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章 不会喜欢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她揽过装小馄饨的碗,轻轻吹了下,顺便补充了一句,给自己刷刷好感度,“小馄饨是我亲手捏的哦。”

    玄泽无言的看着她,眼底有一丝无奈稍纵即逝,“你吃自己的早餐,包子该凉了。”

    她刚要摆手说“不用,等师父您吃好徒儿再吃”,男人薄唇微掀,先道:“若是吃了凉掉的包子引得身体不适,我接下来的一日三餐你还要怎么负责?”

    阿浔默默的闭上了嘴,默默的将馄饨推回了他面前。

    拿起自己手边的包子吃了起来。

    她平常一口气能吃四五个的大肉包子,这会儿吃起来,根本食之无味。

    她好惆怅啊,吃个包子吃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好像有人在逼着她吃什么毒药一样。

    玄泽瞥她一眼,淡淡道,“包子味道不好?要尝尝馄饨吗?趁着我还没有动。”

    阿浔心不在焉的,陡然听到他的话,连连摇头,“不用不……”

    另一个“用”字被她生生噎死在了喉咙里,因为……她嘴里的碎包子都随着她开口说话喷了出去。

    有那么几个屑末非常不长眼的飘进了小馄饨的碗里。

    阿浔呆若木鸡的抬眼去看男人,毫无悬念的看见男人的眉头轻微的拧了起来。

    那是嫌弃啊。

    虽然是不太明显的嫌弃,但也是嫌弃啊!

    阿浔好想“哐哐哐”的用头磕桌子。

    玄泽淡淡的看着包子的屑末被泡开融化在馄饨汤里,眉头舒展开,修长的手不轻不重的将馄饨推到了自家小徒弟面前。

    “很好,这下你可以连包子和馄饨一起吃了。”

    阿浔:“……”

    她已经什么都不想吃了。

    ……

    到最后,本着不能浪费粮食的原则,阿浔化悲愤为食欲,把小馄饨和包子一股脑全解决了。

    早餐堪堪吃过,杨管家就跑来禀告说,大理寺祁少卿大人登门拜访。

    听到祁少卿三个字,阿浔恍惚了一瞬。

    突然想起一个早已被她忘到外太空的严峻问题。

    在她对色胆包天的对他家师父少女心萌动的时候,她还有个半指腹为婚、半国君指婚的未婚夫……

    国师府前厅。

    玄泽面无表情的坐在上首。

    祁天启坐在他的右下首。

    阿浔坐在祁天启对面。

    基本算是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当然,事实是,阿浔全程就是个透明人,小媳妇似的时不时偷瞄一下上首的男人。

    偶尔男人手握成拳虚虚挡在薄唇前,轻咳一声,她就脸色一变,如临大敌般担忧的看着他,直到他不咳嗽了,她的目光就愤恨的投向她的……未婚夫。

    都怪这人不好,非要这个时候来上赶着拜访,说的还是已经人尽皆知的废话——

    玄泽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派人将半死不活的容韵送去了大理寺。

    并且告知大理寺这就是帝都奇一案的幕后主使者之一。

    那个黑袍男人带走了宛嫣,却独独留下了她,容韵知道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了,索性也不再垂死挣扎,在大理寺的囚牢里,将自己的犯罪事实交代的一清二楚。

    她本是绯国公主,自幼学习绯国异术,不同于一般女子。

    绯国灭国时,她和姐姐宛嫣侥幸逃了出来。

    后来遇到一个神秘莫测的男人,男人救了她们姐妹两,从此她们就效力于这个神秘男人。

    这个男人也就是血狼妖。

    血狼告诉她们,绯国的锁心木是国运所在,只要复活锁心木,她们就能复国。

    而复活锁心木的关键所在,就是需要让四个生于午时左右、阳气十足的男人死于锁心木毒,然后再收集齐他们全身的血液。

    除此之外,还需要的就是八字全阴的女子的肩头血。

    男人好找,比较稀有的人是八字全阴的女子。

    于是以“天煞孤星”而闻名整个大夜的阿浔毫无意外的成为了她们的首要目标。

    听到这儿的时候,阿浔自顾自的在心里刷起了弹幕。

    第一个弹幕是——幸好要的是她的肩头血,若是要的是她的心头血,估计她早让宛嫣那个蛇蝎美人给剜心了。

    第二个弹幕是——那只血狼也真是能够扯的,怎么不干脆告诉容韵那对傻缺姐妹,集齐七个阳气超足的男人就能召唤一条神龙啊!

    第三个弹幕是——封建迷信什么的真他喵的害人害己啊!竟然把一个国家的生死兴衰寄托在一截枯木上,怎么想一条活蹦乱跳的神龙也比一截枯木来的靠谱吧……

    等阿浔翻着白眼在心里刷完吐槽的弹幕,对面的祁天启也止住了话头,像是已经该说了都说完了。

    很好,这下该走人了。

    阿浔迫不及待的想起身代表她师父送某位少卿大人滚蛋。

    祁天启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脚步一顿,多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复杂的一言难尽,恕阿浔不能解读。

    她抿起唇,礼貌又矜持的冲他浅浅一笑。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这个没什么诚意的假笑还是基于其他原因,祁天启就这样止住了脚步。

    “蒙大将军正在从边关回帝都的路上。”

    他顿了下,语气沉沉的继续道,“将军一是为了述职,二是为了我们的婚事。”

    ……

    祁天启临走前的那句话犹如一道惊雷成功把阿浔劈的魂飞魄散。

    玄泽看着石化成一座雕像的小徒弟,屈指敲了敲桌子,淡淡的问道:“不喜欢这桩婚事?”

    阿浔听到他的声音,傻乎乎的“啊啊”了两声,目光涣散的看向他,干净白皙的小脸上俨然还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听到了什么”的懵逼表情。

    她一介二八少女,放现代谈恋爱也还是早恋的年纪啊,怎么就要嫁人了呢?

    嫁的还是心里有她堂姐的坑爹男人……

    她坚决不允许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

    纤细娇小的身子像是一枚炮弹一样冲到了她家师父身边。

    阿浔半蹲在他身边,扒拉着他的轮椅扶手,可怜兮兮的仰脸看他,“我不想成亲,师父,您可以帮我吗?”

    女子在大夜的地位本就不高,更别说主掌自己的婚姻了。

    那个将她娘亲的死归咎于她身上的爹肯定是指望不上了,除了作为国师大人的师父,她实在找不到其他人帮忙。

    玄泽微微低眸,无声的看她,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阿浔觉得他这副表现就是在说——

    这事有点困难,他虽然是她师父,但是她父亲还在,婚事又有国君插手,他实在没什么帮忙的余地。

    玄泽眉头微皱,眼神逐渐变得深沉。

    他沉默着看了眼前一脸急切的小徒弟半晌,最后低低哑哑的道:“阿浔,祁家之所以一直遵守这个婚约,是因为国君当初金口玉言过,否则祁家早就悔婚了,既然已经坚持到今天,你认为祁家还会轻易退婚吗?”

    顶着一个天煞孤星的命格,弄不好一嫁过去就能克死祁天启。

    但是祁家碍着和蒙家的交情以及国君的话,硬是撑了下来。

    基本两人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阿浔好绝望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就这么葬送在包办婚姻里了,更心塞的是,以她的命格来看,她极有可能做个寡妇。

    哎……祁家也是个死脑筋的,和她爹、和国君好好谈谈,搞不好还能退婚,何必冒着随时可能被她克死的风险把她娶回家呢?

    扯着男人衣袖的小手无力的滑落了下来,垂在身侧生无可恋的晃了晃。

    小脸上,精致的五官都揪到一起去了,忧愁的好像下一刻就要以头抢地了……

    玄泽无声的打量着她,淡淡道,“光是你不想成亲不够,重要的是祁天启也不愿意。”

    阿浔在地上画圈圈控诉包办婚姻的手一顿,眼睛发亮的盯住男人的淡漠如水的侧脸。“师父,您有办法了?”

    玄泽侧首,深不见底的黑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轻描淡写道,“祁家不想伤了和蒙家的交情,所以不好退婚,但是蒙家不止你一个女儿,蒙家的另一个女儿蒙清瑶恰好是祁天启喜欢的。其次,国君那边,当初也不过是口头上说了一句,倘若蒙家和祁家达成共识,一道向国君说明情况,国君未必还会管这桩婚事。”

    他难得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可是阿浔什么都没听到,唯独只听到了那句“蒙家的另一个女儿蒙清瑶恰好是祁天启喜欢的”。

    喜欢……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违和。

    他长了一张“不会喜欢人”的高冷禁欲脸,性子更是注孤生。

    儿女情长的什么的,阿浔一度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懂的。

    但是所谓的“不懂”分成两种情况。

    一是情窦未开,另一种是——

    因为看的太清楚、太通透,以致于看破红尘,天生薄凉。

    玄泽显然就是后者。

    他和祁天启、以及蒙清瑶共同出现的场合少之又少。

    大约应该就是老国师大人葬礼那一天。

    阿浔第一眼就看出祁天启和蒙清瑶之间有猫腻,是因为女生对男女感情与生俱来的敏感,当然,也是因为当时祁天启看蒙清瑶的眼神太赤果果了,蒙清瑶的表现太过欲盖弥彰了。

    可是玄泽……一个对周遭一切都那么淡漠、好像什么都不会让他多看一眼的男人,竟然也发现了。

    那么对她呢?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