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 幕后凶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小姐,您还是休息会儿吧,义诊后又在礼部尚书府奔波,回来还看太医院往昔病例至今,太阳都要下山了,您莫要累着了。”香琴端着放有热茶的朱红色托盘进来道。

    叶落樱头也不抬地道:“太医院病例不能久借,我要快些看完,你放下热茶后退下吧。”

    香琴轻声应下,转身离去前,犹豫地道:“小姐,婢子想请两日假。”

    “行,你去管事麽麽那确定假期的时间便可。”叶落樱爽快地道。

    近来,叶落樱总是把自己的时间用任何事塞得满满的,即使得了空闲,只想睡觉,没有任何心思再去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司徒紫秀也识相地没有来打扰她。

    翌日便听闻柳舒琦中毒一事,确定真凶是丁香了,作证的人,是带丁香前往尚书府的其中一个姑娘,即使丁香再三否认,但证据确凿,虽然柳舒琦一再表示自己不追究,但丁香仍被不愿意轻饶的柳尚书拖进大牢。

    一连几天,相关的消息,都被吴茜莹在饭后传进叶落樱的耳里,也是一连几天,她终于将太医院的病例看完了,刚收拾好一本本厚重的黄皮封书,小丫鬟急急跑来道:“小姐,香琴姐姐的娘亲来了,说要找香琴姐姐,但是香琴姐姐自前几天请假后,一直都没有回过来呀,如今香菱姐姐在安抚她。”

    叶落樱虽小丫头去到后院小门旁的偏厅,就见一约莫三十多的妇人哭丧着脸道:“我家琴儿说好,四天前要回来给我送钱,可是……我等来等去都没等到人,便大胆前来府中寻找,可你们说琴儿的确请假,且一直没有回来,怎会如此呜呜,她不在此处,又没有回家,她会去哪里嘛,我、我与她哥,还等着她的钱救命的呜呜呜呜呜呜!”

    管事麽麽递出香琴签名又按了手指印的请假条给妇人看,道:“她的确四天前就请假了,假期是小姐应下,我批的,因她到了时间还没回来,我还以为她要多请两日,今正要问询小姐时,你就来了……”

    “她没回去,她真的没有回去,我、我也不是泼妇人,没想讹你们国公府的钱,但我琴儿真的没有回过家里去呜呜呜,我与病儿可全倚仗她了,她怎能、怎能扔下我们!!”妇人哭喊道。

    叶落樱道:“许是回家途中出什么事了,大娘莫急,我马上派人沿途去探查。”她弹指间,已有国公府的家丁跑过来应声,她又对妇人道,“或者大娘你告诉我,你儿子患的是什么病,我可以前去看看。”她会医术早已不是秘闻,香琴却从未告诉过她,她家哥哥得了病,若她求到她面前,她这个当主子的,定不会推托。

    闻言,妇人神色犹疑,目光闪烁,支支吾吾地道:“小、小病,就不劳烦小姐了。”

    “大娘,我家小姐医术了得,不管小病还是大痛,都甚有法子,你尽管说便是。”香菱道,她虽知道香琴有一母亲与一哥哥,但也从未听说过她的哥哥有什么病,若知道,她早早便会提议香琴请求到常常义诊又菩萨心肠的叶落樱跟前了。

    “不,不,我等贱民,怎敢劳烦大小姐。”妇人还是坚持地拒绝道。

    这时,其中一个家丁回来了,他面色沉疑地禀报道:“小姐,香琴在吴府衙里。”

    妇人惊慌地叫道:“我琴儿犯案了吗,不,不可能的,定是误会,求小姐——”

    “——不是犯案了,是溺毙了。”家丁见妇人欲要扑向自己,连忙快语道,“遗体是三天前在南央河发现的,因为一直没有人来认领,问附近的人,又没人认识,本要送去义庄的,但因为她身上带着数张大面额的银票,吴大人有所怀疑才会暂时留下她的遗体。”

    如遭雷劈的妇人听得银票,碎掉的心,似乎又不那么痛了,抹泪道:“她果然是要回去送钱给我们,琴儿她没有扔下我们不管呜呜呜呜,苍天呐,你怎能叫她就这般去世呀!”

    叶落樱对这位满心满嘴都只惦记钱的妇人,渐渐地不喜起来,她淡然地对家丁道:“如此,你便带这位大娘去吴大人那处认认香琴吧,再有什么事,回来禀报便可。”转头又去吩咐道,“香菱,你去香琴房中收拾一些她的物品,给她娘亲带回去吧。”

    众人领命而去。

    叶落樱继续出门。

    回来时已是夜幕降临,香菱在院门处焦急地等她,未待她问询,已道:“小姐,婢子在香琴房中发现一样奇怪的东西,还请您与婢子前去看看,至于其他的,属于香琴的物品,婢子已经全部收拾好,给香琴的娘亲带走了。”

    叶落樱随香菱去到香琴的厢房,香菱示意‘奇怪的东西’就在床底下,于是俯身去看,只见能容人平躺滑进去的床底下有一条铜制的管,管旁边还有一个耳筒,她蹙眉唤道:“连离,你来看看,这东西是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玩意儿。”

    连离现身,走至叶落樱让出来的位置趴下去查看,神色在一瞬间沉下来:“是偷听仪器的一种,卑职马上顺着管道查下去。”话音未落,他已快步走出门。

    因香琴与香菱本就是这个院中的大丫鬟,所以惯来她们都有一个独立的小房间,香菱突然想起来道:“小姐,就在您去青城的时候,曾有一日,香琴说自己不舒服,拜托我帮她出门买东西,也是那一日,晚间的时候,我总觉得我睡觉睡得特别沉,还以为是累的,可是那日除了帮忙买东西,婢子似乎也没忙活过什么,寻常都是一点声响就醒的……”

    叶落樱几番沉吟,吩咐府中的几名侍卫道:“你去香琴家附近打听打听她家的情况,尽量详细一些,你便去吴府衙拿香琴溺毙的验尸与查案的报告,还有你,去南央河周遭打探。”见侍卫们得令离去,她又对香菱道,“你把院中的麽麽与丫鬟都唤过来。”

    她的院中除香菱和香琴外,还有七名麽麽,四名三级的丫鬟,三名二级的丫鬟,以及五个没有品级的小丫鬟,她们都前来后,叶落樱便问她们香菱确定的初五前后,香琴可有异常,一丫鬟咋呼道:

    “小姐,婢子想起来了,香琴把她最喜欢的紫玉镯子拿去当铺当掉了,婢子刚巧捡到她跌落的当票,当时还看过一下下,记得是断当了三十两银子的。”

    香琴的娘说过,她与儿子等着香琴拿钱回去救命。

    一麽麽道:“香琴自幼就在府中当差,手脚利索,极少犯错,那紫玉镯子是少夫人刚嫁进来的时候,送给作为迎亲丫鬟的香琴的,老婢瞧她平时极是宝贝,怎的无端端……而且,香琴平日很是节俭,吃的用的,除了府中分配的,别的都不舍得花一文钱。”

    “是的,我偶然听她说过,想要存钱赎身的,但……好像是年前的时候吧,香琴那自幼随父亲过活的哥哥,突然来京城了,婢子偶尔也会看见她拿自己的首饰去典当,说是补贴家用,可婢子们都知道,她平常给她娘的家用,已是月银的六成。”一丫鬟也讪讪地道。

    府中对待婢仆素来仁慈,大丫鬟没月奉银有三十两银子,加上平日里,叶落樱大方打赏,一个月下来,最少都会有五十两银子,按照香琴众所周知的节俭来看,她应是早存够了前赎身,或者给她娘亲做些小买卖维持生活才是,怎还会越发艰难,还需要香琴典当随身物品了呢。

    疑惑间,连离回来了,他神色凝重地道:“偷听仪器通往县主的厢房,就在床底下。”

    似乎早已有所预料的叶落樱,不见惊讶地道:“你与侍卫们,先把东西拆下来再说。”她只是不停地想,自青城回来后,她在厢房之中都说过什么话,尤其是有哪些不该叫人知道的,而唯一想起的,就是那日与爷爷还有舅舅聊天时,暴露出来的,她的真实身份。

    若香琴拿这个去与人换钱,最后还被人杀人灭口,那幕后凶手,她必须得揪出来,且在身份暴露之前,她还要买一个保证,无奈地抿唇朝虚空唤道:“有鸺,马上派人去把你家王爷请来。”

    寿宴那日,皇后便有意要将她赐婚给司徒楚,若得知她是唐璎珞,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毕竟相比文臣礼部尚书府,当然还是手握重兵的镇国公府好上千百万倍了,其时就算庆和帝有心想维护,都不好维护,当年司徒廉又没有干脆地休掉她。

    被唤到名字的有鸺如风似的跃至屋顶,以口哨唤出一名暗藏在镇国公府的暗卫传信。

    她这边的动静,终究还是惹得镇国公与镇远将军的注意,二人同时前来问询,叶落樱便简单地告知他们目前的情况,镇国公挥散还聚拢在周围的婢仆,压低声音道:“那伊伊,你打算如何?其时若被拆穿,死口不认?”

    “纸始终包不住火,我的血缘摆在这儿,轮不到我死口不认。”叶落樱咬咬唇道,“早知道当初回京时,该立刻设计叫司徒廉休掉唐璎珞的,如此不过是名声有损而已。”

    镇远将军道:“世间没有后悔药,如今我们要想的,是如何解决这次危机,若幕后凶手是皇后那一边,他们绝不可能会浪费这三天的时间,所以——”

    “我们要趁这个幕后凶手还‘保守’秘密前,将秘密变成无关紧要的一件事,变成即使被拆穿了,也要挟不了我们的一件事。”叶落樱已有主意地握手成拳。。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