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6章 冻成冰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可是时间太可怕了,会把一个人改变的面无全非。

    她早就已经不是她,那个会暗自授意蒙家后宅针对他妻子,会对他怀孕的妻子下手陷害,会命人伤害他尚在襁褓中的小女儿的长乐公主,绝对不是他曾经付出全部爱意的女子。

    “我早已不爱你。”

    蒙云飞明明白白的回答她,他曾经有多爱她,此刻看着她的眼神便有多么恨,“在云曦身死,我不得已让自己的女儿背负上天煞孤星的命格将她送进国师府的时候,我对你除了恨,就再无其他。”

    他一字一顿,说的格外斩钉截铁,这些话如同钉子将长乐狠狠钉在了原地。

    她怔楞许久,眼眶一热,眼泪忽地一下子涌上来,“你竟然恨我?你凭什么恨我?你为什么非要娶她呢?就算你欠了她的,可以将她养在府里一辈子啊,为什么一定要娶她,你为了她抛弃了我,你是属于我的,我想拿回自己的东西,不可以吗?”

    从前,他最是见不得她哭,如今,面对她的眼泪,他心里无波无澜,他果然是不爱她了。

    蒙云飞撇开脸,垂眸望着身前的影子,凉凉道:“陈年往事,木已成舟,多说无益,微臣告辞。”

    说罢,他便无情的转身走开,身后,长乐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眼底泛着疯狂的光,怒喝出声:“对我来说,你从来不是陈年往事,哪怕穷尽一生,我必定让你回到我身边。”

    蒙云飞脚下未曾停顿丝毫,径直走远。

    ……

    宫中的床褥果然是一等一的软和,躺在上面跟躺在云端似的。

    阿浔这个没心没肺的,睡得不知道有多香甜,翌日,起来的自然也很晚。

    惺忪着眼,慢吞吞的走出寝殿,迎面瞧见她家师父端坐在桌边,喝着茶,她捏了捏睡得软绵绵的小胳膊小腿,嘟囔道:“师父,宫里的床褥好舒服啊!”

    男人抬眸看过来,不咸不淡道:“在国师府里,我苦着你了?”

    阿浔顿时就清醒了,正准备表示一一片真心向师父的时候,目光落在他师父对面的男子身上,才发现那男子是她的爹爹。

    只是他背对着她而坐,她先前又不太清醒,竟然完全没注意到。

    这会儿,不免有些尴尬,小声的行了礼,“爹爹好。”

    蒙云飞想想她对自己的态度,再想想她对玄泽的态度,亲疏立现,他不由得愁上心头,在心里叹了一声后,他将桌上放着的画卷往她跟前推了推。

    “这是长乐公主赏赐你的画,你落下了,我给你送过来。”

    阿浔囧囧的收起画卷,轻声道谢,道过谢便无言了。

    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和这个血缘上最亲密的爹爹能有什么话说,而且他来除了给她送画卷外,主要目的应该是和她家师父讨论宫宴刺客的事情吧?

    于是阿浔乖巧的捧着画卷就要回寝殿,蒙云飞却出声叫住她,“昨夜,长乐公主带你离席,可曾为难于你?”

    说到这个,阿浔还有一个疑惑未解呢!

    昨天,她问师父长乐公主为何要给她说一通他们长辈之间的三角恋故事,她家师父特别理直气壮的告诉她,长乐公主脑子有问题,让她以后尽量离公主远点儿。

    阿浔对这个答案很无语,她家师父也有这么不靠谱的时候……

    她向蒙云飞复述了一番长乐公主说的话,又好奇的问道:“爹爹,你说长乐公主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啊?”

    蒙云飞沉默良久,哑着嗓子道:“也许有些事情压在她心里太久了,她需要一个倾诉对象,而她恰好认为你很适合。”

    阿浔觉得这个答案也挺模棱两可,不过经过一夜好眠,她也懒得继续琢磨了,她点点头,“哦”了一声,抱着画卷回了寝殿。

    她一走,蒙云飞脸色便暗沉下来,严肃道:“刺杀的幕后主使一日不揪出来,只怕我们就一日不得安宁,这几日还请国师大人多多看顾小女。”

    玄泽单手抚着茶杯,神色透着淡淡的冷嘲,“只怕长乐公主一日不回兰城,这里就安宁不了。”

    ……

    今早的早朝取消了,国君将昨夜参宴的一众臣子都招到了御书房,专门商讨起宫宴刺杀的事情来。

    阿浔数着时间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她家师父回来,她独自一人在宫殿里待得无聊,索性出了门闲逛。

    皇宫简直大的不可思议,道路纵横交错,她也分不清哪条道通往哪儿,干脆随即选择,只要记得回去的路就行了。

    一路走走看看,没多久,就撞见了正靠在凉亭里休息的蒙清瑶。

    她坐在凉亭边缘的长椅上,脑袋靠着柱子,望着地面发呆,神情要多伤春悲秋有多伤春悲秋,再配上她消瘦的仿佛风一吹就要倒的身子,简直我见犹怜。

    阿浔想不通,她都嫁给了和自己两情相悦的男人了,怎么还整天闷闷不乐的。

    蒙清瑶明明发着呆,却也在她出现的瞬间便发现了她,缓缓抬起头来,朝她有气无力的招了招手,“阿浔,咱们姐妹两好久没见了,昨天在宫宴上也没机会说说话,今儿个我们好好聊聊。”

    阿浔心道,咱两不熟,能有什么话说,但也没辙,只好不情不愿的走过去。

    蒙清瑶一把拉住她的手,便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我听夫君说,你在定县叫人害了,回来一睡就是半年,我一直记挂着你,想要去看看你,奈何家里后院的事情都是我在操心着,一刻都离不了,也就没能去看你,现在看你大好,我也算是放心了。”

    阿浔记得师父说过,她之所以记忆全无,是因为中了“返璞归真”的妖术,而她中妖术,和蒙清瑶脱不了干系。

    鉴于这一点,阿浔实在没法心平气和的与蒙清瑶闲话家常,她可有可无的“嗯”了一声后,就低下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像个心不在焉的小孩子。

    蒙清瑶眸光黯了黯,想起宫宴上玄泽对她的呵护,再想想明明与她有情婚后却相敬如宾的夫君,心头突生一股闷气。

    长久以来,她处心积虑想要将祁天启抢过来,终于如愿以偿,却不是她想象的幸福。

    而阿浔这个受尽众人冷落与嫌弃的人,却得到了一个本该高高在上受人顶礼膜拜的男人的全部呵护。

    蒙清瑶深深的觉得不平衡,握着阿浔的手不由自主的用了几分力,阿浔察觉到一丝丝的疼意,皱眉看向她:“堂姐,你干嘛掐我?”

    蒙清瑶微微一怔,语塞的松开她,柔声道:“我刚刚一时想起了别的事,手下没注意。”

    阿浔低头看了看,还能看清手背上淡淡的红痕,她背过手,起身站起来,决定还是离蒙清瑶远远的,正要出声告辞,另一边,乌乌泱泱的来了一群人。

    踮脚望过去,能看见走在最中央的男人一身金黄龙袍,明显是国君。

    阿浔视线一歪,就看见了国君身后的男人。

    玄泽耳聪目明,早就远远的看见了她,再瞧见她身旁的蒙清瑶后,脸色就冷了下来。

    ……

    国君带着一众大臣朝这边而来,阿浔不好径直离开,只得老实的随着蒙清瑶迎上去。

    谁知蒙清瑶一站起来就跟被人下了软骨散似的,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她这边倒,阿浔下意识的伸手要扶她,却偏偏扶了个空,眼睁睁看着她摔进她身后的荷花塘里。

    蒙清瑶不会水,身子骨弱,这寒冬腊月的,在冷水里多泡一会儿说不定就能一命呜呼。

    阿浔看着她在水面死命扑腾的两只手,怔楞了一瞬,然后脑子一热,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连拖带拽的将她往岸边拉。

    蒙清瑶虽然瘦弱,但是委实不轻,阿浔哼哧哼哧的忙活了半天,也没能带着她游到岸边,反倒是自己越来越乏力,连喝了几口水看,呛得不行。

    挣扎至极,身子突然一轻,像是被人直接从水里拉到了半空中。

    待她反应过来,人已经回到了凉亭之中,被人抱坐在了膝盖上,一件玄色衣袍将她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

    阿浔小心的抬眸,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她家师父冷若冰霜的俊脸。

    完了,她脑子一热去英雄救美,美人没救到,反倒把师父大人给惹毛了。

    平时只要她不出格,他总是惯着她的,但是她一旦惹他生气了,他就用这种冷漠的如同冰海雪原的神情看着她,一直沉默的看,最终总能生生把她看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乖乖的老实认错。

    自知在劫难逃的阿浔立即低下头,揪着男人胸前的衣襟蹭来蹭去,小小声的装可怜求同情:“师父,我冷,你把我抱紧点。”

    荷花塘前两日还冰封着呢,这两天天气好了,冰雪才化开,水里冰凉的彻骨,所以她说冷也不算卖惨,是真的冷啊。

    小姑娘纤细的小身子在他怀里还微微的颤抖着,玄泽自然是知道她说的话不假。

    他固然心疼,但更多的是生气。

    别人掉下去了,她逞什么英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要不是他正好在附近,她能和她那个劳什子堂姐一块在荷花塘里被冻成冰雕。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