会刻意打探夏至燿的事情了。

    司徒紫秀道,“的确都没来,蒋家就来了蒋灿尔与蒋霏儿而已。”

    不远处突然吵闹起来,是兵在捉贼,叶落樱忙扑捧起布包扑进司徒紫秀怀里,叫他带自己跃起来看热闹,就见吴茜莹与韦笑寒对阵明锦河与常如意。

    吴茜莹那劲儿可比寻常千金小姐都大的,扔起雪球来,也不知道手下留情,不过明锦河是个绅士,把常如意护得好好的,两对人追追逐逐的,不多会儿明永昶与香菱也来了。

    明锦河见他们前后包抄,自个儿打不过,连忙带着常如意就跑。。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