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章 狼狈为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无关紧要?”

    蒙清瑶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一激动,苍白的脸颊都红了几分,“叔叔可是你的父亲。”

    “要是我们关系有改善的可能,那我还会在乎一下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但是很显然不可能,所以我除了看开点,没有其他办法。”

    蒙清瑶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道:“清清,你是怨恨叔叔的对吗?所以才说这种赌气的话。”

    阿浔:“……”

    算了,没法交流,还是不要浪费口舌了。

    她抿嘴微微一笑,对蒙清瑶结论不置可否,眼眸微转,猝不及防的打开了另一个话题。

    “堂姐,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问你一件事了。”

    黑白分明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蒙清瑶,她一字一顿的道,“你喜欢祁天启祁少卿吧?”

    ……

    蒙清瑶狠狠一震,呆若木鸡的看着她。

    嘴唇微微颤抖着,好半晌都没能说出一个字。

    阿浔瞧着她一副魂飞魄散的震惊模样,心里暗爽的不行。

    蒙清瑶这种地地道道的古代少女,从小受后院妇孺熏陶,绝对深谙后院的勾心斗角。

    即便表面看上去再怎么柔弱凄美惹人怜,内里的心计手段必然不可小觑。

    刚好阿浔最讨厌这种暗戳戳的试探与算计,有什么不能敞开了说的,大家都轻松嘛。

    不过貌似……觉得轻松的只有她。

    都好一会儿了,蒙清瑶还处于石化状态。

    阿浔捧着脸,天真无邪的往她跟前凑了凑。

    “堂姐,你说话啊,我们姐妹两感情这么好,你要是喜欢祁大人,我肯定就不嫁给他了。做妹妹的,怎么能抢姐姐的心上人了,都对不起姐姐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

    倘若要给帝都城内各大家族的名媛千金排名的话,蒙清瑶自认自己绝对可以名列前茅。

    论容貌,论才学,她都远胜于阿浔。

    唯一比不上的,大约就是出身。

    虽然都是蒙家女儿,但是阿浔的父亲是忠武大将军,深受国君看重,而她的父亲呢,不成大器,就连身上的那个闲职都是托了叔叔的福气。

    所以她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她才是叔叔的女儿该多好。

    直到她十四岁生辰,认识了祁天启。

    这个念头在一夜之间疯狂滋长。

    如果她是,那么和祁天启生来就有婚约的就是她了。

    她嫉恨,她不甘。

    可是眼下,当她亲耳听到阿浔开诚布公的问她是不是喜欢祁天启的时候,那些隐藏在她心底渴望却是突然销声匿迹了。

    望着阿浔那张稚气未脱却已然明丽娇俏的小脸,她说不出口。

    仿佛只要点头承认,她就彻彻底底输了。

    于是她捏紧了手里的帕子,微笑着摇头。

    “清清,姐姐怎么会与你抢夫君,祁大人的确是难得青年才俊,我也承认我对他诸多欣赏,但也仅此而已。”

    阿浔:“……”

    和口是心非的女人打交道真是心累。

    她抿抿有些干燥的唇,扯出一抹灿烂的笑:“既然姐姐这么说了,那是妹妹多心了,还请姐姐见谅噢。”

    蒙清瑶笑意越发温柔,“清清多虑了,姐姐怎么会怪你。”

    和蒙清瑶说话太累,阿浔陪着她扯了两句有的没的后,借口说累了,便回了蒙家常年为她留着的小院子里歇息。

    ……

    月朗星稀的夜。

    国师大人的院子里安静无声,于是酒水落杯的声音便显得格外的清脆。

    八角凉亭下,一身玄色衣袍的男人端坐在桌边,眉眼冷峻,皎皎明月都不能与之比拟。

    只是对月独酌的模样看上去清冷又寂寥。

    “这似乎是我第二次见到你喝酒。”

    如珠玉落盘的温润男声又远及近。

    月白身影还未走进亭内,玄泽已经一杯酒泼了出去,一个“滚”字已经到了嘴边,只是抬眸看到迎面走过来的男人时,又生生吞了回去。

    那样英俊温柔的一张脸,一双似乎桃花眼无时无刻不带着脉脉柔情,不言不语的样子却又散发着君子端方的气质,可是一旦笑起来,便邪气四溢……

    多久没有看到这张特别欠揍的脸蛋了?

    玄泽也记不清了,看着太子爷的脸蛋太久,几乎快要忘记了那个男人的本来面目。

    片刻的震惊过后,玄泽想起最重要的问题:“你如何从南川的身体里出来的?”

    “这就要多谢你那位心肝宝贝的血了。”眉开眼笑的男人在石桌的另一面坐下,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酒,豪爽的一口灌下,深深的回味了下酒香,笑着道:“原本我操之过急,强行施法从南川身体里出来,结果引得体内的余毒发作,岂料因祸得福,你家小少女果然与众不同啊,就连血都异于常人。”

    说到这个,玄泽脸色就不由得阴沉下来,目光冷的像是要一掌拍死他。

    那天宫里嚷嚷着说太子爷余毒发作,他便觉得有些蹊跷,一把脉,就发现是某人自作孽,强行运功导致的,结果最后害的他的阿浔放血。

    生气固然生气,心头微末的激动也是不容忽视的。

    时隔经年,再看到他原来的脸,玄泽恍惚的几乎以为回到了当初,魂牵梦绕的过去种种仿佛在一瞬间窜到了他眼前。

    玄泽沉默良久,到底还是弯起嘴角,“欢迎回来,南川。”

    “南川?好久违的称呼。”南川抬头望了望天边明月,轻叹,“这样听来,南川好像比南川听着更顺耳呢。”

    他转过头,潋滟的桃花眸在玄泽身上流连了一下,坏笑道:“不过比起你原来的名字,你还是叫玄泽比较好听。”

    玄泽好脾气维持不了一会儿,横了他一眼,一字一顿道:“如果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闲聊,那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南川无奈的撇嘴,和风细雨的道出自己来的目的:“你是不是把锁心木毁了,还把它的残渣带回来了?我在你身上闻到了腐朽的气息。”

    玄泽薄唇微抿,没有接腔,算是默认。

    南川急了:“虽然它曾是圣物,但是在人间被成千上万的绯国怨灵浸染多年,早已成了魔物,你毁了它也算是替天行道了,还把它的尸体带在身上做什么?怕它死无葬身之地还是怎样?”

    玄泽向来不露一丝端倪的脸上难得显出犹豫,南川顿时就懂了,气急败坏的追问:“你是不是要用你的灵力复活它?”

    玄泽低眸,敛起情绪,淡淡道:“这是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既然你已经摆脱南川的身体,那就去做你一直想做的事情。你的原身指不定被毁成什么样了,还不赶紧找回来。”

    “你是不是疯了?”南川看他那淡然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一次教训还不够么?过去你年少轻狂无法无天也就罢了,结果什么样你自己也看到了,现在你还要做那些逆天改命的事情么?退一步说,就算你复活了锁心木,找齐了那些遗落的圣物,那又如何?你想要的人还是得不到。”

    南川居高临下的看着静默的男人,俊美的五官堆满了毫不掩饰的怒气和无奈,“她不会原谅你的,她更加不会爱你,从前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面容沉静的男人终于变了神色,侧脸紧绷,杀意无声无息的出现又飞快的隐去,“我已经做了决定,南川,你不必再说。”

    他从来就是这么的讨人嫌,总是轻描淡写的做些惊世骇俗的事情,一意孤行的让人想把他打的魂飞魄散,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和他成为兄弟的这些年,南川不止一次这样想过。

    可是最后呢?

    最后都是变成和他一起“狼狈为奸,胡作非为”。

    “有生之年遇见你,我也是倒了血霉。”南川痛心疾首的为自己抹了把同情泪,一口气喝了仅剩的一杯酒,擦擦嘴巴,带着酒意轻嘲:“有些事一回生两回熟,逆天改命大约也是一样的,反正陪着你胡闹了一回,也不怕再来一回。我担当惯了助纣为虐的角色,演什么深明大义的正面人物,反倒不习惯。”

    他豪爽的笑了笑,一挥衣袖,转身离去,月白身影如同鬼魅,眨眼之间,便已出了凉亭。

    玄泽定定的看着那道缥缈身影,心上动容,就在他动容的瞬间,又听到走远的男人贱兮兮的问,“话说你现在整天听着小姑娘娇滴滴的叫你师父,有没有心猿意马?有没有一种禁断恋的刺激感?”

    玄泽脸色一僵,一时沉默,半晌才恶狠狠的开口:“滚。”

    ……

    阿浔是被生生饿醒的。

    睡眼惺忪的摸了摸直打鼓的肚子,她伸头看了眼窗外,圆月高挂,应该早就过了吃晚饭的时辰了。

    妈蛋,她简直就是送上门来被虐的嘛,连吃饭都没人叫她。

    阿浔气呼呼的翻身下床,直奔厨房而去。

    这座院子在将军府的偏远角落里,平时也没人搭理,原本好好该是人走的道,长满了野草以及一些不知名的野花。

    阿浔再怎么小心避让,一路上还是踩倒了不少小花小草。

    于是就听那些小花小草跟接力赛似的轮流骂她。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