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0章 女国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阿浔看不清他到底有没有用力,可是她却觉得脖子仿佛真的被人狠狠扼住了,喉咙抽痛着,渐渐的喘不过气来。

    “师父……”她气若游丝的叫着他,眼前他的脸慢慢模糊,下一刻,有刺眼的灯光照过来。

    阿浔霍然睁开眼,只见梦里待她如仇人的师父正将她半拥在怀里,低低柔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虽然小徒弟看起来的确是做了噩梦,但是玄泽担心之余,默默的觉得有些欣慰。

    总算,她梦里叫的不是青梧了……

    床边烛光摇曳,阿浔心神恍惚的去摸自己的脖子。

    那近乎窒息的痛真切的不得了,令她心有余悸。

    身旁男人温柔的声音让她稍稍回神,她茫然的盯着他看了会儿,突然扬起脖子,“师父,你帮我看看,我脖子上有没有掐痕?”

    小姑娘的脖子白皙又柔嫩,干干净净的,什么痕迹都没有,更被说掐痕。

    玄泽皱了皱眉,若有所思的问:“梦见有人掐你脖子了?”

    “嗯。”

    阿浔缓缓的点头,视线直勾勾的落在他脸上,那眼神颇有些幽怨。

    玄泽眉头拧的更紧了,“掐你的是谁?”

    阿浔幽幽的伸出手指,弱弱的点在他胸前,“就是师父你。”

    玄泽心口一紧,某根一直在心脏里紧紧绷着的弦好像猛地一下就断了。

    他无意识的收紧了手指,阿浔的肩膀被他掐的生疼,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师父,玄泽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松开她,低眸对上她委屈澄澈的眼神时,他愣了一愣后,好像又能呼吸了。

    玄泽眉头舒展开,波澜不惊的问:“今日是不是瞒着我又偷偷闯了什么祸?”

    阿浔差点没有从床上跳起来,大呼冤枉,恨不得举手对天发誓,“我今天乖的不得了,哪里闯什么祸了?”

    “哦?那为何梦见我掐你脖子?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不是因为你偷偷的惹而来祸事,怕我知道惩罚你,心虚所致。”

    男人从容的看着她,明明梦里欺负人的是他,结果三言两语就成了她的锅。

    偏偏阿浔竟然无从反驳。

    毕竟她也想不通师父怎么会掐她脖子,梦里怎么说的来着……呃,她貌似又不记得了,光记得他恶狠狠的掐她脖子了。

    可是梦境之外,师父对她是那么温柔纵容,怎么想都觉得这个梦莫名其妙。

    阿浔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直到肩膀被人轻轻揉按了两下,她才慢吞吞的抬起头,嗫嚅道:“谁让师父老吓唬我说,我做了错事,就要好好教训我的,都给我吓出心理阴影了。”

    窗户不知何时被吹开了一道缝隙,冰凉彻骨的夜风吹进来,玄泽随手一挥衣袖,合上了窗户,反手提起被子将小徒弟包裹的更严实,刚略略松开她,就听到她这般没良心的话。

    振振有词的把责任怪到他头上来了,话里话外的倒显得他教训她是不对的了。

    也不知道该说她是伶牙俐齿,还是胡搅蛮缠的好。

    玄泽无奈的捏住她的脸颊,轻轻的扯了扯,“我看我再对你客气些,你都要上天了。”

    阿浔脸色微红,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却还是厚脸皮的拽着他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在他胸前蹭了蹭。

    玄泽的雪白中衣的被她蹭的皱褶四起,他没辙,只好把她塞进被窝里,勒令她乖乖闭眼睡觉。

    阿浔非常机智的见好就收。

    后半夜,再没做些乱七八糟的梦,师徒两人都睡的香沉。

    ……

    另一边,长乐公主宫中整夜灯火通明。

    不知情的人,都以为她是因为国君突然的不省人事而彻夜难眠。

    然而密室中,却是另一番场景。

    一身夜行衣的男人站在桌案前,将手中的书信恭敬的交到桌案后长乐公主手中。

    长乐拆开看完后,男人便低头抱拳道:“顾将军已经达到陈州,不日便能赶到帝都。将军特地谴属下前来汇报,一切进行的十分顺利,公主在宫中尽可放心。”

    长乐懒懒的抬眸,顺手借着烛火将书信烧掉,直到化为灰烬,她才慢声道:“顾将军做事,本宫自然是放心的。你也代本宫告诉顾将军一声,柔妃娘娘好着呢,让他安心,那个冒牌货活不过明天,她也一句话都不会泄露出去。”

    ……

    国君突然昏迷,太医和国师大人又都束手无策,国君的病自然成了重中之重,宫宴的上的刺杀一事的追查也被耽搁了下来。

    不论前朝臣子还是后宫娘娘,都在为国君的病操碎了心,到处搜罗天下秘方。

    唯独福乐宫中,阿浔每日睡醒了吃,吃好了玩,玩好了被她家师父看着读书学术法,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别说国君不省人事了,就是天塌下来了,她也只觉得还有高个子顶着,碍不着她什么事。

    她无官无职,又是个心智有限的小少女,不管国君死活勉强能说得过去,她家师父——地位崇高又英明神武的国师大人也每天气定神闲的,悠闲的仿佛宫中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直到后宫传来消息,皇后娘娘和太子爷也相继昏迷,症状与国君相差无二,后宫一时群龙无首,乱成了一锅粥。

    几番斟酌之下,长乐公主作为先帝幼女,国君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倒是最有资格担起责任来。

    管束的后宫事情便落到了她手上,长乐公主本人又积威甚久,整片皇宫在她的辖制之下,所幸没出什么乱子,一切似乎依旧井井有条,后宫众人这才微微放心。

    别人心下安定了,阿浔倒是不安心了,十分忧愁的攀着师父的肩膀,“师父,您还不捉住长乐公主吗?皇后娘娘和太子爷也昏迷了,肯定都是她的手笔,现在整个皇宫都在她手中,她想干什么呀?”

    她话音才落,身后便有人立即接腔道:“还能干什么?打算鸠占鹊巢,取而代之呗!”

    明明是清润的声线,语气里却透着股痞气。

    阿浔循声回头去看,就看见一个异常俊美的男人正慢慢朝他们走过来,完美无瑕的脸上挂着难以直视的嫌弃表情。

    阿浔呆了一下,这才想起这个好看的过分的男人是她曾经见过的——南川。

    而南川那种不忍直视的表情她也十分眼熟,上一次见正是她赖在她家师父怀里的时候,这一次呢?

    阿浔仰头看了一眼,她的双手正攀在师父肩膀上,半边身子也倚在他胸前,好似没骨头。

    其实不是阿浔太粘着玄泽,而是因为她才刚刚被指着演练了一套术法,实在累得慌,顺势就往他身上靠了靠。

    这种情形对阿浔来说是惯有的事,她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可是这会儿被南川幽幽的盯着,她便觉得脸侧发烫,搭在师父肩膀上的手也微微灼热,于是做贼心虚似的默默的把手移开了。

    三两步挪到师父身后,然后低下头装乖巧。

    南川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再看她身旁神色寡淡的男人,顿时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当下就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他斜眼睨着玄泽:“长乐修习妖术,堕入妖道,这事你知道吧?”

    比起他明显的愤慨,玄泽格外的淡定从容:“嗯,陛下昏迷之后,我便发现了。”

    玄泽坦荡荡的理直气壮让南川胸口瞬间郁气凝结,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靠!你发现了怎么不早说,老子差点就着了那个老妖女的道。”

    玄泽淡淡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不是好端端的吗?”

    南川被他冷冷淡淡的模样气的简直要血溅当场,“那是因为老子机智,才躲过她的妖术!”

    说罢,他仿佛想起来什么,语气低落下去,又隐隐含着咬牙切齿,“可是母后就没躲过,也不知那妖术会对她身体有怎样的影响,她身体本来就不大好。”

    玄泽终于多看了他两眼,玩味道:“你是真的将皇后娘娘当做了母后?”

    “废话!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南川有些别扭的白了他一眼。

    玄泽本想凉凉的调侃南川在人间逗留太久是不是忘了他自己的原身是什么了,却敏感的发现身旁的小姑娘突然沉默的有些诡异。

    他别过脸,低柔的问道:“怎么了?”

    阿浔迷茫的抬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是说草木就是无情的吗?”

    明明是没头没脑的问题,却无端的让玄泽心口一窒。

    他抿了抿唇,才道:“当然不会草木既能修行,自然有血有肉。”

    阿浔眼前一亮,原本因为南川的那一句草木无情陡然失落下去的心情再度明朗起来。

    她笑眯眯的弯起眼睛:“对哦!而且那些总和我一块玩的花花草草都很有趣啊,才不是无情的呢!”

    玄泽轻轻揉了下她细软的头发,跟着她浅浅笑起来。

    旁观的南川默默的打了个颤,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嫌弃的皱起眉头道:“能不能不要大庭广众之下腻腻歪歪,先说正事!长乐这分明就是想一统后宫呢!怎么滴,她还想做大夜开国以来的第一个女国君不成?”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