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章 一念地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叶落樱与司徒紫秀三朝回门那日,齐安侯府的人也在镇国公府凑热闹。

    女眷们都聚集在叶落樱出嫁前所住的院子左边的凉亭里,蓝芷瑶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向右边凉亭里的男人们,尤其是一副得到珍宝似的司徒紫秀,再看在长辈们的谈话里,娇娇羞羞的叶落樱,将心里萦绕好久的疑问问出口:“表姐,为何出嫁得如何突然?我们这些当妹妹的,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坊间传言也是各式各样。

    叶落樱将于镇国公他们说好的说辞掏出来道:“爷爷一相熟的相师说我命中有一劫,需成亲之时化解,若过了那日的子时未能化解,我就会死于非命,所以婚礼才会如此匆忙。”她笑道,“且,我与王爷本就有约定,只是将这个约定提前实行而已。”

    含糊的言辞,配上她害羞的表情,蓝沛瑶掩嘴笑道:“表姐与九王爷果然有情。”

    “你们也知道的,如今朝局不稳,府与府之间的姻亲,总会受到牵连,我本欲待朝堂安定时,再与他单单纯纯地成就这件好事,没想到……”叶落樱道,“礼部已算好日子,婚宴会在下个月的月中举行,我们不过是提前礼成而已,别的还是依照族制仪仗走的。”

    “不管如何说,九王爷确实是一位出色的男子。”蓝吴氏不无羡慕地道,她也不知道镇国公府这位外姓小姑娘走的是什么运,怎的什么好事都被她遇上了,幸好也算是自己家,不然还真是会免不了俗套地妒忌呐,“父亲似乎也很是满意,瞧他高兴的模样。”

    说说笑笑至午宴散去,几个小辈又窝成一堆在说体己话,不知怎的,说起丁香,吴茜莹嗤声道:“没有证据证明毒不是她下的,柳舒琦又一心要轻饶她,自是被放出来了,原来也只是继室之女罢了。

    家中财力是有一些的,早年买了个小官一步步走上来的,后来又打回原型了,一直成不了气候,之前不过是仗着唐珍珠庇护,在名媛圈中占有一席之地,如今柳舒琦成为垣王未婚妻,婚期又已定,哪儿还有她们的立足之地,加上这一次谋害未来垣王妃的罪名,丁家怕是在京城呆不下去了。”

    蓝芷瑶道:“我听说,皇后娘娘又给垣王挑选了几个名门的庶出送进府中为妾,倒没有听说唐珍珠如何了,不过垣王喜欢她喜欢得紧,想来不会轻易失去宠爱,但她现在极少露面是真的,垣王即使出席宴会,都不带她,或是什么姬妾。”

    “近来,魏国公府频频举行宴会什么的,颇有拉拢之意,我跟着小姐妹去过一次,也没见到垣王带唐珍珠出席,但有看见宜安侯府的嫡小姐唐珊瑚前来玩耍,魏家还挺照顾的。”蓝沛瑶吃着糕点道,“那魏世子不是尚未定亲么,那唐珊瑚十分粘他,不过才十岁,定是没什么盼头的。”

    “自是,要说也要说那宜安侯继室韩氏的表亲钱家,我原来无心再关注他们的事,不过昨日出门的时候,在世子哥哥家听到世子哥哥的表妹说起的。”吴茜莹气恼地道:“韩氏处处为已到适婚之年的外甥女谋亲,说到世子哥哥的表妹家,可大想头了,要塞给世子哥哥为妾,我气得差点儿没忍住跑到宜安侯府问她要不要脸,好在侯夫人已然婉拒了。”

    蓝沛瑶不解地看着她:“可是,韦世子至今尚未婚配,有人问询,那是正常的吧?”

    吴茜莹差点被她的疑惑呛出一口茶水,咳嗽道:“你你你不懂!她如此作为,实为拉拉拉拉拢志安侯府呀,他们宜安侯府可是光明正大站在垣王那边的!!”

    “朝堂一再动荡,只可怜了那些成为棋子的女孩。”蓝芷瑶叹息道。

    叶落樱道:“不过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罢了。”

    “这世间始终少有女子能像表姐这般洒脱,说一不二。”蓝芷瑶意有所指地道:“每次更了解表姐一些,每次我就更佩服表姐一些,若我也能学得表姐一二成就好了。”

    “芷瑶这话抬举我了。”叶落樱道,“我也曾在地狱里挣扎过。”

    蓝芷瑶道:“能成功地挣扎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多少人跳下去之后,始终没法再走出来呀,且越是怀念天堂,越是在地狱里泥足深陷,直至永不超生。”

    “姐姐,你怎的说的这些,我都听不懂呢!”蓝沛瑶茫然道,忽然咋呼道:“啊,你是不是还在为永嘉王世子离京而难过呀!”

    蓝芷瑶摇头道:“不是,他的拒绝之意那么明显,我还想着他作甚呢。”

    “可是,魏国公府为永嘉王世子设宴送别那日,你明明还在看他——”蓝沛瑶道。

    “——你想太多了,我没有。”蓝芷瑶无奈地道,“你这些话,在我们这里说说便算了,莫要在谁的面前说漏了嘴,叫我难堪。”

    叶落樱见她确是没有什么执念,悄悄地放下心来,只听蓝沛瑶应道:“我知道的。”

    待她们用完晚膳离去后,叶落樱慢条斯理地在房中收拾一些必要的东西带去九王府,最后带着那支木簪,去到府中的佛堂里,将它放在唐璎珞盖着红绸的灵牌后面,才带上几箱物品,与司徒紫秀回九王府。

    翌日,叶落樱与司徒紫秀进宫,向庆和帝和魏皇后作婚后的请安,鹂贵妃也在旁侧,当着庆和帝与司徒紫秀的面前,魏皇后倒是不敢说妾侍的事,但当她邀请自己与鹂贵妃去御花园散步时,提起来了,不过未待她拒绝,已被鹂贵妃把话题扯开了。

    魏皇后虽气恼,但因还不是和鹂贵妃撕破脸的时候,所以并没有再提起了,只与她们绕了一圈,就说疲乏要回宫了,而待她一走,鹂贵妃笑道:“她惯来如此,你无须在意。”

    当年魏皇后没少往她身边塞宫娥,那些个宫娥个个妩媚之姿,每每都想勾庆和帝的魂,她便也成全她们的念想,给她们机会爬上龙床,走上那条看似富贵,实则布满荆棘的路,可又有多少个人,在怀上龙嗣后,还能安然活下去的?

    即使是魏皇后的人,她只要不愿你诞下孩子,就绝不会叫你的孩子能顺利地活下去,而那些被荣华富贵迷了眼,一心踩着别人尸骨上位的女孩子,她也从不会去可怜同情她们。

    “是。”叶落樱淡然地应道。

    几许闲话,鹂贵妃道:“十七那日,本宫要去相国寺祈福,你可要一起?”

    “宫里不也有佛寺吗?为何娘娘还要特意前往相国寺?”叶落樱不解地问道。

    鹂贵妃目光柔和道:“本宫有一女早年亡逝,因尚未出嫁,没有夫家,便安于相国寺,每逢生辰死忌,本宫都会前往相国寺粗略祭拜,这也是陛下特许的。”她忽而笑道,“说来,初次见你,便是在相国寺山脚下。”

    叶落樱惊讶道:“难道相国寺小师父代为赠送的那瓶药,是娘娘的?”这药,至今她都没有用过,至今都仍放于她镇国公府的卧室暗格里。

    “是呀,不过当时不知道你是镇国公的义孙女,不好表明身份,再遇你,倒不觉得此事有什么值得特意说出来的。”鹂贵妃道,“且你医术了得,我那瓶药,怕是没什么用处。”

    她囧囧地笑道:“心意无价,十七那日,既然娘娘盛情邀请,便同去吧,弟媳正好顺道去祭拜祭拜姨母。”

    “是朝云么?”鹂贵妃问道,瞧得叶落樱颌首,她道:“朝云是个奇女子,可惜……老天爷实在待她不公,若当年不是宜安候使了手段,朝云绝不可能会嫁于他。”话语中,尽是哀叹。

    叶落樱却有些茫然地道:“为何娘娘说宜安侯使了手段?我听茜儿说,当年宜安侯十分用心追求姨母,姨母感动不已,才会下嫁的,怎料突然冒出个妾侍将宠爱都抢了去……”这自然不是吴茜莹说的,而是作为吴朝云的女儿唐璎珞脑海中固有的记忆。

    “你们小辈,自是不知道当年的一些事,这些事,原也不该由本宫这个外人来说。”鹂贵妃自知失言,无奈道:“你若想知道她的事,大可以问镇国公,当年他老人家差点儿没把宜安侯这个混账打死,宜安侯曾闹到过陛下跟前,本宫才知道一些大概。”

    这时,司徒紫秀来找她回府。

    叶落樱自知鹂贵妃决定不说定不会再说,便也告退了。

    马车上,她沉吟道:“我觉得我母亲嫁给宜安侯一事有什么内情,你派人帮我查查当年的事,掘地三尺也要始末清晰。”

    **

    志安侯府,韦姝嫣的院里。

    叶落樱每月都会不定期地来两次,瞧瞧昏迷的韦姝嫣的情况可否需要改药方等事宜,诊疗之后,坐于院中,与韦笑寒闲聊一二,只听他笑道:“你与九王爷的婚事,坊间至今还在热播不止,近来也没少人想从我这里打听具体情况。”

    “怕是你说你也是惊讶的那一个,他们也不信吧。”

    “所以我特别委屈,近来连宴席都不去了。”韦笑寒十分无奈地道。。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