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求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玄泽隐约懂得她的小心思,正要替她将画卷收起来,却见那画上被她喷满了糕点屑末和淡淡的茶水渍。

    阿浔也瞥见了,顿时恼的想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她揪起袖子就往画上轻轻拂了一遍。

    不碰倒还好,一碰那些水渍倒是更快更大面积的晕染开。

    配合着残留的丁点糕点渣滓,简直不堪入目。

    阿浔好不容易活跃起来一点的心情立刻又飞快的丧了下去。

    虽然……虽然她并不是很想看见这幅画,但更希望它能被好好保存着啊!

    就在她丧的想要用脑门使劲磕桌子的时候,画卷突然有了变化。

    画中被水渍晕染到的地方,像是被水洗了一般,慢慢褪去,画中栩栩如生的美貌女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慢慢从画中消散,最后那幅赏心悦目的画彻底成了一张白纸。

    阿浔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发现干干净净的画纸上朦朦胧胧的映出了另一番画面。

    ……

    画面里,嘴角沾满了糕点屑末,脸侧还有墨点的她瞪大了眼睛,看上去就是只傻里傻气的花脸小猫咪。

    阿浔使劲闭了闭眼,再睁开,定睛细瞧,还是她。

    干净的画纸仿佛突然就变成了一面镜子,清晰的映出了她。

    随即下一刻,画面一转,成了漆黑一片,周遭没有一丝光线可以透进来,仿佛是暗无天日的地下深处。

    阿浔意外的觉得这场景格外的眼熟——似乎是在那场怪异的梦里,她梦见自己成了一株海棠,而海棠就生在那片黑暗中。

    阿浔费了好大力气,才没有把面前的那卷画纸当成妖物一把扔出窗外。

    她傻眼了好一会儿,才恍恍惚惚的扭过头去看身旁的男人:“师父,你说这世界上,一幅画有可能修炼成妖吗?”

    玄泽下颚绷的很紧,眸色深处有异样的情绪在上下浮动,只是阿浔太过震惊,全然没有注意到。

    阿浔等着万能的师父给她一个答案,却没有等到,反而听他反问道:“你在画纸上看到了什么?”

    如果细听,就会发现他一贯清冷的声线嘶哑的不像话,阿浔隐约察觉到一丝怪异,忍不住偏头多看了他一眼。

    他认真的看着她,英俊的脸好像比往常更加冷峭。

    阿浔莫名心口一突,吞了吞喉咙,小声道:“我先是看到了我自己,然后看到了一片漆黑,特别熟悉的感觉。”

    她歪着脑袋,疑惑又莫名有点不安的追问:“师父,这是不是画纸成妖了啊?”

    “不是。”

    他突然圈住了她的手腕,略显粗粝的手指扣得很紧,阿浔有些吃痛,委屈的看他,“师父,你怎么了嘛?”

    玄泽沉默的凝视她,乌黑的瞳仁灼亮的像黑夜里的烛火,阿浔被他看得心口惴惴,他圈住她手腕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像是要把她捏断似的。

    疼痛以及心里的不安令茫然无助的阿浔眼眶一热,就这么没出息的哭了起来。

    小姑娘轻飘飘的眼泪仿佛当头一棒,狠狠砸在玄泽心上,他猛然松开她,犹如大梦初醒。

    “弄疼你了?”

    他复又牵起她的手,细细察看,果然手腕已经被勒出了一道红痕,她的皮肤本就纤白如玉,两相对比之下,红痕便显得触目惊心。

    玄泽顿时自责不已,心疼的无以复加,连忙去找活血化瘀的药膏。

    阿浔被他千变万化的态度弄得七上八下的,突如其来的觉得委屈极了。

    她不是没见过他喜怒无常的模样,但是他的冷漠暴虐都是对别人的,转身对她总是温声细语,就算她闯了祸,他也只是皱皱眉头,冷淡又温柔的教训她,给她讲道理。

    从来没有这样过。

    阿浔想不通自己哪里得罪他了,握着自己一阵阵抽痛的手腕,哭的哀婉幽怨。

    一边哭,一边泪眼朦胧的偷偷瞅他。

    他已经找到药膏,将她半揽进怀里,执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替她抹着药膏,英俊的脸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是手下轻柔的力道,专注的眼神,让阿浔觉得这还是那个对她呵护备至的师父。

    但是纵然如此,她还是不能轻易原谅他的变脸。

    于是她抽了抽鼻子,哭的比先前还可怜,磕磕巴巴的控诉他:“我不喜欢师父了,我不要做你徒弟了,我要回家去!你把我弄得好疼,跟你说话你也冷冰冰的。”

    在她控诉的间隙,玄泽已经替她上好药,又帮她将袖子整理好,将她冰凉的手捂在自己手心里,闻言,慢悠悠的抬眼,缓缓的问:“生师父的气了?”

    “对!非常生气!”她哭的那么厉害,回答他的声音依旧中气十足,几乎是吼出来的。

    可见小姑娘是气的不轻。

    玄泽嘴角微弯,似笑非笑,“不喜欢师父了?”

    “对!不……”

    阿浔梗着脖子正要硬气的说不喜欢了,可是一对上男人黑沉沉的双眸,无端的就把话吞了回去,咕哝着改口,“师父要是再这样,我就一定不再做你徒弟了,太凶了!”

    万一以后,她做错事,他就这般体罚她,可怎么办?

    玄泽双手扶住她肩头,迫使她抬起头,与他对视,“我向你道歉,是我一时走神想到了别的地方,所以没有注意力道,以后都不会再这样,不和师父生气,好么?”

    阿浔被他盯着,心跳快了几拍,视线不由得一飘,看向别处,哼哼唧唧的:“嗯,等我手腕不疼了,我就不生气了。”

    玄泽有些好笑,神情越发温柔,“那是不是等手腕不疼了,就继续喜欢师父?”

    阿浔视线飘的更乱了,到处看,就是不看他,但是男人的目光凝固在她脸上,她躲不开,只能别扭的说:“没有不喜欢。”

    一直都很喜欢。

    哪里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呢。

    是师父啊,又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

    虽然他弄伤了她,她也只是被突然的变故吓到了而已,并没有真的生气。

    现在他低低柔柔的哄她,她原本还想再拿乔的矫情都不翼而飞了,只想着恃宠而骄。

    阿浔顺势倚进他怀里,向他举起受伤的小手,“师父,话本可以止痛的,我可以找一本来看吗?”

    玄泽轻笑出声,“想看可以,先回答师父一个问题。”

    这种时候,还要谈条件,明明是他做错了的……

    阿浔鼓了鼓腮帮子,敢怒不敢言,只能屈从,“师父问吧。”

    “既然喜欢师父,就和师父成亲吧,好不好?”

    他一直微微笑着,温柔似水,几乎叫人溺毙其中,阿浔脑中“嗡”的一声,好像有无数烟花炸开。

    靠!

    就这么求婚了?

    谁家求婚这么随便的?

    是不是以为她年幼单纯不知事啊!

    哎,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家师父向她求婚了?她怕不是正做梦呢吧!

    阿浔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师父,我没听错吧?你说你要和我成亲?”

    成亲?那可是两情相悦的人才能做得事情啊,成亲以后就要日日睡在一起,还要一起生小娃娃。

    阿浔是肖想他挺久的了,但是并不代表就要立即和他成亲啊喂!

    最起码……也得谈个甜甜蜜蜜的恋爱吧!

    玄泽捏住她软软的小手:“你没有听错,你愿意吗?”

    阿浔仰起头,有些不确定的问:“师父,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玄泽笃定的回答,语气里有种认真的诱哄,“你也喜欢师父的,对不对?”

    她是喜欢他的啦,但是……恕她眼拙,她是真没看出来他对她也是有男女之情的!

    他有这么闷骚的么,能把对她的喜欢藏得滴水不漏?还是她真的眼瞎又迟钝,竟然迟迟都没察觉到一点?

    阿浔不自觉的拧起眉,仔细的想了想,最后她得出一个结论。

    都是让那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给害的,她简直快被洗脑了,所以总是下意识的觉得他对她的所有宠爱都是基于长辈对晚辈的感情。

    原来说到底……他也是个正常男人嘛!

    阿浔眯着眼睛笑起来,像是终于抓到了某个一本正经的男人的把柄,“师父,你藏得够深嘛~我竟然一直都没发现!嘿嘿,你喜欢我想娶我啊?可是也太着急了吧,我们谈个恋爱先!”

    玄泽发觉她的笑容实在坏的很,迟疑的求证:“谈个……恋爱?”

    “对啊!之前你是我师父,为人师表,有责任教我读书写字,我做错事,有义务教训我,所以以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

    阿浔从他怀里撑起身子,严肃的同他讲述师徒和恋人之间的差别:“可是我们在一起以后,我就是你的爱人,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宠爱我,不会逼我读书写字,就算我做错事……不对,以后我做什么都是对的。”

    玄泽:“……”

    为什么听上去好丧权辱国的样子。

    这确定是找了个未来妻子,不是找了个祖宗?

    不过那句“你的爱人”听起来还是令他心神愉悦,所以他好像……根本找不到理由来拒绝。

    “好,我答应你,你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