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章 赏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蒙云飞轻轻的笑,冷漠深沉不在,只是余悲怆,他不说话,伸手细致的划过怀中女人的眉眼。

    他发现原来关于她的一切,他还是那么熟悉。

    这么多年过去,他闭上眼的时候,依旧可以清晰的勾勒出她的模样。

    他其实也不确定自己到底对她还有没有爱,只是此刻,只要一想到她可能会死去,他便更希望她远远的活在某个地方,即便一辈子都见不着没关系。

    只要知道她好好活着就行。

    蒙云飞闭了闭眼,心如刀绞,就像是重温了当年他与她分手转身另娶她人的痛。

    长乐握住蒙云飞冰冷的指尖,扯出一抹温柔的笑:“罢了,我不想知道了,你不用为难了,你说得对,我早就不是当初的长乐,你的爱都给当初的我,现在的我也不配得到你的爱。”

    她的声音越来轻,呼吸越来越弱,直至悄无声息。

    蒙云飞搂紧她,低头在她耳边低语,就像情人在说悄悄话。

    阿浔心中莫名悲痛,有些看不下去,转头扑进师父怀里,眼角余光瞥见师父手中的长鞭时,忍不住暗暗咋舌——师父这是一鞭子就把长乐公主给抽死了吗?

    紧紧抱着长乐的蒙云飞忽地转身,哑声道:“国师大人救救长乐。”

    玄泽居高临下的看着进气多出气少的长乐,半晌没做声。

    阿浔从他怀里扬起头,抬眼瞄他。

    他英俊的脸上神色格外严峻,黑眸灼亮,盯着长乐的眼神仿佛是要把她看出个洞来。

    玄泽原本以为长乐是私自修习了妖术,以致于走上了歪门邪道。

    但是看她奄奄一息的样子,似乎并非如此简单。

    他俯下身子,把起长乐的心脉,顿时心口一沉。

    哪个无视天道的妖孽给长乐下了寄魂术?

    寄魂术是出自于魔族,寄魂术就是将一缕元神渡入他人身上,好操纵他人。

    寄魂术会无限放大宿主本人心底的执念,执念越深,未达目标,便会不择手段。

    比如长乐,她此生最大的执念应当就是蒙云飞了。

    为了重新得到蒙云飞,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勾结顾长善,意图谋反。

    玄泽皱了皱眉,反手打了一个法印在长乐身上。

    她毕竟是凡人之躯,根本承受不起寄魂术,他的法印也只能暂时护住她的心脉,

    玄泽收回手,坦诚道:“长乐公主只怕难以回天了,蒙大将军节哀。”

    殿中陷入死一般的寂寥。

    本来因为亲妹妹和信任的重臣勾结图谋他江山而气愤的恨不得大开杀戒的国君此刻也沉静下来。

    他一生机关算尽,父子之情也好,手足之情也罢,都被他咬咬牙狠狠心抛之脑后了。

    纵然如此,眼前的场景还是让他深觉惨烈。

    有一句话说得对,来世莫生帝王家。

    ……

    长乐公主和顾长善的勤王破京之策以一败涂地告终。

    顾长善为人臣子,却生出狼子野心,其罪可诛,顾家满门上下被斩杀。

    唯独柔妃娘娘护主有功,免去一死,但最终结果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因为她被打入了冷宫。

    虽然宫宴上那个替国君挡剑的人不是她,顾家谋反她也全程被蒙在鼓里,但是国君一想到便会想起这段被臣子兵临城下的屈辱历史,于是只好让她再也别出现在自己眼前。

    另外,宫内对外宣称,国君皇后和太子爷一家三口也在国师大人的圣手下,成功苏醒。

    当然事实是,国君是被长乐弄醒的,太子爷根本没中招,唯一需要搭救的便是皇后。

    国师大人轻轻在皇后耳侧轻轻一点,皇后便醒了,浑身上下安然无恙,好的跟什么意外都没发生过似的。

    皇后醒了之后,国君脸色反而难看了起来。

    嗨呀!好气呀!

    原来国师大人可以这么轻轻松松的搞定!

    之前为什么不出手!

    国君觉得自己身为帝王的尊严在短短时间内再次遭到了严重的挑战!

    面对国君拐弯抹角又暗含谴责的质问,玄泽一脸正直:“微臣是不想打草惊蛇,不然长乐公主计划好了好久的戏该怎么演完?”

    当时阿浔站在男人身侧,只觉得自己师父前前后后都写满了“欠揍”两个字。

    国君简直要被气的呕出一口老血来,可是能怎么办呢?自己当初任命的国师大人,就是跪着都得忍下去啊!

    他挥挥手,赶苍蝇似的让国师大人赶紧退下。

    玄泽带着自家小徒弟,气定神闲的回府。

    ……

    踏入熟悉的国师府后,阿浔还是心有余悸。

    这桩事情其实算不上告一段落。

    比如给长乐公主下寄魂术的人是谁,目的又是为何,以及长乐公主为什么执着的让国君交出万象书?这些问题都还没有个答案,也去问过长乐公主了,她半死不活的,那些事情对她来说仿佛一场梦,她自己都不清楚是着了什么魔。

    现在长乐神志不清,又命不久矣,国君网开一面允许她暂留宫中。

    而蒙云飞则主动请命照顾她。

    阿浔想想临出宫前见到那个失魂落魄的爹爹,心里就顿生酸涩。

    千言万语只能以造化弄人四个字来概括。

    她一伤春悲秋,就忍不住想找一套欢乐点的话本来解解愁。

    玄泽处理完这几日堆积的府中事务,来找她是,便发现她情绪低落的整个人都怏了,跟被暴雨打的七零八落的小花骨朵似的。

    要多惹人怜爱就有多惹人怜爱。

    玄泽侧目凝视了她一会儿后,执起她的手,带有薄茧的拇指从她的手心一路摸索到手腕,最后整个握住,细细把玩。

    一边把玩一边闲聊似的开口:“这些日子在宫里是不是被闷坏了?带你出去玩一玩,好么?”

    要是往常,阿浔大概早就神采飞扬的拖着他走了,但是今天就连出去就拯救不了她沮丧的心情了。

    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摇头:“不想出去。”

    玄泽挑起了眉,微微有些讶异,“那要做些什么,才能把之前聒噪的像只小麻雀的徒弟还给为师?”

    阿浔睁着水盈盈的双眸,“何以解忧,唯有话本。”

    玄泽勾勾唇,低沉的嗓音悦耳动听,只是说出来的话让阿浔一下子就垮了。

    “不准再看乱七八糟的话本,既然不想出去,那我们师徒二人就在书房一道看书写字,最是修身养性。”

    ……

    看着厚厚的字帖,阿浔懊悔的捶胸顿足。

    好端端的提什么话本,还不如出去玩呢!

    她嘟着小脸,不情不愿的写字,写完一页,纤细的手腕有些酸,趁着男人看书看得专心致志,她立即扔了笔,浑水摸鱼。

    东摸摸西看看,时不时看看外面的日头,估摸着管家伯伯什么时候来叫他们吃饭。

    百无聊赖的开小差时,不经意的翻到了画筒里的一堆画轴。

    此刻,她不想写字,随便拿点什么来打发时间也好。

    于是阿浔从画筒里抽出了画。

    玄泽早就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由着她在他眼皮子底下摸了会儿鱼,这会儿才懒懒的抬眸瞧她。

    阿浔嘿嘿嘿的傻笑:“字临完啦!我赏赏画,回头给师父画一幅。”

    玄泽避之不及的收回目光。并未接腔。

    小姑娘天生聪慧,心思又干净,学东西又快又好,但是琴棋书画当中,唯独画画是她的死穴。

    她每每临摹一样东西,临摹出来的都是四不像,生生给这个本就千奇百怪的世界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

    画轴被一幅一幅展开,看到一半,阿浔便觉得有些乏味,幸好此时管家伯伯怕她和师父二人饿着了,送来了一些糕点和茶水。

    阿浔顿时心花怒放,抓起糕点吧唧吧唧吃了起来。

    不错不错,有了糕点和茶水,立即就有了看话本的感觉,即便看的画卷,好像都没那么枯燥了。

    小姑娘一边吧唧吧唧,一边赏画,糕点屑末掉在画上,她就抬起袖子擦一擦,然后看完一幅看下一幅。

    直到抽出一卷看起来格外熟悉的画轴,她往嘴里塞糕点的动作一时顿住,展开画卷一看,她顿时就被呛到了,糕点卡在喉咙处,捂着胸口,咳的惊天动地。

    玄泽立即扔了书,将咳得小脸通红的小少女搂紧怀里,一边替她顺气一边连忙端起茶水喂她喝,顺便嘴上还训了她两句。

    “就你会折腾,赏个画也能把自己赏成这幅熊样。”

    阿浔被顺着气又喝了水,喉管处舒服了,含着满嘴的糕点渣子嘟嘟囔囔的替自己分辨:“人家突然看到长乐公主送给我的画,被噎住了嘛!”

    长乐公主之前送给她的,是她娘亲的画像。

    带回国师府后,她不知道放在哪里比较好,搁在自己房间里,她毛手毛脚的,指不定一不小心就把画给弄坏了,所以干脆放在了师父的书房里。

    其实那幅画当初在宫里看了一眼后,她就再也没有展开看过。

    她隐隐有些抗拒看那幅画。

    很多东西即便很宝贵,但是只要从来不曾拥有过,那么也不会觉得可惜可怜。

    可是一旦生了贪念,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得不到,一定会很不好过。

    比如娘亲。她对娘亲这个词从来没有什么概念,现在突然有人给了她一副娘亲的画像,她要是看多了,万一看出感情来了,开始自怨自艾,岂不是自添烦恼?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