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章 成亲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玄泽走过来,拿起屏风上的外衫,细致的替她穿起来,柔声道:“方才蒙将军带着长乐公主上门拜访,说是长乐公主有些话想要单独和你说两句。”

    若是放在往常,玄泽是必然不会答应这种要求的。

    但偏偏是蒙云飞亲自领着长乐过来,又是蒙云飞亲自开的口……谁叫他是要娶人家女儿的人呢,要是一口回绝了这件事,他是真打算孤独终老么?

    “你别怕,我和蒙将军就在隔壁,一点动静我就会立即赶过来。”玄泽一边低着头一颗颗的系着她身前的盘扣,一边叫她安心。

    阿浔虽然不清楚长乐公主要和她说什么,但是也根本不担心。

    以她现在的功力,就连亭台水榭都能劈成渣渣,还怕将死的长乐公主?

    于是小姑娘笑眯眯的点头:“师父尽管放心!”

    ……

    两个大男人走出去后,卧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阿浔想了想,她应该也算是主人了,遂主动开口道:“公主请坐。”

    又给公主倒了热茶。

    明明先前还是由着自家师父给自己穿衣服的娇娇软软的小少女,这会儿装起正经大方起来,透着几分幼稚的可爱。

    长乐定定的看着她,眼神迷惘又羡慕,一时之间心头滋味千般。

    “你在国师府生活了十七年,这些年里受过很多委屈吧?”

    长乐沉默良久,突然如此问道。

    以前大抵是觉得委屈的,但是庆幸的是,现在的阿浔没有往昔的记忆,所谓的委屈便无从说来。

    如今的她在国师府生活的很快乐。

    阿浔缓缓摇头,想了想,坦诚道:“我记不起从前了,不过至少现在我从来不曾觉得一丝委屈。”

    长乐静静的看了她片刻,柔声道:“那真好啊。”

    长乐语气温和,仿佛真的是来和她闲话家常的,阿浔却浑身不自在起来,交握在一块儿的手心里微微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来。

    “你不要紧张,我来这里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和你谈谈你父亲的事情。”长乐看出她的不自在,伸手轻轻拍了她的手背以作安抚。

    阿浔咧开嘴僵硬的笑了笑,心道,谁紧张了,只是觉得无话可说罢了。

    长乐怎么会看不出小姑娘笑容里的抗拒,她浅浅一笑,看着眉目鲜妍的小女孩,缓声道:“当年,你之所以会被送进国师府,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我。”

    阿浔愣愣的抬起头,眸光灼亮,却又漂浮着几丝惶惑。

    ……

    月上中天的时候,蒙云飞带着长乐公主离开。

    临走时,严肃深沉的男人若有似无的看了她好几眼,那么明显的欲言又止,阿浔听了长乐的一番长篇大论,尚且还有些消化不过来,即便分神注意到了蒙云飞的眼神,她也没心思去搭理,或者说她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很多人很多感情,她不曾拥有过,便对那些心如止水,偏偏在她心如止水的时候,总有人打着愧疚自责为她好的旗帜来替搅乱一池春水。

    阿浔难得觉得厌烦。

    深夜造访的两位客人走后,玄泽便发现自家整天没事傻乐的小徒弟陷入了某种闷闷不乐的状态里。

    他在床榻边侧身坐下,抬手揉乱了她细软的头发,“有心事?”

    小姑娘两手抱着小腿,脸蛋埋进膝盖间,小小的一团,闷闷的声音从腿间传来,“她说我爹爹其实可疼爱我了,当初会把我丢在国师府,常年不来看我一眼,是因为忌惮长乐公主。”

    云曦嫁给蒙云飞后,两人的婚姻生活就没一天不是鸡飞狗跳的。

    蒙家后宅的幺蛾子多的离谱,几乎多是长乐的手笔,就连云曦的死,长乐都套不了干系。

    当长乐在她面前坦诚的提及此事的时候,阿浔动过一个念头,要不要此时出手一掌拍死他算了,也算是为她那没见过面的娘亲报了仇。

    可是看看长乐毫无血色行将就木的脸蛋,她又觉得没必要。

    长乐会将这一切和盘托出,大约是死前的一种忏悔?

    于是阿浔就耐着性子继续听着。

    听着听着就听到长乐说,当年她威胁过蒙云飞,绝对不会让他和云曦的孩子好过。

    蒙云飞没辙,不敢再将襁褓中的小女儿留在将军府,而是托付给了国师大人。

    至于天煞孤星一说,一半是顺势为之,一半是……事实的确如此。

    国师大人掐算出阿浔的命格后,本来是打算瞒住的,可是后来突然公之于众,就是为了可以堂而皇之的将她安顿在国师府,以囚禁之名,任谁的手都伸不进来。

    阿浔听到这里的时候,便真的有些按按捺不住了——她灰暗的人生开端便是拜长乐所赐。

    不抽她一顿简直对不起过去的自己。

    可是就在此时,她家师父出现了,月白衣袍勾勒出修长挺拔的身影,宛若云间皎月,清浅动人。

    阿浔一腔怒火和愤懑就这么被平息了下去。

    大概她以往全部的辗转不幸就是为了换来一个他。

    想想好像还是值得的。

    “师父啊,你为什么出现那么巧,你要是来的晚一些,长乐公主可能就会被我摁在地上揍一顿了。”小姑娘嘟嘟囔囔的,好像是在埋怨。

    玄泽听得有些好笑,两只捧着她的脸颊,轻轻将她从膝盖间提起来,“她一个将死之人,揍她一顿很开心吗?”

    “开不开心不知道,不过心里应该会痛快一些。”阿浔歪着脑袋,很是认真的想了一想,如是答道。

    “心里不痛快的话,那就想些让你痛快的事情。”玄泽低眸凝视她几秒,一个轻柔的吻落入她眉间,随即将她的小脑袋扣进自己怀里。

    阿浔闭着眼睛,额头那里有些酥痒,她故意在他胸前大力的蹭了蹭,咕哝着问:“什么痛快的事情啊?”

    男人沉默了一瞬,淡淡道:“我们成亲的事。”

    闷在男人怀里的小姑娘怔楞了一下,随即嘻嘻嘻的笑开,柔弱的两只小肩膀一颤一颤的。

    玄泽捏着她肩头,有一下每一下的按揉着,“我将我们成亲的事告诉蒙大将军了,他并没有多意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不同意,只叮嘱我要好好对待你。”

    男人怀里热乎乎的,阿浔折腾了大半夜,睡意上涌,脑子里也有些昏昏沉沉,听了他的话,无意识的问了一句:“还要征求我爹的意见吗?他要是不同意,师父,我们就不成亲了嘛?”

    “当然不会。”玄泽答得很快且干脆,“他要是不同意,我只能强抢了。”

    话本里常有恶少强抢良家少女的桥段。

    阿浔在他怀里打了个滚,哼哼道:“恶霸师父,强取豪夺小徒弟,听起来好像也挺好玩的,要是有人写个话本就好了。”

    天天心心念念的就是话本,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沉迷。

    玄泽脸色一黑,无奈的赏了她一个板栗。

    阿浔睡得已经有几分熟了,也不觉得疼,意思意思的哼唧了一声。

    玄泽不忍扰她美梦,正将她放回暖和和的被窝里,忽然听得她迷迷糊糊的说,“我问过长乐公主关于那幅画的事情了,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以为那幅画就是一幅简单的画。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妖怪闲的无聊,捏个幻术耍人玩。”

    玄泽托着她后颈的手一僵,慢吞吞的将她放好,极地的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男人走后,原本该在床上睡得香香甜甜的小姑娘一股脑从床上坐了起来。

    望着床头发了好久的呆,直到整个人都僵硬了,她才轻轻的活动着手脚爬下床,偷摸溜进了与她卧室相连的书房。

    阿浔搜罗了好半晌,才翻出那幅据说被施了妖术的画纸。捧着画纸犹豫了好一会儿,她才忐忑的展开,很快那张画纸就变成了一面镜子。

    犹如电影,一帧一帧的滑动着,那些场景阿浔觉得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几乎与她曾经做过的漫长梦境完美的契合起来。

    暗无天日的深渊之地,出入人世的海棠小妖,鲜衣怒马的少年战神,那场血流成河的神魔大战,他站在别的女人身边,对她刀剑相向……

    阿浔眼前忽然闪过一片白光,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她闭上眼,等晕眩的感觉过去,再睁眼,脸上冰凉,抬手摸了摸,原来她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那张似镜非镜的古怪画纸被阿浔放回了原地,在她如来时一样离开后,书房门再一次被拉开一身月白衣袍的男人就站在她身后,看着她走远。

    隔日,阿浔洗漱完毕,主动去寻了她家师父一道吃早餐。

    安静的餐桌上,她忽然道:“师父,要不咱们选个最近的吉日成亲吧。反正我一直都是与你在一起的,所谓成亲不过是一个仪式罢了,尽早办了也没什么。”

    玄泽握着箸筷的手微微收紧,骨节泛白,“好,听你的。”

    ……

    国师大人要成亲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帝都,一时间成了帝都百姓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

    要知道大夜自建国以来,历任国师都是孤独一生,且大多都不得善终。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