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9章 噩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承乾殿。

    本来因为柔妃出事国君整日陪在她身边而心生嫉妒的皇后娘娘这会儿已经彻底急白了一张脸。

    一贯温柔端庄的女人对着满殿束手无策的太医大发脾气。

    “你们这么多人,就没一个知道陛下这是怎么了吗?要你们有何用!”

    怒不可遏的呵斥完,皇后又指着哆哆嗦嗦跪了一地的内侍宫女,咬牙问道:“你们都是日日在陛下身边侍候的人,快给本宫说清楚,陛下是如何昏迷的,要是敢有一分隐瞒,定然不会轻饶!”

    内侍宫女个个如惊弓之鸟,脑袋磕一个比一个响,“陛下……陛下原本好端端的,从柔妃娘娘宫中出来后,正要去御书房批奏折,路上突然就昏了过去。”

    为首的内侍战战兢兢的作出猜测:“奴才想,许是陛下在柔妃娘娘那里过了病气……”

    “柔妃是被刺伤,又不是染了疫疾,过得哪门子病气!”他话为说话,就被又气又急的皇后娘娘给打断了。

    一众内侍宫女见皇后娘娘气不行,俱都大气都不敢出了。

    太子爷南川还算冷静,他又素来温和,连忙上来将暴怒的皇后扶到一边坐好,“母后,您先消消气,等国师大人来看了再说。”

    他话音刚落,玄泽便和长乐公主一前一后的踏入殿内。

    南川迎上前来,对着长乐公主行了礼,便叫玄泽赶紧去瞧一瞧陛下。

    玄泽身形却是未动,偏过脸去若有似无的瞥了一眼一丈开外的长乐公主。

    长乐公主察觉到他的视线,冷冷的回望过来,明艳照人的脸上有几分咄咄逼人:“国师大人瞧本宫做什么?皇兄的事是当务之急,还不赶紧去看看皇兄如何了?”

    南川头疼的拧了拧眉,他这个姑母也真是……根本不了解玄泽的性子,便这般蛮横,若是把玄泽惹毛了……南川顿时更头疼了,有些担忧的看向玄泽。

    意外的是,国师大人面上依旧平静无波,淡淡的收回视线,快步走向殿内。

    玄泽搭上国君脉搏的时候,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

    又是妖术!

    血狼一族的妖术!

    可是……

    玄泽转过身,垂眸看向地面,一副有负所托的自责模样,“皇后娘娘,请恕微臣无能,微臣也无法看出陛下是怎么了。”

    皇后娘娘脸色惨白,如遭雷击,如果不是南川搀扶着,她怕是当场就要晕过去了。

    “连你……也看不出,这……”她语不成句,眼底很快飘出一层泪来,挥开南川的手,踉踉跄跄的往床榻边奔去。

    南川和长乐公主连忙一左一右跟过去。

    玄泽沉静的看向那三人的背影,目光却又仿佛独独落在长乐身上,神情格外冷凝。

    半晌,他一言不发的离开。

    ……

    阿浔一人在福乐宫中,正百无聊赖呢,就见她家师父的身影慢慢走近。

    她顿时惊喜的咧开了嘴。

    “师父,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是不是陛下根本就没什么大碍啊?”

    国君嘛,尊贵无双,有个小病小痛的,宫里的人就跟天要塌了似的,明明有那么多太医还嫌不够,非要把她家师父也叫去。

    阿浔在心里如此大不敬的腹诽着,却听男人淡淡的道:“陛下中了血狼一族的妖术。”

    血狼一族?

    阿浔一听到,头皮就是一麻,她曾经可是受害者之一!

    “又是血狼?他怎么这么能作妖啊?”

    玄泽抿了抿嘴角,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复杂,抬手摸摸她的脑袋,轻柔的动作与他严肃深刻神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阿浔忍不住撇了撇嘴,“师父啊,您当初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杀了他以绝后患呢?”

    玄泽呼吸一滞,蓦然想起很久以前的某些事情,他低头看向正眼巴巴望着的小姑娘,淡淡道:“有些事情我还没有弄清楚,留着他,他会慢慢给我一个答案。”

    她家师父要操心的事情肯定很复杂。

    阿浔最怕动脑子的想那些千头万绪的事情了,闻言,她话锋一转道:“那血狼是怎么给陛下施的妖术呢?”

    这两日,师父可都在宫里啊!

    她才不相信,血狼能在她师父眼皮底下给陛下施妖术!

    简直在藐视她家师父的权威嘛!

    难道是之前就施了法,今日才发作?

    玄泽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牵着她的手在桌边坐下,才慢条斯理道:“血狼不可能会闯入皇宫,在人间,皇宫是圣地,周身的天罡之气对血狼这种妖物最是克制。”

    阿浔非常不以为然,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看着他,“可是话本里都说,祸国宠妃都是狐狸精变得啊,狐狸精难道不是妖物吗?”

    玄泽:“……”

    他一本正经的掐了掐她白嫩的小脸,“话本里都是骗人的,所以我才几次三番叮嘱你,不要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阿浔怕他揪着这个问题来借机发落她,连忙转移话题:“那师父说,陛下是怎么中的妖术呢?”

    玄泽薄唇轻抿,温凉的吐出一个名字:“是长乐公主。”

    起初,他便看长乐公主哪里有些不对劲,后来她对他家小徒弟格外感兴趣,这让他越发警惕起来,不过也没有什么异样。

    直到刚刚在承乾殿中,她站在距离他一丈开外的地方,他依旧在她身上闻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妖气。

    凡人修习妖术,堕入妖道,并非没有前例。

    长乐隐藏的很好,只是她施法加害于陛下之后,妖气便有些藏匿不住,再加上有皇宫的天罡之气相克,她根本隐藏不了多久,此刻应当也在受着反噬。

    阿浔早就觉得长乐公主阴阳怪气的,这会儿听到玄泽这般说,一点也不惊讶,只是整个人都戒备了起来,“师父,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要把长乐公主捉住吗?”

    “暂且再等等,看看她究竟想做些什么。”

    “嗯!”阿浔握了握拳头,重重的点头,俨然就是英勇备战的姿态。

    玄泽被她逗得浅浅笑起来,转而又想到些什么,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反手包裹住她的小拳头,“这一次你就留在我眼皮底下,绝对不能再让你出任何意外。”

    ……

    夜色渐深,刺骨的寒风嗖嗖的刮起,鹅毛一样雪花忽地从天空中飘下。

    阿浔靠在窗前,兴奋的伸出手去接雪花,只是还未触碰到分毫,就被男人扯着手腕拽了回来。“快些去睡觉。”

    阿浔不乐意的和他耍无赖,来回晃着他的胳膊撒娇:“睡不着,师父你给我讲故事吧!”

    男人眉峰蹙起,一边撵小狗似的把她赶到床上去,一边无奈的在脑海里搜刮用来哄小少女睡觉的故事。

    不过关于这件事他还真是有些经验的。

    当初带着初入人世的她走街串巷的时候,她众多的爱好之一就是听茶馆里的说书先生讲故事,每每听得不过瘾,回去便死命缠着他继续给她讲。

    他要不胡编乱造要不就把自己曾经捉妖的事情改编一下再讲给她听。

    可是明明说好了是睡前故事,每次听完之后她只会更精神,缠着他问东问西。

    往事如烟,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玄泽敛起黑眸,不疾不徐的威胁小姑娘:“不要胡闹了,快些睡觉,不然便醒着和我一起读书。”

    阿浔最怕看那些深奥又枯燥的书了,当下举起手投降,“我还是选择睡觉好了。”

    爬上暖烘烘的床榻,睡意很快就袭来。

    阿浔合上眼,不知不觉的就落入梦中。

    梦里入眼处尽是雪白,正是刚下过大雪的寒冬。

    她走在雪地里,脚下深深浅浅,抬眼望去,周围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她漫无目的的走着,脚下突然出现了极浅淡的薄红,越往前走,那抹红色便越发显眼,从薄红慢慢转变成了鲜红,直到她身前的一大片雪地都被染成了血色。

    而她鼻尖也传来了浓重的血腥气,她循着气味望过去,顿时整个人怔在原地。

    一袭浅粉衣衫的少女四肢皆被粗重的铁链绑着,身上已经被长鞭或者其他某种武器劈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凌乱汗湿的长发下掩盖着的脸……分明就是她。

    阿浔呆呆的看了一会儿,也顾不得去思考为什么她能亲眼看到自己受着这种酷刑,赶紧手忙脚乱的去解救自己。

    岂料脚下步伐沉重无比,怎么都迈不出去,正当她心急火燎之时,师父突然迎面走过来。

    她眼前一亮,立即挥着手冲他大声呼救,却发现他仿佛没看到被困在雪地的一般,径直走向被铁链绑住的自己。

    阿浔失望的同时心下跟着一松,师父来了,一定会救自己的。

    然而,事实却是,他在几步外站定,居高临下的垂眸看她,浓黑的双眸淡漠的没有一丝情绪。

    宛若他们初见之时,他看她的眼神。

    “我带你离开深渊之地,教授你一切,你就是这般回报我?”他忽地出手掐住了她脖子,英俊冷峭的侧脸堆满了杀气和某种难以言说的痛楚,“草木便是草木,无情无心,我不该……不该……”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