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章 女孩子的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阿浔不服气的嘟囔着反驳,“我哪有不听话,明明听话的不得了,师父叫我往东我都不敢往西。”

    她看向雨势渐小的窗外,“比如现在我明明好想出去玩的,师父让我回房我不就回房了嘛。”

    玄泽难得被她噎了一下,顷刻才道:“高龄九十九即为白寿。”

    阿浔登时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一时间怔楞的说出不话来。

    九十九哎……差一岁就一百岁了。

    “好厉害啊!”

    没讲过世面的小姑娘捧着脸惊呼,玄泽要笑不笑的盯着她,眼神晦涩又幽暗。

    ……

    暮色四合的时候,祁天启才和顾七岩从县衙回来。

    赵掌柜早早让人准备好了晚饭,见他们回来,便让人开饭。

    阿浔下午吃了不少零食,这会儿一点也不饿,于是一边慢吞吞的吃着,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

    祁天启和顾七岩利用一下午的时间翻阅完了当年的卷宗。

    根据卷宗里记录的顾家父子的供述来看,他们在为敬德帝看病期间,一直住在宫内,在敬德帝将万象书交给他们二人后,更是派了重兵守卫他们住的地方,说是保护他们,其实是为了把守万象书。

    岂料万象书依旧被偷,可见偷书之人能突破森严的皇宫守卫,必定不是一般人,极可能就是宫中之人。

    而这人又恰好知道万象书在敬德帝手中并且之后敬德定又将书交给了顾家父子。

    兼具这般条件的人其实少之又少,只是案子过去太久,当年的涉案人员,大多都已离世。

    真要追查起来,难于登上青天。

    顾七岩愁眉苦脸的吃不下饭,他闷闷道:“只要找到当年偷书的盗贼,便能还我家清白。”

    阿浔一口一口的吃着桂花软糕,顺嘴道:“万一要是偷书的人死了怎么办啊?”

    顾七岩脸色一黯,筷子“啪嗒”一声落在桌上。

    阿浔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吐吐舌头,偷偷瞄了一眼她家师父,求他替她挽回一下。

    玄泽正慢条斯理的剥着螃蟹,螃蟹用桂花酿蒸的,清香入味。

    小姑娘闻到了顿时双眼发亮,奈何手笨不会剥,想吃都困难。

    玄泽剥好一个螃蟹,顺手放到她碗里,“食不言寝不语,好好吃你的。”

    阿浔愤愤的哼了一声,敢情食不言寝不语这规矩单单是为她定的。

    玄泽见小姑娘哼哼唧唧的埋头解决蟹肉,这才出声道:“你们可曾问过夏清欢?”

    祁天启顿了一顿,捏紧了筷子道:“问过了,她一口说定万象书是那个神秘的黑袍男人交给她的。”

    旁人或许不清楚,但玄泽是决计不相信夏清欢说的话。

    血狼自负倨傲,根本不屑与鬼修僵尸打交道,何况他一直在寻找圣物,怎么会把圣物之一的万象书交出去?

    玄泽静默片刻,略略垂眸,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最后他声线低沉的开口:“万象书的真正作用其实不是起死回生,而是一命换一命。”

    “啪啪”两声响,是两双筷子齐齐掉落桌面的动静。

    祁天启和顾七岩目瞪口呆的看着淡淡陈述的男人。

    随即一大块蟹肉咕噜咕噜从桌子一边滚到了另一边,吃的很专心的阿浔愣了一下,转着眼珠很认真的替地府的工作人员担忧:“一命换一命?这也行?那负责生死簿的阴差不是要改断手?”

    “……”

    玄泽很无奈的低眸凝视她,侧脸柔和,徐徐的给她解释。

    万象书好比冥界的生死簿,但凡生辰八字被写于其上,出现的该是此人的生平来历。

    生于何地,长于何地,将会死于何地,当然其中最重要的是,此人的寿元多长。

    只要请一个修为高些的修行者,便可做法,将此人的寿元加于其他人身上。

    一来二去,本来病入膏肓的人,可能会脱胎换骨,宛若重生,而被夺去寿元的人,任你往日如何生龙活虎,身体也会迅速的衰败下去。

    所以,哪里有什么长生不死,有的不过是你死我活。

    “但是要想此法可行,要求施法者的修为要很高,然而通常修为很高的人是不会轻易去做这种有悖天地秩序的事情的,易遭天谴,引来九雷天劫。”

    祁天启和顾七岩:“……”

    两个人间男子不约而同的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惊吓。

    阿浔长长的“哦”了一声,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就拿起筷子拨弄剩下的蟹肉,弯着眼睛笑:“师父替我剥的,要吃完,不能浪费!”

    吃饭才是大事,那些一命换一命的破事和她没什么关系。

    玄泽替她挽起垂在脸颊一侧的长发,看着她鼓鼓的又极为乖巧的小脸,唇边笑意清浅柔和的几不可见。

    顾七岩默默的扭开脸,盯着桌子看,祁天启蹙起眉,隐隐抓住了心里一瞬即逝的感觉——

    谁家的师徒之情这般温柔似水,倒像是……

    祁天启及时打住念头,不再想下去,他们师徒二人如何,与他何干呢?

    ……

    第二天一早,阿浔是被小腹隐隐的坠痛给痛醒的。

    她缓缓张开眼,反应了少顷,然后迟钝的探手下去,摸了摸臀部下方。

    嗯,浅浅的濡湿……

    一个鲤鱼打挺,立即翻身起来,去了楼下净房,走之前,还不忘把被子摊开,遮盖住了被她弄脏的床单。

    玄泽收拾妥当后,便来敲小徒弟的门。

    他今日要去审问夏清欢,小徒弟非要跟着去,他只好将她带上。

    敲了一遍门后,里面毫无反应,男人禁不住微微拧眉。

    小姑娘从来就没有早起过,他不是没说过她懒散,可是小姑娘振振有词的说自己在长身体,睡不够的话就长不了,他也只好随之任之。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玄泽也顾不得许多了,正要径直推门进去,就见小姑娘捂着小腹,低垂着头慢吞吞的走过来。

    一抬起头,娇俏的小脸脸色略显苍白,五官皱在一起,一片愁云惨雾。

    玄泽心脏一揪,连忙伸臂揽住她,“这是怎么了?”

    阿浔为难的看着他,苍白的小脸倒是浮上一层薄红,扭捏了一会儿,才小小声道:“葵水来了。”

    要不是玄泽五感胜于常人,决计是听不见她说的话的。

    只是这会儿,他倒是希望自己没听清。

    一贯古井无波的男人不由得也跟着耳垂发热,抿紧薄唇,将她打横抱起,抱进房间,放到床榻上安置好。

    阿浔被他抱进怀里,愣了一下,等他将她放到床榻上时,她顿时想到了什么,只是还未说话,他已经掀开了被子,毫无意外的看见了床单上的痕迹。

    阿浔“嗷呜”一声,羞愤欲死的往床里一滚,拉高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都包的严严实实。

    虽然她脸皮是不薄,但是少女与生俱来的羞涩还是有的啊!

    知道这是女孩子家最最私密的事了,哪里能让男子瞧见呢,就算是她亲爱的师父都不行!

    玄泽垂眸看着鼓鼓囊囊的一团被子,眼角眉梢染了薄笑,声音却是一如既往的平稳。

    “出来吧,别把自己闷坏了,又不是第一次让我瞧见了。”

    话音刚落,小姑娘尚未反应,他自己却着实狠狠一愣。

    他说错话了,被他瞧见的是曾经的她。

    玄泽暗暗为自己鬼使神差的轻浮懊恼,床上的小姑娘猛地一掀被子,瞪圆了眼睛道:“师父,你不是还要去审问夏清欢吗?赶快去吧,早去早回。”

    玄泽收敛心思,看了眼她依旧红通通的小脸,道:“那你今日就好好在房里休息。”

    阿浔盖回被子,闷闷的“嗯”了一声。

    等到传来房门被关上的身影,她才试图偷偷从被子里钻出来,却又听男人严肃的补充道:“今天饭食里若是再有螃蟹,不许再吃了。”

    螃蟹性寒,女子吃多了不好,特别是……嗯,这个时候的女子。

    眼见着要钻出来的小脑袋嗖的一下又窜回被子里,小姑娘非常不识好人心的随口应了一句。

    “知道啦知道啦!您赶紧走吧!”

    心里却是在想:反正你不在,又没人给我剥蟹壳,我吃还嫌麻烦呢!

    过了一会儿,确定外面没有任何动静了,阿浔这才将被子翻到一旁,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只是脸上还是一阵阵的发热,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师父嘴里那句“不是第一次瞧见了”。

    不是第一次?

    难道之前特殊时期也被师父撞见过?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

    ……

    素来面无表情的国师大人总是叫人看不出情绪的,但是今天祁天启破天荒的发现,他在走神,白皙的脸总挂着浅浅的潮红和某种类似怀念的情绪

    他与他说话,他总是心不在焉,慢半拍才回答他。

    玄泽真是很难忍住不去想小姑娘第一次来葵水以及哭哭啼啼的来找他哭诉她要死的场景。

    一想起,脸上便不由自主的涌上一股热气。

    他自认还算处处周到,将她的生活起居安排的无一不妥帖,只是唯独没想过女孩子家的葵水一事。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