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6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最终燕地世子忍受不得至亲之人一个个的惨死在面前,现身赎罪,只求渂帝放过他的家人。

    渂帝若是心慈之辈,那十万军魂也不会至今无申冤之地。

    当日渂帝就传了令,陪同燕地世子上法场的还有他未足月的孩子。

    燕地世子看着自己的骨肉如破烂布一般的摔到地上,原本活泼的婴儿再无任何生机可言。

    他发出绝望的哭嚎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震撼。

    但也仅限于此。

    渂帝再无后顾之忧。

    又是三年。

    宫里那老头儿忽然迷上了炼丹,甚至将床榻都搬上了炼丹房中,不理朝政,昏庸无度。

    城内都传言渂帝将自己变成个药人,长期服用丹药神志都有些不清,。

    也不知从哪本医书上看来的,拿童男童女的骨头磨成粉入药,可让人延年益寿,返老还童。

    渂帝下令征集未满六岁孩童入宫,如有违抗者杀无赦。

    城内人无不动容,哀叹之声都要传到宫里。

    后来渂帝死了,动手的正是大皇子,他觊觎皇位已久。

    而世事就偏偏不按你所想的那样,大皇子弑父师德,最后坐上皇位的,竟然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皇子。

    早年间流落宫外,成年后才被接回了宫。

    这皇子上位没多久,下的第一个令竟然是封镇安王府郡主为后。

    消息如雨后春笋一般从城内各处冒了出来。

    厉凝凝得知消息的时候正在与人对弈,当日天热,李元修满头大汗地从外面赶来,脚步还未站稳,话便如豆粒般风风火火地倒了出来。

    厉凝凝拈棋子的指尖微顿,只蹙眉凝视着棋局,思忖一会儿落子,薄唇翕动,若有若无的“嗯”字便轻飘飘从他身边化开。

    “还有半月他便要上门强娶,你怎么还不走!”李元修充满演绎了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话。

    再过几日封了城门,怕是想走都走不成了!

    厉凝凝呼吸平稳,伸手给自己斟了杯酒,放置在玉杯中的液体色泽鲜艳,顾盼生辉,芳冽之气浓稠仿佛能在舌尖化开。

    这是上好的葡萄酒。

    她也给李元修斟了一杯。

    “天下之大,跑又能跑到哪儿去呢。”反而是厉凝凝来劝他。

    李元修愣在原地,他知道小师妹心宽,但竟没料到她看的如此开。

    又是说了几句,厉凝凝便以身子不适,将李元修赶了出去。

    炎夏的昼夜,温差并不太大,灼热的晚风卷着这个时期特有的青草气息盘旋在鼻尖,久久不肯消散。

    厉凝凝只披了件单衣,其实如果条件允许,她更愿意穿着现代比基尼,浸在那闪着佛轮似的光的溪水中,凉意入骨,合着美酒,只是想着,便觉全身一阵舒畅。

    厚实的石墩上已零零散散放倒了几个白瓷小瓶。

    厉凝凝不是爱酒之人,但最近也体会到那些江湖侠客为何爱酒爱的甘愿失去生命。

    她执杯缓缓下咽。

    厉凝凝知道她喝下去的不是酒,而是自己的生命。

    她的身子她比谁都清楚,什么药也吃了,什么医也看了,却迟迟不见好转,还有加重的痕迹。

    前几日还咳出血来,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越是将死之人,看的反而愈发的开。

    厉凝凝懒得再去吃那些苦涩难以下咽的药,既是将死,她还不如做些让自己快活的事。

    严璟良要封后,便让他封去吧,不过是一具身体而已,厉凝凝并不在意。

    说到底,对于严璟良这个人,厉凝凝已经懒得去弄清与他之间的关系,还在现代的时候她看过不少古言,比如爱上自己仇人的孩子之类的狗血剧情。

    厉凝凝只觉无趣,反而嗤笑女主,自己要是她一定将男主踢到百八里远去。

    现在落到她的头上,厉凝凝倒是迷茫了,要说欢喜严璟良,但想到他是渂帝的儿子,她便觉一阵恶心,即便渂帝已经死了,也无法抹掉她的心结。

    死对于渂帝而言太轻松了。

    厉凝凝想了很多,也喝了很多,终于醉倒在院子中。

    下人一会看到会将自己搬进去吧。

    黏糊的晚风吹着她的脸正舒服,下次定将床塌搬到屋外来,如此想着,忽而她嗅到一抹很熟悉的味道。

    镇安王府守备森严,也不会放进来些小猫小狗。

    半梦半醒间,那人似乎幽幽的叹了口气,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厉凝凝醉的厉害,凉风吹多了确实有些冷,她下意识地往那个温暖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厉凝凝在床榻间起来,看到搭在身上的衣服,问着下人:“昨日有谁来过么。”

    下人哆哆嗦嗦一脸惊恐的模样,让厉凝凝瞬间确定了自己的答案。

    是啊,城中有谁敢在衣服上绣这些花纹的呢,又有谁能出入镇安府宛如无人之地呢。

    房外响起一阵声音。

    厉凝凝抬眼望去,便看到昨日作俑者光明正大地从门栏处踏了进来。

    许久未见,他依旧眉目如画,不过身份已变,眸内满是帝王的威严。

    这小子当了皇帝,怎么把性子也变了。厉凝凝暗自想到。

    思量间严璟良已站到她的跟前,厉凝凝无视那落在身上犹如火灼一般的目光,旁边的小丫头一副颤颤巍巍的模样,再待下去怕是要出人命。

    “你吓到我婢子了。”厉凝凝莞尔笑道。

    “你不想嫁我?”严璟良只牢牢地盯着她,薄唇轻吐出几个字。

    厉凝凝不答,她不知道怎么答,只低头看着那婢子,觉得有趣。

    “如果你再看她,我现下就令人诛了她全族。”

    厉凝凝下颌一痛,被迫抬起头与他的目光交缠。

    那婢子被严璟良的话吓到,忙不迭跪下,不断磕着头,嘴里说着陛下饶命。

    厉凝凝压住胸口涌上的血腥味,严璟良眸中光芒并盛,已全然是怒火。

    她知道他很生气。

    “就因为我是渂帝的儿子?”语气间染上了抹痛苦与绝望。

    厉凝凝能感受到,握着自己下颌的手在轻轻颤抖。

    为什么他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呢,厉凝凝很不能理解,心中涌起万般情绪,她想让他不要这样,胸口郁结,一时没忍住。

    张开嘴,流下的却是一抹血丝。

    厉凝凝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只记得严璟良抱着她的身子,面容惊恐地喊着太医。

    傻子,镇安府里哪有什么太医。厉凝凝来不及说,胸口的疼痛让她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她隐隐约约听到严璟良的声音。

    “皇后这个位置,你厉凝凝坐定了,就算死你也休想逃!”

    拉倒吧,死了你还管的了我么。

    这是厉凝凝失去神智时想的最后一句话。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晚,到处不见严璟良的身影,该是回宫去了吧。

    后来她才知道严璟良封锁了整个镇安王府,只能进不能出。

    他是下了铁心要娶她。

    厉凝凝倒是无所谓,反正一具破身子,又能去哪里折腾呢。

    离成亲的日子愈发近了。

    期间李元修也来了几次。

    厉凝凝靠在雕花木椅上,眉目满是倦怠,神色关注地盯着眼前长得老高的竹林,半晌才悠悠开口:“日子不错,天气正好。”

    李元修的脸色宛如开了染坊一般绚烂。

    幽幽地叹道:“你好自为之吧。”

    吃好喝好睡好,厉凝凝过的可是美滋滋。

    在所有人都以为镇安王府的郡主会安稳的成为皇后的时候。

    未等到花轿抬到府前。

    大婚的前一晚上。

    短命的郡主还是没熬过那个夏季。

    喜事变丧事。

    他们之间终究是错过了。

    镇安王府的郡主选用的棺木亦是上好的沉香木雕成,描金绣凤,精致的一如新娘头上的花簪子。

    客人走过一批又一批,上香,安抚。他们表面上哀叹郡主豆蔻年华,实际上内心都在嘲笑她的没福气。

    成为皇后那可是天大的荣耀,郡主没这个命享这个福。

    原本以为这门亲事要搁置,而那严璟良又是何人。

    接近黄昏的时候,他来了,穿着一身火红的吉服,仿佛要烫伤人的眼。

    他走过来,长发飞扬,面容平静,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他走到棺材前,将木板干脆利落的揭开。

    这可是对逝去之人的大不敬,所有人都跪在那里,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制止。

    那是他们的王,全天下都是他的,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郡主安静地躺在那里,她穿着与他一般的喜服,那张熟悉的脸庞,抹着艳红的胭脂,如果她还活着一定会是最美的新娘。

    眼睫微翘,仿佛下一秒就会扇动起来。

    严璟良痴迷地看着眼前的人,手轻抚上她的脸,冰冷没有温度,他忽然想起多年前第一次见她的场景。

    如果他在早一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他的吻轻轻落到她的额头,带着虔诚与爱意,他呢喃道:“我说过,你死也是我严璟良的皇后。”

    喜事照常举行。

    而新娘的位置上放着的,却是郡主的骨灰盒。

    严璟良神情如故,仿佛这是一件多么寻常的事一样。

    没有臣子敢上去阻拦,因为曾经阻拦的人以成为乱葬岗上的一抹孤魂。

    本文完。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