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章 何其有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男人愣了一下,视线不由自主的在她小腹处停留了一下,眼底划过一抹若有所思。

    抬腿往她身边走过去,略略俯身,自她腰后,将她连人带被一起抱在了怀里。

    阿浔靠在他怀里,抬手圈住他脖子,感受到男人有意无意的偏了下头,让自己的脖颈不和她的小手贴的那么紧。

    她嘟了嘟嘴,哼哼唧唧的:“师父,我觉得我睡了好久啊。”

    “的确好久。”男人声音低低沉沉的,“你睡了半年多,如今已是冬天了,再有十天便要过年了。”

    阿浔自己都惊讶了:“啊,这么久啊……”她低下头,眨巴着眼睛思考,“那个梦也好长,梦里过了一年,原来现实里也过了半年。”

    男人顿了一下,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什么梦?”

    阿浔解释道:“我就梦见自己成了一个海棠妖,然后遇见了一个叫青梧的少年,和他一起游历大江南北,然后……”

    阿浔停住话头,秀气的小眉头不由得皱起来,如今让她回想,她倒是隐约记得梦里的事情,但是却想不起来,梦里的青梧到底是何种模样。

    明明在梦里,她还觉得青梧实在璀璨耀眼,只是有时脾气实在不敢让人恭维,怎么一醒来,就记不得他长什么样子了呢?

    真是奇怪。

    男人见她不继续说了,也没有再追问,毕竟一天三次往她梦里跑,她梦见了些什么,他记得比她还清楚。

    阿浔翻了个身,正面趴在他怀里,手肘抵住他小腹,小脸扬起来看他,“师父,我睡了这么久,你是不是很担心我?”

    男人抿起嘴角,淡淡道:“是有一点。”

    从初秋到深冬,他一度心生暴虐,想要将她从被子里拉起来狠狠揍一顿。

    后来,他在她的梦境里看到那个天真跳脱没心没肺的她,忽然平静下来。

    其实他这样守着安静的她,那些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某些不安渐渐都消散了些,好像永远都不必担心她会离开他。

    阿浔不满的瞪他,“就只有一点吗?”

    “就只有一点。”

    男人肯定的重复,将她愤愤的小脸深深压进胸膛里,下巴在她头顶蹭了蹭,格外温柔的补充道,“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醒的,不过时间问题罢了。”

    阿浔不说话了,乖乖的依偎在他胸前,觉得浑身都被他柔柔的一句话哄得软软的。

    她像小动物似的,脸蛋贴着他熨烫的胸膛滚了滚,闷闷的问:“师父,你是怎么救活我的啊?”

    说着,她探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那里平平整整,连块疤痕都没有。

    可是被花昙开膛破肚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她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还能活下来。

    要说她家师父不是大罗神仙简直说不过去。

    玄泽抚摸着她的头发,安静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玄家有一种秘术,说起死回生也不为过。”

    小姑娘眼睛蓦地光芒大作,“师父,我能学吗?”

    “不能。”看着小姑娘眼里的光飞速的黯淡下去,玄泽微微松开她,双手扶住她肩膀,微微低眸,两人目光交会,“你修为不够,学不来的,如果以后肯乖乖的跟在我后面好好学习,说不定有一天能摸摸秘术的皮毛。”

    “唔,好吧。”

    阿浔遗憾的嘟囔了一句,玄泽怜爱的笑,捧住了她依旧圆润光滑的小脸,他的手温温热热的,覆在她脸上很舒服,阿浔忍不住往他掌心里贴了贴。

    男人被她求抚摸的小动作逗笑了,阿浔一看见他笑,心情就变得好奇起来,眯着眼睛,顺着他的力道,盘腿坐起来,与他面对面,噼里啪啦的继续给他说那么漫长的梦。

    梦里发生了太多事情,那么真切,仿佛就像是一生。

    阿浔将下巴搁在他手心里,笑眯眯的说:“我怀疑那是我的前世呢,可能我伤的太重,一只脚都踏进鬼门关了,然后就在地府的三生石上看到我的前世今生了。”

    阿浔胡乱的做着猜想,就差把自己的长梦写成话本了,男人温柔的笑却淡了几分。

    玄泽垂下眸,自然的将话题引开,“你睡了这么久,我给你说说这半年都发生了什么,好不好?”

    眼前的师父实在太温柔了啊,他的眼神让阿浔心口突突的跳,又出奇的软,只想赖在他怀里和他撒娇。

    于是她立即把长梦抛到脑后,弯着眼睛笑:“好呀,师父,你说。”

    其实这半年发生的事情其实并不太多,何况玄泽将太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身上,于是也就没太注意其他的事情。

    他当初也没有对花昙动手,毕竟以花昙当时的状况,活着比她毁灭更让她难受。

    花昙消失不见,她的侍女夏清欢自尽。

    顾七岩家案子也宣布告破,万象书不是他的祖父和父亲私吞,当年偷取万象书的正是花昙。

    至于那本万象书,被祁天启交给了国君,只是国君听说了万象书的真正作用后,便将万象书当成了秘宝藏起来。

    哦,说起祁天启,倒是有个小八卦可说。

    他和蒙清瑶成亲半年多,一直没有孩子,祁夫人抓心挠肝,又绝对不会认为是她家儿子的问题,于是正在忙着给祁天启张罗侧室。

    祁天启为此应付的焦头烂额,每天上朝脸都是黑的。

    阿浔听完,默默的为她那个便宜堂姐抱了下不平。

    这才成亲半年多呢……

    正皱眉想着呢,“咚”的一声响,脑袋被人敲了一下。

    “哎呀,师父干嘛打人啊!”

    她捂着被敲的地方,撅起唇抱怨,“人家才醒,师父就教训人家,还不如不醒呢!”

    “好了,别瞎说!”

    男人脸色一沉,声音也冷了几分,“好好给我躺着,我再替你号号脉,再吃些药,调养下身子。”

    他脸色变了,阿浔自然也认识到自己口不择言的,说错话了,连忙吐了吐舌头,爱娇的冲他眨眼,乖乖的从他怀里滚出来,躺平了,任他给她号脉。

    她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就是昏睡的时候,脉搏也很平稳,好像就是在睡觉一般,只是睡得太久了些。

    如今醒来,脉相更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生龙活虎。

    玄泽眼神复杂的收回了搭在她脉搏上的手。

    虽然现在她是凡胎肉体,但那颗内丹毕竟到底是她的东西,放入她体内后,她几乎是立即便开始恢复。

    妖界修行,常有心术不正的妖精,夺取他人的内丹,强行吞入,试图吸取内丹的修为。

    然而,如若一着不慎,极有可能会弄巧成拙,被内丹反噬。

    所以他一度担心,她能否承受的了,她的状况却一直好的出乎他意料之外。

    契合到让他怀疑是不是在她醒来的瞬间,曾经她的也会跟着苏醒。

    “师父,你怎么了?”

    阿浔见他抿唇不说话,英俊的脸格外深沉,以为是自己的小身子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玄泽稍稍收敛心思,轻抚了下她的头发,柔声道:“没事,只是你突然醒来,我也有些手足无措罢了。”

    “嘿嘿嘿。”小姑娘咧着嘴,傻里傻气的笑起来,“师父好像消瘦了很多,一定都是因为为了徒儿操心所致,等徒儿好了,必定给师父好好补补。”

    ……

    阿浔自然是没机会给玄泽好好补补的,她才刚醒,就算身体好的跟头牛似的,玄泽也不敢让她劳累。

    每天就是继续躺,或者在府里逛逛。

    好在快到新年夜了,府里众人都在为过年忙活,每天都有人进进出出,十分热闹。

    她闲着没事,成天的往前院跑,什么都不能做,就是瞎凑热闹。

    因为她家师父大人喜欢安静,所以府里难得这么喧闹,她兴奋的不得了,每次在前院看到府里的人忙了些什么,就连忙小跑回师父书房,给他叽叽喳喳的报告。

    深冬的天很冷,她外面穿着大氅,脖子上围了一个白色的狐皮围脖。

    一路小跑进来后,有点喘,眼睛非常清亮,像染了一层水汽,鼻尖沁出细细的汗,更添几分可爱。

    小嘴噼里啪啦的给他报告的样子,生气勃勃,似乎沉闷的书房因为她的存在也跟着亮堂活泼了几分。

    阿浔报告完了,见他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并不说话,以为是她兴冲冲的跑进来,打扰到他的正事了,弱弱的哼哼了两声,道:“师父,我是不是太聒噪了啊?”

    “没有。”他抬手揪了揪她红润润的小脸,声音温柔似水,“这是我们一起过得第一个年,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告诉杨管家,他都会为你安排妥当的。”

    “嗯嗯!”

    小姑娘高兴的笑,重重的点头,看看他的桌案,转身一溜烟跑了,还不忘道,“师父你先忙,忙好了来找我。”

    玄泽眸光微亮,看着她飞快消失的背影,轻柔的笑慢慢淡去。。

    他想起了花昙抱着死去的爱人,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说,“枉我叫清欢,却不知人生有味是清欢,如果我肯顺应天命,好好和他过日子,也许这一辈子我会过得很幸福,不至于此刻痛心彻骨。”

    现在的阿浔心思纯净,一直都是开开心心的,宛如最初的她。

    何其有幸,他可以重头参与她的清欢人生。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