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章 长乐公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他离他们师徒二人并不近,却还是看到了冷眉冷眼的国师大人侧脸之上的无尽宠溺。

    身侧是呼啸而过的刺棱北风,蒙云飞站在漫天雪地里,突然就想到了过世多年的妻子。

    那是他遇到的最最温柔体贴的女子,在他深受重伤,眼见要战死沙场的时候,她救了他。

    在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之时,她便因为他失去了女子最珍贵的贞洁。

    他不娶她,既对不起她,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所以他娶了她。

    即便那时他心里明明有着自己真正深爱的女人,他依旧义无反顾的娶了她。

    婚后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她是个好妻子。

    他却不是个好丈夫,长年累月的镇守边关,留她一人在家,应付蒙家后宅那些难缠的妖魔鬼怪,她自小在边关长大,性子单纯直爽,根本应付不来后宅里的勾心斗角。

    更可恶的是,他心里放不下从前的那个女人。

    外人总以为他们是难得恩爱夫妻,其实同床异梦。

    直到她离世,她的遗嘱是让他好好照顾他们的孩子。

    可惜,他连她的遗愿都没能做好。

    他们的孩子一出生,便被太多双眼睛盯上了,他虽然是孩子的父亲,却偏偏是最不能亲自照顾她的那个人。

    因为他曾经深爱的女人和国君都不允许。

    他是大夜子民心目中的战神,意气风发,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实最悲哀。

    不是一个好丈夫,做不成一个好父亲。

    阖家团圆的日子里,铁血的男人心头掠过浓浓的凉意,他站在原地,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到底是没有出声打扰欢快的小姑娘,转身离去。

    他一离开,玄泽便看了过去,目光透着微微的冷。

    阿浔扭头,见自家师父望着别处,遂循着他的视线看了一下,什么都没看到,除了一片白生生的雪地。

    她收回视线,挥舞着烟火,随意的问:“师父你看什么啊?”

    “没什么。”他淡淡的答,转过脸见她将两只烟火交叉在一块儿,火苗扑哧扑哧的,还朝着她自己,连忙抽走了她右手里的烟火,顺便把她拉进自己怀里。

    从身后圈住她,左手握住她的,低声训斥,“小心点儿,高兴过头了当心把小脸给烧着了,要是毁容了,我可没有法子救你。”

    阿浔在他怀里挣扎着,闻言,嘟着嘴反问,“要是我毁容了,治不好,师父就不要我了吗?”

    “不要。”

    男人回答的格外斩钉截铁,小姑娘的脸彻底垮下来,“为什么!”

    “因为为师喜欢漂亮的小徒弟。”

    ……

    阿浔被她家师父简单粗暴的答案噎的不行,气哼哼的点完了全部的烟火,才回房去守夜。

    杨管家送来了一碟杏仁和柿饼,阿浔看了眼,都是她不喜欢吃的,摇头道:“杨伯伯,我自己准备了零食。”

    杨管家慈祥的笑:“小姐,您不懂,柿饼寓意着事事如意,杏仁代表幸福,守夜的话,就得吃这些。”

    阿浔的确不懂这些习俗,可是她也是真的不喜欢吃柿饼杏仁,抬头眼巴巴的瞧向师父。

    她认为以他对她的纵容程度,他应该会说“杨管家,她不喜欢吃便不要难为她了”这样的话。岂料,男人云淡风轻的回看她,“管家,再给她准备些年糕来。”

    杨管家一愣,随即笑了笑,应声而去。

    阿浔不明所以的问:“又要年糕干什么呀?”

    男人的目光从她的纤细的小身子上一扫而过,“年糕寓意着一年比一年高,希望你来年能长高些。”

    “……”

    杨管家将年糕也送来后,阿浔化悲愤为食欲,把所有的柿饼杏仁和年糕通通解决了,一点也没给她家师父留。

    她要把他新年的好彩头全部给抢光光!

    守到子时的时候,阿浔已经昏昏欲睡了。

    突然,一股清幽的檀木香窜入鼻尖,她一下子精神了,睁开眼便见师父立于她身前,摊开在她面前的手心里,还放着一个红包。

    “压岁钱。”他低眸凝视着她,淡淡的解释。

    阿浔傻乎乎的盯着他出了会儿神,然后近乎虔诚的接过了压岁钱,喃喃的开口:“谢谢师父。”

    “不谢。”他弯下腰,英俊的脸距她不过一个拳头,清冷的气息与她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新年到了,你十七岁了,又长大了一岁,对于新的一年,你有什么想做的吗?”

    阿浔不止一次的庆幸自己不是个男子,不然定是胸无大志最最无用的那种。

    新的一年,她也没什么好做的,就是守在师父身边就好了。

    虽然有点混吃等死的嫌疑,但这就是她最真挚最恳切的愿望。

    她想了想,诚实的如此回答了。

    然后闭上眼,默默的等她家师父,指着她的脑袋骂她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

    不过令她意外的是,男人只是沉默了一瞬后,面无表情的抚了下她的侧脸。

    阿浔搞不懂他的意思,但是这般诚实的说出来后,她自己倒是后知后觉的害羞了,哆嗦着小手,借口说自己冷,不好意思的扑进他怀里。

    玄泽拥住她,下巴搁在她头顶,冰天雪地里,他眼底的情愫若隐若现,“只要你愿意,就待在我身边。”

    ……

    男人的怀里滚烫温热,阿浔蹭了蹭,浑身都暖洋洋的,睡意更甚,她打了个哈欠,往旁边的床榻上一滚,钻进被子里,模模糊糊的说了一声,转头便睡着了。

    睡得那么香,手里她师父给的压岁红包倒还是捏的紧紧的。

    南川翻窗进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她手里的红包,顿时眼睛一亮,伸手就向黑着脸的男人讨要:“我也想要红包,给我一个。”

    玄泽冷冷的撇过脸,“没有,滚!”

    “差别对待,双重标准越来越明显了啊你!”南川愤愤不平的指责。

    玄泽眼皮微掀,瞥他一眼,淡淡道:“那又如何?”

    “嗨呀,听你这口气还挺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引以为豪啊!”

    南川更气愤了,玄泽凉凉的看他,不为所动。

    两个男人无声的对视着,半晌,南川败下阵来,无奈道:“算了算了,开天辟地几万年,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不请大夜国君给你颁块忠贞牌坊简直对不起你的心血。女人果真是祸水!”

    他转过身,看向熟睡的阿浔,眉梢微挑的轻耻,“说起来,这丫头怎么都算不上女人,就是个小屁孩,真是没想到,清心寡欲的战神大人原来好这一口。”

    他越说越不像话,玄泽脸色一沉,旋身坐到床边,遮住了南川投向阿浔的是视线,“别废话,你又来找我是做什么?”

    南川仰天长叹一声,想再埋怨他重色轻友一次,看他神色不太好,明智的吞回揶揄的话,正经道:“万象书是圣物之一,不能沦落到人类手中,现在它被劳什子国君当成秘宝给藏了起来,我们是不是要找机会把它拿回来。”

    说到此,南川到底没忍住,埋怨道:“你说你啊,当初万象书明明在你手中,你倒好,一心惦念着你的小徒弟,祁天启拿走万象书交给国君,你眼睛都不眨一下,色令智昏啊你……本公子真不想和你这种动了凡心的愚蠢人类做朋友。”

    玄泽薄唇轻抿,冷笑了一声:“你见过那本万象书么?你确定国君手里的真的是万象书?”

    南川愣了一下,“你不是动了什么手脚吧?”

    那是自然。

    正如南川所说,万象书是圣物之一,也是他找了许久的东西,怎么会交给别人。

    碍于当时祁天启在场且需要对国君有个交代,他索性弄了本冒牌货。

    玄泽嘲弄的微一点头,南川瞪大了眼睛,“放在人间,这是欺君之罪吧,要拖出去砍头的!”

    “……”玄泽懒懒的瞥了他一眼,

    床榻上的小姑娘翻了个身,嘴里嘟哝了两句,应当是美梦被打扰了。

    玄泽伸手扯了扯被子一脚,将她盖得严严实实,压低了声音凉凉道:“那你还不赶紧回宫给你的父王通风报信,好治我一个欺君之罪啊。”

    南川朝天翻了个白眼,利落的爬窗走了。

    ……

    除夕夜过后,天空又飘起了鹅毛大雪,年初二那天,整个帝都城,肉眼可及之处都是白茫茫一片。

    阿浔喜欢冰凉柔然的雪,更喜欢踩在雪地里的咯吱咯吱声,以致于她都不赖床了,每天早起,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玩的不亦乐乎。

    杨管家一边瞧着她欢欢喜喜的模样,一边叮嘱府里的家丁动作快些。

    阿浔抽空看了一眼,见众人都忙成一团,小跑过去,好奇的问道:“杨伯伯,这是在做什么啊?”

    杨管家道:“小姐有所不知,当今大长公主长乐公主每年年初二都会回宫,公主的车撵恰好会经过咱们这条街,街上的各家各户都得将门前清扫干净,迎接公主车撵。”

    阿浔迷茫的眨着眼睛想了一会儿,隐约想起了关于长乐公主的事情。

    长乐公主是当今国君的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是先帝的小女儿,排行第六。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