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章 生不如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怎样,找到了吗?”叶落樱面无表情地问匆匆跑回来的丫鬟。

    丫鬟喘着气,摇头道:“没有,监事馆那一路,奴婢都已经问过了,没人见过小桃。”

    接着出门去找的丫鬟们回来都说没有找到人,把小院子翻了几遍的侍卫亦然,许是动静太大,惹得隔壁刚回来没多久的范静宸与范菁玉狐疑地问:“县主,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桃不见了。”叶落樱拧眉道。

    隔壁同样听到动静的魏凡轩也走了过来,闻言道:“会不会是她今日在果园丢了东西,去那边找了,或许我也派人帮县主寻一寻小桃吧。”说罢,挥手示意身后的小厮。

    这时,去问过今日一起玩过的所有人的吴茜莹与吴正赢回来了道:“都说没有见过她,世子哥哥与麓王爷还有明大哥严陌他们也去帮我们找了,行宫说小不小,我答应下来了。”

    于是,范静宸也派人去找,还通知了邹雪勤,众人出动所有能出动的人际关系去寻人,最后连司徒楚都加入了,但还是没有小桃的消息,动静越来越大,范静瑞揉着睡眼过来道:“县主姐姐,你丢东西了吗?”他见大家都在寻寻觅觅翻翻找找的,不禁疑惑起来。

    叶落樱摇头道:“我的近侍,小桃不见了。”

    范静瑞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咋呼道:“我睡觉之前见过她,还问她要去哪里呢。”

    叶落樱急声问:“她有说要去哪里吗!”就是果园,也有侍卫去找了,可至今没消息。

    范静瑞道:“监事馆呀,她说要买东西,给县主姐姐煮甜汤,还说会给我送一份。”

    “没有,派人去问过了,监事馆说这两个时辰都没有见过她,因为我院中大方常打赏,他们对小桃颇有印象,沿途的小院亦探问过,都说晚膳时间前后没有见到她路过。”

    范静瑞呆呆地茫然道:“可是,小桃姐姐的确是这样和我说的。”

    “我相信她当时一定是这样和你说的。”叶落樱朝他安抚地笑,心中的不安渐渐变浓,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她要侍卫找来吴正赢问道,“正儿,你刚才有去找过裴三吗。”

    “有,但是他不在,他妹妹说他出去准备赔礼道歉的事情了。”吴正赢连忙照实道。

    叶落樱沉吟地道:“这样,你与几个侍卫先去找裴三,若找到裴三,便带他来见我。”直觉告诉她,这件事和突然坦白的裴三有关,明明蟒蛇一事已经过去,他即使不来坦白了,也没有人会再去追究什么,没有人会知道那块石头其实是他移开的,柳舒琦就算再有疑惑,当时游戏中追追逐逐,谁知道谁在那木屋后面走过么,想查也查不出什么,可他……

    满行宫被寻人的人们翻出动静来,谁都知道华鬘县主家的丫鬟小桃不见了,有线索的,都愿意提供线索卖卖人情,但没有一个线索是有用了,再是司徒廉的近侍犹犹豫豫地来说:“就在酉时,奴才曾在后山附近见过小桃,她手上拿着类似信件的东西行色匆匆的。”

    叶落樱颌首,香菱递上丰厚的荷包,近侍道谢后离去。

    这时,一隶属于九王府的暗卫,神色复杂地回来了,单膝跪地道:“县主,有消息了,但请您有心理准备。”

    叶落樱的心一冷,浑身的血液仿佛一瞬间流失殆尽了,眼睛通红,却仍是强自镇定道:“在哪里?”可颤抖的声音,依然泄露了她的心事。

    暗卫带着叶落樱去到行宫里最是偏僻荒芜宛如鬼屋似的冷宫,其中一间潮湿的卧室里,小桃呈大字型地双手被捆绑于头顶,攥在厚重的床脚边,浑身衣衫破裂,满是白色的污浊,表情痛苦地,悲惨地,绝望地,永远地定格在那里,周遭是令人窒息的腥臭之气。

    她怔怔地看着她,一抹纯白色从身边掠过,将一件黑色的袍子轻轻地盖在小桃身上。

    已知小桃出事的吴正赢与侍卫拽着裴三来了,裴三震惊地看着倒在地上了无生气的人,惊慌地摇头道:“不、不、不会的——”与此同时,司徒楚收到消息,与魏凡轩一起来到,就见黯淡的月色,摇曳的烛光中,叶落樱面无表情地回头,一步一步地走向裴三。

    从未见过她这般冷漠,宛如从地狱而来的勾魂大使模样的裴三,被吓得浑身一阵哆嗦,只听她声音轻轻地道:“说,你把什么东西交给小桃了。”

    裴三胆寒畏惧地想要后退,但是侍卫强硬地压制住他,叫他无法逃走半步。

    只听‘刷拉’的一声,叶落樱抽出侍卫腰间的剑,一脚将猝不及防的裴三踢倒在地上,似是拼尽全身的力气,一剑插向裴三左边锁骨下两寸处,撕心裂肺的惨烈叫声中,她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你这般快死的。”她忽而诡异地勾勾唇道,“你知道的,我是大夫呢,不过你不知道的是,我与只会望闻问切的大夫不同,我知道捅人哪里最痛,又最不致命。”

    她在裴三恐慌至极的目光中,猛地抽出沾染血花的剑,一把插于他耳际边道:“说。”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奉命给她一封信而已,别的我真的都不知道!”裴三哭道。

    叶落樱道:“奉谁的命?要给她什么信?”这一句话,她几乎是从牙缝挤出来的。

    裴三泪流满脸地摇头,他看着眼睛通红却一滴眼泪都没有的叶落樱,正欲咬舌自尽时,她利落地卸下他的下巴,阴测测地勾唇道:“我说过,我是大夫,不会让你这般快死的。”

    “你不想说是么,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你最亲的人,也死在你面前的滋味吧——”她道:“连离,把他妹妹带来,一个可能不够的,把他母亲也带来吧。”说得尽是云淡风轻。

    得到司徒紫秀颌首示意的连离,领命而去。

    叶落樱死死地看着裴三绝望地摇头,呜呜咽咽地哭泣,她声音浅浅地笑道:“知道么,小桃虽是丫鬟,但在我心里分量与亲人无异,在我最艰难的时候,连我自己都绝望的时候,她背着深受重伤的我,走了三四天的路去找大夫,身上没有钱,就去做苦力赚,即使再饿,也把吃的都留给我,甚至只为省下一个铜板,而自己吃路边的野草,还劝我一定要好起来。”

    “你见过这样全心全意对待主子的丫鬟么,我问她,为什么要待我如此好。”

    “明明扔下我的话,她会过得很好,明明没有我的话,她会过得更好。”

    “她说,很久很久以前,我是第一个给她包子吃的人,只为这一个包子而已。”

    “一个包子而已,她如今连命都搭上了。”

    “她甚至不知道我已为她准备好嫁妆,只等她觅个如意郎君。”

    “你告诉我,仅仅只是杀了你的话,我该如何面对她对我这么多年来的好。”

    她慢条斯理地说着,一个字一个字都好像写出来的一般,司徒焉与韦笑寒来到的时候,见她明明精神几近崩溃了,仍是不断地强忍着,那双仿若渗出血来的眼睛,却一滴泪都没,她甚至在笑,“你们,连给她陪葬的资格都没有。”

    连离带着裴三的母亲与妹妹来了,叶落樱看也不看地道:“把她们的衣服撕了。”

    “我问裴三一句,他不说一句,那就在她们身上各剜一片肉。”

    裴三的母亲与妹妹惊恐地看着目前的处境,哭得一塌糊涂,所有的挣扎都被暗卫制止,当事人裴三只能拼命地摇头,最后拼命地点头呜呜咽咽地叫喊道:“乌朔乌朔。”

    叶落樱在女子二重奏的哭声中,装上裴三的下巴,就听他哭嚎道:“是!是袁昭仪!!是她让我把信给小桃的!我不知道信中写了什么!真的不知道信中到底写了什么!!!”

    听得袁昭仪的名字,司徒楚与魏凡轩不着痕迹地相视一眼,就听司徒紫秀淡淡地吩咐:“有鸺,以本王的名义把袁昭仪带来。”

    叶落樱听着袁昭仪的名字,却有些茫然,像是知道她想不通般,司徒紫秀道:“说来,袁昭仪是永津王生母的表妹,自幼是一同长大的,这事应该与永津王脱不开关系。”自此,事情总算明朗一些了,他这般说着,无声地传递心腹的侍卫旨意,那侍卫便悄无声息离开。

    袁昭仪一脸疑惑地来了,在看清楚卧室周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她才开始慌起来,想要后退已是不可能,叶落樱面无表情地打量她,像是问她,又像是问司徒紫秀般:“她,生有孩子吗?”

    “还没有这样的福分。”司徒紫秀似笑非笑地道。

    叶落樱阴凉凉地勾勾唇,诡异地笑道:“我有药也有钱,派人找些精壮的男子来。”

    已然听明白她打算如何的袁昭仪,惊恐地尖叫:“你、你胆敢,本宫可是帝妃——”

    “——从这一刻开始,你就只是受到永津亲王府一案牵连的罪犯。”司徒紫秀淡然道。

    叶落樱也不管哭声中袁昭仪凄厉的嚎叫,走至小桃跟前,抬手抚过她瞪大的眼眸,道:“司徒紫秀,帮我……帮我准备小桃的后事吧,葬在一个可以清楚看到这个冷宫的地方。”

    “我要她此后天天看着袁昭仪如何被不同的男子折辱。”

    “莫要让她死了,我会研究很多很多有趣的药,让她生不如死的。”

    “还有永津王的生母,也把她带来陪伴袁昭仪吧,姐妹之间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