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章 绑错人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其实阿浔什么都没记起来,脑海里还是空白一片,可是那面三生镜已经告诉了她一切。

    因为没有真切的记忆,看着镜子中的一切,她更像是一个旁观者,并没有那么激烈的感情迸发,但是她好像也没有办法再若无其事的面对玄泽。

    总是有点心理障碍的,她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

    幸好,她家师父果然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他宠爱她纵容她,在这件事上也是如此。

    她离开的如此轻而易举。

    《四海九州志》里记载,深渊之地在天寒地冻的北方,于是阿浔决定一路往北走去。

    女孩子孤身一人上路,自然有诸多隐患,阿浔非常不走运的遇到了一群山贼。

    不过那群山贼比她更不走运,还没开始抢劫呢,就被从天而降的某个男人给打趴下了。

    英雄救美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给阿浔,她只觉得自己本来被围咋一群色眯眯的山贼中间,突然一阵风刮过,而她被那阵风刮的腾空而起,活活在风中辗转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双脚才堪堪落地。

    脚下有咯吱咯吱的声音,是枯叶被踩碎的声音。

    她想想看看周围,可是双眼不知何时被黑布蒙住了,双手也被反绑在身后。

    阿浔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靠!不是英雄救美么!怎么成被绑架了?

    难不成她遇到黑吃黑的了?

    然而下一刻,一件带着体温的衣衫披到了她肩头将她紧紧裹住,挡下了山林中穿梭的寒风。

    阿浔眼前漆黑一片,但是她能感觉到,她的身前就站着一个男人。

    那人离她很近,近到他温热的呼吸铺面洒在她额头上,她瑟缩了下,排斥的往后退了一步。

    就在她退了一步的间隙,腰上传来一只遒劲有力大手,狠狠禁锢住了她,将她整个人拉向了他身前。

    阿浔下巴碰上对方的衣襟,他的衣服也不知是何种材料,冰凉如水,她下意识的低低惊呼了一声。

    与此同时,一根手指伸过来,勾起了她的下巴,拇指在她嘴唇下方来回摩挲着。

    阿浔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敢动弹分毫,就怕刺激了对方。

    “很害怕?”

    男人突然低低的在她耳边开了口,阿浔又是一怔。

    这声音……听起来好生熟悉,貌似在哪里听到过。

    阿浔心弦一动,咬住唇,不敢随便接话。

    害怕是必然的。

    谁莫名其妙被人绑架了,还能开开心心不成?

    但是她总觉得,要是她要说害怕,这个男人说不定会做些令她更加害怕的事情。

    “为什么不说话?”

    他又问,手指从她下巴沿着脸颊划过,拨了拨她被寒风吹乱的鬓发。

    动作异常的轻柔,可是他的手指太凉了,和他的衣衫一样,犹如冰凌,所及之处,阿浔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说话,和我说一句话,嗯?”

    他揽了揽她的腰,像是在央求。

    阿浔心口砰砰狂跳,“你想让我和你说什么?问你为什么要绑架我吗?”

    “怎么会是绑架呢?”

    他低低的笑,略显喑哑的声线透着几分让人毛骨悚然的邪气,“明明是救了你。难不成你想被那群山贼抓回去做压寨夫人?”

    阿浔觉得这个人真是可笑极了,“你救我,你还蒙着我的眼睛,绑着我的双手做什么?”

    男人沉默了一下,阿浔跟着黑布都察觉到他正在犹疑,她正要再接再厉劝说他放开她,就感觉自己身子一轻,被人夹在了臂弯里,凌空而起。

    深冬的寒风吹在身上刀割一样的疼,男人揽着她,本来她面朝着前方,迎面正对着寒风,男人像是察觉到不妥,反手把她脑袋摁进怀里。

    那力度一点也不温柔,甚至有些粗暴,阿浔感觉他想捂死自己。

    她想抗议,一张嘴,男人的声音提前在头顶响起:“我们现在脚下就是悬崖,我刚好心情不好,你最好别说话,否则我把你扔下去。”

    他的语气很是暴躁,根本不像是恐吓,阿浔不想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立即闭了嘴,安静的不得了。

    他能从师父手下带走她,显而易见,论武力值,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要想逃跑,只能智取。

    直到被男人扔进一个温暖的洞穴中,阿浔依旧没想到智取的方法。

    “你老实在这里待着,我很快就会回来。”

    阿浔眼睛依旧被黑布遮挡着,她看不清,但是隐约能瞧见一个轮廓近在眼前——那男人仿佛是半蹲在她身前,与她说话的。

    先前光想着怎么机智的逃跑,阿浔便没心思去管其他,现在在温暖的洞穴里,浑身紧绷的神经突然活泛起来。

    阿浔动了动鼻头,隐约在他身上闻到了某种味道。

    清幽冷冽,仿佛某种花香,又掺杂着一些泥土的腥气,甚至还有血腥味。

    错综复杂。

    她闻惯了玄泽身上的檀木香,当下忍不住轻皱了眉头和鼻尖。

    谁知就这么一个微末的表情也没逃过男人的眼睛,冰凉粗粝的手指忽地就掐上了她的两颊,他用的力气不小,指腹很快就在她脸颊两侧捏住小小的凹陷来。

    “你在嫌弃我?”

    他好像低低的笑了一声,笑的阿浔毛骨悚然,意欲赶紧解释,可是哑穴被点着,她徒劳的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男人看出她想要辩解的企图,却依旧不解开她的穴道,反而更凑近了她,低沉阴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弥漫开。

    “你不喜欢我身上的味道,我偏偏要让你沾染上!”

    言罢,他的手指就袭上了她的衣领,微微触碰到了她颈项的皮肤。

    阿浔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歹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啊喂!她哪里有说不喜欢了啊!

    男人的手指好像又深入了几分,阿浔顿时汗毛倒竖,紧紧闭上了眼睛。

    “嗤”的一声,衣领处的盘扣被男人凶残的扯开了,紧接着依次往下,外衫全然被解开。

    阿浔再单纯懵懂,也明白了男人想要做什么。

    那种本能的预感和害怕让她没绷住,眼角蓦地迸出一滴泪来。

    男人的手一顿,在她的腰带处停住了。

    阿浔没法说话,没法挣扎,内心的恐惧便全部借由眼泪发泄出来。

    第一滴泪掉出来后,后面便有些控制不住,哗啦啦的喷涌着,很快就泪流满面,完全打湿了眼前的黑色巾布。

    巾布沾了水,冰凉凉的贴在眼睛上,难受极了。

    小姑娘自从有了师父,便被放在手心里宠爱着,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她悲从中来,哭的昏天黑地,又出不了声,只能无声的滚着泪,那模样真是可怜极了。

    大约是她哭的太惨了,男人竟然真的收回了手。

    阿浔还没来得及放心,就听男人恶狠狠的吼她:“不许哭!不就是你给你脱个衣服吗?你又不是没给你脱过!你哭什么,难不成我还会杀了你吗?”

    ……士可杀不可辱啊!宁愿被杀,也不要被欺负!

    阿浔一边在心里大声咆哮,一边哭的更厉害,小脸像是被水洗了一样。

    男人可能是被她哭的有点烦,喘着粗气看着她,炙热的气息扑了她满脸。

    过了好一会儿,阿浔哭的要上气不接下气了,男人突然极低极低的叹息了一声,轻轻揭开了覆在她眼前的黑布。

    眼睛被遮住太久,黑布被揭开的一瞬间,阿浔有些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眼前又被泪水糊了一片,再睁开,都还有些朦胧,看不清眼前的男人。

    “别哭了,你怎么这么能哭?”

    男人无奈的叹,揪起衣袖给她擦眼睛。

    阿浔气愤又抗拒的想要避让,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别动,犟什么犟!给你脱衣服你不愿意就算了,给你擦眼泪你还不愿意,你怎么一直都这么不知好歹!”

    他不耐的教训着,寒凉的衣袖在她双眸前轻轻擦拭着。

    那动作不可谓不温柔。

    阿浔挣扎不了,只能咬着牙一动不动,待他擦干眼泪,她这才抽着鼻子,掀起早已哭肿的眼皮。

    一张带着寒玉面具的脸映入眼帘。

    阿浔呆住了,傻掉一般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是……在深夜里背着她下琅环山的男人,顺带还非常随便的把宝贵的解语铃扔给了她。

    她那时就觉得他杀气森森的,看上去就不像什么好人。

    现在果然验证了吧!

    “总算是不哭了。好了,现在把衣服脱了。”

    他看着她,微微勾起了唇角,眼尾似乎漾出了一点浅浅的笑意。

    阿浔下意识的想要裹紧外衫,奈何没法动弹,只能无声的瞪大眼睛表示抗议。

    她才大哭过,眼睛红通通的,瞪大了便是一双兔子眼,可怜又可爱,

    男人的笑意顿时更明显了一些,低沉的声音莫名带了些轻快,“你这一身大红,看的我眼睛疼,穿我的。”

    说着,他便罔顾她的意见,径直扒拉掉她早已被解开的外衫,退下自己的黑色冰绸外袍,披在了她身上。

    小姑娘不停的转动着眼睛,表示着自己的抗拒。

    男人低低的笑,光明正大的无视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出去片刻很快就回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