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章 你要看我换衣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阿浔记得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里面说,高手过招,不在招式,在于意境。

    嗯,她家师父和这个找上门来挑衅的黑袍男人应当是陷入了此种境地。

    她在旁边看的抓耳挠腮,也不敢动弹一分,就怕害她师父分心,落了下风。

    玄泽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两人交握的手腕之间开始滴下血来。

    血液好像带着极高的温度,一落地,便是“兹”的一声,冒出一缕青烟,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黑痕。

    阿浔有点急了,正想找个办法帮帮她家师父,整个地牢突然晃动了一下,声音震耳欲聋,她脚下一个踉跄,眼看着要扑向大地,腰间蓦地一热,落入了玄泽怀中。

    一阵天旋地转,等她睁开眼,望向周围,才发现玄泽不知何时,已经将她带出了地牢。

    他的手搂的很紧,阿浔觉得自己的小腰都被他捏疼了,但也不敢说什么,只是紧紧依偎在他怀里,明亮的双眸一瞬不瞬的顶着几米开外的地牢。

    天上明明还下着磅礴大雨,但是地牢已经被赤红的火焰淹没了,她甚至都不知道是何时着的火。

    黑袍男人两边肩头分别扛了宛嫣和容韵,从火海里走出来。

    他的衣衫完整如初,就连丁点火星都没沾染。

    阿浔心里暗忖,他还挺有人性,危急关头,倒没有独自逃命。

    然而,她正如此想着呢,黑袍男人就像丢垃圾似的把肩头的两个女人轰地一下扔到了地上,那动作真叫一个简单粗暴。

    阿浔撇撇嘴,无语的移开目光。

    黑袍男人丢下宛嫣和容韵两姐妹后,又往前走了十几步。

    阿浔以为这个男人又要和她家师父开打了,却见男人脚尖一转,正面朝向她。

    白如纸片的薄唇慢慢勾起一个弧度。

    他还在笑。

    在对她笑,笑的她浑身发寒。

    “阿浔,你站错了位置,你应该站在我身边的,你忘了吗?”

    沙哑粗嘎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着,阿浔灵台一空,莫名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她不由自主的仔细分辨着那声音,小脸专注又严肃。

    身后的玄泽脸色猛地一变,近乎凶残的伸手将阿浔拽到了自己身后。

    阿浔身子一晃,立刻清醒过来。

    她用力的掐了掐手心,心道,黑袍男人不愧是容韵宛嫣两姐妹的老大。

    控制他人心神的本事溜得不行。

    她刚刚差点就真的想听他的话走去他身边了。

    可是……可是他叫她什么来着?

    阿浔?

    他竟然知道她前世的名字么?

    黑袍见她被拖到了玄泽身后,顿时冷笑了一声,薄唇抿起,双手在胸前合拢,捏出了一个法诀,嘴里还喃喃低语了一句什么。

    片刻后,地面卷起了狂风,将雨帘掀起,形成了水幕,直直的向玄泽和阿浔面门扑来。

    玄泽兜手将阿浔扔了出去,阿浔身轻如燕,不知怎的,她自发自觉的在空中翻转了两下,安然无恙的双脚落地。

    她为自己灵活而又突兀的身法惊讶了一瞬,随即就没心思去想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不远处的玄泽身上。

    风太大,夹杂着雨水,几乎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擦擦眼前的水雾,艰难的睁大眼去看。

    风雨中,有两道人影交缠变换。

    阿浔的目光定格在那道熟悉的身影上,渐渐的便有些失神。

    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很久很久之前,她仿佛就看到过这种场面,非常熟悉又热血的感觉。

    她捂着悸动的心,突然察觉到心底深处一丝微末的痛和某种奇怪的恨意。

    她难以分辨那奇怪的恨意从何而来,但是手指已经不知不觉的慢慢绞紧,深深嵌入手心里,她也不觉得疼。

    玄泽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异常,在难分难解的打斗中,抽空回头看了一眼,阿浔发现他英俊的脸竟然距离她如此近,她甚至清晰的在他漆黑的眼眸里看到了一抹震惊。

    她还没弄清眼下的状况,她的手却像是突然不属于她了,带着强劲的掌风狠狠挥向了他,她白皙柔软的手不偏不倚的打在他背脊中央。

    他身前的黑袍男人也借机重重一掌砸在他胸前。

    一大股鲜血从他口中喷薄而出,清瘦的身子飞速从空中滑落地面。

    一切快的像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一瞬即逝。

    但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阿浔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白皙又娇嫩,会依赖的扯住他衣摆,会捧着脸和他撒娇,会做很多事情,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伤害他。

    但是事实就是——

    她在玄泽和敌人打斗的过程中,从他背后偷袭他了。

    那么迅速的身法,那么凌厉的掌风……

    出手的那一瞬间,甚至连她自己都未察觉到,直到眼看着他口吐鲜血,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

    可是,她不是个没有武力值的废柴吗?

    怎么能把她家英明神武、高端神秘的师父给打趴下?

    黑袍男人明显是打算是赶尽杀绝,他旋身而下,像是一阵黑漆漆的劲风,迅速扑向地上的玄泽。

    正愣神间的阿浔瞬间回神,想也不想的挡在了玄泽身前,小手伸出去,试图和黑袍男人交手。

    身子却突然凌空一轻,她被提到了一边,和黑袍男人擦肩而过,而她身后的玄泽手持碧绿长剑与黑袍男人重新胶着在了一起。

    剑身带着青翠辉芒,击穿了黑袍男人的掌心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清脆又尖利的呼啸。

    黑袍男人嘴里喷出乌黑的液体来,却不曾后退,反而就势向前,飞快的在玄泽耳边落下一句话:“难为你千辛万苦把她召唤回来,难为你因为她受着天罚,这等深情连我都感动了,可那又如何呢,她只要想起过往,就一定会离开你。”

    碧绿长剑剑刃剧震,更加深入了几分,黑袍男人若无其事的将被贯穿的手心从剑刃中拔出来,而后他便提气而去,临走时,还不忘顺手拎走了宛嫣。

    至于容韵——她被玄泽捉住时,便已经受了重伤,撑了这么些日子,已经是苟延残喘,绝不会再有康复的可能了。

    所以对他如同死人一般的属下,自然没必要再费力带走。

    漆黑的身影飞至墙沿时,蓦然停下。

    他半侧过身子,兜帽下,下颚线凌厉异常,冷冷道:“阿浔,你看到了吗?你注定是站在我这边的,你和他……永远都只能是敌人。”

    说罢,他一挥衣袖,高大的身影隐匿不见。

    阿浔垂在身侧的手僵住了,没有焦距的眼神落在玄泽身上。

    她和他永远都只能是敌人……

    他们明明是师徒,何曾是敌人?

    “哐当”一声,长剑掉落在地面,这才让阿浔微微回神。

    玄泽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清清。扶我起来。”

    他的嗓音嘶哑而虚弱,和平时判若两人,阿浔迷茫的站在他身后,听到了他说的话,却没有立即动作。

    她到现在还不能相信,玄泽的伤有一半是她造成的。

    她像着了魔一样,她甚至怀疑那一刻的自己是不是又被宛嫣或者容韵给控制了心神,可是明明那两姐妹半死不活,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来算计她。

    “清清。”

    男人用嘶哑的嗓子又叫了她一声,她这才弯腰,小心翼翼将他扶起来,木木的说,“师父,我扶您进房间。”

    他走了两步,又猛地吐出一口血来,染红了半边衣襟,阿浔心里一疼,针扎一样。

    都是她不好,要不是她着了魔,好端端的出手打他,他根本不至于这么狼狈。

    他的清风霁月,他的一尘不染,他的高高在上,在此时此刻,都被她毁的不见踪影。

    阿浔觉得好难过,好愧疚,简直无颜面对他。

    静谧的房间里,玄泽背对着阿浔,脱下了玄色衣袍,背脊光滑白皙,唯有中央那一片,赫然一个通红的掌印,微微透着青紫色。

    实在可怖。

    那是她的“杰作”。

    阿浔低下头,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她不能再做他徒弟了,哪有徒弟这样对师父的?

    就算着了魔,该对付的人也该是那个黑袍男人啊……

    偌大的房间安静的令人心口一窒。

    玄泽脱去不知是被雨水还是血水给浸透的衣袍,劲瘦的身子毫无顾忌的显露于人前,修长的手搭上腰间的腰带,准备解开,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转过头,看向身后一脸失魂落魄的小少女。

    她的衣服也被雨水打湿了,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少女独有的曼妙线条。

    长发一丝一缕的贴在脸颊两侧,稍显狼狈之余,更衬得那张小脸越发娇小。

    楚楚可怜的动人。

    当然,如果没有那碍眼的愧疚就更好了。

    他皱了皱眉,淡淡道:“你身上也湿透了,回房间去换身衣服,别着凉了。”

    阿浔扭了扭手指,站在原地不肯动,低下头嗡嗡的嘟囔,“我不想……”

    她宁愿自己着凉,身体不舒服,大概心里才能舒服些。

    玄泽搭在腰间的手指紧了紧,他抿了下嘴角,低声缓缓道:“我要换衣服了,你要在一旁看光我?”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