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章 逆天改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阿浔:“……”

    她怔楞了一下,随即脸色爆红,从头到脚都烫了起来。

    她捂住脸,唰地一下转身跑走了,因为捂着脸,看不清路,一头磕上房门,“砰”的一声响,惹得玄泽眉头又皱了起来,想要开口说说她,她已经捧着脸跑的没影了。

    ……

    阿浔换好干衣服,转身一股脑就冲向了她家师父的房门前。

    可是前脚都迈出去了,她又犹犹豫豫的收了回来。

    现在她哪里还有脸去见他呦,虽然心里担心的要死,可是一想到自己的那一掌,她就无颜面对,只想一头磕在他门前柱子上,以死谢罪。

    当她在门外快要徘徊至死的时候,房里传来了玄泽清清冷冷的声音,“进来。”

    阿浔猛地抬头,咬了咬后槽牙,推门走了进去。

    她一直低着头,像只犯错的小鹌鹑。

    玄泽盯着她的小脑袋,面色自然,“抬起头来,不要像个小太监似的。”

    阿浔掐了掐手心,缓缓抬起头来。

    男人已经换上了全新干净的衣服,英俊如初,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阿浔还是觉得自己胸口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捏住了。

    痛的她不能呼吸。

    她死死咬住哭,忍住快要落下来的眼泪。

    千万不能哭,出手伤人的是她,狼狈不堪的是他,她有什么资格哭。

    就算要哭,也要等到他教训她一顿以后。

    沉默的空气里,只有小少女死命忍住眼泪而发出的“嘶嘶嘶”的抽气声,那抽气声越来越短促,好像随时都不能再呼吸了。

    突然又多了一道悠长的、轻的若有似无的叹气声,玄泽伸出手,招小狗一样的招了招她,低低沉沉道:“想哭就哭,不要憋着,憋着看起来倒像是我让你受了委屈。”

    阿浔“嗤”的一声,彻底没崩住,珍珠一般的泪珠跟不要钱似的哗哗哗地掉了下来。

    她哭出声,后来又咬住唇,把哭声吞了回去,呜呜咽咽的哭,像受了伤的幼兽,纤细瘦弱的小肩膀一颤一颤。

    看上去让人心疼极了。

    玄泽微微蹙眉,由着她哭了会儿,后来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冰凉的手指勾起了她的小下巴。

    嗓音低哑无奈道:“是怕我一掌打回去,所以在我跟前哭的这般可怜,好让我心软不忍苛责于你?”

    阿浔一下子止住了哭声,抽抽噎噎的说,“师父生我气了对吗?要是师父想要打回来,就打回来吧。”

    玄泽冰凉的手指沿着她的下颚线慢慢往上,停在她柔软的脸颊上,轻轻替她拭去了未干的泪珠,淡淡的笑道:“你这小身板,哪里受得住我一掌,今日的事情,与你无关。”

    他面上那样温柔,眼底却是一言难尽的晦涩深沉,“那个男人最擅长蛊惑人心了,你被他控制进而偷袭我也是常理之中。”

    想到那个黑袍男人,阿浔就浑身不自在。

    且不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光是他知道她前世的名字,就足以让她头皮发麻了。

    “师父,那个男人是什么人?他似乎认识我?他叫我……阿浔。”

    这是她前世的名字啊,在这里,除了那根咋咋呼呼的绿藤,没有人这么叫过她。

    玄泽表情微变,顿了一下,他四平八稳的解释:“他是一只千年血狼妖,是我少年时结下的仇家。血狼一族不仅擅长蛊惑人心,更能凭借一根头发一滴血液,便能作法得知任何人的生前身后事,宛嫣在你身边伺候了一段时间,血狼怕是早将你生前身后的一切了解的清清楚楚,至于阿浔……”

    他定定的凝视着她,目光那么贪婪深远却又极尽克制,“你幼时有过什么小名就叫阿浔么?如果没有,那么多半是因为你前世就叫阿浔,他故意叫你阿浔,无非就是为了故弄玄虚。”

    阿浔眼前一亮,正要说她前世就是叫阿浔,可是要是暴露她是穿越人士只会徒添麻烦,她改口道:“我的小名是阿浔,只不过几乎没有人叫过,师父,要不,您以后就叫我阿浔吧,我其实很喜欢我的小名。”

    玄泽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低低应下:“好,阿浔。”

    阿浔心口一震,那么简单的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莫名像是隔了千山万水,悠长又低沉,几乎听的人鼻头泛酸。

    她呆呆的回望着他,他唇边还残留了淡淡的血迹,阿浔的鼻子顿时更酸了,眼底再一次被泪水占据,雾蒙蒙的一片。

    她看着他不太真切的俊脸,小小声道,“我可以为师父做些什么吗?”

    比如给伤口上药或者熬药之类,他不怪她,总要让她做些什么啊。

    玄泽松开她的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如果你觉得愧疚,便好好待在我身边,什么都不用管,只要你安全就够了。”

    又是不用管,又是安安心心的待着……

    好像在他眼里,这是对她而言最好的保护。

    可是有时一无所知的等待才是最煎熬的,特别是她对他已经有了那些朦朦胧胧的特殊情愫,她实在做不到袖手旁观。

    阿浔在男人身前蹲下,脸搭在他的轮椅扶手上,仰起亮晶晶的大眼,巴巴的看着他,就这么看着,也不说话。

    玄泽被她专注的眼神看的心里划过一丝微妙的感觉,剑眉无声无息的拧起,淡淡道:“说话,清……”

    他话头一顿,忽地笑了下,眼角是很明显的愉悦,“说话,阿浔。”

    “师父。”她的视线正对着他的侧脸,可是好像又没在看他,“天煞孤星是万里挑一的命格,克父克母克家人,我成了你的徒弟后,是不是也会克你啊?”

    本来她以为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少女,哪里想到会吃错药以高深功力伤了她家师父。

    她还对他少女心萌动呢,搞不好未来就把他成功从师父掰成夫君了,现在她抽了风要杀他,是打算以后注孤生么?

    说实话,她本来觉得天煞孤星什么的挺扯淡的,现在她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个妖孽,还是脑筋不太正常的那种。

    玄泽眸色微深,清隽的脸却仍旧不懂声色,他沉静的反问:“所以,如果我也会被你克,你打算怎么办?”

    阿浔心霎时间的就沉了下去,失落的像是失去了全世界。

    可是她还是坚强的昂着脸,低声道:“如果真的如此,那我就叛出师门,找个没人的地方……”

    她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几乎都听不见了。

    玄泽淡淡的接话道,“找个没人的地方做什么?一个人自生自灭吗?”

    “应该吧。”她托着腮,好像真的在十分认真的想象那时会有的场景,“就算有的吃有的喝,也会精神空虚而死的,孤独也是杀人的利器。”

    玄泽看着她真挚的小脸,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力。

    他沉默了下,静静的思考,要怎么让他家小徒弟从这件事情中走出来。

    阿浔想象完孤身一人的场景后,一股浓浓的悲凉顿时席卷了她,她吸了吸鼻子,抬头,眼神无辜又满含期待,“师父,要是我真的走了,你会舍不得我吗?”

    应当是舍得吧……他待她虽然有些不同,但他到底是天生清冷的性子,大约会更喜欢一个人清清静静的生活。

    而她呢,她肯定很惨。

    在这个世界里,玄泽是第一个让她觉得有安全感和依赖感的人。

    她对他的情愫的萌生应该可以归结为“雏鸟情结”。

    玄泽觉得没了记忆的小姑娘,有时真是要让他疼爱到心坎里去。

    她竟然问他,如果她离开,他会不会舍不舍得她。

    她哪里知道,他根本就不会允许她离开。

    “阿浔。”

    玄泽沉声叫了小少女的名字,心底一片清明与决然,“你相信命运吗?”

    阿浔滞了一下,摇头:“不相信。”

    “既然不相信,为什么觉得你的命格会克我?”

    阿浔:“……虽然心里不想相信,但是有时事实让我不得不相信。”

    男人眼眸微垂,盯了她好半响,突然俯身凑到她的跟前,“阿浔。”

    他的嗓音一如既往的低低沉沉,可是又掺杂了几分不明的低醇蛊惑:“你相信逆天改命么?”

    短暂的静默后,阿浔抬头,扯唇幽幽道:“师父,你想遭天谴么?”

    逆天改命……听起来多么天方夜谭。

    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个主使者会遭天谴吧?

    即便改了她那该死的天煞孤星的命格,她家师父要是被天雷劈死了,那一切不还是白搭?

    玄泽低眸,瞧着她认真又思虑的小表情,更加觉得无力以及无奈了。

    他伸手,微凉的手指想要摸摸她的脸颊,在一指之隔时,又停在了空中,他淡淡道,“谁告诉你逆天改命的人一定会遭天谴?”

    阿浔鼓着脸,勉强淡笑了下,“我看的志怪话本里都这么写的。”

    她上辈子的半桶水师父也这么说来着,人的命格哪能轻易改变。

    不仅需要逆天的本事,更要受得住上天的惩罚,哪个天师那么想不开啊……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