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章 倒霉孩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唐珍珠委委屈屈地回头,泪如雨下,又被她故作坚强地抹去,颤声道:“殿下,我真的没有拿璎珞姐姐的嫁妆。”不是她不想得到唐璎珞的嫁妆,只是时机未到,她从未伸手去碰过一分一毫,她就是想告诉司徒廉,她唐珍珠不是贪心的女子,有他的宠爱就足够了。

    司徒廉素来把她放在心尖上,见她被欺负,恨不得将欺负她的人生生撕碎,可母后警告过他,若再被人套上一句‘宠妾灭妻’,就让唐珍珠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所以刚才他才没有出声阻止而已,因为他也相信她不会是贪得无厌的女子,冰冷的神色有一丝松动地颌首,似乎千言万语都在相触的视线中在彼此的心里。

    叶落樱嫌恶地撇撇嘴儿,不过一瞬又摆起好看的笑脸,与走过来的韦家兄妹打招呼,只听韦姝嫣柔柔地道:“叶姐姐今日好生漂亮呢,我差点儿都认不出来了。”平日的她总是清汤寡面,素衣浅淡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刻意打扮。

    “奶奶说不能失礼,命她的大丫鬟给我弄的。”叶落樱落落大方地道,严格说来,长辈的意思是,这是她被赐封为县主后第一次露面,应该要隆重些的。

    韦笑寒打趣道:“确有县主的架子。”

    “你也很有世子的架子呀。”叶落樱上下打量他一翻,笑道。

    胡闹地说说笑笑间,唐珍珠的丫鬟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回来了,众人一致的安静中,她诚惶诚恐地噗通一声跪下道:“夫人,已故三皇子妃的库房里……奴婢们、奴婢们找、找不到相、相同的钗子。”

    闻言,唐珍珠的腿一软,差点儿栽倒下去,不敢置信地道:“不会的,定是你们没有找清楚,给我再找一遍,直到找到为止!”与此同时,司徒廉的神色也冷下来逼视丫鬟。

    丫鬟慌慌张张地磕头道:“奴婢、奴婢们有找到相似的红宝石首饰,但、但唯独……”唯独少了什么,不言而喻了,周遭原来充满怀疑的视线,一瞬间变成赤裸裸的嫌恶之意。

    吴茜莹重重地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道:“区区贱妾,竟觊觎已故正妃的嫁妆——”

    “——吴茜莹。”司徒廉字字要挟地打断吴茜莹的鄙夷,目光如刀似看着她,似乎只要她再多说一个字,他就会要她命丧当场。

    吴茜莹满心愤恨不顾不顾地耿直脖子道:“璎珞姐姐于你而言,或许的确不如她,但于在场所有人而言,她即便去世了,也是你无法更改的正妃,是陛下御赐册封的三皇子妃,当时生辰宴席上众目睽睽之下,璎珞姐姐曾说过,她的嫁妆是要留给我与妹妹的,所以即便是三皇子你,也无权支配,更别说她这个敢做不敢认的贱——”

    “!”她的话音未落,司徒廉已站于她的跟前,抬手掐上她的脖子,止住她的话语,未待韦笑寒上前拦截,他冷冷地道:“你口口声声说本皇子已故的正妃是你姐姐,可你全无尊重本皇子为姐夫之意,一而再地以下犯上,本皇子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所以,今日三皇子确定要为一个偷窃正妃嫁妆的妾,而杀死已故正妃的妹妹么?”

    司徒廉目光如冰锥地射向一副淡然之姿的叶落樱,就听她冷笑着继续道:“在场宾客没有几百也有几十,不知道三皇子能捂多少张知道事实的嘴呢——”他掐住吴茜莹脖子的手一松一转间,已然面无表情地掐上她的脖子。

    疼痛与窒息的感觉迅速地侵袭她的神经,余光瞥见韦笑寒接住倒下的吴茜莹,她死死地咬着牙,一声不哼地直视他的冷然,仿佛内心毫无波动,一如从前,唐珍珠故意陷害璎珞,他不分青红皂白掐上她的脖子,一字一顿地让她滚,那时候的璎珞再痛苦也是笑着的,如今的她,也忍不住想笑,他掐着她脖子的手却是一松,随即又毫不留情地收紧。

    鲜红的血花,从她紧闭的唇中一点点地渗出,这时,一指节分明的手,轻轻地搭上司徒廉的手腕,淡淡地道:“三皇弟,够了。”

    司徒廉对他视若无睹,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叶落樱脸上眼底的讽刺与嘲笑,明明她的性命就掌握在他的手里,为何她还能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呢,一如从前,唐璎珞看着他般,这令他无法控制地加剧手中的力度,即使如此,她还是紧咬牙关一声不哼,直至一抹紫白色仿若带着寒冬腊月般向他袭来。

    “啪。”一巴掌狠狠地扇于他冰冷的脸庞上,落下五条明晃晃的手指印,掐住那细瘦脖子的手,因为钻心的疼痛而不得不缩回,司徒廉面无表情地望着抱着叶落樱的司徒紫秀,耳边是嘶哑的呼吸声与难受的咳嗽声,还未有言语,便听那把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地道:

    “来人,把唐珍珠拖出去仗责二十,不见血不许停。”

    司徒紫秀唇角微扬,似笑非笑地看着司徒廉的目光仿若看着冰冷的尸体:“再有下次,休怪本王这个叔叔不念亲情。”

    “她一再挑衅本皇子,本皇子不过是给她一些教训罢了。”司徒廉道:“皇叔若有不满,冲着侄儿来便是,不必退而求次责罚一个侧妃,叫人看了笑话。”

    在司徒紫秀怀里艰难地顺好气儿的叶落樱,以衣袖抹掉唇边的血迹,哑着嗓子嗤声道:“九王爷责罚女子是笑话,你一连教训我与茜儿两个女子,却还是理直气壮的,怎么,双重标准得这样明显,欺负九王爷年纪比你大搁不下脸么,不过是个妾而已,在九王爷眼中,怕是连蝼蚁都不如吧,只是仗责蝼蚁二十板子而已,三皇子又何必心疼——”

    说话间,连离已上前拽住惊恐不已的唐珍珠,另两个侍卫已迅速地摆好仗责的阵型,只听司徒廉冷冷地道:“即便是蝼蚁,那也是本皇子的蝼蚁,你没有资格诋毁欺辱。”

    “不知道本王有没有这个资格——”司徒紫秀慢条斯理地道:“——动手。”

    命令一出,唐珍珠被连离拽到长凳上趴下,一侍卫按住挣扎的她,一侍卫挥板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整个花园子,不过四五下而已,薄薄的衣衫就见了血了,实在惨不忍睹。

    而在唐珍珠受不住昏过去前,也在司徒廉怒不可遏前,场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前,叶落樱很大度地道:“算了。”她示意侍卫住手,对司徒紫秀笑道,“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与小人这般计较作甚呢。”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把人玩死了可就没意思了。

    “茜儿,绘儿,我们回去吧。”

    擦肩而过时,司徒廉仿若在叶落樱身上看到唐璎珞的影子,心浮浮沉沉又被哭声拉回,他望着狼狈的唐珍珠,说不清该恨强势的司徒紫秀还是该怨张狂的叶落樱,脑海中一张神色轻淡的容颜,却是挥之不去,叫他频频蹙眉的是,他掐住叶落樱脖子时,她的那一抹笑。

    竟与记忆中的唐璎珞,如出一辙。

    **

    当夜,宜安侯府的事被人煽风点火地传进魏皇后与太后耳里,尽数直指唐珍珠的不是,太后半点儿好脸色都没有给魏皇后,怪她慈母多败儿,作为嫡出皇子竟终日带着侧妃招摇过市,还一再为侧妃伤害重臣之女,更说唐珍珠此等无耻之徒不可再留,种种指责数落得魏皇后头也抬不起来。

    而,魏皇后将受下的气,全数发泄在司徒廉与唐珍珠身上,司徒廉倒还好,毕竟是自个儿亲儿子,推荐去邻镇剿匪灭贼避避风头便是,可近来频频连累夫君又总是犯错的唐珍珠,则被毫不留情地罚去抄写佛经一百遍,专人监视,没抄够之前,都不许休息,致本就挨了板子伤得不轻的唐珍珠伤上加伤,苦累和着血,通通只能闷声吞下去。

    叶落樱翘着二郎腿,啃着苹果,听着连离的禀报,笑得满意,其实说起来,唐珍珠的道行并不高,她之所以可以轻易地弄死原主,是因为原主心思单纯不争不抢,且……心不在三皇子,吞下口中的苹果块儿,她慢悠悠地道:“未来三皇子妃的人选,我已经有了。”

    坐在窗台边桌案后,写着什么的司徒紫秀抬起头来,似笑非笑道:“谁家倒霉孩子。”

    “我觉得唐珍珠才是倒霉的那一个。”叶落樱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清清脆脆道:“她出身高贵,手段高明,眼里容不下一粒小沙子,对待得宠的同胞亲姐妹亦无情无义。”简直就是专门为她而设的折磨唐珍珠与司徒廉的绝世好棋子。

    在司徒紫秀的饶有兴致的等待中,叶落樱揭秘道:“礼部尚书的嫡长女柳舒琦。”她笑道,“我儿时回京参宴的时候,无意中看见过她将美貌的嫡妹毁去容貌的过程,事后装得比谁都无辜,明明嫡妹才是受害者,可落到众人眼里,却是嫡妹想要害她。”炉火纯青的演技,真真可以拿下一屋子的奥斯卡金像奖,不知道对上演技同样出色的唐珍珠,谁胜谁负呢。

    “你好像很期待的样子。”司徒紫秀望着喜滋滋的她半响,又低头继续书写什么。

    叶落樱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像偷腥的猫,道:“急不可耐想要看好戏上演。”。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