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章 师父的教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玄泽眉头一皱,阿浔的一腔热情顿时被冷水浇灭,她正要撒娇,就见祁天启骑着高头大马而来。

    祁天启也听到了小姑娘那欢快的语气,他一个愣神,在马上颠簸了几下。

    在他记忆里的她,怯懦自卑,总是远远站在阴暗的角落里,也不知从何时起,他再见到她,总觉得她仿佛换了一个人。

    开朗活泼的不像话。

    他不知不觉的看了小姑娘几眼,见她不情不愿的低着头站在玄泽身边,他敛了分散的心神,提醒道:“国师大人,此去路途遥远,我们立即启程?”

    玄泽偏头看身侧的小徒弟,“东西可全部收拾好了?”

    阿浔早已迫不及待了,兴冲冲的点头:“都收拾好了,什么都没漏掉!”

    “我们出发。”

    ……

    此次出现,对民间是保密的,他们偶尔歇脚都在客栈,从不惊动当地的官员。

    一路上也算是顺风顺水。

    要说这其中,最受苦的,大约就是阿浔了。

    她本以为可以游山玩水,吃遍美食,谁知,他们每到客栈歇脚的时候,她家师父就独独把她叫过去,开始教她一些奇奇怪怪的术法。

    还教她画一些更加奇怪的黄符。

    每次看着自己画出来的黄符,她晚上睡觉就要做噩梦,真是名副其实的鬼画符啊……

    她从出发时的万分期待成功让她师父折腾成了生无可恋。

    可是师父非常严肃的告诉她,谁也不知道可能会遇到什么意外,就算他会守在她身边,她也要会些保命的法子。

    当然,这其中还是有一点让她很是骄傲。

    那就是她天生聪颖,天赋异禀,师父教她的术法,她总是很快就能学会,一点即通。

    惹得她家师父看她的眼神总是有些复杂。

    某天,她又飞快的学会了据说很难的千妖斩后,她家师父的神色终于彻底的一言难尽了。

    小姑娘捧着脸懊恼了好半天,最后磨蹭到拧眉沉默的男人身边。

    “师父,您别担心了,虽然有句话是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但是阿浔绝对不是白眼狼。您永远都是我最喜欢最崇拜的师父!”

    她信誓旦旦的保证,细细软软的声音里藏满了讨好和安抚。

    玄泽淡淡的瞥她,薄唇微启,“我不担心。”

    “那是怎么了嘛?”

    她歪着头还是很疑惑,想了片刻,忽然眼前一亮,“师父,您总不会嫉妒我吧?嫉妒我一学就会?我看的话本里,就有师父嫉妒年纪轻轻的徒弟学会了他一生都学不会的本领,然后可生气了呢?”

    看着小姑娘一本正经的拿着胡编乱造的话本往他身上套,玄泽简直哭笑不得。

    无奈之下,只得佯装生气的训她,“都说以后不许再碰话本了,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小姑娘噘嘴不服气的反驳,“我没有再看啊,都是以前看的嘛!谁让我聪明的过目不忘呢,都记得牢牢的。”

    玄泽哑然失笑,再看她理直气壮的小模样,最后,他收了笑意,拍拍她的小脑袋,淡淡道:“你学得快是好事。我并没有在担心什么。”

    只是……只是每教她一门术法,便令他想起曾经罢了。

    初初见到的她,干净的如同一张白纸,清透又脆弱,走入这光怪陆离、阴谋叠生的世界里,大约会活的无比艰辛。

    他在一瞬间动了恻隐之心,就将她留在了身边,教她人心世事,术法灵力。

    他教会了她怎么做一个合格的人类,却始终没能教会她什么是情爱。

    玄泽深深闭上眼,几乎没法再想下去。

    ……

    在大夜的九大州县中,抚州是最富庶的,而定县更是其中翘楚。

    据说不论白天黑夜,街道上都是人来人往的,街道两旁的货摊连绵不绝,昌盛又繁华。

    听了这个“据说”后,阿浔便十分憧憬定县,然而,十天后,当他们到达定县,眼前的场景却是让她既惊讶又失望。

    街道两旁都是闭门闭户的,别说络绎不绝的货摊了,就连行人都很少见,偶尔有人走过,都是行色匆匆的,好像走的慢些,就有野兽冲出来把他吃掉一般。

    阿浔耷拉着脸,失落的退回到师父身边,忍不住质问了身旁的少年一句:“你不是说这里可热闹了嘛?”

    来的路上,阿浔也算是和顾七岩混熟了。

    顾七岩和她家师父一样,是个沉默寡言的少年。

    只因为他祖父和父亲的冤案,总是愁眉苦脸的,阿浔好奇定县,一路上问了他不少问题。

    少年提起家乡,阴郁的脸上总算有了几分神采,洋洋洒洒的把家乡夸了一通。

    其实也算不上夸,他就是实话实话,可是他没想到,从他离开到回来两个月都不到,为什么家乡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片死寂,宛若空城……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顾七岩缓了好一会儿,都没能说出话来。

    玄泽眉眼清冷,无声的看着这萧条的县城,眸底漆黑一片,薄唇抿的很紧。

    一时间,周围的气氛安静的诡异。

    最后是祁天启打破了寂静,“我们先找处客栈安顿下来。”

    顾七岩道:“我认识的一个伯伯便在不远处开了家客栈,我们去那儿吧。”

    一行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找到了顾七岩所说的那家客栈。

    大白天的,客栈只开了半扇门。

    客栈的店小二一点都不像阿浔在江湖话本里看到的那样热情,什么“哎呦,客官里面请嘞,是打尖呢还是住店呢”这样迎客的话一个字都没听到。

    店小二悄咪咪的打量了他们好久,才上前来问道:“几位是要住店吗?”

    他站的离他们有好几步远,眼神十分戒备,俨然一副随时准备掉头跑路的架势。

    阿浔奇怪不已,又不好说话,乖乖的跟在玄泽身侧,滴溜溜的看了一圈客栈。

    空荡荡的,没见着半个客人的身影。

    生意都这么萧瑟呢,店小二看到他们这一大帮子人还不热情……

    许是听到了外间的动静,一个胖乎乎的老板模样的中年男人从客栈后院走了出来。

    见到阿浔这拨人,他和店小二的表现如出一辙,顿时露出警惕之色。

    顾七岩上前一步,拱了拱手道:“赵伯伯,是我,七岩。”

    “七岩?”掌柜的脸色一松,仔细辨认了一下,确认自然没没看错,这才面露喜色,上前握住了顾七岩的手。

    “七岩,你回来了?替族人平反了?”

    说到这个,就换顾七岩神色黯淡了,他摇摇头,“没有,这次我回来就是正是为了翻案。”

    说着,他又对赵掌柜介绍了玄泽一行人,只是没有说明他们的身份,只说是帮助他的朋友。

    赵掌柜终于放下戒备,亲自招呼起来,又让店小二吩咐后厨去做饭。

    在桌边坐下后,憋不住话的阿浔率先问道:“赵掌柜啊,为什么这里都没有人啊?”

    赵掌柜看了一眼稚气未脱的小姑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最近县里出了一桩邪门的事,隔三差五的就有人死,而且死的不明不白,明明白日里见都好好的,也没见生病,一觉睡了就醒不来了。”

    阿浔听到后背一寒,吐了吐舌头,往她家师父身边凑了凑,不做声了。

    祁天启眉头一蹙,道:“官府没派人调查吗?”

    “查了啊,什么都查不出来。”赵掌柜更忧愁了,“最后都请了道士和尚来做法了,还是一个接一个的死,现在人心惶惶的,连门都不敢出了。”

    他又是一声叹息,忽然怅惘道:“要是咱们的国师大人在就好了,听说国师大人神通广大,当年一道锦囊逼退几十万敌军,一定能捉住背后捣鬼的人。”

    空气突然的安静下去。

    顾七岩和祁天启默默的端起茶杯喝水。

    阿浔盯着身旁面无表情的男人左看右看,仿佛他背后有圣光在闪烁……

    阿浔双眼闪亮亮的直盯着男人看,就差在脸上写着“快给我说说你过去的辉煌事迹”这个几个大字了。

    玄泽偏过头,生生把她的小脸扭过去,又看向赵掌柜,淡淡问道:“那些死去的人都有什么症状,你可曾见过?”

    “昨日我还亲眼见到了一个。”赵掌柜抬手指了指大门紧闭的对面,“酒坊家的小儿子前两日活蹦乱跳的,一觉睡过去就没再醒了,浑身上下也没见一个伤口,都说是在梦里死的,可脸上还带着笑呢,你说,他到底是做了个噩梦还是美梦?真是叫人搞不懂啊!”

    说着他大概又后背发寒了,颤颤巍巍的收回手指,起身往后院走,“我去看看给你们做的饭怎么样了。几位贵客先喝着茶。”

    晚饭自然是没有吃好的。

    祁天启全程都处于义愤填膺的状态。

    他虽然年轻气盛,性格上有些自负独断,但是本质上来说是个称职的好官。

    定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帝都那边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可见是定县当地的官员将事情隐瞒住了。

    真是一群吃了雄心豹子胆的!

    顾七岩一心想着族人的冤案,现在家乡又发生这等诡异的事情,必定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的。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