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章 千字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长姐的意思,厉蘅算是明白了。

    京畿自有拿不出来的人,渂帝只考虑到了镇安王府,却没想到他颁布的这条禁令,其他人也拿不出来。

    就在厉凝凝与厉蘅两人想到了好办法后,白露却疯疯癫癫的跑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郡主……”

    白露跑的慌张,这在以前是绝对没有的事情。

    “发生什么事了?喝口热水慢慢说。”

    听着自家郡主竟然还这么的淡定,竟然还劝她喝口热水。白露就想狠狠的白自家郡主一眼,这件事事关重大,若是不快点告诉郡主的话,她保证郡主会后悔的。

    “燕地犯乱,陛下已经派了永顺王出京平反。”

    燕地?

    那个质子独孤九的属地?

    “燕地叛乱,独孤九去了哪里。”

    “陛下正在为这件事发火呢,燕质子在皇宫中消失了。具体是怎么消失的,还没有查出来。”

    厉凝凝敛下眸子。

    大旱,粮草,燕地叛乱。

    “阿蘅,看来我们要马上将镇安王府的粮草全部上报给朝廷。”

    什么?

    厉蘅眉眼中多了两分焦急,他们之前不是才说好了,是托着最后一个上交粮草的吗。怎么现在却变成了第一个?

    这转变,也未免太快了点吧。

    “长姐,这……”

    “如今燕地叛乱,晋国之中却因大旱而少粮草。若是前线缺兵少粮,永顺王定身陷囹圄。”

    “可他身陷囹圄与否,跟镇安王府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关系大了去了。

    “本郡主就是让那个严璟良知道,关键时刻,本郡主还是记挂着他的。希望日后,他能对镇安王府留手。”

    厉蘅闻言敛下眸子。

    这么多天,他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明白。若是一个人真的因为某个原因,而对镇安王府存了下死手的心思。镇安王府就真的能平安逃脱吗。

    现在只能凭借镇安王府对永顺王的恩情,以祈求严璟良不会恩将仇报吧。

    厉蘅心里想。

    “是,阿蘅这就把镇安王府所有的粮草全部上交。”

    虽然全部上交,但绝不会真的让渂帝觉得他们拿出如此多数目的粮草很容易。数千字幅的折子,被跟粮草一起,上交给了渂帝。

    包括为了旱情,为了朝廷,为了渂帝的天下,语气诚恳,能让看了此奏折的人潸然泪下。

    渂帝收到了粮草的同时,自然也看到了奏折。

    要不是知道镇安王府底细,他或许还真的会被奏折所书内容催的流泪。

    “这个镇安王府。”渂帝无奈的叹了口气。

    福公公为渂帝斟上一杯好茶。“陛下莫急。”

    “朕怎能不急。”

    渂帝深呼吸,“镇安王府越是如此,朕就越有一种他们是在扮猪吃老虎的感觉。朕甚至怀疑镇安王没有死!他就在暗处,就在朕的身边,牢牢地盯着朕!”

    高高坐在龙椅上的男人,面目因为恐惧而变得扭曲。越是这么说,渂帝就越会朝着这个方向想,他紧紧的盯着案牍上的奏折,似是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脸上全是黄豆大小的冷汗。

    那冷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淌,渐渐汇聚成河。

    只要是有关于厉凝凝的,渂帝就不敢懈怠。

    “福公公,你看,这奏折难道跟当年的镇安王的字迹是不是一样的?还有这说话的口气,用笔的习惯……真的,他就在朕的身边!”

    坐在龙椅上的真命天子,就好像是看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案牍,仿佛那张奏折通往奈何桥,能让他与镇安王之间的距离无限缩短。甚至直通阴阳。

    福公公看着渂帝这般,也冷汗津津。

    “陛下,这儿什么都没有啊。”福公公连忙前来安慰渂帝,“陛下是不是因为这几日在陈美人那儿,以至于过度劳累,所以神情恍惚了些?”

    半老徐似的公公,用他那尖着嗓子的声音,劝慰着陛下。

    但福公公并不是渂帝,他不能切身体会渂帝的恐惧。

    “不,你听,镇安王跟朕说话了。他在说,若是朕还想动镇安王府,动他的女儿,他就会覆灭朕的江山!朕不允许,朕绝对不允许!”

    渂帝撕碎了厉蘅前来上奏的折子。

    那杏黄色的碎片,淅淅落落的洒在地上,彰显了破碎的美好。

    福公公被吓得赶紧将那些碎片从地上捡了起来,重新放到渂帝面前。

    “陛下,您看。这镇安王府小世子的笔迹哪里跟镇安王相似?那说话的语气,就更不一样了。就算相似,那少阳郡主跟镇安王也是有血脉关系的。这读一读镇安王当年的字稿,相似那么一点点也不在话下。所以陛下,您这是自己在吓自己啊。”

    不不不。

    渂帝摆摆手。

    他的目光重新落到案牍上,那些碎片上的字迹,虽然变了形,但就是给渂帝一种出息的感觉。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对,换汤不换药。

    这镇安王府的小世子,就是给他这么种感觉。

    “福公公,你看。就算镇安王有这个机会教他们两个,可镇安王已经死了十年。那个时候,无论是少阳郡主,还是小世子,都还只是个几岁的娃娃。你告诉我,两个几岁的娃娃,就能得到镇安王的毕生所学了吗?”

    “这……”

    若是从这方面想的话,福公公还真的没看出来,是什么原因。

    可他看着,小世子的笔迹跟已逝的镇安王确实是不一样的啊。

    但既然渂帝觉得二者一致,那就只能是一致。

    “或许镇安王府背后有高人?”

    高人?

    渂帝神情变得严重。

    到了现在,竟然还有人想要动他的位置。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动一些手脚。

    实在是可恶!

    会有什么高人呢……

    那个厉云舒,对,厉云舒!

    “朕记得,厉云舒还是失踪?”

    福公公赶紧迎合,想必这才是陛下心头所忧虑的啊。

    “是是是,那个小王爷确实是在失踪册上的。”福公公满头大汗,他现在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他还好没有跟镇安王府有任何关系。

    这要是万一上天不公,让他投了镇安王府的胎,这一辈子恐怕都要在渂帝的猜测中过活。

    更何况,有时候,渂帝的猜测,压根来的就莫名其妙。

    别人看着那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却被渂帝生生脑补出了一场谋反大戏。

    “哼,那就是了。”

    渂帝甩了甩袖子。

    他那一身明黄色的衣裳,在龙椅中显得尤为突兀。给人一种,即便他坐在龙椅上,那龙椅也不属于渂帝的感觉。

    首先,他自己就对自己不自信。

    总是觉得这个位置,他时刻坐不稳。时刻会被人拿走一样。

    “朕还是不相信,厉云舒会失踪。就算是失踪,也不可能完完全全的人间蒸发!给朕找,即便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朕找出来!”

    “是……”

    福公公头磕在地上,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既然渂帝下令找,那下面的人自然要马不停蹄的去找。但是都找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厉云舒的半点消息,这个人还真的存在吗?

    “你先去吧。”

    渂帝大手一挥,福公公磕头领旨,赶紧去吩咐去做这件事了。

    皇宫内发生的这件事,犹如在湖面上丢下一颗小石子,什么动静都没显露出来。但镇安王府却已经收到了从美人们手里传来的私信。

    都说是渂帝发了一次大火,与厉蘅递出去的千字文有关。

    厉凝凝想了很久,都没想出来,厉蘅的千字文怎么就得罪了渂帝。

    那文章,厉凝凝都是亲自看过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久久没有想出来,厉凝凝也不打算继续想了。反正就她所知道的,那渂帝总是会不定时发神经。

    就是看他们镇安王府不爽就对了。

    镇安王府原本一片祥和的气氛,又被宫里传出来的信条给打破。王府里面的几个亲信,全都神色凄凉。俱是没搞明白渂帝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总是跟镇安王府过不去。

    厉凝凝瞧他们悲怆的神色,决定要将他们的士气给提起来。

    她拍了拍桌子。

    “不管阿蘅的千字文,究竟是哪句话,惹得渂帝不快。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大家就不要想了。”

    说的容易!

    白露没忍住,捏紧了小手绢。

    亏她还立誓,等镇安王府彻底能明面上有权有势了,她一定招收几百个小丫鬟,做她们的管事。

    可现在呢?

    只能先想想怎么保住小命了。

    “长姐。”阿蘅露出愧疚的神色,“都是阿蘅不好。肯定是阿蘅写完千字文,没有好好琢磨,忽视了一些问题。”

    “哎哟。这怎么能怪阿蘅?”

    厉凝凝赶紧安慰他,“更何况千字文我也看过来,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你就不要将罪责揽在自己头上了。”

    可是……

    府里的众人齐齐对视一眼,大家都知道少阳郡主是个马虎的人啊。郡主没注意到的地方多了去了。

    但这话,他们都没敢明着说。

    厉凝凝显然没意识到他们心里的那些小九九,继续道。

    “阿蘅,你将香坊名下,所有能拿出来的银票,一部分拿去制作劲弩、云梯还有各种攻城武器。另一部分就去买能够储存的食物。”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