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章 夏清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那是她修成人形的后第一次来葵水,当时几乎是泪流满面的跑去找他。

    连哭带跑以致于上气不接下气的告诉他,“青梧,我要……死了!我流血了!肚子还痛,一定是要死了,呜呜呜,我不想死,我舍不得你!”

    他被她哭的难以自已的模样给吓到了,手忙脚乱的问她,哪里流血了。

    她的哭声一下子就止住了,小嘴微张,好半晌没能回答他。

    在那个位置,那么难以启齿,叫她怎么说啊!

    于是,小姑娘顿时除了伤心之外,还因为有口难言的无奈和羞耻而气的不行。

    最后是他也跟着着急了,扬言威胁她,再不好好说,就把她扒光,他自己亲自瞧一瞧哪里流血了。

    悲愤交加的阿浔被他难得的邪戾神情吓到,默默的停止了哭泣,开始慢吞吞的解腰带。

    等到纱裙落下,露出雪白中衣的时候,被男人及时而大力的扣住了手,“别再解了!告诉我到底是哪里?”

    他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阿浔惊疑不定的伸手往下指了指裤子,“这里。”

    男人的视线顺着她的手往下看了一眼,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找了一位好心的婆婆来帮她处理后,还给了她一本关于医学药理的书,说这本书能告诉她是怎么回事,然后就没管她了。

    后来有一天,她懵懂的说:“青梧,婆婆说这是女孩子家的私密事,不能同男人说,唯一能说的只有未来的夫君。可是我已经同你说了啊,那我未来的夫君是不是就只能是你了?”

    “是我不好么?”他淡淡的问她。

    她不假思索的回答,挺好的啊,反正也没有人比你更好了!

    多么动听的话啊。

    可惜很久以后他才明白,两个人的终生大事怎么会那样简单,她那般不假思索,是因为根本没有用心,也不在意夫君意味着什么。

    ……

    “咳咳咳!”

    祁天启装模作样的捂嘴咳嗽了两声,“国师大人,在下斗胆请问,您一大早到底在想些什么?”

    玄泽眼底划过片刻的迷茫,随即回神,嘴角微抿,淡声道:“在想夏清欢手中的万象书到底是从何而来,是否是真的万象书无疑,以及她的目的。”

    祁天启:“……”

    当他是傻子还是怎么地,谁会用羞恼又浮想联翩的表情去思考这些严肃的问题啊!

    夏清欢被关在府衙的地牢里,玄泽和祁天启本来打算就在地牢里审问即可。

    谁知道府衙县官张一笙有意献殷勤,得知二位贵人要来审问犯人,早早的将犯人提到了公堂。

    公堂上软椅,茶水,糕点,连服侍人的侍女都备好了。

    这哪里是来审犯人,简直就是来找乐子的。

    祁天启一看见,便黑了脸,抬手让碍眼的张县官带着他的侍女滚蛋。

    公堂清净下来,只留了跟随祁天启的都城卫。

    玄泽面容寡淡,对这些琐碎事眼神都欠奉,只看向跪在下首的夏清欢,眼神幽暗的叫人心悸不已。

    夏清欢容颜稍显疲倦,不待他们开口,便有气无力的对玄泽道:“大人,该说的我都说了,实在不知道您还有什么想问的?”

    玄泽眼底微冷,轻描淡写道:“夏清欢,北川国人士,自幼无父无母,机缘巧合之下入了北川皇宫,成为宫女,侍奉之人乃是北川国当时的长公主——盛清欢。”

    夏清欢在听到提及北川国时,脸色便变了,听到盛清欢这个名字时,漂亮可人的脸蛋瞬间惨白。

    玄泽将她的表情变化尽数收在眼底,讥诮的冷笑一声,“你原名并非清欢,现在的名字是你的主子将自己的名字给了你。因为她英年早逝,所以让你用着她的名字,继续活下去么?”

    夏清欢恐惧的看了他半晌,眼神忽而渐渐飘远,似乎陷入了很久远的回忆当中。

    玄泽也不逼她开口,静默以待,倒是祁天启不明所以又震惊的发问:“国师大人是如何知道的?”

    玄泽浅浅抬眸,“命理演算罢了。”

    玄术大成者,凭借面相,加以术法便是可以演算出某人基本的生平来历,所以他昨夜稍稍演算一番后,便得出了结果。

    只是这结果委实让他有些吃惊。

    祁天启倏地闭上了嘴,有种早已被这个男人看透的心虚感。

    片刻的静谧过后,夏清欢忽然“咯咯咯”的笑起来,只是声音不再是年轻姑娘的清脆,而是机械式的沙哑干瘪。

    她抬手自脸后一掀,一张栩栩如生的人皮面具被她揭下,而面具后的她,面色青紫,双眼深深凹陷下去,灰白而无神,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腐臭味。

    祁天启虽然知道她是修行的僵尸,只是还尚未见过她原本的面目,当下就被吓得心口直作呕。夏清欢带着人皮面具的时候,那鲜活的神情,轻快的动作,根本就是少女无疑,伪装的真是太好了。

    主动揭开真面目的夏清欢,轻笑了笑,僵硬的嘴角扯出诡异的弧度,:“既然国师大人什么都知道,您还要问我什么呢?”

    玄泽眼神寒凉的盯着她,缓缓道:“盛清欢还活着吗?”

    盛清欢,北川国公主,更是解语铃前任铃主。

    起初玄泽只是不解夏清欢手中真假难辨的万象书到底从何而来,背后又是何人指使她,她一口咬定是血狼,他自然是不信的,算出她的生平来历后,牵扯出盛清欢。

    他便隐约觉得,这事情倒是开始有迹可循了。

    盛清欢的死一直是个谜,据传当年她身为解语铃铃主,却觊觎解语铃之外的圣物,心思不轨,做了些违背解语铃铃主身份的事情来,所以遭了天谴,英年早逝。

    可是也有传闻说,她还活着,游走在三界当中几十年,容貌一如年少时。

    对这些堪称八卦的各类传闻,玄泽从未放在心上,如今看来,后者未必只是传闻。

    夏清欢已不复刚开始的震惊,这会儿听到他这般问,也不回答,只低下头,扯着嘴角浅浅的笑着,仿佛在怀念什么。

    她一字一顿的道:“我家公主早就死了,巧合的是,她的忌日就是今天呢!不论大人再问我什么,我是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与其惹大人厌烦,不如大人就此了结了我,也好让我早点去找我家公主。”

    玄泽冷冷道,“我不会杀你。”

    “如果我交代定县那些莫名其妙死去的百姓都是我杀的呢,大人仍要留着我的命吗?”

    这近两个月来,定县死了将近二十人,死因不明,府衙束手无策,闹得定县城中人心惶惶。

    不过这些死去的人倒是有一个共同点,在定县城中的名声都不太好。

    大都是些欺男霸女的混蛋,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再不然就是些不学无术拖累家人的纨绔子。

    比如赵掌柜家对面的酒坊的小儿子,就是不学无术,嗜赌如命,不知道多少家财都败在了赌场上,父母教训他,却引来他的打骂。

    可是纵然如此,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打着“为民除害”的幌子随便掠夺他们的生命。

    玄泽眯了眯眸,低沉的嗓音含着凉意,“你入他们的梦,在梦中得到了他们的生辰八字,再写于万象书中,拿走他们的寿元,是么?”

    夏清欢不偏不倚的回视着,皱褶丛生的唇边挑起凉薄的笑:“他们都该死,活在这世上,只会给别人带来不幸。”

    “所以你拿走他们的寿元,替他们好好活着?”

    玄泽特地读重了“好好”两个字,眼角眉梢都是冷嘲,夏清欢垂下眼,再不吭声。

    祁天启作为一介凡夫俗子,听他们二人的对话听得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原来性命可以这样轻易被夺走,光是想想便背后生寒。

    原本他还想着要谨遵圣命,找到万象书后,便立即带回都城呈给国君,如今他却觉得那万象书俨然就是邪恶之物,他连碰都不想碰。

    玄泽像是察觉到他细微的情绪变化,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又将视线转回夏清欢身上。

    “我且再问你最后一遍,万象书到底从何而来?”

    他半弯下身子,稍稍拉近了与她的距离,犀利冰冷的气息毫不掩饰的扩散着,夏清欢在他深邃幽暗的眼底看到了叫人心头发颤的冷厉。

    下一刻她听到他接着道:“你若再不说实话,我便打散你的元神,据我所知,你的元神与某人连着,你若魂飞魄散,那人也活不了。”

    他的声线一贯清冷又平稳,明明在说着这般可怖的威胁之话,他依旧平淡的像是在叙家常。

    夏清欢瞪圆了眼睛,惶惑的看着他,半晌悠悠的叹了口气。

    她所有的秘密在玄泽面前都称不上秘密,她的全部软肋,他都一清二楚,她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而他说要打散她的元神,也不是在吓唬她,,倘若她继续插科打诨或者闭嘴不语,只怕他真的就失了耐心,会一掌打死她。

    夏清欢突然就想起,临走前,主子对她说的话——

    如果你被玄泽捉住,便将一切都说出来吧,所有的一切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如今也到了和盘托出的时候了,这么多年我们都太累了,是该有一个了结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