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 花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她当时并不赞同主子的话,心道既然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再继续过下去也无妨,何况她的入梦术早已修炼到上上乘,也未必就会被玄泽捉住。

    现在却是明白了,主子其实早就知道,她入阿浔的梦境,就是自投罗网,必定会被玄泽抓住,而一旦被抓住,一切便会结束了。

    可是她不明白,既然主子早就料到眼下的结果,为什么还要执意让她进入阿浔的梦境呢,又为什么轻易让她将万象书交给玄泽呢?

    她实在想不通。

    但是她会照着主子的话去做,只因为苟活的这些年,都是主子拿一半的性命赐予的,为了主子生或死,她都心甘情愿。

    夏清欢咬着干瘪的唇,直到出了血,才低哑出声,“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了大人啊。”

    她缓缓的道来,声音既绝望却又含着某种释然,“我家公主的确还活着,万象书也是公主交与我的,我能活到现在,也是因为公主在我临死之际,用元神相连的法子救回了我。”

    玄泽面色略有阴沉,冷然道:“说说吧,你家公主到底做了哪些瞒天过海惊世骇俗的事。”

    夏清欢深吸了一口气,仰起头,眼眶微微泛着湿意。

    “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

    阿浔以羞赧的心情的默默的在床上躺尸,只希望自己赶快入睡,这样就不会老想着她家师父了。

    谁知外面渐渐喧闹起来,和往日的死寂大相径庭。

    她的好奇心被勾起,干脆翻身下床,打开窗户,往外面看了一眼。

    不看不要紧,一看倒是把她给惊到了。

    很多人家门前都挂起了红灯笼,门口左右两边还分别摆上了一盆桔梗。

    看上去热闹又喜庆,倒像是在庆祝什么节日。

    可是也并非是家家户户都是如此,有的人家依旧大门紧闭。

    阿浔觉得奇怪不已,想了想,转身出门,恰好撞见正要下楼的顾七岩。

    她顺手拉住他,问道:“今天为什么有的人家又是挂灯笼又是放桔梗啊?”

    顾七岩愣了一下,略略一思索,幡然醒悟,他笑道:“你不问起,我都差点忘了,今天是九月初九。”

    在定县,九月初九是个极好极吉利的日子,意味着长长久久,很多人都会选择这一天嫁娶,而那些新婚未满一年的或者是儿女订了亲的人家,在这一天都会挂起红灯笼,摆出桔梗,都成了习俗了。

    只说是可以蹭蹭今日的福气,小两口都能长长久久。

    阿浔最喜欢听这些民间异事,五花八门的习俗了,于是兴冲冲的请他再多说些。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瘦弱身影慌慌忙忙的飞奔到她跟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阿浔姑娘,请问那位谪仙似的公子在吗?我家父亲突然病重,求他去看一看。”

    花昙本就长了一张楚楚可怜的小脸,要哭不哭的模样更是惹人怜惜。

    阿浔心头一动,反握住她正在颤抖的手,“我师父刚好出门去了不在,要不我陪你去找大夫吧!”

    说着,她便风风火火的拉着花昙往外走。

    顾七岩连忙拦住她们道:“我会医术,我跟着你们去瞧瞧吧。”

    阿浔一拍脑袋,这才想起,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可是医学世家出生。

    花昙眸光微闪,在顾七岩脸上若有似无的扫视了一变,垂下头柔柔道:“那就麻烦这位公子了。”

    “不麻烦的!”顾七岩温和的笑笑,接着道:“二位姑娘等我一会儿,我去拿些看病要用的东西。”

    ……

    三个人穿过县城中的主干道,直往东边而去,最后在城中的月老庙里停下。

    说是月老庙,但是却破旧不堪,像是废弃许久,阿浔能看出眼前这破庙是月老庙,全是因为门头上摇摇欲坠的那块破牌匾。

    她胆战心惊的指了指,小声问道:“花昙姑娘,你和你父亲住在这里吗?”

    花昙神色一黯:“昨天大雨,误了我和父亲回家的时辰,只好留在城中想着今日再回去,可是无奈手头拮据,住不起客栈,只好在这里将就一夜,谁知今早起来,父亲便病重了。”

    她说罢,眼角滑落一滴清泪,那模样实在我见犹怜,阿浔顿时同情心泛滥。

    “好了好了,我们快些进去看看吧。”

    月老庙里,花昙父亲就躺在干草和几件粗布衣裳上,双眼紧紧闭着,满是皱纹的脸苍白的骇人,没有一丝血色。

    嘴唇更是微微发乌,看上去行将就木。

    阿浔有些不忍看,默默的扭开了脸。

    顾七岩先是不近不远的在花昙父亲脸上看了一圈,然后号了号脉,眉头一皱想要说些什么,看到花昙伤心担忧的脸,他又把话咽了回去,只道:“我先给老伯扎一针。”

    他翻开带过来的包裹,找到银针,在花昙父亲太阳穴一侧按了按,正欲扎下去,却听花昙突然冷冷道:“不必了。”

    顾七岩一怔,动作僵住,阿浔愕然的看过来,“怎么了?”

    花昙轻轻一笑,那笑容诡异至极,叫阿浔几乎头皮一麻。

    “人间寻常的大夫救不了他的,需要别的法子才行。”

    回过神来的顾七岩略略抬眸,看了眼花昙又看了眼花昙父亲,低声道:“既然花昙姑娘已经知晓,那我也直说吧,令尊只怕难以回天了。”

    他正要说些安慰劝解的话,却见花昙摆了摆手,直勾勾的看向阿浔:“阿浔,你就是那别的法子,你愿意救我父亲吗?”

    阿浔心口一跳,虽然有些懵懵懂懂,她却本能的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她犹豫了下,不确定的问:“要怎么救啊?”

    花昙伸出葱葱食指,指向阿浔丹田处,“需要你体内的那颗内丹。”

    内丹?

    阿浔在志怪话本里倒是看到过这个词。

    里面说,各路妖精修炼,最要紧的就是内丹了,相当于人类的心脏,没了内丹就会死。

    可是……她又不是妖怪,哪里来的内丹。

    阿浔抓抓脑袋,有些为难:“花昙,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是人,没有内丹啊。”

    花昙弯唇,嘴角边的笑意更阴冷了几分,“你有的,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顾七岩从小便经历过种种不测与变故,察言观色的本领一流,他自然看出眼前的花昙与先前柔弱可怜的花昙简直判若两人。

    他立即起身,将拧着眉头疑惑深思的阿浔拦到身后,嗓音微冷道:“花昙姑娘,你这是想做什么?”

    “与你无关,滚开!”

    花昙一挥袖,少年顾七岩便被一股劲风甩到了墙上,“咚”的一声响,摔落在地,不省人事。

    这一变故就像一道惊雷,彻底惊醒了阿浔。

    她脸色一变,朝昏死过去的顾七岩跑去,只是脚步刚迈开,原先距她几步开外的花昙便如同鬼魅一般移到了她身前,狠狠掐住了她脖子。

    呼吸被窒住,阿浔痛苦的呜咽了一声,突然福至心灵,想起了师父教过她的那些术法。

    她强自张开唇,嘴中念念有词,脚下微动,瞬间结出了一个法阵。

    花昙微微一愣,随即鄙夷一笑,不避不让,手中力道加重,一意孤行的与阿浔周身的法阵正面对上。

    阿浔平时不着四六的,其实最大的益处大约就是,一旦做一件事便会心无旁骛。

    即便玄泽教她的那些术法,她只在他面前像模像样的演练过,真正与人交手的时候,她竟然也格外的游刃有余,得心应手,仿佛这样的场景她经历过无数遍。

    倒是先前强势不已的花昙渐渐落了下风,阿浔结出的法阵力量远远超乎她意料之外,她的元神本就不稳,在与阿浔的交手下,她能感受到自己的魂体力量在不断的削弱。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光是维持住元神便很费力,阿浔变幻无穷的术法几乎将她压制的不可动弹。

    怎么可能呢!

    花昙在力不从心的交战中,小脸上的神情由最初的势在必得渐渐转变成了无边无际的匪夷所思。

    “你到底是谁?”

    五脏六腑被震碎的瞬间,她咬着牙怒吼,一口鲜血随着她的怒吼喷薄而出,染红了她身前的地面。

    阿浔只是本能的防卫,甚至都无法辨别自己的术法到底有多大威力,见花昙猝不及防的吐血,她反倒被吓了一跳,及时的收了手,往后退了一步。

    又听得花昙怒吼着质问,她有些迷茫的回答:“我就是我啊!还能是谁!”

    顿了顿,她拔高了音调接着道:“我倒要问问你是谁才对!”

    小姑娘梗着脖子反问的理直气壮,眼底清澈的坦荡,满满都是被信任的人骗了过后的气愤,花昙微微一愣,定定的看着她,顷刻,仰头大笑起来。

    只是她嘴角还留着血,血液随着大笑不断地溢出来,那笑声也格外的悲怆苍凉,最后倒是硬生生从眼角笑出一滴泪来。

    阿浔懵懂,不懂花昙到底在笑什么,只觉得那笑容让她的心竟也跟着揪起来,心里被欺骗利用的气愤无端的就消散了两分。

    她皱了皱眉,声音忍不住软了一度,“你别笑了,快给我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