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章 只是巧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其实同行的,还有志安侯世子韦笑寒,他悠然地越过忽然变得异常微妙的气氛,朝吴茜莹笑道:“一路走来,皆听到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主角不会这么巧,就是你们吧?”

    吴茜莹熟稔地与他打招呼,道:“嘻嘻嘻,若说的是遍地蛇那个,定然就是我们。”

    “别一脸自豪地说自己也有份闯的祸。”叶落樱左躲右闪地避开那两道如雷似电一触即发的视线,轻敲吴茜莹的脑袋,状似随意地问道:“你们怎会一起来这儿呢?”

    韦笑寒道:“我代妹妹过来凑凑热闹,城门口碰到准备进城的九爷,便邀请过来了,没想到路上见到夏兄也要来佛灯祭,既是顺路,就……结伴而行了。”没错,真的都只是巧合。

    你们又不是孙悟空猪八戒沙僧要去西天取经,结什么伴而行啊喂,叶落樱狠狠地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还未再语,就听一把轻柔的声音问道:“你弟弟的伤如何,严重吗?”

    叶落樱的心宛如漂浮在海浪中,一个不小心就掉进海里尸骨无存,她道:“无碍的。”余光见周遭的男女老少频频朝他们侧目,便接着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那边吧。”

    靠近马车停放处的茶寮里,刚好吴正赢也换了衣服下来找她们,叶落樱便向他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他们从未见过的丞相府出了名的宅男公子夏至燿,就听他浅浅地笑道:“你们都是叶子的妹妹弟弟,若不嫌弃,唤我一声哥哥即可。”

    就这样,像是暂时的歇息般,大家你来我往地聊着,一直都没有听到某把清清凉凉的声音的叶落樱忽然有些不安起来,想着偷偷地往某人那瞧瞧吧,这一瞧就被抓了个稳狠准,那双幽深如墨夜,光华四溢得仿佛吸引人心甘情愿沉沦进去的眼眸里,尽是似笑非笑——

    对,就是这样一双眼睛,在夏至燿亲她的时候,无端端地跑到她的思绪里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叫她惊骇不已心乱如麻地推开夏至燿,跑回将军府便躲了起来,每每在她想起夏至燿的时候,还阴魂不散地跳出来捣乱,对她的威胁简直无处不在,实在太太太讨厌了。

    叶落樱重重地在心里冷哼一声,半点都没有被别人抓到偷看的尴尬,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插进烘托气氛似的吴茜莹与韦笑寒的交谈中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上山挂灯吧。”佛灯祭有一习俗,便是在千年菩提树上挂上写着愿望的小灯笼,经由相国寺焚香诵经七七四十九天后取下,经过特殊工艺处理烧制成香炉,赠送给寺内善心的香油客。

    一行人在吴茜莹与吴正赢,还有一个致力于烘托气氛的韦笑寒,以及偶尔也会说上一两句话的夏至燿的笑闹中,优哉游哉地上山。

    烟云萦绕的巍峨山景中,叫人忍不住肃穆的相国寺前,吴茜莹落落大方地笑道:“劳九爷与世子哥哥还有夏哥哥先去菩提树那边稍等,我们要去往生殿给三姨母与璎珞姐姐上香。”

    “从往生殿出来,也是从这里去菩提苑,我们在此等你们就是。”韦笑寒作为代表道。

    吴茜莹一手牵着叶落樱一手牵着吴绘盈朝寺的深处走,漫长的游廊中,就像时光机,她仿若又看见了那年璎珞姐姐带着她来寺中祭拜母亲鲜活的模样,印刻在她整个童年的姐姐,实在离开得太突然了,所以总叫她难以释怀,忍不住嘶哑着声音道:

    “姐姐知道正儿为何叫我二姐吗,因为我们的大姐是璎珞姐姐,她是看着我们出生,陪着我们长大,宠爱我们的姐姐,不论我们犯了什么错,惹阿爹和娘亲生气,就算是被狠狠地责罚,璎珞姐姐都会无条件地护着我们,她温柔又坚韧,体贴又明事理,是很好的一个人。”

    说至此,就连一路上上蹿下跳闹腾不休的吴正赢,都难得地安静下来了。

    叶落樱这才知道,吴茜莹嚷着吵着要来相国寺,是想带她见见已逝的姨母与璎珞,布满荆棘与铁栏栅的心,软得一塌糊涂,阵阵暖意放肆地在每一条神经中游走,她笑道:“可以想象得出来,你们究竟有多么喜欢这个大姐姐,我无法代替她在你们心目中的地位,但会倾尽全力如她一般,好好地爱护你们。”

    话音未落,往生殿已到,可香烛燃烧烟雾缭绕中,璎珞与其母的灵牌前却站着两个她一点儿也不想要见到的人,似是闻得细碎的声响,那一男一女齐齐回过头来,目光相对间,平时张牙舞爪的吴茜莹还未出声,素来没心没肺的吴正赢已冷冷地道:

    “低贱的庶出,哪儿来的资格祭拜我家姨母与大姐,殿下不将镇北将军府当成一回事没关系,大姐已死,我们两家早已没了姻亲关系,但她好说歹说也曾是你明媒正娶,受陛下宝谍玉策立下的皇子妃,可否拜托您别再骚扰她用命换来的安宁!”

    司徒廉漠然地看着他,唇边竟扬起一抹嘲讽地道:“她生是本皇子的人,死便也是本皇子府的鬼,本皇子想带谁来拜祭,由不得她不欢迎。”

    吴正赢少说也见过许许多多的地痞无赖,但像眼前这位这样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手中拳头握得死紧死紧,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将拳头挥到那张冰山脸上,便听叶落樱轻轻地笑道:“生死不过是一个轮回,生时无法得到的自由,死后就能将一切都化为零了。”

    她径直走进堂内,执起竹签香按烛火点燃,升腾的香火将她的脸罩于一片白色中,她却是忽而回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司徒廉……身边小鸟依人的唐珍珠道:“她挣脱于某些人束缚的禁锢里,也解脱欲某些人卑鄙的算计中,我们拜祭是怀念,你们呢?”

    “是渴望她不再来梦中,送一场惊吓,还是盼望她回来,给一句原谅?”

    唐珍珠被她那沉寂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好像心里的秘密,全被摸了个透彻,她害怕地往司徒廉怀里躲去,这在叶落樱眼中明显是心虚的表现,看在司徒廉眼里,就是委屈不已又不愿意争吵,瑟瑟发抖,惹人怜爱,他不满地看向叶落樱,可叶落樱早已经收回视线,自顾自地将他们刚刚插上去的香烛拔开扔到地上,改放自己燃的香,还对着灵牌道:

    “姨母、璎珞妹妹,我是叶伊伊,是爷爷收的义孙女,今日以血在此向你们起誓,会帮你们好好照顾你们所爱之人。”而,谁欠了你们什么,也会替你们一一拿回来,绝不饶恕。

    话音一落,咬破手指,将血涂于香上,由橘红色的火光一点点地吞噬。

    回头,她笑靥如花地看着堂中所有人,满室的飘渺的烟雾中,她就像救世主,带着普度他们的圣光,强势地扎进他们的心里,吴茜莹的瞳孔慢慢地慢慢地睁大,慢慢地慢慢地又弯了起来,欢呼道:“正儿绘儿咱快些上香,还要去菩提苑呢!”

    从前的咬牙切齿与怨恨交加,似是被安抚了一般,吴茜莹拉着吴正赢与吴绘盈越过司徒廉与唐珍珠,愉快地朝叶落樱奔去,而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至于后来司徒廉和唐珍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没必要知道,因为一切的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

    赫赫炎炎的阳光慢悠悠地纠缠葱绿枝桠,一片片地裹住流苏飘飘的小红灯笼,像饱满圆润的成熟果子,点点鲜艳欲滴,煞是好看,树下围满仰望的男男女女,或怡然自得地看着自己挂的灯,或眉开眼笑地瞧着别人已经挂好的灯,又或娇嗔不乐自个儿挂的灯不够高。

    因小灯笼要购买还要排队领取,韦笑寒与吴茜莹便乐颠颠地排队去了,叶落樱他们找了一个尚算不引人注目的小角落等,可这边还没找到话题开始等待的过程,那边就吵起来了,吵闹本也没什么,有什么的是,其中一把声音分明就是吴茜莹的,吴正赢不知道是要去护妹妹,还是要去凑热闹,第一时间跑了过去,只听韦笑寒从中调解地道:

    “姑娘定是误会了,我家妹妹绝不会偷你东西——”

    怎料他话音未落,对方已不屑地冷哼道:“瞧你们人模人样的,倒尽干些鼠窃狗偷的事来,还胆敢在佛门清净之地下手,也不怕被佛祖嫌弃了,快还我荷包,那里面可有我娘亲给我买药的救命钱,若你们还给我了,我便不把此事报上官府!”

    “我刚才确实不小心撞了你一下,但我没有偷你东西,你爱报官就报官,谁怕谁呀!”吴茜莹被这莫须有的罪名气得脑壳都要冒烟了,尤其对方不知道为何非要咬着她不放。

    对方哼哼地冷笑道:“你定是想等你的同党闹乱趁机逃跑吧,如若不是你偷的,你倒是把你的荷包掏出来让大伙儿瞧个明白,我不见了的荷包是粉色还绣着锦鲤戏水图案的——”

    “!”本想利索地掏出荷包证明自己清白的吴茜莹,在听到对方先声夺人地说荷包颜色图案后,怔住了,因为很不巧的是,她的荷包也是粉色的,也是绣着锦鲤戏水的图案。。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