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章 我的小姑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不过一段指节长的小瓶,却意外的装下了那般多的残灵。

    各色各样的残灵如同蚂蚁一样在小瓶子里胡乱的窜来窜去。

    阿浔越看越觉得好玩又神奇,双眸亮晶晶的问:“师父,这是什么呀?”

    玄泽看着她沾染了些许污渍的侧脸,淡淡道:“这是洗练瓶,能洗去万物怨气,助其脱胎换骨,轮回往生。”

    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呢……

    阿浔崇拜的捧脸,她家师父一定还藏了很多宝贝。

    玄泽轻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微微一笑,漆黑的眸子从她脸上移开,落到她身后,几乎在瞬间,眼神就冷下来。

    阿浔捧脸的动作一顿,想起身后还躺了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宛嫣。

    她回头,只见宛嫣还如先前那样,身体蜷缩成一团,瘫在地上,娇媚凄弱的脸蛋紧紧皱着,即便昏死过去,依旧是十分痛苦的模样。

    阿浔上辈子在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哪里受过今天这样的委屈和惊吓?

    她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她气哼哼的转头,特别狗仗人势的和她家师父告状,“师父,上次在府里,就是宛嫣施了什么手段,控制了我心神,容韵是她妹妹,她今天还吓我说,要放干我的血!亏她长得娇艳动人,没想到是个蛇蝎美人。”

    娇俏的小脸义愤填膺,清亮的眸子都快冒出火来了,看样子真是气的不轻。

    稚嫩可爱的小少女生起气来真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咪。

    玄泽情不自禁的浅浅笑起来。

    阿浔更气了,她家师父不赶紧替她出气,突然笑起来是闹哪样?是高兴她终于别人教训了么?

    她气鼓鼓的瞪眼,“师父,你在笑什么呀?”

    玄泽微微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看着她,不知不觉的就笑了起来,他伸手轻抚了下她嘟起来的小脸,似是长辈对小辈的宠爱。

    阿浔瞳孔微微扩大,眼睛直发亮,厚颜无耻的又将脸伸过去,“师父,我的脸是不是特别软,像刚出笼的包子一样?”

    玄泽:“……”

    小姑娘的脸像不像刚出笼的包子,他说不好,但是他很明确的一点事,她的脸皮实在不薄。

    师徒两下山前,自然没忘了收拾宛嫣,她被带回了国师府,与容韵关在一起。

    玄泽吩咐的话音才落,就有两个小矮人凭空冒出来,一前一后抬起了地上的宛嫣。

    阿浔瞳孔一下子放大,惊奇的看着那两个差不多到她膝盖的小矮人,轻轻松松的扛起宛嫣,健步如飞的往山下而去。

    她伸出手指,颤颤的指着,眼神飘忽的问她家师父,“师父,那又是什么?”

    玄泽瞥她一眼,呼吸滞了一下,才淡声道:“傀儡。”

    但凡玄术有成的人,大多都会有傀儡,以符纸、以血滴召唤。

    阿浔:“……”

    呵呵,她要淡定,以后要是出现个巨灵神一样的巨人,她也要淡然视之。

    ……

    回到国师府后,国君派来的人已经在国师府等了一个时辰了。

    杨管家见到自家国师大人回来,忙不迭的迎上去,“大人,您总算回来了,宫里大人已经在前厅等了好久了。”

    玄泽领着阿浔从杨管家身边而过,目不斜视,眼神都没捎过去一个,只冷冷道,“让他继续在前厅等着,我有事情要办。”

    杨管家孤零零的站在长廊里,简直要泪流满面。

    新国师大人真是任性又冷傲啊,管家的活儿果然是越来越难干了。

    走远后,阿浔回头看了眼,小心的戳了下身前冷峻的男人后肩,“师父,不把宫里的人放在眼里,真的没关系吗?”

    男人微微侧首,抬眸看她一眼,嗓音沉静又淡然,“没关系。”

    阿浔:“……”

    她突然就懂了那些亡灵所说的话——你竟然沦为了国师大人,为一介小小的人间国君效力。

    因为是“小小”的人间国君,所以玄泽对宫里派来的人不以为意。

    很好,阿浔觉得她自己又发掘了她家师父的一个秘密——玄家家主的地位贵不可言,甚至对人间的国君都不看在眼里。

    ……

    许是因为前两天才下过一场暴雨,阿浔觉得,瀑布的水幕比往日都要密集一些。

    瀑布后地牢也显得更加阴冷一些。

    容韵手脚都锁着链条,困在角落里根本无法动弹。

    她身旁就是才被捉回来的宛嫣。

    宛嫣也已经醒了,只是双目还涣散着,隔了一会儿,才认清自己身在何处。

    看见旁边狼狈的容韵时,她几乎立即就红了眼眶,想要扑过去抱住她,奈何浑身从骨头到皮肉,没有一处不疼的,根本使不上力。

    于是两姐妹只能泪眼朦胧的互相对视,宛嫣泣不成声,“韵儿,都是姐姐害了你啊!”

    容韵也是一概放浪娇媚的神态,凄楚的流着清泪,“姐姐,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是我们的命运啊,不成功便成仁。”

    说实在的,要不是知道这两姐妹本来要做的事情多么变态且残忍,阿浔几乎要被她们凄风苦雨的神情和不甘的话语给打动了,简直要把她们当成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有志壮士。

    可是一想到,她们杀了人,放干血,就为了个不靠谱的复国传说,真想生生把她们捏死。

    而且她也不觉得她家师父还有再来审问她们的必要,明明一切都一目了然了嘛!

    她干脆的转头,闷闷的道:“师父,还和她们废什么话呀?直接交给大理寺不就好了。”

    玄泽微微蹙眉,瞧见她肩膀上的伤时,又化作了隐匿的无奈,用一种安抚的语气对她道:“清清乖,稍安勿躁。”

    阿浔扭了扭手指,到底不想违背他,只得站到他身后,沉着脸,吃人一样的死死盯着那一对姐妹。

    安抚好了自家小徒弟,玄泽脸上的无奈尽数褪去,摄人的戾气笼罩他全身。

    深黑寂静的眼眸无声无息的看向宛嫣,“为了复活锁心木,需要四个生于午时时分的成年男子的全身血液,你们已经杀了四个男人,为什么又要对南川动手?”

    南川出生于朝阳初升的时刻,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

    他的血对锁心木来说毫无用处,这亡国两姐妹何必还要冒险去对他动手?

    阴冷的地牢里,一时沉默。

    须臾过后,宛嫣言笑晏晏的轻启红唇,“大夜灭我家国,我杀它一个未来国君,有何不可吗?”

    玄泽无声的看着她,眼神犀利,像是能看穿她。

    宛嫣笑容一僵,慢慢低下头去。

    地牢里安静的令人心慌,外面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不过眨眼之间,又转变成了磅礴大雨。

    冰凉的雨水顺着疾风飘进来,离瀑布口最近的阿浔很快衣角都被打湿了一片。

    她牵了牵衣角,挪到玄泽跟前,“师父,外面下雨了。”

    玄泽低低的应了一声,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神色异常冷峻。

    而被锁链困住的宛嫣姐妹俩,脸色却是忽地明亮起来,欣喜又期待的看向外面。

    阿浔心里一沉,隐约明白了什么——

    她们的帮手来救她们了。

    也或者,并不是帮手,而是比她们更棘手的大麻烦。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融合着泥土芬芳的味道慢慢接近,最后几乎笼罩了整个地牢。

    一个从头到脚都被黑袍包裹住的男人穿过瀑布,闲庭散步似的走近。

    宽大的兜帽严严实实的扣着,叫人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见两片白的毫无血色的薄唇。

    黑袍男人在玄泽身前站定,笼在袖子里的手一点点的钻出来。

    他的手比他的嘴唇还要苍白,像纸片一样,青筋条缕分析的分布在其上,十分凸出,仿佛随时都可能炸开。

    手背一翻,一块苍翠晶莹的玉佩躺在他手心里。

    玉佩上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梧”字。

    男人低低的笑起来,嗓音粗嘎,像锯子锯东西,“你的东西我一直精心保管着,现在该还给你了。”

    玄泽没有看那玉佩一眼,手如鬼魅般伸出,一把攥住了黑袍男人的手腕,英挺的剑眉皱着,脸上满是戾气,他未曾言语,浑身上下却已经写满了敌意。

    黑袍男人既不还手,也不挣扎,任由玄泽扣着他的手腕,继续低低的笑,笑的阿浔后背寒毛直竖,下意识的往玄泽身后躲了一下。

    就这么一个细微的小动作似乎引来了黑袍男人的注意,他缓缓侧首,被兜帽遮盖的脸朝向阿浔,阴寒的声音从惨白的薄唇间溢出:“好久不见了,我的小姑娘。”

    “……”

    阿浔使劲吞了吞喉咙,才勉强没让自己吐他一身,呸!谁是他的小姑娘!

    她扯着玄泽的衣衫,面上不由自主的露出几分厌恶和疑惑,黑袍男人似乎是将她的神情一一尽收眼底,薄唇突然一抿,唇边泛出冷意,“你应该……”

    他忽地止住话头,低头看去,手腕不知何时已经被玄泽勒出了血痕,他下巴一扬,另一只手抬起来,反扣住了玄泽的手腕。

    两人就这样互相抓着手腕,跟老僧入定一般,不言不语,眼睛都没眨一下。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