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章 跟我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阿浔:“……”

    猝不及防的就被人教育了婚后要以色伺人。

    她反感的拧眉,下意识就就想反驳,转念又想到反正最后穿这嫁衣和祁天启拜堂洞房的又不是她,所以何必多费唇舌去辩驳。

    她抿唇,状似赧然又矜持的一笑,不再言语。

    试完嫁衣,刘氏便要带着人走,蒙清瑶道:“娘,您先回去吧,我和妹妹说几句话。”

    刘氏顿时面露不悦。

    蒙家全家上下,哪个不躲这个小煞星躲得远远的,只有她这个女儿,太过心软善良。

    她一度怀疑女儿身子骨弱,是不是因为和煞星走的太近。

    她暗地里说过女儿许多回离这个煞星远一点,也不管用,眼下自然也不好当面的说的,她只能叮嘱道:“你风寒还未痊愈,别和阿浔靠的太近,万一传染给阿浔就不好了。”

    蒙清瑶柔柔点头,恭顺的将她送了出去。

    阿浔在她们母女二人看不见角度里做了个鬼脸,狰狞的表情才收,蒙清瑶已经折返回来,牵起她的手,在桌边坐下。

    “堂姐,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啊?”

    蒙清瑶默默无言的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展开她的手,往她手心里放了一样东西。

    阿浔低眸一看。

    是一个很雅致的荷包。

    精密的针脚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于女红熟练的人手中。

    她将荷包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鼻尖隐约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虽然很好闻,但是很陌生,至少是她从来没闻过的味道。

    她深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睛感受了下,好奇的问道:“这里面是放了什么呀?好香啊。”

    蒙清瑶莞尔一笑:“用茉莉和丹桂泡过,宁神静心。这几日好好休息,大婚那天,一定是最美的新娘子。”

    “谢谢堂姐。”

    阿浔眼眸微敛,正要将荷包收起来,蒙清瑶忽然道:“让丫环给你放床头吧。”

    说着便差使了自己的贴身丫环。

    阿浔微微一愣,随即笑开,“好。”

    ……

    短短半个月,一闪即逝。

    很快就到了六月十六。

    天还没亮,阿浔就被人从床上挖了起来。

    睡眼惺忪的被人伺候着去沐浴梳妆,也不知道那帮人在她脸上折腾了多久,反正结束的时候她看见铜镜里的自己,一腔睡意都被吓跑了。

    这新娘妆也太惊悚了吧,确定新郎官掀了盖头不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她正腹诽着,又开始换嫁衣,戴头饰。

    一切置办妥当后,坐在梳妆台前。

    阿浔突然一改先前被自己吓到的想法,竟然有一丝丝惊艳。

    新娘子的妆容配上这身火红嫁衣和头冠,明艳的如同冬日暖阳。

    大理寺少卿娶妻,大将军嫁女儿,自然是帝都城内顶顶热闹的事情。

    高头大马之上的新郎官,年轻英俊,鲜衣怒马,俨然是无数深闺少女心中最完美的意中人模样。

    蒙清瑶远远的站在蒙家人群中,看着她喜欢的男人来迎接坐了她妹妹的花轿。

    一滴清泪无声无息的缓缓落下。

    忽然,衣袖被人轻扯了下,“跟我来。”

    ……

    蒙家新娘的花轿从将军府出去后,沿着帝都城内的主干道青龙大街,往太师府而去。

    一路上,吹吹打打,锣鼓喧嚣,鞭炮震天,街道两边围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

    国君为了表示对两家的爱重,特地派了都城卫守军护送,好不威风凛凛。

    在一派浓烈的喜气洋洋中,轿中的阿浔绞紧了十指,掌心里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

    平时从将军府到太师府,大约需要一刻钟的时间,鉴于今天人潮拥挤,可能需要半个时辰。

    现在他们已经走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也就是说还有一刻钟的时间便要到太师府了。

    可是这个时候,仍旧没有任何异常。

    如果……如果玄泽说的那些话都是哄她的,那她就在进太师府前跳轿明志算了。

    与此同时,被阿浔念叨不已的玄泽正从身后一圈又一圈的黑色光影中缓步走出。

    明明是已经是天光大亮的时候,他身后却漆黑的透不进一丝光线,那样阴暗的地方还冒着浓浓寒气,他的衣领鬓发都凝结着雪白冰霜,薄唇便隐隐有暗红色痕迹,仿佛凝固的血液。

    阴寒之地总能滋生幽冥之物,更是孤魂野鬼的乐园,不过这里却万籁俱寂,不要说活人了,连根小草都不见踪影。

    所以当尖利的狼嚎接二连三的在耳边响起时,玄泽的手中已经幻化出了一柄碧绿长剑,就在锋利又冰凉的狼爪划过他颈项时,长剑刺穿了狼腹。

    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哀叫声,一匹黑色的野狼飞扑在地,腹下的鲜血很快便染红了一片。

    说是野狼,却和林中常见的狼大大不同,身形尤为粗壮庞大,青眼竖瞳,嘴边有长长的獠牙延伸出来,獠牙边缘锋利尖锐,如同匕首,透着寒光,是嗜血暴虐的血狼妖。

    “你们的主人又派你们来送死?”

    玄泽今日还要去把穿着新嫁衣的小姑娘领回家,不欲与这些畜生在此地浪费时间,长剑飞舞,剑光闪烁,出手比之平常更加狠辣凌厉,只是今日的畜生也比往日多了一倍不止。

    玄泽神色微凛,陡然发觉对方的意图,分明就是在拖延时间。

    手下动作更快,血狼的尸体很快就堆了满地,收起长剑,头也不回的踏过尸体离开,身后奄奄一息的血狼却忽然口吐人言,“我家主人有句话带给大人您,这次他绝对不会晚您一步。”

    ……

    在阿浔胡思乱想间,花轿进入了长兴街。

    这是最热闹的街头,堆满了人,都城卫不得不率先上前开出一条路来。

    在都城卫开路的时间里,花轿暂时停下了。

    阿浔掀开轿中小帘子一角,偷偷透过缝隙看了一眼外面的场景。

    顿时忍不住咋舌。

    这帮老百姓是没看过人成亲还是出来游行的啊……阵仗也太吓人了。

    不过就这样拖一拖时间也是好的。

    也或者……

    阿浔正专心思索着趁乱逃跑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人群中突然就有了骚动。

    都城卫和祁家迎亲的护卫们一下子戒备起来。

    骏马之上的祁天启望向躁动的中心,目光一凛,立时从腰间抽出了长剑,英俊的脸冷峻无比。

    就在昨晚,他收到不明来信——

    明日迎亲路上恐生变故。

    当时虽然将信将疑,没想到,一语成谶。

    他翻身下马,提剑而立,头也不回的冷声道:“看好花轿!”

    祁家护卫们哗哗哗地像是铁桶般围住了花轿。

    阿浔被这紧张的气氛所感染,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都城卫训练有素,控制这种场面颇有经验,很快就从从人群中找到了骚动的根源。

    根源竟然是个喊冤的少年。

    不停的大喊求祁少卿替他做主。

    祁天启看了眼被两个都城卫擒住的少年。

    十五六岁的的模样,面黄肌瘦,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

    他冷冷道:“将他带去大理寺,不论有冤没冤,明日我亲自审问。”

    如果没有昨晚那封信,他大概只会觉得这个少年伸冤无门,所以选择了这个时机,但是他现在只觉得这个少年出现的蹊跷。

    少年被抓住,嘈杂不堪的人群似乎静了两分,祁天启环视一周,没发现什么异常,正欲叫人继续前行,忽然——

    “少卿娶妻,将军嫁女,果然好排场。”

    沙哑的男声在风中慢慢散开,不轻不重的几乎传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

    祁天启心下霎时一沉。

    重头戏来了!

    他抬头,只见一个全身被黑袍罩住的男人立在长兴街尽头的半空中。

    身影飘飘忽忽,深深浅浅,时隐时现。

    就在众人愣神的当口,那黑影携着一股劲风,穿过人群,瞬间逼近花轿。

    祁天启最先回神,怒吼出声:“给我拦下他!”

    玄泽被一群血狼妖围住了,如同又幽畜。

    话音刚落,他便一振手中长剑,飞身而来。

    黑袍男人伸向轿门的手不急不缓的收回,游刃有余的翻身一掌格挡住祁天启扑面而来的凌厉剑气。

    随后足尖轻点,从祁天启身侧腾空而过,祁天启紧追不舍,两人就这么在半空中缠斗了起来。

    地面上也非常不太平,几乎就在黑袍男人出现的同时,又有一波不明身份的人从长兴街尾窜出,与护在花轿旁的祁家护卫们打成了一团。

    一时间,刀光剑影闪烁,好好的一场喜庆的迎亲成了浴血混战。

    阿浔一把掀了红盖头,从花轿里冲出来,看到眼前这场景,委实被震的石化在原地。

    看来她家师父算命还是很准的。

    如此混乱,她今天还能和祁天启还能成亲,那才有鬼了。

    祁天启和黑袍男人斗得十分畅快,阿浔一眼就认出了那个黑袍男人正是她家师父年少时结下的仇家——千年血狼妖。

    玄泽光滑白皙背脊上的伤痕忽然在眼前一闪而过,阿浔回忆起那副惨烈景象,突然心生强烈的恼怒,浑身都热了起来。

    恰在此时,一只温热又熟悉的大手圈住了她的腰,男人低沉温淡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跟我走。”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