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章 超度小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后山,一处可以清楚地俯视冷宫的小坡上。

    椭圆形的大石削成的,以剑刻画着‘叶伊伊家人小桃’几字的墓碑前,叶落樱直跪着,一瞬不瞬地看着小桃的名字,沁凉的夜风吹过,剜得眼睛生疼,最后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过往的回忆全都变成锋利的刀子,一下又一下地捅进她的心里面,无休无止,随后她‘哗’地哭了,撕心裂肺,肝肠寸断,五内如焚。

    就站在她身后的司徒紫秀,跪下将她紧紧地揽进怀里。

    其余的,站在几步之外的所有人,心都揪了起来,一声一声皆是失去,却又像是挽回,然,谁都知道,流逝的生命再也挽不回来了,雨忽而淅淅沥沥地下起来,潮湿冰凉的夜风,好像针似的,扎进皮肤里,转瞬即逝,转瞬又即逝,可她的哭声依旧清晰可闻。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再也哭不出来了,直到晕厥过去了,悲伤才稍稍停歇,司徒紫秀抱着叶落樱回去,临走前吩咐侍卫道:“移植一棵最漂亮的樱花树在墓碑旁边。”

    可,她这一晕,就不愿意醒来了,高烧不退,昏昏沉沉中会低低嘤嘤地哭。

    一连两日皆是如此,连庆和帝与鹂贵妃都来看望过她,更别提身边相熟的人了,只是,她依然不想面对现实,逃避在梦的世界里面,喂下去的药,全都一一呕吐出来,无奈之下,司徒紫秀接过药碗,含上一口就渡到她嘴巴里,直到她吞下去为止,一口又一口至药尽。

    侍卫前来禀报,庆和帝有请,事关永津亲王府一案。

    司徒紫秀叮嘱香菱香琴好好照顾叶落樱,看着她沉寂睡颜半响,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她迷迷糊糊地醒来,还未知身在何处,泪已先泪:“是不是……再也……看不见了。”

    香菱瞧着鼻头也是一酸,哽咽道:“小姐,我娘说过,只要心里仍有这个人,她就,就不算离开我们,我们都会记得小桃的,她那么好,绝不会忘记她。”

    “扶我起来,换身衣服。”

    **

    后山小坡墓碑前,摆着许许多多的祭品与烧满金银衣纸的火盘,有许多人来过的痕迹。

    叶落樱静静地看着碑上‘小桃’二字半响,目光移向旁边新鲜移植的樱花树,非花季,但枝叶繁盛,自成一处阴凉,她慢慢地走至树干前,蹲身拨下头上唯一挽发的钗子,拼尽全力刻字道:“轇轕璇玑,我心星辰。”

    “房中不见你,便知,你定是来这里了。”司徒焉淡淡的声音,随着闷闷的风送来。

    叶落樱扔下钗子,细细地摸着那八个宛如承诺一样的字,浅浅地笑道:“麓王爷,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你说。”

    “请你亲自帮我超度小桃,你出身高贵,自是不同凡响,我希望小桃下一辈子,不需要什么大富大贵,只要生在幸福的家庭里,衣食无忧,有知己良朋,有如意郎君,便足够。”叶落樱轻声道,“不需遭遇天灾人祸,失去父母,流落街头,不需因为一个包子跟着谁走。”

    “好。”

    山风寂寂,平缓的念佛诵经声慢悠悠地碎于空气中。

    叶落樱俯视山下的冷宫,目光渐渐变得冰冷,她不会忘记还有一个该死的……永津王。

    声音与风一同静止,叶落樱闭眼再睁开眼睛后,冷意已然不见了,她回头看向司徒焉,笑道:“谢谢你。”

    司徒焉凝视她在黑发的映衬下更显苍白之色的脸庞,轻轻地叹道:“不开心就不要笑,我不需要你强颜欢笑的感谢。”

    叶落樱怔怔地望着他,只听他道:“若你当真想谢我,日后容我唤你伊伊为名便可。”

    “不过一名字,麓王何须这般郑重其事。”

    司徒焉浅浅地笑而不语。

    这时,吴茜莹与韦笑寒来了,她担忧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叶落樱,道:“姐姐,你如此,小桃她走也会走得不安心的。”当年唐璎珞逝世的时候,她也尝试过这般感觉,感同身受。

    “我没事。”叶落樱道。

    她越是如此,吴茜莹越是难过,揪住她的手哽咽道:“怎可能会没事,我知道的,我,我都明白姐姐的悲伤的,小桃在姐姐心里是谁也无法取代的,正如璎珞姐姐在我心里一般,什么逝者已矣生者如斯那些安慰的话,我都知道全是假的,只有想念与憎恨才是真的。”

    “我不会安慰姐姐,我也不会觉得姐姐憎恨那些害死小桃的人有什么不好。”

    “该随性的时候就随性,该任性的时候,也可以任性,你可是我们将军府的姑娘。”

    “做了什么,将军府都会庇护你,所以哭也好,笑也好,怒也好,闹也好,尽情吧。”她爷爷说的,不哭不闹,宛如心都死了一样,比哭哭闹闹更可怕,从前的唐璎珞就是如此,后来她死在那一段不悲不喜不哭不闹不争不吵的婚姻里,叫所有人都手足无措。

    叶落樱抹去吴茜莹眼下的泪,慢慢地淡淡地勾勾唇颌首道:“嗯。”

    **

    祭祀那日,叶落樱红衣飘摇地现于人前,一颦一笑极尽美艳,仿佛来自地狱的舍子花,明明唾手可得却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裴御史求到她跟前,老泪纵横地道:“县主,求你,放过裴三吧,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呐,你——”

    “御史大人,谁家孩子,不是孩子呢。”叶落樱漠然地轻笑,掠过他,继续往前走。

    司徒紫秀一把将她揽于马上,道:“可会射箭?”

    “从前不会。”叶落樱一瞬不瞬地看着漫漫前路道。

    司徒紫秀勾唇浅笑道:“我很乐意手把手教你,不收钱。”

    搭建起来的精致木棚下,悠然地坐于金龙椅上的庆和帝,睨着那疾驰而去的一白一红,朝站于鹂贵妃身旁的司徒焉怒其不争地撇嘴道:“呆子,你还站在此处作甚?”弟媳什么,虽也不差,但想想还是儿媳更好呐,可眼前儿子跟个退了休的老和尚敲木鱼都敲不响似的。

    “没有报名亦能下场,本宫也想尝尝儿子亲手猎的鹿肉。”鹂贵妃好笑地道。

    如此,本没有打算参与猎狩的司徒焉,在父母的满心期待下,只好骑上马绝尘而去了。

    庆和帝瞥着另一边,正和老善安侯说话的镇北老将军,咋舌道:“也不知道他老人家,上辈子到底烧了什么高香,又烧了多少高香,怎的令朕满意的孩子,都出自他们家。”

    吴朝云是如此,唐璎珞是如此,叶伊伊也是如此。

    可吴朝云他那一心为医的兄长无可奈何错失了,唐璎珞他费尽心思抢来给他三儿子了,那臭小子却没能好好珍惜,终日流连于妾侍中,叫他一再失望。

    “这或许就是镇北将军府几代维系家国安危的福报,陛下不也是如此么,能遇见美好,发现美好,维护美好,从咄咄逼人,到平易近人,妾身相信您总有一日会如愿的。”鹂贵妃满目柔情地望着身侧的时而威势时而温柔时而还善解人意的男人,笑靥如花。

    庆和帝就是喜欢她柔和似水的安然若素,感觉与她相对,岁月能静好,现世亦安稳。

    **

    祭祀之后,叶落樱向庆和帝要了佛像挂于脖间备用的那一条璎珞,以艾绿色的宽丝带,绑上挂于小桃墓碑旁边的樱树枝里,瞧着它们迎风招展,轻声笑道:“若世间当真有地狱,此刻你该知道真相了吧,尽管数年前,我早已经不是你熟知的‘小姐’,但我还是感谢你,这些年来,真心实意地待我。”

    近乎呢喃的话语,很快就碎散于闷热的风中,无迹可寻,听得身后细微声响,她回头,惊讶地看着一身粗重的戎装,面容深沉的来人,喜道:“舅舅!”

    她朝他奔过去,久违地,用记忆中最熟悉的画面,扑进他宽广如父的怀抱。

    “璎咳咳,伊伊。”泽远将军心疼地看着她阔别数年,早已与以往不同的面容与气质,视线往她身后的墓碑看过去,沉重地道:“我收到父亲给我的快件,便匆匆赶至此。”

    “舅舅莫担心,我已接受这个事实。”叶落樱笑道。

    泽远将军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目光变得遥远起来,好像陷入什么回忆中一样,叹道:“当年,你的母亲朝云迫于无奈,放弃心中挚爱时,也说过同样的话,不开心万不要藏着,无论如何舅舅都会支持你。”

    “我知道的。”

    小桃自小就跟在原主身边,镇北将军府知道她身份的人,自然对待起来,也不同一些。泽远将军祭拜过之后,才与叶落樱一同下山,而他则要绕去面圣,她便去监事馆买食材。

    碰巧的是,在路上撞上司徒楚与魏凡轩还有司徒廉迎面走来,狭路相逢,避无可避。

    司徒楚瞥着她素纱红衣飘飘的模样,玩味地道:“这颜色,很适合你。”

    “我也觉得。”叶落樱举步而走,在即将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稍稍顿住脚步,笑道:“袁昭仪是皇后阵营的吧。”她的声音很轻很轻,若不仔细听,仿佛就听不见似的。

    司徒楚一把抓住已然跃过他继续往前走去的叶落樱,疏冷地道:“我虽不是什么好人,但还不至于卑鄙到利用一个丫鬟打击报复。”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她有一点点误会。

    叶落樱淡然地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